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內文選摘(節錄)

台灣農業現代化推手徐慶鐘

台北帝大農學博士徐慶鐘,師承「蓬萊米之父」磯永吉,從事作物生理生態研究,改良台灣稻米生產技術,育成鐘麻,台灣光復後學而優則仕,進入台灣省政府,成為首任農林處(廳)長,全面帶動農林漁牧業生產,讓台灣農漁業邁向現代化。

後受嚴家淦、蔣經國倚重,擔任內政部長、行政院副院長,成為台籍首位副閣揆,襄助蔣經國、孫運璿甚多。

徐慶鐘對台灣農業研究、推廣有著重大貢獻,並參與土地改革,被譽為台灣農業現代化的推手。李登輝是他的門生,受他提攜到農林廳服務,並獎掖赴美深造,師生本互動熱絡,但李登輝位居要津後,師生關係卻漸行漸遠。



台大首位農學博士

徐慶鐘(一九○七—一九九六)祖籍廣東蕉嶺,一八一二年曾祖父捷興公渡海來台,先在龍潭落腳,後移居台北艋舺(萬華),徐慶鐘也生於艋舺,是家中老么,上有二兄一姊。他幼年喪父,大哥徐慶祥曾赴東瀛留學,加入「新民會」,惜早逝,家中重擔落在長他十五歲的二哥徐慶忠肩上。

徐慶鐘念公學校時與名畫家楊三郎同窗,後考取台北帝大(現台大)農學系,成為「蓬萊米之父」磯永吉的學生,一九三一年以《黃麻硬實種子之研究》論文畢業,在日本發表也受學術界讚譽。

他留在台北帝大擔任助教,並在總督府農業試驗所擔任研究員,一九四一年提出《台灣農作物栽培季節之特異性之研究》論文,榮獲帝大農業博士學位,是台籍首位獲此殊榮者,之後台灣土壤、肥料專家徐水泉也獲帝大農學博士。



育成鐘麻適合旱地生長

徐慶鐘從事作物生理生態研究有成,使原屬寒帶的亞麻,在亞熱帶的台灣也栽培成功,他更育成一種適合旱地栽培的麻類,可增產供造紙、紡織及製麻袋之所需,因其花形似鐘,農業界人士為紀念他的貢獻,特定名為「鐘麻」。他對台灣稻作第一、二期品種之分,亦有獨到研究,而台灣稻作品種之改良,應以對日照時間鈍感品種為基礎,對台灣稻作品種改良有極大貢獻。

台灣光復後,續任台大農學院教授,台灣行政長官陳儀來台接收後,聘他為行政長官公署土地委員會專門委員,也受聘兼任土地銀行常務董事,參與台灣土地改革規劃。



出任省農林廳長

一九四七年「二二八事件」後,陳儀辭台灣行政長官兼警備總司令,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改為台灣省政府,由魏道明擔任省主席,徐慶鐘續受倚重,任省政府委員兼農林處處長,陳誠接省主席後將農林處升格為農林廳,徐慶鐘續任農林廳長。

日治時期他與恩師磯永吉聯手改良蓬萊米,日本戰敗投降,日僑陸續遣送返日,為了台灣農業發展,他卻挽留磯永吉到農林廳任職,繼續改良台灣蓬萊米。後來恩師返日,他仍定期寄台灣蓬萊米給老師,一碗碗白花花、黏度夠、口感佳的蓬萊米飯對他們而言,充滿著惜物、感恩的情愫。

因大陸國共內戰日熾,國軍節節敗退,陳誠鑑於大陸失敗教訓,在農復會主委蔣夢麟建議下,宣布實施三七五減租,徐慶鐘則率先提出公地「二五放租」建議,因耕者有其田第一步是公地放租,原先擬議「三五放租」,他認為公地生產力較遜於私地,私地「三七五減租」,那公地應再減租金,於是實施「二五放租」,這是耕者有其田的濫觴。



推動農林漁牧現代化

徐慶鐘歷經魏道明、陳誠、吳國禎、俞鴻鈞四任省主席,都擔任農林廳長。七年任內台灣農林漁牧業快速成長,稻米產量從六十三萬公噸成長至一百六十四萬公噸,豬隻從五十七萬頭增至一百八十七萬頭,漁類從一萬六千公噸增至十三萬公噸,造林從一萬六千公頃增到三萬五千公頃。他也全面嚴防豬瘟、牛瘟,建避風漁港,提升漁船機動化,一九五四年還督建水產試驗船,開發遠洋漁業,成效卓著,因而被命名「海慶號」。

嚴家淦接省主席後,改擔任省府委員,直到一九五七年轉往國民黨中央黨部服務,並擔任六年副祕書長。一九六三年國民黨決定創辦日文版《今日之中國》月刊,在台灣編輯、日本發行,徐慶鐘為找中、日文均佳的人才擔任編輯,到台大尋求彭明敏教授推薦,彭明敏乃介紹台大法律系教授劉慶瑞的高足謝聰敏給徐慶鐘。

謝聰敏後也擔任《今日之中國》總編輯,但沒想到後來與彭明敏、魏廷朝共同撰寫《台灣人民自救運動宣言》遭到逮捕,彭明敏流亡海外,謝聰敏、魏廷朝遭判刑坐牢。



掌內政部、接副閣揆

嚴家淦於副總統兼行政院長時,於一九六六年五月延攬徐慶鐘接連震東出任內政部長,成為本省籍第二位內政部長。他發現台灣隨著經濟的成長,社會隱藏四大禍害,即公害猖獗、技工缺乏、地利浪費與重利忘義,因此創新公害防治、職業訓練和區域計畫三項新政,並積極端正社會風氣。

一九七二年六月一日蔣經國奉命組閣,徐慶鐘更上層樓,擔任行政院副院長,成為本省籍首位副閣揆。蔣經國於一九七八年五月二十日就任總統,由孫運璿繼任行政院長,徐慶鐘繼續擔任行政院副院長,直到一九八一年十二月一日才卸任,轉任總統府資政,由邱創煥繼任副閣揆。



與李登輝從熱絡到冷淡

在日本京都帝大農業部就讀的李登輝,台灣光復後回台插班就讀台大農經系,成為徐慶鐘的高足,徐慶鐘任農林廳長時,安排李登輝到農林廳任職,並獎掖到美國愛荷華大學深造取得碩士學位,順利擔任農林廳股長;之後李登輝到美國康乃爾大學攻讀博士,也是徐慶鐘、蔣彥士具保。

一九七二年蔣經國組閣,師生一起入閣,徐慶鐘是副院長,李登輝則以農復會組長、台大教授身分出任政務委員,後來一路平步青雲,從台北市長、省主席、副總統到總統,但兩人師生關係,從徐慶鐘兒子徐淵濤所著《替李登輝卸妝:李登輝恩師遺族的真實歷史見證》一書,卻由熱絡到冷淡。

徐淵濤指李登輝繼林洋港擔任台灣省政府主席,因所提「八萬農業大軍」新政,未獲父親認同,竟咆哮徐府,興問罪之師,羞辱父親,從此師生關係漸行漸遠,「情款於始,陌路以終」,能不令人浩歎!

王作榮曾著《壯志未酬》,指他「向蔣經國薦舉李登輝而出類拔萃」,蔡漢勳卻評析徐慶鐘才是李登輝總統真正的「恩師」,比王作榮更有資格高喊「壯志未酬」,李登輝從台大助教一路受到徐慶鐘的提攜、照顧。

就連內閣改組,李登輝接台北市長,未接省主席,在台北市通天閣日本料理店的宴席上,面對李登輝大吐苦水,徐慶鐘還安慰李登輝說,蔣經國用林洋港當省主席,是讓他面對「黨外」省議員砲火,就是相對保護學者出身的「古意人」李登輝。

然而或許是台灣人傳統的「功成不居」書生本色,或許是李登輝總統鮮少提及這位恩師,因此徐慶鐘這位本土首位菁英漸為世人淡忘。



晚景淒涼 枯候病房

徐慶鐘娶「龜甲萬醬油」台灣總經理黃鐵長女黃珍為妻,黃珍畢業於台北第三高女,生有徐淵濤、徐淵靜二子及女兒徐黎月,夫妻恩愛,一九八三年徐黃珍去世後,徐慶鐘身體開始走下坡,晚景也淒涼,曾在台大急診室走廊枯候病房二、三日,臨終之前仍嘗世態炎涼的苦楚。

譽滿司法界的已故司法院長戴炎輝早年得以任教台大,是徐慶鐘所推薦,而徐慶鐘在急診室走廊,病房難求時,台大醫院院長正好是戴炎輝的哲嗣戴東原,真是人生無常,世事難料。



位居要津 寂寞孤星

「父親雖先後受知於蔣氏父子,深受禮遇,位居要津,享有清譽,但蔣氏父子對他敬重有餘,卻無親暱私誼,因此始終未能進入權力核心,施展抱負,而成『寂寞孤星』,這與他堅持學者擇善固執風範,君子合而不同,不擅逢迎與政治經營有關,甚至後來『得罪』他曾經提拔,且以『人頭作保』過的學生李登輝,其來有自。」

『人至察則無徒』,李登輝等政治人物的空洞的政治口號那堪『老師』的『科學求證』,師生關係『情款於始,陌路以終』,與先父凡事鍥而不捨,科學求證有關。」徐淵濤壓抑不滿多年後,出版《替李登輝卸妝》,內容甚至涉及緋聞私德,但李登輝並未公開反駁。

曾回苗栗家鄉競選省議員、縣長落敗的邱慶彰,畢業於台大政治系,與連戰是同學,擔任徐慶鐘的機要祕書多年,一九八一年苗栗縣長選舉邱慶彰雖受徐慶鐘推薦爭取國民黨提名,但敗給謝金汀。

徐慶鐘從一九三一年台北帝大農學系畢業開始,就鑽研農業,後並負責農業政策的推動,長達數十年。有人說外省籍的李國鼎、孫運璿是台灣科技工業的推手,那本省籍的徐慶鐘則是台灣農業現代化的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