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洞悉注意力不足過動症的新資訊



注意力不足過動症(ADHD)是兒童青少年中最常見的情緒行為障礙,在現代文明社會,造成許多患者與家長、老師甚至社會的困擾。多年來,經由兒童青少年精神醫學界及教育界的努力,台灣對ADHD有了初步的認識,家長較願意將個案帶到心智科、心理衛生,或精神科門診就醫,也建立起此病是大腦疾病或發展上問題的概念。



由於新科技的發展,大腦研究有較精準的腦影像工具,然而因為成本昂貴及一些限制,無法廣泛應用到臨床檢查上。如作者應用的單光子斷層掃描,需注射放射性同位素,運用在兒童青少年的檢查,仍有倫理的限制。另外,腦影像發現的異常與ADHD的因果關係或臨床診斷,仍需更多的實證來討論。不論如何,亞曼醫師書中所述確實提供ADHD的大腦有功能上或解剖上障礙的實證,多少破除ADHD成因是父母管教不當、環境無聊,或先天個性使然的迷思,我們也期待未來腦影像檢查能普遍運用在臨床個案。



ADHD常伴有行為、情緒、學習或動作抽搐的共病存在,並存的異常會使症狀表現有不同面貌,且因人因時而異,臨床醫師需進行診療與鑑別診斷,或加以共病診斷,較少以ADHD來表示所有具有注意力或情緒行為障礙的個案。精神疾病診斷受醫師訓練與臨床經驗,或學會訂定的準則而異。目前精神疾病診斷準則,以使用世界衛生組織的疾病分類(ICD-10)以及美國精神醫學會的診斷與統計手冊(DSM)最為普遍,目前把ADHD分為不注意型(渙散型)、過動衝動型以及綜合型(典型)。亞曼醫師與眾不同,同時於ADHD個案納入過度集中型、顳葉型、邊緣系統型及火環型的分類。讀者在閱讀此書時,若發現與臨床狀況不盡相似,不需要驚訝與擔心。



書中指出ADHD的症狀,不僅僅是在兒童青少年階段出現,它會持續到成人,尤其是在工作上常出狀況或拖延,情緒失控、或易暴躁者,若其小時候曾被稱為調皮搗蛋或專心度很差者,需要評估是否是ADHD的個案。這種觀念在國外早已普遍,但國內僅僅在萌芽階段,即使在醫學界也未受到重視,導致人力資源以及生產力的耗損無法計數,在這些現象的背後,可能隱藏成人ADHD是值得重視的。



各種精神疾病如憂鬱症、衝動控制障礙、腦傷腦症、老人癡呆症,會伴隨注意力降低、情緒或衝動異常,臨床上一般是不診斷為ADHD,由於與多巴胺有關,因此「利他能」之類藥物也能改善部分症狀,但以使用針對所罹患精神疾病的藥物治療為佳,如以抗鬱劑治療憂鬱症,憂鬱改善後,注意力與情緒症狀也隨之改善。書中也提供ADHD種種藥物相關資訊,例如使用利他能後,單光子斷層掃描上前額皮質的活性被改善,相信這可以讓ADHD父母較放心讓孩子服藥,因為藥物是改善大腦狀態,而非鎮靜。



書中提供許多在修身養性、家庭教養、學校學習的實作策略,對ADHD家庭及個人極有助益,且方便自行操作。這些輔助性的治療在ADHD的功能改善占重要的地位,與藥物治療相輔相成,協助個案養成良好有組織的生活習慣。好習慣可以減少意外、減少遺忘或疏漏、降低衝突,間接提升時間管理與效率,人際和諧,親子和樂,工作成效等等。

──臺北榮總精神科教學主治醫師 陳映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