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一章 離家出走

九兒挺身而出,惡狠狠的瞪著鳳冥道:想帶我家小姐回去,首先得問問我同不同意。鳳冥,不若趁這個機會,咱們來較量較量吧。

鳳冥笑了,對一臉怒容的九兒道:我知道妳是學過一些本事的,可是跟我相比,妳必輸無疑。與其將時間浪費在不必要的事情上,還不如隨我回府,別再做無畏的掙扎。

柳惜顏也知道九兒跟鳳冥相比,的確是必輸無疑。

她輕輕將九兒拉到身後,對鳳冥道:是鳳錦玄讓你抓我們回去的?

鳳冥點頭道:是!王爺早已下令封鎖全城,還吩咐屬下,無論付出多大代價,都要將王妃帶回王府。另外……

鳳冥又接了一句:無雙和妙靈兩位姑娘,已經讓王爺接回了王府。若王妃不想讓她們因為您的固執而受王爺的刁難,最好還是隨屬下回府一趟。有什麼話,王妃可以與王爺當面說清楚。到時候是走是留,再做決定也不遲。

聽說無雙和妙靈已經被抓,柳惜顏一下子又把鳳錦玄給恨上了。

居然連兩個婢女都不肯放過,這男人還真是有夠卑鄙無恥兼下流的。

就這樣,在府外出逃了兩天的柳惜顏,算來算去,到底沒算計過鳳錦玄的陰謀詭計。在她準備離開京城的當天夜裡,被鳳冥帶來的人馬:恭恭敬敬的請回了聖王府。

進了朝明軒的院門,才看到無雙和妙靈正在院子裡罰跪。

柳惜顏一下子就火了,沖到兩人面前,厲聲問道:誰讓妳們跪的?起來!

兩個婢女見小姐來了,眼淚唰的就流了下來:小姐,您……您怎麼回來了?

柳惜顏沒理會兩人的詢問,上前去拉她們的手臂:有什麼話,先起來再說……

這時,門口處傳來一道低沉的嗓音:本王沒讓她們起來,誰敢動彈一下?

看到鳳錦玄這張臉,柳惜顏新仇舊恨一齊湧上心頭:鳳錦玄,你要對付的無非就是我一個,拿兩個丫頭撒氣算什麼本事?

她們不肯向本王交代妳的行蹤。

她們本來就不知道我的行蹤,如何交代?

哼!她們是妳的貼身婢女,妳去了哪裡,她們怎麼可能會一點都不知道?

柳惜顏冷笑一聲道:所以王爺到底想怎樣?殺了這兩個丫頭,以泄你對我的心頭之恨?

鳳錦玄被她那理直氣壯的態度氣得牙根直癢癢:柳惜顏,妳莫名其妙離開王府,還留給本王一封見鬼的和離書。本王還沒有質問妳其中原由,妳倒是敢在本王面前大小聲……

我憑什麼不敢在你面前大小聲?做錯事的人是你又不是我,我沒找你算帳那是我心存仁厚,你何必非要把我抓回來自取其辱?

鳳錦玄眉頭緊緊皺了起來:妳把話說清楚,本王做錯什麼事了?妳憑什麼說本王自取其辱?

鳳錦玄,事情既然已經到了這個地步,再裝下去就沒意思了。

本王哪裡在裝?

柳惜顏懶得與他再多費唇舌,直接對他道:你在外面做的那些事情我已經知道得一清二楚,我就是個傻瓜,才被你這個混蛋耍得團團轉。早知道你竟然是這種忘恩負義的男人,當初就是嫁給一個乞丐,我也不會嫁進你聖王府的大門。

越聽越糊塗的鳳錦玄懊惱的沖到她的面前,一把揪住她的手腕,厲聲道:妳把話說清楚!

柳惜顏用力掙扎了一下,沒好氣道:還有什麼好說的,我親眼所見,親耳所聽。你用盡心思娶我進門,不就是想讓我給你治療心疾嗎?鳳錦玄,想治病你直接說一聲就是,何必耍出這麼些陰謀詭計。你要是不想付醫藥費可以直接跟我說,念在咱們好歹有幾分交情的份上,我必不會眼睜睜看著你前去送死。可你為了治病跟我玩這一套就真沒意思了。

柳惜顏。忍無可忍的鳳錦玄打斷她的話:妳到底在說些什麼亂七八糟?

夠了!柳惜顏怒不可遏道:到了這個時候,你也別再揣著明白裝糊塗。你不就是喜歡趙香香嗎,你早說啊,何必非要等到現在?我當初是不是說,無論何時,只要你心裡有了其他女人,我馬上給你們突然方。哦,對了,還有我從相府帶來的嫁妝,那些都是我娘留給我的遺產。你看,我多大方,將我娘留給你的東西,全都送給你們這對狗男女……

妳……

鳳錦玄剛要發火,就聽院外傳來腳步聲。

李管家急匆匆從外面跑了進來,一進院門便道:王爺,大事不好,貴妃娘娘忽然早產,情況有些危急,無論大人還是孩子恐怕都要保不住。皇上連夜派吳總管過來請王妃入宮,看能否回天乏術,救……救貴妃和小皇子一命。

聽到蕭若靈提前小產,柳惜顏的臉色一下子就變了。

她顧不得再跟鳳錦玄吵架,厲聲對九兒吩咐:快……快把我的藥箱帶上,咱們立刻進宮。

鳳錦玄一把扯住她的手腕:不行,妳得把話說清楚,妳到底是什麼意思?

柳惜顏用力甩開他的手,沒好氣道:說什麼說?和離書都給你寫了,以後咱倆之間沒關係了。一邊兒去,我要去宮救若靈。

鳳錦玄氣得咬牙切齒:不把話說清楚,妳哪兒都不准去!

柳惜顏跳著腳罵:鳳錦玄,你還有沒有良心,若靈肚子裡的孩子可是你的親侄孫,難道你想眼睜睜看著一條小生命還沒問世就死掉嗎?

鳳錦玄確實是被氣糊塗了,也知道這個時候再吵下去,不會吵出什麼結果。

人命關天,柳惜顏提著藥箱,帶著九兒,匆匆忙忙來到皇宮。

鳳錦玄擔心她又趁機跑了,也顧不得深更半夜,帶著鳳冥一路跟了過來。

到了宮裡才知道,本來還要再等四、五天才正式迎來預產期的蕭若靈,不知是誰在飲食上做了手腳,吃過晚飯,肚子就出現劇痛的症狀。

找來宮中所有的御醫,給出的答案都是同一個--母子恐怕皆不保。

一直懷疑蕭若靈與李天佑私下有染的鳳奇然,此時也慌了。

聽蕭若靈在產房裡一聲痛似一聲的哭嚎,他負著雙手,急得在院子裡走來走去。

總算看到柳惜顏提著藥箱進了宮門,鳳奇然急三火四的迎了過去:皇叔,皇嬸,你們總算來了?

柳惜顏沒好氣道:從今以後,不要再叫我皇嬸,因為我已經與王爺正式和離了。鳳奇然瞠目結舌,不明所以。

鳳錦玄氣不打一處來道:和不和離,這不是由妳一個人來說了算。

柳惜顏懶得搭理他,急匆匆進了產房,就見以劉御醫為首的幾位御醫正在房間裡商量對策。

聖王妃,您來了!

作為皇上禦封的太醫院副院使,柳惜顏出手救人的機會實在不算多。

她顧不得與幾個老頭子寒暄,急忙問道:情況到底是怎樣?

劉御醫趕緊道:雖然羊水已經破了,但貴妃娘娘出現了難產的狀況,她似乎被人下了藥,渾身酸軟無力,根本沒辦法將孩子順利生下來。

一聽這話,柳惜顏立刻急了。

三步並作兩步的撩開紗帳,就見幾個產婆和婢女正忙著在產房幫蕭若靈鼓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