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一章關於謀殺和歷史的問題

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1301年,吉揚.德.羅茲( Guilhem de Rodes )從比利牛斯山* 的塔拉斯孔村匆忙趕往法國南部的帕米耶鎮。他是去拜訪他的哥哥雷蒙,當地多明我會** 修道院的一位修道士。這趟行程沿阿列日河谷至少有三十公里,吉揚徒步行走,至少要花一天時間才能到達目的地。不過他此行的原因很緊急:他的兄弟送來一封信,警告說他們兩人都處於巨大的危險之中。他必須馬上趕過去。

來到帕米耶的修道院,他的兄弟道出了令人恐懼的消息。雷蒙告訴他,最近某個居士(一種不屬於任何正式宗教機構的準修道士) 造訪了修道院。他叫吉揚.德讓(Guilhem Dejean ),對兄弟二人構成了真正的威脅。德讓顯然為多明我會捉拿兩名異教徒——皮埃爾.奧捷(Pierre Autier ) 和吉揚.奧捷——提供了幫助,他們活動於比利牛斯山的蒙塔尤村。德讓知道這些異教徒是因為一個住在高處山村的人,此人曾為德讓提供住宿過夜,並天真地把德讓介紹給這些異教徒,指望德讓會接受他們的信仰。德讓見到了奧捷一家並贏得了他們的信任,現在他要背叛他們。

但真正讓雷蒙害怕的是,德讓還聲稱異教徒在多明我會內部有一名奸細。居士說,這名奸細通過他的兄弟——一個普通信徒,也是奧捷一家的朋友——與異教徒發生關聯。這個兄弟就是吉揚.德.羅茲,被指認的奸細就是雷蒙.德.羅茲。「這是真的嗎?」驚恐的雷蒙問道, 「你和異教徒們有聯繫嗎? 」「不,」吉揚.德.羅茲回答說,「居士在說謊。」

這句話本身就是一個謊言。吉揚.德.羅茲在1298年春天與這些異教徒初次相遇。他聽他們佈道,為他們提供食物和住宿,事實上也和他們有聯繫:他們是他的舅舅。奧捷一家最近從倫巴第* 回來,此前他們一直在為阿列日河一帶的小村鎮做公證人。他們在倫巴第皈依了純潔派** 信仰,這種信仰13世紀曾盛行於法國南部,但近年來已在宗教法官的關注下逐漸消亡。皮埃爾.奧捷和吉揚.奧捷想要讓它復活。

純潔派是基督教的一種異端。純潔派信仰者稱自己為「忠誠的基督教徒」,相信自己是門徒使命的真正繼承者。他們還相信存在兩個上帝:一個好上帝,他創造了靈魂;一個壞上帝,他創造了一切有形之物。這種「二元論」信仰與羅馬天主教正統恰恰相反。無論如何,純潔派教徒相信羅馬天主教會是腐敗的——他們稱其為「巴比倫的妓女」。13世紀早期,法國南部有數千名純潔派教徒和更多的信仰者。但到14世紀早期僅有十四名純潔派教徒倖存下來,他們大多藏匿在比利牛斯山的村子裏。即便如此,這樣的信仰仍不能見容於正統的宗教力量。因此,帕米耶的多明我會才急於利用這個機會抓住奧捷一家。也因此,吉揚.德讓才使德.羅茲兄弟面臨危險。

吉揚.德.羅茲告別自己的兄弟,返回比利牛斯山里的家中。他先來到阿克斯村( 離塔拉斯孔又有三十公里) ,提醒雷蒙.奧捷(Raimond Aectier ) (那些異教徒的兄弟)提防德讓。回到本村後他又警告了一個叫吉揚.德.阿雷亞( Guilhem de Area ) 的人,此人住在鄰近的基耶地區。我們不清楚,他是不是在這個時候策劃了隨後發生的那些事件。

吉揚.德.阿雷亞是純潔派教徒的積極支持者。他立刻找到居士德讓,問他是否正在尋找奧捷一家。德讓回答說「是的」,於是吉揚.德.阿雷亞表示能帶他找到他們。居士很高興,毫不懷疑地答應了。他們一起來到深山中的拉納特村。

當晚遲些時候,吉揚.德.羅茲聽說當居士走到拉納特村外的小橋上時,出現了兩名男子:菲利普.德.拉納特(Philippe de Larnat ) 和皮埃爾.德.阿雷亞( Pierre de Area ) (吉揚.德.阿雷亞的兄弟) 。發生的事情是這樣的:

他們立刻抓住他〔德讓〕痛打,使他無力叫喊。他們把他帶到拉納特附近的山區,在那裏問他是否真想抓捕那些異教徒。他承認確有其事;菲利普和皮埃爾馬上把他扔下峭壁,丟入一道深谷中。

這起謀殺被隱瞞了許多年。吉揚.德.羅茲、雷蒙.德.羅茲和奧捷一家暫時安全了。

是甚麼讓我們知道這起被遺忘已久的謀殺案的呢?它被記錄在1308年的宗教審判簿中,當時吉揚.德.羅茲供認了他所知道的異端和異教徒。另有三名證人重述了這一事件。因為與純潔派教徒有染,吉揚和其他六十人一道被判入獄。這一事件如同一幅神秘而誘人的小插圖,從14世紀為我們留存至今。那麼這就是「歷史」:很久以前發生的一個真實故事,如今被重新講述。過去再次復甦,當時與現在之間不對等的聯繫被重建。歷史學家是否可以就此卸下他( 她) 的責任?這本歷史學導論可以就此結束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