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一章
李一靈並沒說非讓我當引子,岔開話題去了,開始我還覺得輕鬆了,可回到市區,大家散了之後,我反倒有些心事重重了,總感覺心裡彆扭,像是自己做錯了什麼,進了家門,小和尚法克幫我留著飯,坐在陽臺窗戶下面盤膝念經。
見我回來,法克站起來道:「徐浪大哥,我給你留了晚飯,還有湯,我去給你熱熱。」
我住的地方早就不是以前髒不拉幾的模樣了,那真是窗明几淨,乾淨非常,法克沒地方去,就跟我在一起生活,有了他,家裡就顯得不一樣了,有人給做飯,有人給收拾屋子,一開始搞得我還挺不好意思的,後來也就習慣了。
小和尚無父無母,從小跟著師父東奔西走,一直照顧師父,這麼小的孩子懂事成這樣,很是難得,想想城市裡的十五六的孩子還整天玩網路遊戲,我就感嘆法克的不容易,沒忍心告訴他是吃了飯回來的,坐下吃了幾口飯,端起碗來喝小和尚熱的湯。
小和尚見我心事重重的,也沒多問,又坐到陽臺上念經,甚是虔誠,喝著湯我又想起李一靈說的話,仔細琢磨了下,或許我真的是最佳人選,李一靈做事有板有眼的,但凡有別的辦法也不會讓我做引子。
可一想起跟藍雙雙互換身體的那段歲月,我就有點不寒而慄,實在是太難受了,那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住的,雖然拿定主意不當引子,卻又時常想起廖倉興和他妻子焦急的眼神,想起廖青青那麼小的女孩子,本該是天真無邪的一張臉上,露出蒼老的詭異面容。
真的就能不管嗎?我壓抑得難受,忍不住對小和尚道:「法克,你說一個人的能力有限,想要幫助別人,卻又不想惹禍上身,該怎麼辦?」
法克停止了念經,看著我,歪頭想了想道:「徐浪大哥,師父常跟我說,做一件事,不要去想得失成敗,只要想著做好就行,考慮太多就失了本心,本心有了疑惑,就做不好事,就如同修行,要老是想著困難,修不好,那就真修行不好了。」
小和尚說得很有道理啊,可這跟修行有個毛關係?簡直驢唇不對馬嘴,可哥們心裡憋屈得慌,也沒個好主意,忍不住把整個事情說了一遍,也沒有讓小和尚幫著拿主意的意思,就是想找個人說說話,排遣一下心中的煩悶。
小和尚認真聽我說完,開口道:「徐浪大哥,你要是不願意,可以讓老太太上我的身,我不怕的。」
我忍不住愣了一下,道:「你為什麼不怕?」
「千般大道,修到最後,還不是修的自己一顆心,佛門弟子當有一顆慈悲之心,眾生有苦難,就要去幫助他,佛祖捨身飼虎,割肉餵鷹,就是看到了虎的苦和鷹的難,所以佛祖捨身,拔除了虎和鷹的苦難,大慈大悲之心,令人讚嘆,所以佛祖能成佛。」
「我們為什麼成不了佛?因為我們太聰明了,就如有人溺水,想都不想就跳下去救人的是佛,不救的是凡夫,左思右想,猶豫不決的是本性,其實救不救,只看個人境界,想得太多,再去救人,就迷惑了,可能撈上來的就只是一具屍體了!」
「我乃佛門弟子,捨己救人,義不容辭!」小和尚話說得鏗鏘有力的,聽得哥們一愣一愣的,仔細一琢磨他話裡的意思,竟然頗有心得,就像小和尚說的,事情是我攬下來的,先前覺得不是大事,答應得挺痛快,可遇到困難就退縮了嗎?
想起廖倉興和他妻子焦急的模樣,想起廖青青詭異的神情,我突然覺得應該去做這件事,如果不是我去做,換成任何一個人做引子出了事,都是因為我的膽怯,日後會不會後悔?良心上會不會過不去?
想明白這些,我突然感覺全身上下沒來由的輕鬆了起來,對小和尚道:「法克,你還真解開我心裡的疙瘩了,這件事不用你去做,還是我來。」
想明白了,我給李一靈打了個電話,告訴他哥們願意當這個引子,沒想到電話那頭李一靈卻沉默了,過了好半天才對我道:「其實找誰做引子都是一樣,我只是逗你玩的,我真正的想法是讓廖倉興做引子。」
我突然……很恨李一靈,哥們都大徹大悟了,他突然給我來這麼一手,讓本來高尚的我立刻被拍回了原來的模樣,我舉著電話,氣得半天沒說出話來,那頭李一靈嘆息了聲道:「其實你還真是最佳人選,畢竟你身上有道行,還有索魂牌,怎麼也比廖倉興強,但那老婆子很厲害,我有點不放心你,要不你徵求一下你的師父吳老六?」
「今天十三,還有兩天我才能召喚他,李一靈你他媽故意的是不是?」我很是惱火,李一靈卻突然聲音低沉了起來:「浪總,我的確有逗你玩的意思,但你也的確是最佳人選,你自己考慮吧,你要不願意,就用廖倉興。」
哥們好不容易悟了,也好不容易想明白了,再仔細考慮考慮,可能就考慮得不願意了,我太瞭解我自己了,趁熱打鐵吧,我熱血上頭,哼的一聲道:「不考慮了,就是我了,哥們是永遠的熱血雷鋒俠。」
說完就把電話掛了,法克對我豎起大拇指,道:「徐浪大哥好樣的!」
我……衝動過去之後,又覺得是不是該再琢磨琢磨?抽了根菸,越想越心煩,問候了一下李一靈他家的二大爺,乾脆去睡覺,第二天一大早,我還沒起床,李一靈就坐在床頭,我一睜眼看見他,嚇了一跳,喊道:「你有病啊?一大早的跑來我這幹什麼?」
李一靈跟不認識我似的,左看看,右瞧瞧道:「浪總,你做人的信條向來是有便宜就沾,沒便宜扯淡,怎麼突然捨生取義起來了呢?變性了?」
「你他媽才變性了呢!哥們昨天晚上夜觀星象,突然領悟到眾生皆苦,需要我這樣的大能去解救,俗話說得好,犧牲我一個幸福千萬人,哥們認了!」
我梗著脖子說完,李一靈拍了下我肩膀道:「好,有志氣,哥們就喜歡你這樣捨生取義的,起來吧,趕緊準備準備,晚上咱們幹活,不管附身在廖青青身體裡的是誰,哥們都保證把她給趕出來。」
我當然知道此事大意不得,急忙起床,簡單吃了幾口飯,開始畫符,商量對策,按照李一靈的想法是,在我後背貼上保護魂魄的神符,面對面地跟廖青青坐在一起,當李一靈施法的時候,往我的身體裡引,當引得差不多的時候,用索魂牌鎮的一面,鎮住老太婆。
這麼做的用意很簡單,老太婆不同於一般意義上的孤魂野鬼,趕出身軀來很費勁,在李一靈還沒動手用符籙護住廖青青的時候,即使趕出來,也能快速縮回廖青青的身體,這樣就前功盡棄了,不如直接引到我身上,等保護好廖青青的身體之後,再動手驅逐我身上的老太婆,而老太婆在接連被趕的情況下,肯定變得虛弱。
到時候下手降服或是鎮壓也都不在話下了,也就算是大功告成了,為了確保順利,我和李一靈開始準備,香火、黃符、天蓬尺、勾魂符、護身符……準備了一包,看著擺了一桌子的法器黃符,我突然發現,李一靈比我還不容易,他既要驅趕老太婆,還要照顧好廖青青,還要照顧我,還要讓廖青青還魂……
這些法器,一個都不能少用,速度要快,手法要精準,除了他別人還真幹不了,我忍不住道:「小哥,你可一定要有準啊,我可不想和一個老太太擠在一個身體裡面,那還不如跟藍雙雙擠在一起呢,好歹人家是個大姑娘。」
李一靈笑道:「放心吧,不會的,藍雙雙是凡人魂魄,能和你共處,老太太和你都不是普通人,神魂都強大,二虎不可能在一座山上的,這麼說吧,不是你,就是她,絕不會共用一具身體。」
這聽得我嚇了一大跳,敢情比我跟藍雙雙互換身體那會還凶險呢,也就是說,要是老太太道行比我強大,那我的身體就是她的了,神魂就會被擠出來。
我愣了愣道:「你怎麼不早說,要是她真鳩占鵲巢我該怎麼辦?」
「放心吧,不會的,你有索魂牌,怕什麼?何況不是還有我嗎,你神魂真要是被擠出去,哥們也能幫你喊魂喊回來,到時候往小葫蘆裡一裝,我天天給你上香,沒事的,沒事的。」
「去你大爺的,老子不用你給上香,小哥啊,你可一定要保住哥們啊,一定別出差錯啊,我後半生可就交給你了……」
李一靈拍著胸脯對我道:「放心,哥們靠譜得很,你就放心交給我吧,保證你現在是什麼樣,辦完事後你還是什麼樣,你還信不過我?」
看著李一靈的那張蒼白的臉,他從來沒跟我拍過胸脯,一瞬間我還真是有點不放心。

再次來到廖倉興的家,進門就感覺到一股比前天更濃郁的晦氣撲面而來,那是一種讓人心悶,低沉的情緒,特別的讓人不舒服,廖倉興和他妻子接了我們進來,我和李一靈也沒客氣,問道:「青青怎麼樣了?」
「還是老樣子,嘟嘟囔囔地用方言罵老頭,除了罵人,還鬧騰著要出去,沒辦法,我和妻子只能是哄著,現在在客廳看電視呢,看起來就沒完沒了,也不睡覺,拜託二位一定要想想辦法,再這麼下去,我怕孩子就……。」
說到這廖倉興的語氣哽咽了,帶著無奈和心疼,我勸了他兩句,和李一靈帶著張六六和張鑫跟他進了客廳,就見廖青青農村老太太一樣盤腿坐在高檔皮沙發上看電視,身邊滿是零食,薯片、果凍、瓜子、彩虹糖……地上撕開的包裝袋都快堆到沙發上了。
電視裡重播著甄嬛傳,廖青青看得津津有味,我們的到來並未影響她,頭都沒回,我問廖倉興:「這是吃了多少啊?」
「從早上到現在嘴都沒停,也沒上廁所,我怕她吃壞了,去搶零食,被她幾掃帚就給打到一邊去了,不給零食吃就嚷嚷著要出門,就只能是給她吃了。」
怎麼還成了個吃貨呢?想起那棵百無一用大樹身邊寸草不生,我就難受,她到底是個什麼玩意?既然要動手,我也沒慣著她,拿起遙控器,「啪!」地關了電視,廖青青拿著薯片的手停頓了下,扭頭看向我和李一靈,呦呵一聲道:「你們兩個小子又來了,還是不服氣?賤人就是矯情!」
臥槽,這是跟我對臺詞呢?好像哥們沒看過甄嬛傳似的,哥們冷哼一聲道:「要打壓一個人,就要在她最得意的時候。」話好像是華妃說的,倒也應景,廖青青卻咧嘴一笑:「倒要看看你們怎麼打壓老娘。」
廖青青身上的老太太前兩天還帶著關西一帶的口音,看了一天甄嬛傳,說話還嬌滴滴的了呢,惹得我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我也沒話說了,去看李一靈,李一靈卻是不以為意,笑咪咪地看著廖青青道:「我想出對付妳的法子來了,不過,要是硬來,我們肯定不是妳的對手,咱們約法三章如何?」
「就陪你們兩個小輩玩玩,怎麼個約法三章,說來聽聽。」
李一靈道:「前輩是有道行的人,雖然占據了別人身軀,但也沒有作惡,可見不是惡鬼邪靈,我們哥倆學道日子尚淺,不是前輩的對手,咱們這樣,我倆要真能把妳逼出了女孩子的身體,妳得答應再也不糾纏她了,妳看如何?」
「小輩,你應該知道凡事必有因果,若不是這小丫頭汙了老娘,老娘也不願意強占了她身體,如今理在老娘這邊,偏偏老娘又是個小心眼的,要是不走,你還真奈何不得,不過老娘也不是個不講理的,就陪你倆玩玩,你倆真能把老娘逼出來,老娘答應你們絕不再回到女娃子身上,不過老娘要告訴你倆,老娘可不是什麼孤魂野鬼,乃是正牌子的神祗,封神榜上也是有名號的。」
老太太牛逼吹得很清新脫俗啊,封神榜上有名號的,那不就是個傳說演義嗎,還當真事了?他這是精神病晚期啊,還正牌子神祗,正牌子神祗有妳這個德性的?
我是真想給她兩句,但現在不是多話的時候,強忍住了沒吭聲,李一靈仍是面帶微笑道:「那我哥倆就試著跟妳動動手了,我這個法門需要妳坐到水裡,我才能施法,咱們這就去找個有水的地方,妳看怎麼樣?」
老太太嘿嘿直樂,估摸著是當遊戲了,站起來就跟我們走,廖倉興家裡浴室很大,還有個大浴缸,李一靈放了一半的水,裡面撒了些符灰,讓我和廖青青面對面地坐在浴缸裡,我倒是無所謂,抬腿就坐進去了,眼睛卻緊緊地盯著廖青青。
符水是燒了雷符的符灰,對陰邪之物影響很大,老太太彷彿感覺不到,一腳跨進浴缸裡,水面上起了一層漣漪,隱約有電光閃現,就算是五通神也不敢被泡進符水之中,老太太卻極為舒適地打了個哈欠,我是真看傻了,什麼玩意坐到符水裡竟然不怕?難不成她還真是個神仙?
又覺得很扯淡,神仙怎麼會是這個樣子?不過想起太歲爺調換我和藍雙雙身體的事,覺得神仙也跟人一樣,有著各種情緒,不同的性格,不著調起來也挺不著調的,但我實在想不到眼前的老太太是哪位神祗。
廖青青坐到浴缸裡,跟我面對面地瞪眼,我實在沒忍住問道:「妳是哪位神仙,可否告訴我一下名號,也讓我們知道跟誰動手的。」
「老娘的名號,不是你這小輩能夠知道的,動手就動手,莫要說些沒用的。」
老太太似乎很不願意提起名號,有點要翻臉的意思,這時候不能得罪她,我也就閉嘴了,在李一靈的擺布下,我伸出雙手,李一靈讓廖青青也伸出雙手,四掌相對,跟射雕英雄傳裡郭靖和黃蓉在牛家村療傷的姿勢一樣。
老太太有點懵,不知道是個什麼意思,卻還是配合李一靈,我跟廖青青手掌相交的一刻,並沒有感覺到她手心冰冷,相反溫度正常,跟惡鬼附身很不一樣,李一靈見我倆坐好,沉聲道:「我就要動手了,提前打個招呼。」
他這個招呼是給我打的,我急忙深吸了一口氣,廖青青大大咧咧地道:「動手就是,莫要廢話!」話剛一出口,李一靈啪的聲一道黃符就貼在了廖青青後心上,開始念誦咒語:「太上臺星,應變無停。驅邪縛魅,保命護身。智慧明淨,心神安寧。三魂永久,魄無喪傾……」
咒語叫做淨心神咒,為道教八大神咒之首,此咒能使凡心入於冥寂,返觀道心,入於清靜之中。並有保魂護魄的作用。神咒威力很大,能度人籙仙、制星、制魔、制水、鎮五方、濟法界,才稱得上是神咒。
咒語大部分的作用還是念給我聽的,我小聲地跟著附和,集中精神,雖然身後貼了強壯魂魄的黃符心裡還是有點沒底,我有一種感覺,附身在廖青青身上的老太太恐怕是我出道以來最難對付的一個,也是最難纏的。
我不敢大意,淨心念誦,廖青青卻毫不在意,咧嘴朝我們笑,似乎在玩一個好玩的遊戲,就在她咧嘴笑得歡之時,李一靈一道五雷驅逐神咒拍在了廖青青天靈上,符咒在貼上廖青青天靈的一刻,廖青青身體裡面響起一陣咕嚕的聲音,仔細去聽宛若細小的雷鳴。
雷法出於天上雷霆之府,有符有咒,用以求雨祈睛,治病除瘟,降妖誅怪,煉度亡魂……故心合於道,其主宰作用,萬法通靈,使能作法召感神靈,無一不應。李一靈的符籙加上他本身的道行,觸動了廖青青體內五臟之氣,形成小天地。
這一手超出了老太太的預料,不由得愣了愣,開了陰眼的情況下,我看到廖青青身上有一道影子開始顫抖,但也只是輕微的抖動,並不影響太多,李一靈左手掏出十三張準備好的雷符,對著廖青青身上的鬼門十三穴上貼去,口中大聲念誦:「九天陽陽,飛劍神王。破祿三臺,威攝四方。黃神勾天,翼德亡神。天摧倒地,裂海隨文。召汝雷神,奔雷奉行……」
廖青青身上的老太太驚訝了,尖聲道:「小輩還會雷法?」
李一靈根本不回應,一張張雷符照著鬼門十三穴快速貼去,老太太的神魂開始晃動得大了起來,若是一般的邪神惡鬼,早就支撐不住了,但老太太上半身晃蕩得厲害,下半身卻還牢牢占據著廖青青丹田位置,大有任爾東西南北風,我自巋然不動的意思。
老太太閃現出來的神魂,八十多歲的模樣,一頭白髮,臉上的皺紋層層疊疊,跟梯田似的,牙都沒了,眼神很明亮,身上沒有陰邪的氣息,卻帶著特別濃的晦氣,在廖青青身上晃晃蕩蕩,毫不在意。
李一靈手法很快,轉眼便貼到了鬼門十三穴最後一個穴位上,老太太仍是牢牢占據著廖青青的身體,就在李一靈要貼出最後一張黃符之際,李一靈爆喝了一聲:「動手!」
我十指緊扣,把廖青青的十指狠命扣住,一直在我背後的張鑫猛然亮出索魂牌,用勾的那一面朝我後心印了上去,口中大喊:「追魂索命!」
與此同時,李一靈最後一道雷符貼在了廖青青鬼門十三穴最後一個穴位上,老太太沒想到我們留有後手,范八爺用過的索魂牌在張鑫催動下,散發出淡淡青光,陰寒之氣大作,把勾魂的勾那一面用到了淋漓盡致。
我也急忙念誦咒語,在李一靈最後一張黃符貼上之際,張鑫索魂牌的狠勾,我的咒語聲中,三重配合下,原本牢牢占據著廖青青丹田的老太太,一下子就被拉扯了出來,上半身進了我的身體裡。
老太太進入身體的一瞬間,我就感覺到一股子特別陰晦的力道猛地擠了進來,不陰邪,不寒冷,卻讓人打從心底裡感覺到不舒服,而且這股子陰晦的力道特別強大,我頓時感覺神智迷糊,知道這是她在擠壓我神魂的症狀。
我急忙咬了下舌尖保持清醒,開始大聲念誦淨心神咒,神咒之下,神魂安穩,身體卻感覺多了個東西,跟當初和藍雙雙共用一個身體的感覺類似,我以為就要大功告成了,卻見老太太的一雙腳還在廖青青的身體裡,並且使勁地向後伸縮,大有再回去的意思。
之前我還不太理解為什麼李一靈需要我做引子,只要趕出來不就行了,李一靈對此沒有多解釋,說是沒有引子肯定前功盡棄,現在明白了,老太太道行不是一般的高深,三重壓力之下,竟然還沒被逼出廖青青身體,要不是哥們身體牽制住了她,恐怕又回廖青青身體裡去了。
「使勁往後勾!」李一靈黃符拍在廖青青天靈之後,一掌一掌順著鬼門十三穴的位置朝著黃符上拍去,這是要逼老太太離開,張鑫索魂牌拍在我後心,使勁地往後拽,索魂牌牢牢地黏在身上,張鑫玩命地大吼,索魂牌帶著強大的吸引之力,也就被拽開一巴掌的距離,索魂牌勾動之下,我就感覺神魂飄飄蕩蕩,意識有點模糊,老太太卻又被拉進我身體裡許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