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誰精心肢解了牛馬?歷年報案一萬起



即使隔著一段距離,查克還是看得出來,「公主」和「拱背」這兩匹成年的馬,俯臥在草叢中,死於非命。屍體的四肢朝外展開,攤平在地上,兩隻馬的姿態都一樣。查克靠近時,看不出任何馬兒遭到掠食者攻擊或反抗的跡象,沒有深深的馬蹄印或犁溝;牠們顯然是突然死亡的。牧場主人葛蓮達說,牠們年輕健康,每匹價值約一千美元。

兩匹馬身上多處骨肉剝離,毛皮大部分都還在,但傷口面積很大,從頭部到臀部皆有。

「你看過這樣的事情嗎?」兩人同時停在離屍體幾步路之處,葛蓮達低聲問道。

查克拿出背心口袋裡的手套,再走幾步,到最靠近屍體的位置。他的心臟急促的怦怦跳,雙手抖個不停。是的,過去十年來,他看過很多次。更恐怖的是,這樣的事件已經持續發生了五十多年。幾十年累積下來,整個科羅拉多州,以及新墨西哥州、亞利桑那州、猶他州和許多其他地方的牧場,都有人目擊到一模一樣的景象,也留下了紀錄。

葛蓮達牧場中這場兇殘可怕的意外,連同個別發生於6個州,共計一萬起以上的事件,形成了一種無人能解釋的現象。高達了一萬起!

過去十年,查克一直在追查這些死亡事件背後的真相,他認為這些事情彼此有關聯,然而都不可解。漸漸的,這變成了他的嗜好,對此,他入了迷、上了癮……。

「傷口,」葛蓮達低語:「看起來是高明的手術造成的。」

查克沒回話,但貼近點看就發現她說得沒錯。兩匹馬的眼睛都被精心挖掉,屍體其他傷口都很精準、細小;是的,看起來像經歷過手術一般,連內臟都被摘除了。舌頭也都沒了,從喉壁被齊刀切除,乾淨俐落。



羅斯威爾事件:飛碟監看核武,結果被雷打到?



「飛碟因為碰到大雷雨而失事?這就是事發經過?」泰咪問著,把丹尼爾拉離外星人解剖展區,然後帶到幾種B-29轟炸機前。這一型的飛機,曾用於載運飛碟殘骸到達拉斯的空軍基地。

查克聳聳肩,然後說起故事:「故事是這樣開始的:1947年6月底,肯尼斯.阿諾第一次在雷尼爾山上空看到『飛碟』,軍方高度警戒,用地面雷達搜尋空中奇怪的物體。大約在7月3日夜晚,羅斯威爾沃克基地的雷達手,開始追蹤一對列隊飛行的奇異物體。這個地方很重要,是我們美國第一個核彈基地,『艾諾拉.蓋號』(編按:1945年於廣島上空擲下『小男孩』原子彈的轟炸機)的機組員就是在這裡受訓的,這裡也是到日本投下原子彈的B-29轟炸機的駐紮地。」

「就像第二次世界大戰的飛行員曾回報看到的飛行體『噴火戰機』,」查克接著說下去:「這些不明物體移動得太快,得用三個不同基地的雷達才能勉強追蹤到。但後來,這場暴雨來襲,雷電交加,是這裡最狂烈的那種大暴風雨,而那些物體就這樣消失了;然後就輪到牧場主人和馬兒進場。」

查克把泰咪帶到一個貼滿黑白照片的海報看板前。其中一張照片,是田野中央一間牧場房屋,另一張是牧場主人清楚的照片。查克讓泰咪自己讀完故事其餘的基本知識,而他自己已讀了太多次,都會背了。1947年7月3日,48歲的牧場主人麥克.布萊索(Mac Brazel)和他8歲的兒子,在羅斯威爾西北方13公里處的海因斯牧場上,等待一場雷電交加的暴風雨過去。第二天早上,他們冒險騎馬去查看他們的羊時,看到非常大片的殘骸遍布在犁過的牧草地上,範圍將近三百公尺。布萊索撿起一些殘骸,塞在他的帽子下,然後騎到附近鄰居友人普克特一家的牧場。

後來有更多殘骸被馬馱著,帶到普克特牧場檢查。殘骸看起來很怪,是薄而有彈性的金屬材質,弄不破也燒不掉,長長的梁上似乎有類似象形文字的奇怪彩色字跡,沒有任何看起來像電線或電子零件的結構。牧場主人和友人並不知道他們發現的是什麼東西,但知道這不尋常。

麥克騎到最近的科洛納鎮,打電話給羅斯威爾的威爾考克斯警長,而警長又聯絡羅斯威爾陸軍航空隊基地。就在這裡,故事發生了有趣的轉折。

「妳看,空軍知道那裡真的有不尋常的事發生,」查克說,等不及讓泰咪自己讀完:「因為他們自己一直在追蹤幽浮。他們立刻派一名便衣情報員兼雷達工程師傑西.馬西爾(Jesse Marcel),和防諜探員雪爾頓.卡維特(Sheridan Cavitt)前往殘骸現場。馬西爾和卡維特盡量收集那些殘骸,裝滿拖板車,載回基地。他們也回報,看到同樣奇怪的金屬材質,堅不可摧、不可燃,上頭有怪異的象形文字。基地指揮官威廉.布蘭查德(William Blanchard)中校親自調查這種材質,然後命令華德.浩特(Walter Haut)中尉發布新聞稿。」

泰咪正好快要讀到新聞稿,看到她讀到標題「羅斯威爾陸軍航空隊在羅斯威爾地區的牧場尋獲飛碟」時,露出驚訝的表情,查克很高興。

「這就說明了一切,不是嗎?」

泰咪自己讀完新聞稿:「許多關於飛碟的傳聞,昨日成真。羅斯威爾陸軍航空隊機場第八航空隊的第509(核彈)投彈小組,與沙維什郡一位牧場主人和警局合作,幸運取得一架飛碟。上週某一天,飛行體降落在羅斯威爾附近的一座牧場。」

「這真的是軍事新聞稿?」她問。

查克點了點頭,然後說:「這是《羅斯威爾紀事報》的頭版新聞,接著傳到全國各地的報紙,包括《洛杉磯先驅報》、《聖弗朗西斯科紀事報》、《沙加緬度蜂報》、《西雅圖每日時報》,一直傳下去。妳要知道,那時候大戰剛結束,冷戰剛開始。在第一次核爆的兩年後,軍方宣布有這種事,還把這種事公開,要不非常確信發現了震撼全球的東西,要不就是犯了見鬼的大錯。」



51區核彈試爆後,不明飛行物就編隊巡行



在2013年一項醞釀已久的《資訊自由法案》(The Freedom of Information Act,簡稱FOIA)要求之下,終於揭露軍事文件中提到的51區,在此之前畢格羅可能從來沒聽過這個名稱。但他當然可以幻想,那裡正在研發試驗間諜機:一種飛行高度可達22,000公尺、現代雷達幾乎偵測不到的飛機,也可能是早在大戰時期便有人投入研發,但在冷戰期間才迅速發展出來的奇異飛行器。

但幻想歸幻想,當他望著夜空,特別是朝著核試驗場的方向時,偶爾會看到不合常理的東西,他無法確定那又是怎麼回事。令人毛骨悚然、發光的紅色物體,看起來正在列隊飛行;黑色的三角狀飛行器,似乎在盤旋,然後滑翔。

蕈狀雲、間諜飛機,這些科技都很先進,但都是人造的。而那種飛行體,他說不上來是什麼。畢格羅童年時期,經常聽家人和鄰居講故事,他知道自己不是唯一對這些飛行體起疑的人。在他家鄉長大的人,都花很多時間在思索幽浮的事。羅斯威爾事件,和各種圍繞著飛碟報告發燒的現象,在內華達州一再發生。

對畢格羅來說,這些不是僅僅在營火堆邊講的故事。他很迷太空和星際訪客這樣的概念,而目睹沙漠那頭令人難以置信的科學成就──無論機密與否──都帶給他靈感,把太空想像成一條雙向公路。他相信,有一天,人類會找到一種到其他星球和外太空旅行的方式。9歲的畢格羅夢想著能參與這樣的科學成就。



為什麼沿著北緯37?



查克知道,人類的大腦會不自覺的想尋找某種模式;比他更聰明的人,可能會在半夜瘋狂的從中找尋規則和模式,但到了白天,就會發現它們之間毫無關聯性。人的大腦可能會自我欺騙,但數字卻是千真萬確的東西。數字、數學、科學,這些都是懷疑論者使用的工具──而數字告訴他,他在無意中發現了將會顛覆人們想像的事。

他站在那裡盯著地圖,覺得自己需要幫助;不是泰咪半開玩笑建議他接受的那種「幫助」,而是同類的幫助。

他伸手到桌上找手機,然後把地圖拍下來,再把照片插入簡訊中。

不到3分鐘後,手機響起,整間書房都是《X檔案》主題曲的鈴聲。

「天啊!你給我看了什麼東西?」

當時是凌晨4點30分,黛比的聲音聽起來卻出奇的清醒。對於她深夜打來,查克一點也不意外,畢竟她是幽浮協會的頂尖現場調查員,而幽浮目擊通報多半都是在夜晚收到,但她常常假裝沒看到,久久不回應,好幾次都把查克氣壞了。不過這次他傳的照片,她沒辦法假裝沒看到。

「我還在想要怎麼給它取名字。『超自然公路』聽起來不錯,對吧?或是『北緯37度線』,或『第37條緯線』。要讓它聽起來更像謎,因為這的確就是個謎,不是嗎?」

「北緯37度線」,這麼說其實並不完全精確,雖然很多現象看起來都發生在地理上的北緯37度,但實際數字比較偏向36或38度。他喜歡這樣想像:第36到38條緯線之間,有一條延展開來的公路,大量異常現象都集中發生在那裡。

「這些圖釘……。」黛比說。

「牛遭肢解、幽浮目擊,以及大部分妳給我看的幽浮協會報告。我只著重自己有辦法驗證或研究的報告。目前只整理了一部分,但我覺得還是相當驚人。」

「真不是開玩笑的。」

黛比在電話另一頭沉默了一會兒,接著查克聽到紙張的沙沙聲,顯然她進了書房;她的書房與他自家的書房相似,只是少了幾十個外星人塑膠玩具。

「查克,這事很有意思。我們最近一直在密蘇里州調查兩起大宗牛肢解案,一個在諾伍德,一個在皮德蒙特,我正在查它們的座標。沒錯,都發生在第37條緯線上。」

「很奇怪,對吧?喬布林鬼火事件:密蘇里州,北緯37.090514度;曼特爾幽浮目擊事件:肯塔基州,歐文斯伯勒,北緯37.7737度;歐文頓的事故:肯塔基州,北緯37.881967度,西經86.284218度;新墨西哥州的阿茲特克:北緯36.830447度;密蘇里州的開普吉拉多:北緯37.313656度。還有陶斯。真的是一條公路。」

「唯一沒中標的重要地點是羅斯威爾,」查克說:「羅斯威爾是在第33條緯線上。不過,想想羅斯威爾和肯尼斯.阿諾第一次在雷尼爾山附近目擊飛碟之間的關聯;這麼說吧,就在羅斯威爾墜毀案的前幾天,要從雷尼爾到羅斯威爾,不管是什麼東西,都必須穿越這一條公路。」

也許他就是貪心,想多加一個資料點。不過,多一個或少一個符合此模式的異常地點,對於他們現正注意到的怪現象,也不會帶來多大影響;如果每一條緯度線,都可以想像成某種橫越美國國土的水平公路,那麼看來這第37條線,就是最常有異常現象發生的一條,而他倆畢生都投入在研究這些現象。

「我覺得還可以再深入探究,」黛比說:「畢格羅創的國家探索科學研究院,在研究黑色大三角機時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試著把目擊事件與已知或未知的軍事基地連結起來。如果我們採取同樣的策略,應該會找到一些更有趣的資料點。因為看著你的地圖,我很確定51區也在第37條線上,夏安的北美防空司令部也是。」

「五角大廈在第38條線上。」查克說。

他再度埋首讀檔案,尋找更多出現在這條線上的軍事基地,過程中他也注意到其他可能跟這條線有關聯的地標:美國印第安人的聖地和歷史遺跡。這些原住民的部落,大多數都流傳著關於外星人的神話;他想深入了解,為何他們有許多重要遺跡,都建在這條超自然公路附近。查克已針對這兩類地標,在地圖上插了更多圖釘。

「是我瘋了嗎?」他對著電話另一頭的黛比說:「還是這東西本來就有問題?」

「我不認為這兩種想法互斥。其中一定有一些是巧合,有些可能跟通報機制有關。我們現在所整理出的資料點,混雜了未經驗證和已驗證的通報,不過即使如此,它們之間仍有這麼大的關聯性,真是出乎我的意料。」

查克同意她的看法,從這些異常點來看,無疑存在著某種模式:一條異常現象的公路,沿著北緯37度線,從美國的一端通到另一端。

「有了這個發現,下一步你打算怎麼做?」黛比說:「發布新聞稿?」

她不是在開玩笑,她知道查克一直都希望能將他發現的一切公諸於世,而且越早越好。

「如果你錯了,」她說:「這只不過是巧合、妄想症、神經錯亂,人家會覺得你是笨蛋。萬一你是對的,情況可能更糟。」

他猜出黛比想到了什麼:堪薩斯州的斯卡蒙。查克一眼就看到地圖上那根圖釘,位於北緯37.2783度,就在第37條緯線上。

「我需要更深入探掘,繼續調查。但我該從哪裡開始著手呢?」

「我想你早在二十多年前就開始了。」

她說得對。他以前都不曉得,自己人生中大部分的時間,都沿著這條超自然公路研究異常事件。二十年來他所追查的幽浮目擊和動物肢解事件,都散布在這條地理線上,而且顯然跟政府選擇成立軍事基地、美國印第安人選擇聖地的緯度一致。

他所發現的事,算不上是謎題的結論,只是謎題的一絲線索而已:從這條線索出發,可以朝很多面向進行探究。他運用自己當副警長所受的訓練,開始思考:這第37條線為何如此獨特?如何將所有異常現象發生點連結起來?是否跟電磁特性、天文、太陽、月球、風向、地質有關?

他可能花一輩子都不一定能找到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