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一章 仲夏之夜

青翎忽然發現,或許自己的方法在童試靈驗之後,如今反倒適得其反了。

因為自己出的主意,讓大哥投機取巧,得了個童試頭名,反倒成了大哥的一塊心病,更讓大哥懷疑他自己的能力。

這次不是什麼考前綜合症,而是對自己的能力產生了懷疑,這比考前綜合症要嚴重得多。

青翎皺眉想了一會兒,自己並非心理專家,這種心理問題,實在不知該怎麼應付,可也不能丟下不管。

畢竟青羿是自己的親大哥,再有,這件事兒還是自己的餿主意鬧出來的,可自己又該怎麼開解大哥呢?

忽瞧見那邊兒青?一走一跳的跑了過來,倒有了個主意道:大哥,有件事兒我忘了跟你說了,皇上要組建新軍,不拘軍戶,只年紀在十八歲之內,過了騎射考試,便可入新軍當兵,青?的名字已經報了上去,這次回來估計是跟爹娘說此事的。

青羿一愣道:新軍?皇上這時候組建新軍,為的莫非是安樂王?忽想起什麼道:前些日子青?交往的那個京裡的朋友,莫非就是……

青翎點點頭道:當日安樂王忽然跑來咱們胡記當東西,我怕他認出我來麻煩,就叫青?出去了,不想,兩人倒交往起來,成了朋友。入新軍的事雖是安樂王授意,卻也是青?自己喜歡的,他說不想糊裡糊塗的過一輩子,本來以為不喜念書,就沒指望了,如今既有這個機會,他也想當個有出息有擔當的男兒。

青羿道:他有這個志氣才好,這倒也是青?的造化,如此我倒放心了,便我此次舉試不中,至少還有青?能光宗耀祖。

青翎道:大哥對不住,之前是翎兒想得太簡單了,你就當我之前說的都是廢話,這一次不聽我那些胡說八道,就靠大哥自己的本事舉試吧。

青羿道:其實我剛才也想通了,雖妳說的那些有道理,卻並非我自己的本事,而且舉試過後便是會試,會試過了還有殿試,殿試可是萬歲爺親自出題,若總投機取巧,到那時我又該如何應對,倒不如憑著我自己本事,考不考得過都落個坦蕩踏實。

青翎見大哥眉眼舒展,果真是想開了,才放了心。

忽聞一陣魚香撲鼻,青羿站起來,道:咱們快去吃魚吧,再不吃可都進青?的肚子了。

青翎看了過去,不禁失笑,青?舉著筷子猛吃,一邊兒還盯著小滿正在烤的。

小滿烤魚的方法,青翎很喜歡,不是燒柴,而是用的炭火,搬了兩個炭火盆子來點了,上面扣上一塊鐵板,燒熱抹上油,把醃好的鰱魚一破兩開先在旁邊的火上烤得兩面焦黃,再放到鐵板上,倒上一應調料,烤一會兒就成了。

吃的時候用夾子夾到盤子裡吃也成,不怕熱圍著鐵板吃也成。

青?就是不怕熱的,想來剛才見過爹娘了,這會兒撒了歡,也不管身上新換的衣裳,一筷子不落一筷子的,燙得直吸氣,仍不捨得撂筷子。

一邊兒的德勝都怕他給魚刺卡在,一疊聲地道:二少爺我說您慢著點兒,這魚多著呢,保證管飽,你這麼急做什麼,有刺有刺呢……

青?哪管這個,一個勁兒的吃,果然樂極生悲,一下子卡住了,忙放下筷子,捧著自己的脖子直叫喚。

這一下可把幾人嚇得不輕,青青最近,過去就掰他的嘴道:你張開嘴我看看,卡在哪兒了?

青?還真張大了嘴讓青青看,青青腦袋都恨不能鑽他嘴裡面去,看了半天,搖搖頭道:沒瞧見魚刺啊,莫非卡得太深了?

明德卻忽地一把拽過青青道:青?糊弄妳呢,哪有什麼魚刺,妳看他樂得眼睛都沒了。

剛才自己也差點兒給這小子糊弄過去,可瞧見這小子一邊兒讓青青給他看嗓子眼兒,兩隻眼卻賊乎乎的看著自己,一臉的不懷好意,就知道是騙人呢。

青青給明德拖到身後,還不放心,探出半邊身子來,道:二哥真沒卡著嗎?

青?道:還是我們家青青知道心疼二哥,剛是卡住了,可是給小青青一瞧,刺兒自己走下去了。

明德嗤一聲道:那魚刺莫非長了腳,自己還能走下去。

青?嘿嘿笑道:明德咱倆可是從小一起長起來的對不對?你不能有了青青,就忘了朋友吧,而且,你可別忘了青青是我妹子,將來你得叫我一聲二哥的,當然,你要是不樂意叫,就另當別論了。

明德一急道:誰,誰說我不樂意了,叫就叫,怕什麼。

青青臉紅得不行道:二哥,討厭。捂著臉轉身帶著丫頭跑了。

明德剛要追過去,給青?一把抓住道:我說明德啊,這會兒著急沒用,追過去也不是你的,等成了我妹夫再說吧。這會兒先跟我說說,上回你去京城怎麼連面兒都沒露一個就跑回來了,溫子然跟我說你沒去舅舅家,你到底住哪兒?

明德琢磨青?可不好糊弄,兩人一起長大,彼此的性子最是清楚,自己要說去靈惠寺吃素齋了,這小子非樂趴下不可,可自己真是去了靈惠寺。

正琢磨怎麼說這小子能信了,陸敬瀾先開口了,道:明德說想吃素齋,趕巧我和先生去靈惠寺禮佛,就讓明德一起過去了。

陸敬瀾話音一落,哈哈哈哈,青?便捶胸頓足的大笑了起來,指著明德道:就你這個一頓不吃肉就渾身難受的主兒,跑去靈惠寺吃齋念佛,你還是明德嗎,是嗎,是嗎……說著上前捏明德的臉。

明德頗有些不自在,推開他道:我,我怎麼就不能吃齋了,我是肉吃多了膩得慌,想吃兩天素都不行啊。

青?又是一陣大笑道:這世上誰說吃膩了肉想吃點兒素的,我都信,唯獨你,打死我都不信,你少糊弄我,跟我說實話,跑靈惠寺幹什麼去了?

明德支支吾吾半天沒說出來,只是看了陸敬瀾一眼。

青?眼珠轉了轉,暗道莫非是因為二姐,忽然想起那天慕小九找自己喝酒,席間問了許多奇奇怪怪的問題,都是跟二姐有關的。

想到此,不禁瞧了陸敬瀾一眼,莫非有什麼事兒是自己不知道得

穀雨適時地道:魚烤好了。幾人這才過去吃魚。

魚撈得太多,他們幾個根本吃不了,送去給胡家宅裡幾條,仍剩下許多,便分給了莊子上的人,孩子多,又能吃,不過一會兒,就吃了個精光,天也黑了下來。

小滿拿提梁壺泡了一大壺茶,知道少爺小姐都愛吃熱茶,便放在鐵板上,用炭火的餘熱溫著,免得涼了。

表哥鬧了一會兒就回去瞧大姐去了,青青給青?叫了回來,到底年紀小,害臊也不過一會兒就過去了,跟明德在那邊兒聽青?說京裡的新鮮事兒。

大哥信守諾言,提著紗籠跟春生去草叢裡捉螢火蟲去了。

青翎坐在大哥先頭的木墩子上,撐著下巴,瞧著水裡的月亮發呆,忽覺身邊有人坐下,不用看也知道是陸敬瀾。

兩人離得不近不遠,心裡彷彿有一肚子話,到這會兒卻不知該怎麼開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