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一章 生變

徐若瑾儘管在控制自己的情緒,卻仍壓不住心底的怒火和震驚!

這個人,他,他真的是瘋了!

對!"嚴弘文沒有否認:我本來就是個陰狠的小人,可我也知道,我到底姓甚名誰,我不會在明知道自己是嚴家血脈的情況下,還幫著外人來坑自家兄弟!徐若瑾,妳可知道,妳在姜老頭子過壽那一日的拖延,害我損失了什麼!

嚴弘文裝不住往日那番溫文爾雅,猛然站起身走近她,面目猙獰:我嚴弘文遇到的坎兒很多,我不屑這一個,包括朱方的死,也不過是個下人罷了,我不在意,可這一切的一切,都比不過妳主動站出來逼我跳進溫柔的坑更讓我無法容忍。徐若瑾,這一切都是妳自找的!

你少把這一切都加在我的身上,你原本就想殺他們滅口!

徐若瑾一語揭開嚴弘文的險惡,嚴弘文卻毫不在意。指著沙漏,他語氣平和道:看到沒有?已經不足一個時辰了,說不說出梁霄的下落就看妳了,那麼多條人命,妳捨得嗎?

嚴弘文,你瘋了!你不要逼我!這根本就與我無關!

徐若瑾已無法掩飾住內心的慌亂,表達出本應表達的平靜,因為她真的慌了!

她低估了嚴弘文的陰狠,高估了他的人格。

她完全沒想到這個人會做出如此兇狠的事情來。

縱使自己與徐家人沒有血緣關係,縱使楊氏對待自己刻薄,可幾條人命就這樣的壓迫在自己手裡,她再堅強,再冷靜,也有些抵抗不住了!

妳否認也沒有用,不是因為妳,我怎會想要他們的命呢?"嚴弘文不容徐若瑾反駁,而是緊緊相逼:若不是當初父親信任徐耀輝,把妳放在他們家撫養,他徐耀輝一個窮酸垃圾怎麼可能做上一縣主簿之位?怎麼可能調任京都為官?這都是因為妳,他才有今日的地位,可他對妳不好,我不能忍,所以我要殺了他,這怎麼可能與妳無關?當初張仲恒就是我下的手,難道還差這幾個。

可妳若是可憐這幾個狗奴才的命,妳就告訴我梁霄在哪裡。"嚴弘文冷冷的看著她道:其實妳本該告訴我,因為妳是我們家的人。

我不是!"徐若瑾也下意識便否認自己是嚴家人:你不必總把這件事的根源強加給我,我縱使罪孽再重,我也不可能告訴你梁霄到底在何處,你休想知道!

她強迫自己冷靜下來:我承認我是故意拖延你的時間,讓朱方找不到你,可那是因為你想對我的男人不利,我難道還要縱容你?你的話簡直可笑,荒唐,自私至極!

徐若瑾在怒斥著他,其實也是在捋清思路:對,你就是個可笑荒唐的角色,你憑什麼來要求我?

妳早已對我的父親母親哥哥弟弟起了凶意,根源根本不在於我,而是妳!

那根本就不是妳的家人,我才是!

嚴弘文聽到她口述父親母親"等字眼時,臉上的殺意更濃:妳是嚴家的血脈,妳就應該向著嚴家做事才對!

我不是嚴家人!"徐若瑾直起腰板,望著他:我姓這個徐字,就永遠不可能是嚴家人!把我扔給別人撫養十幾年,現在看我有用處了,跑回來讓我認親?笑話,憑什麼?我不認,我只認自己的本心!

沒有我,妳以為能那麼順利的嫁給梁霄?"嚴弘文咬牙切齒道。

你應該是打算讓我嫁給梁霄之後,給你當一枚隨時掌控的棋子吧?"徐若瑾露出嘲諷:只可惜,我不是那麼容易被掌控擺弄的人,更不肯認你這個沒見過幾面的哥哥。嚴弘文,你控制不了我,縱使你用他們的命,也控制不了我。而我也相信,吉人自有天相,老天爺是不會順著你的心意嗜殺人命,即便你這一次僥倖成功,也總有遭報應的一日!

哈哈哈哈哈……"嚴弘文一陣狂笑道:我現在倒是有些怨懟父親為何不讓妳入家門,妳就應該是我嚴弘文的妹妹。只是妳不肯認我這個哥哥,更不肯為我做事,那麼我就遂妳的心意,看老天爺是偏袒妳,還是偏袒我!

嚴弘文看了看沙漏:妳就在這裡陪我等著他們的死訊吧,若是徐耀輝死了的話,妳出嫁之女要守孝一年。妳還沒為梁霄生子,恐怕他身邊會有很多丫鬟撲上來,那時妳是否還能得寵就只有閻王爺知道了。我也正好看看,這一個妳死心塌地的男人將來會如何對妳,也要看到妳後悔不肯助我時的慘痛模樣!

徐若瑾腳步踉蹌幾下,扶著一旁的椅子站穩。

這個問題是她從未想過的,可眼前這個人卻已思忖得如此深刻,他實在可怕,無比可怕!

但,但梁霄會那麼做嗎?

這個念頭在徐若瑾的心理一閃,便被她徹底的拋開。

她很想轉身就走,馬上離開,對,應該馬上就離開,然後想辦法去阻止嚴弘文。

徐若瑾剛一轉身,就聽見春草的喊叫聲:妳是誰?妳想幹什麼?妳怎麼能隨意進去,四奶奶!

一個人突然闖入,把春草拽了個趔趄!

徐若瑾立即上前扶住她,她才沒有摔倒。

此人直奔嚴弘文而去,在他的耳邊低聲回報消息。

回報的內容,徐若瑾聽不到,可是看到嚴弘文的臉色變得異常難看,在他猛的望向自己時,一個念頭在徐若瑾的腦子裡迅速蹦出,大聲叫著春草:快跑!

拽起春草迅速朝外走,嚴弘文身邊的人急速追來!

女眷的裙子拖遝,腳步邁不開,身後的人三五步的工夫,便已追上徐若瑾和春草。

他伸手之時,徐若瑾立即猛推春草出門,兩個人沖出去時,順哥兒已從外進來,與此人結結實實的對了一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