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一章 緒論】







第一節 清代《莊》學概述







歷代讀《莊》者,由其所處不同時代、不同環境、不同際遇,亦因其個人學術根柢、生活經驗之異,在解讀或注解《莊子》時,都有不同的評價和定位,因此發展出《莊》學的各種風貌。



《莊子》自成書以來,歷代多有註解、詮釋、評註、引用者,使《莊》學呈現出多樣面貌。兩漢以來儒學為顯學,《莊子》較不受重視,聞一多曾感慨:「兩漢竟沒有注《莊子》的。」然此情況並不表示《莊子》不被重視,如漢初淮南王劉安及其門客等就曾對《莊子》進行編纂和整理。西漢末劉向也對《莊子》作了整理。



魏晉以降,《莊》學始興,每一時代皆有注《莊》及解《莊》者。其中如晉代郭象《莊子注》和唐代成玄英《南華真經注疏》、陸德明《莊子音義》,保存了魏晉到隋唐的各種注疏,為此時期注《莊》的重要成果。



宋明兩代有以儒者身分解《莊》者,如呂惠卿《莊子義》及《莊子解》、王元澤《南華真經新傳》及《南華真經拾遺》、林希逸《南華真經口義》、劉辰翁《莊子評點》;明代有焦竑《莊子翼》、方以智《藥地炮莊》等。有以道士身分解《莊》者,如陳景元《南華真經章句音義》、褚伯秀《南華真經義海纂微》等。有以釋家身分解《莊》者,如宋釋性通《南華發覆》、明釋德清《莊子內篇注》等。



及至清代,注《莊》者亦多,有明遺民的《莊子》學,如覺浪道盛《莊子提正》、俍亭淨挺《漆園指通》、方以智《藥地炮莊》、錢澄之《莊子詁》、傅山《莊子解》、王夫之《莊子解》等。此外,尚有陳子龍、屈大均等亦撰寫和《莊子》相關文章,以表達遺民情懷。



乾嘉以前的《莊子》注解多集中在康熙朝,主要有胡文豹《南華經合注吹影》、張坦《南華評注》、方人杰《莊子讀本》、林雲銘《莊子因》、吳世尚《莊子解》、宣穎《南華經解》等。



雍正、乾隆時期之《莊子》注解有:孫嘉淦《南華通》、胡文英《莊子獨見》、林仲懿《南華本義》、徐廷槐《南華簡鈔》、浦起龍《莊子鈔》、藏雲山房主人《南華經大意解懸參註》等著作。



乾嘉以後,考據學盛行,對《莊子》文本的訓詁考證亦發達。這一類著作,多以札記性質的考證為表現形式,如:王念孫《莊子雜志》、陳澧《東塾讀書記》、俞樾《莊子平議》、《莊子人名考》、孫詒讓《莊子札迻》、盧文弨《莊子音義考證》、洪頤煊《莊子叢錄》、于鬯《莊子校書》、陶鴻慶《讀莊子札記》、武廷緒《莊子札記》,羅振玉《南華真經殘卷校記》等。此時期另有集釋類的作品,以郭慶藩《莊子集釋》和王先謙《莊子集解》為代表。



嘉慶至同治時期,較著名的《莊子》注有:陸樹芝《莊子雪》、姚鼐《莊子章義》、梅沖《莊子本義》、方潛《南華經解》、劉鴻典《莊子約解》等。



清代的《莊子》研究,有幾個特點:其一集注、集釋類著作的興盛,以匯總前人研究成果的方式,為清人治學的一大特點,代表作為郭慶藩《莊子集釋》和王先謙《莊子集解》。其二是《莊子》文本訓詁考證的發達,此為清代乾嘉考據學在《莊子》研究中的具體體現,代表作為上段所述。其三是以文學的方式注解《莊子》,以此說明《莊子》的文章與思想間的關係,代表作為林雲銘《莊子因》、吳世尚《莊子解》、宣穎《南華經解》、孫嘉淦《南華通》、劉鳳苞《南華雪心編》等。



王先謙的《莊子集解》為集注、集釋類及考據學注《莊》的代表;劉鳳苞的《南華雪心編》則為以文學解《莊》的代表,二書在清代《莊》學的發展史上,皆具代表性。

書籍備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