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忘了說愛



  整整快一個月了。

  思念的心情依舊,多的是些許的無奈與不捨。她不明白是他太無情了,或是自己太多情了,竟然音訊全無,就像斷了線的風箏,不知去向。

  也許他真是忙吧,忙的連回信或問候的時間都沒有。雖然她清楚時間會沖淡記憶,雖然她慢慢對他消退了感情成分,但她不得不承認,到最後他們連朋友都做不成,因為他的漠然。

  「我知道妳對我好,但原諒我不能背叛她,雖然如此,我們還是可以做好朋友的。」他說。

  可能是她太小心眼了,即使兩人做不成情人,做好朋友也不錯。可是,她不明白為何他當初給的承諾,卻變成遙不可期的夢想,好像只是嘴巴說說。

  也許他所謂的好朋友,是一兩個月可以不聯絡、不問候的,依然能維持不變的情誼,媲美「君子之交淡如水」吧!

  只可惜她不是君子,沒有這麼高尚的情操,她要的「朋友」只是平常能一起吃吃飯、聊聊天、打打電話,當然可能需要互幫一下忙,就算不常見面,好歹也不會忘了問候幾句。

  然而,從他身上她看不出任何朋友的成分,至今連通電話也沒有,連個簡單的問候也吝嗇,或許是她面目可憎吧!

  既然連普通朋友都談不上,更遑論是當「好朋友」了。所以,她不再刻意強求,會當作從不認識一樣,至少了無牽掛。

  只是,人很可悲,喜歡隱藏著心中想要卻得不到的東西,包括對人、對事、對物的渴求,尤其想要又要不到的情感,那份苦、那種罪,真叫人受不了,又無法不去承受。

  愛一個人很容易,但面對妳愛他,他不愛妳的人卻很難。這時不曉得該如何壓抑心中的痛苦,也許很可笑,很荒唐,然而卻一再把人逼進死胡同,任由茶不思、飯不想。

  雖然好不容易捱過了,往往不經意的觸及,又是滿目瘡痍。

  不知是有意或無心,慢慢走出他的陰影的籠罩下的她,竟然在街上與他不期而遇。

  兩人正面相視時,已經來不及了。她應該躲避或逃離呢?卻只能停駐原地,尷尬地向他點頭示意。

  ──來逛街?

  ──嗯,覺得無聊出來走走。

  ──自己一個人?

  ──不,還有別人,她正在試穿衣服。

  ──過得好嗎?

  ──馬馬虎虎,妳呢?

  ──沒什麼改變,老樣子。

  ──有沒有交男朋友?

  ──沒遇到好對象?

  ──別太挑了。

  ──我知道,沒什麼事,不擔誤你時間,我先走了。

  ──再見,多保重。

  ──謝謝。

  簡單的幾句話,短短的幾分鐘時間,大半是兩人的尷尬表情以對,還有僵住渾身的不自然。

  既然不小心遇上了,當然只好交談幾句,其實是可以避免的,因為說得再多也是多餘。

  匆匆和他道別,她故作鎮靜地離開,無端的落寞卻湧上心頭,差點止不住淚水。慢慢地走出他的視線範圍,她想走出這條與他相遇的街道,但走不出他帶給她的感覺。

  也許,忘了說愛,是她最大的遺憾。直到他的離去,她才驚覺自己不是沒有勇氣愛他,而是愛的太深。

  所以,她只能眼睜睜把他讓給別人,只怪自己晚了一步,同時她決定要徹底忘了他,既然他覺得連做朋友都不想,她又何必自討沒趣。

  放過自己吧!別再守著一段可笑的記憶了。可以愛的對象很多,何況她又不是沒人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