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繩紋人也吃漢堡肉?營養狀況比江戶時代的人更好!



繩紋時代的「繩紋」二字,源自於這個時代的土器上,都印有繩子的花紋。日本是世界上最早出現土器的地區之一,聽說目前還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土器。原來日本是個土器先進國啊。對當時的人們而言,土器有何用處呢?

可列舉的功能有幾項,但其中,能炊煮食物是最重要的。炊煮食物的方法在先土器時代就已經出現了,但讓它變得容易的器具便是土器。有了土器,食物不僅能「烤」,就連「煮」的調理方法也都登場了。柔軟的食物或湯品就此誕生,而藉著混合各種食材,新的美食更是接二連三的出現,飲食文化變得更加豐富。土器還讓水及食材容易保存,使得生活不再那麼受限制。



很會做菜的繩紋人



那麼,繩紋人的飲食生活是什麼樣子呢?有一份令人興致盎然的報告,提出「繩紋人的營養狀況比江戶時代來得好」的結論。乍看之下各位或許會很吃驚,但仔細一想,當時狩獵發達,所以比江戶時代的人吃更多肉也不奇怪。

由於當時已發明弓箭,獸類的捕獲率應該很好,想必可吃到相當程度的山豬肉或鹿肉;這代表繩紋人過著營養滿分的生活。不僅如此,繩紋人還很會做菜。

例如,剁獸肉、混合栗子或松果後,用鹽調味烤製漢堡肉,以及用橡實當材料來做餅乾。由此可知,繩紋時代的文化水準比我們想像中來得更高,是個自然及人類共生共榮的時代。或許,這個時代對人類而言,才是最理想的時代。



日本及倭國不是同一個國家?



日本從前被稱為倭。正如同「卑彌呼」一樣,當時的中國對其周邊諸國都不會用太好聽的字眼稱呼。所謂「倭」,意指「乖乖順從的一群人」。一旦了解意思,誰會要這種名字啊?因此才改名「日本」。但也有另一種主張:倭及日本根本不是同一個國家!

在中國的文獻《舊唐書》有著這段記述:「日本國者,倭國之別種也。以其國在日,故以日本為名。或曰:『倭國自惡其名不雅,改為日本。』或云:『日本舊小國,併倭國之地。』」

裡頭雖也明載著是因為不喜歡名稱而改名這種一般解釋,但也提到日本及倭國是不一樣的國家,日本兼併了倭國。這段敘述在在告訴我們,答案很耐人尋味。此外,《新唐書》也寫:「後稍習夏音,惡倭名更號日本。使者自言,因近日所出,以為名。或云日本乃小國,為倭所併,故冒其號。」

相對於《舊唐書》說日本這小國兼併倭國,《新唐書》卻正好相反,說是倭合併了日本。如此一來,就搞不清楚真相是什麼了。由於中國史書沒有必要對於日本的成立過程說謊,所以,兩種說法都有可能來自模糊不清的資訊。

只不過,不管是哪一種說法,都顯示出當時的倭及日本是不同國家,倭在九州,日本在近畿地區,其中一方侵略了另一方,這倒是千真萬確。



防鬼魂、依風水設計的平安京:僅10年便捨棄長岡京的原因是?



桓武天皇曾連續兩次遷都,有人主張,是因為長岡京發生了一件親信暗殺天皇的「藤原種繼暗殺事件」。在該事件中,有數人遭到檢舉,其中竟包含天皇的弟弟,也就是皇太子早良親王。親王後來被流放至淡路,他為了控訴冤情,在移送的途中絕食而亡。

事件發生過後,又相繼發生天皇的妃子藤原旅子,以及生母高野新笠死亡等不幸事件,再加上天花肆虐、歉收及洪水不斷,最後,連兒子安殿親王都染病了。於是,天皇令陰陽師(占卜師)占卜,發現是早良親王的鬼魂作祟,便毅然決然捨棄已住了10年,且仍在建設中的長岡京,遷都平安京。由此可知,桓武天皇連續兩次遷都,其原因不僅是政治性的理由,為防止早良親王鬼魂作祟也是其中一項理由。

新都的構造真的是忠實依照風水理論,所建造的「四神相應之地」。結果,這風水之都平安京,除了曾經短暫遷都至福原外,千年以來,都一直以日本都城之姿繁盛至今。果然是個福地啊!



蒙古擴張勢力到日本:國難當頭,北條時宗硬起來



人類史上領土最廣的民族就是蒙古人。其領土涵蓋幾乎中國全部、歐洲、西亞,創造出令人為之震懾的大帝國。

而蒙古的拓展政策也擴及日本。當蒙古第五代皇帝忽必烈拿下中國南宋及朝鮮的高麗時,便計畫也把日本納入版圖,時常派遣使者要求日本歸順。不過,鎌倉幕府的當政者北條時宗拒絕順從,反而更加鞏固北九州防衞。

忽必烈征服中國、定國號元而成為首任皇帝,於是在1274年派遣由元軍及高麗軍組成的大軍襲擊對馬、壱岐,入侵博多灣和日本軍展開血戰。這就是第一次入侵,史稱「文永之役」。日本軍因為元朝所擅長的集團戰法及火藥攻擊陷入苦戰,而退守至大宰府的水城。可是,據說隨著天色漸暗而收兵回船的元軍卻遇上暴風雨,船隻大量翻覆,只好收拾殘兵,打道回府。

可是近來也有人認為,當時元軍並非被暴風雨擊敗,只是單純來偵察敵情而已。或有人提出,元軍搞不好是故意對日本造成些損害,讓之後的交涉比較好談。



奇蹟般的神風



1275年,元朝再次遣使日本。不過,北條時宗卻視這些使者為間諜,而全部斬首示眾。元朝不知這批使者全客死他邦,仍繼續派人過來,當然接下來的使者也全被殺了。

由於斬殺來使違反兩國相交的信義原則,忽必烈大怒繼而決定再攻日本。這就是「弘安之役」。這次除了從朝鮮半島出發的東路軍,還增加了從中國出發的江南軍。

首先,東路軍從朝鮮的合浦出發,攻擊對馬、壱岐進而攻陷博多灣。不過,由於日本軍的奮戰不懈,東路軍只好退守壱岐,等待江南軍抵達。

稍後,江南軍從慶元出發,和東路軍會合後,便移師肥前國鷹島,卻在半夜遇上大暴風雨來襲,元軍受到不小打擊,只好撤軍。得以生還的士兵據說僅有出發時的一、二成而已。這場暴風雨就是後來流傳的神風傳說。



鎖國讓國風文化蓬勃發展:斷絕外國影響的獨有文化



一提到鎖國,相信很多人會直接聯想到江戶時代,不過,廢止遣唐使後的平安時代民間雖仍和外國交易往來,但國家之間卻沒有正式交流,而呈現鎖國狀態。日本至此的文化一直深受中國影響,但後來漸漸被日本風格消化吸收,而使國風文化蓬勃發展。

這時期一定得提及的就是假名文字的誕生。也因此,文字一下子變得簡易了,給予往後的日本很大的影響。伴隨著出現的,是文學的開花結果,具代表性的假名著作有《竹取物語》、《伊勢物語》、宮廷文學大作《源氏物語》等。此外,首本勅撰和歌集《古今和歌集》也在此時編纂完成。

國風文化也可稱為藤原文化,因為是藤原氏當權時代的文化。當中,以藤原道長建造的法成寺、藤原賴通建造的平等院鳳凰堂特別有名。法成寺位於現在日本京都市左京區岡崎附近,也稱為京極御堂。因此,一提到「御堂關白」就是指道長。可惜的是,這棟建築物因嚴重的火災及地震而遭到損壞,已經不復存在了。

平等院位於現在京都府宇治市。它以近千年的歷史享譽日本,院內有鳳凰堂及多尊國寶佛像,已被指定為世界文化遺產。平等院原本是源融贈予藤原道長的別墅,藤原賴通時才將它改為寺廟。而若提到「宇治關白」,當然就是指賴通。

無論如何,國風文化以優雅的宮廷教養為主,至今仍一息尚存值得欣喜。



注重通風的建築



平安京的夏天很熱,冬天很冷,若各位要在此地蓋棟房子,是要注重避暑還是禦寒?那時當然沒有冷氣,冬天好歹熬得過去,但夏天可沒那麼好對付。所以當時的人蓋房子一定得能夠避暑。

平安時代的貴族都住在一種稱為「寢殿造」樣式的房子裡。這是種適合避暑的建築。整座建築物的北側是房子,南邊則配上大池塘,再利用稱為「渡殿」——只有柱子沒有牆的通道(半露天式走廊)相連,風就會徐徐吹來。在沒有冷氣的時代,人們所下的功夫真是隨處可見。



有勇無謀的太平洋戰爭:物質的不足用精神來克服



日本於1937年陷入中日戰爭泥沼,有必要調度石油或橡膠等重要軍需物資。於是,占領東南亞的法國、英國、荷蘭等國殖民地的南進論,聲浪愈來愈高,於是日本便占領了法屬印度支那(法屬中南半島)的河內,奪取了北部。

之後,日本更進一步簽定日德義三國軍事同盟及《日蘇中立條約》,統整南進政策。這舉動真是讓美國大為光火,而經過好幾次不順利的協商後,美國終於對日本採取全面禁止石油出口,且凍結在美的日本資產等策略,同時,也協同英國、中國、荷蘭進行經濟封鎖。據說當時多數的美國國民都不希望和日本開戰,但美國政府到底是怎麼想的呢?



偷襲珍珠港



戰爭於(日本時間)1941年12月8日(美國記為12月7日)揭開序幕。這就是著名的偷襲珍珠港。這偷襲雖造成美國極大損失,但由於是宣戰前的偷襲,美國就喊出:「Remember! Pearl Harbor!」(毋忘珍珠港之恥)口號,以提高士氣。原本消極面對對日之戰的美國國民,也完全進入備戰狀態。

可是,也有人說美國政府早知道日本要偷襲了,只不過大膽讓日本攻擊,好挑起宣戰的藉口。說穿了,就是拿珍珠港當「誘餌」,讓日本傻傻上當。據說,實際上偷襲珍珠港時並沒有看到航空母艦,聯合艦隊總司令山本五十六的臉當場綠了一半。亦即,有可能美國事先就知道,把航空母艦藏了起來。



快速南進及戰局急轉直下



一把注意力放在南方,日軍便勢如破竹的接連攻下馬尼拉、新加坡。開戰後約莫半年,日軍攻占了香港、馬來半島、新加坡、菲律賓、印尼等,幾乎占領了整個東南亞。

可是1942年,中途島一戰敗北,戰情就此急轉直下。制海權被美國奪走,被斷了補給線的日本,在瓜達卡納爾島軍民大量餓死,只好撤退。之後,便一直後退。日本的進擊僅半年就結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