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一個久居香港的北京人對香港的看法
1985年的春天到香港大學讀書,1989年到加拿大攻讀博士,1993年秋天從多倫多回到香港教書,一轉眼就是30年。香港已經成為我的第二故鄉。這些年,我親歷了港英政府時期、香港的回歸,然後看着香港一步步走到「佔中」,再到今天打着「本土」旗號搞港獨的團體出現。
近來,香港經濟眼看愈來愈不濟,各種指標,包括港人引以為傲的「自由經濟」競爭力排名亦開始下跌,而我們普通人都能感受到的一些「指標」也在下滑。例如,下機後等候領取行李的時間愈來愈長,各種消費服務愈來愈貴,而且品質下降—在一個全新的影院花80元看新電影《北京遇到了西雅圖之不二情書》,居然斷片10分鐘(這是我在香港居住這麼多年第一次碰到)。
當然,我的這種描述,比起最近常住廣州和深圳的作者所寫文章中的香港,已是輕描淡寫得多。在他們看來,香港在經濟發展和政治形態上已全面落後:經濟上,在製造業離開而又沒有高科技接力發展的情況下,過度依賴地產和服務業已經沒有未來;政治上,因為被西方長期洗腦,無法真正實施「一國兩制」,更無法與內地融合;民眾眼看着香港被大陸趕超,仍然孤芳自賞,看不到自己的問題。結論是:回頭是岸,與深圳聯手發展一個港深大都市,才是有想像力的明天。我認為他們的確代表了不少深圳,甚至內地很多人對香港的看法或印象,就是:香港被深圳超過指日可待(就是這個詞所內含的心態);香港若不幡然醒悟,就不可救藥。
比這些說法更激進的,是在過去大約兩年不到的時間,特別是「佔中」和一些與大陸遊客相關的事件在網上和媒體頻繁出現後,中港兩地更出現了各種隔空對罵的現象。不少內地人,包括我的親戚和朋友都有一種印象,即過去港人對內地同胞有一種高高在上的歧視心態,現在內地經濟起飛,生活水準大幅改善,不少港人心態不平衡。同時,大陸經濟開放後,不再像以前那樣依賴香港,所以香港人的傲慢更顯得無理。
但久居香港的我卻覺得,雖然港人裏一定有這種人,但這不是香港整體的現實。這些典型的偏見來自他們在內地看到有關香港的報導和評論,以及他們短期到訪香港留下的印象。
不過,偏見不等於沒有見,因為有一點是肯定的,就是香港自身出了問題。每個港人都可以感覺到目前的香港是一個有大問題的香港,儘管這個大問題可能與中國是不是需要香港並沒有直接關係。但是,內地和香港在愈來愈多的事情上產生誤解,不論對香港還是中國,都不是好事,而且很可能就是這個大問題不能化解的重要原因之一。
作為出生在北京,長大在北京,在北京和香港分別居住了人生各一半時間的我,希望盡力化解這些誤解。我的研究領域包括香港和內地,每年多次回大陸進行調查研究,以及參加各種會議,我想我可以一般香港市民、對內地有深入了解的學者身份,與讀者交流自己對今天香港的認識和看法。
本書共分六章。前三章分別討論香港的經濟、社會、政治三方面的深層問題;後三章集中討論香港未來可能的發展方向。由於本書的主要內容曾於2016年5月至6月期間在內地傳媒網站《澎湃新聞》上發表,所用的語言和表達方式也主要是讓內地讀者容易理解。現在修訂後以書的形式出版,在用詞上做了適當的調整,以符合更多人的閱讀習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