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前言───迎接一段新的旅程

我是一名業餘的彗星獵捕手(Comet Hunter)。身為一名彗星獵捕手,平日做的事就是,觀察宇宙,找出新彗星,並向世界發表。

新彗星是以發現者的名字命名。而我有幸兩度發現新彗星,並以自己的名字命名。此外,我還曾重新發現一顆長年行蹤成謎的著名彗星,這項功績受到肯定,因此國際組織將一顆小行星命名為「KIUCHI(木內)」(譯註:小行星5481)。我的彗星獵捕手生涯,是極為幸運的。

另一方面,我的身體則是在二十多歲時,經歷了「死亡」這樣的奇特狀態。在醫學認定的死亡狀態──心肺功能停止、腦波消失──的情況下,我體驗了一場驚異的瀕死經驗。當時我所看到的、感受到的一切,到了相隔數十年的今日,依舊歷歷在目。

「為何我當時沒死,而必須回到這裡來?」「為何是我遇到這種事……?」過去有很長的一段時間,我一直受困在這些疑問中。

我那時以為,恐怕終其一生我都得不停尋找這些問題的答案。

然而,因為一個邂逅而讓追尋那些答案的旅程畫下了句點,我了悟到自己為何必須經歷那些經驗,以及我的任務為何,並且知道朝著自己的使命跨出第一步的時機已然來臨。
過去我是孤獨的,獨自一人走在尋求答案的孤獨道路上。如今,那段旅程已結束,我和我的搭檔正準備啟程,邁向完成人生任務的真正旅程。

我希望自己能在這段人生中活出自己。活出自己……。在人生中經歷一段唯有透過死亡才能經歷的旅程,將那段旅程中所見到、所感受到的事物,原原本本地說出來,以及到需要的人面前,傳達我的經驗──唯有如此才是活出我、木內鶴彥的人生。

我們所處的地球身為一個星體,總有結束壽命的一天。在那一天來臨前,我們生存在地球上的所有生命,都有義務努力維繫這個帶給我們生命的生態系統──這也是我想在這本書中向各位讀者傳達的訊息。

另外,我必須事先說明,本書中所出現的歷史、科學等相關內容,皆是以我在瀕死經驗中的所見所聞為根據,尚未獲得確切證據。

內文試閱:
第一章
死後世界究竟是什麼樣子
~最初的瀕死經驗

愈是面對這片浩瀚宇宙,愈是喚醒那段不可思議的經驗

我自幼愛好科學。出於我對宇宙和科學的興趣,我從小學就開始觀星。而長大成人後,加入航空自衛隊,從事航空相關工作,也是因為當時懷抱著飛向太空的夢想。

將這樣的我一百八十度大大改變的,是二十二歲經歷的那一場瀕死經驗。

然而,那次的經驗玄之又玄,已超出常識所能理解的範圍,所以長久以來我不曾向任何人提起。

長年來我保持沉默,將那段經驗當成秘密,塵封在心底。可是,親身經歷過的那個不可思議的世界,不但沒有隨著歲月流逝而逐漸淡忘,反倒因歲月的累積而愈來愈無法否定其存在。

隨後,我開始深入研究天文學,透過自學學習天體觀測。三十五歲首次發現「Cernis-木內-中村彗星(C/1990 E1 Cernis-Kiuchi-Nakamura)」,三十六歲又發現「土屋-木內彗星(C/1990 N1 Tsuchiya-Kiuchi)」,至今共二度發現新彗星,成為世上小有名氣的「彗星獵捕手」。

「彗星獵捕手」是指,以發現新彗星為人生志向,持續不斷觀測宇宙天體的人。

發現新彗星,既得不到獎金,也得不到崇高的地位,不過唯一的特權,就是彗星會以最早發現者的名字來命名。

我首次發現的「Cernis-木內-中村彗星」,是在十分相近的時間帶裡,由立陶宛的Cernis先生、日本三重縣的中村先生以及我同時發現。

「土屋-木內彗星」,則是由土屋先生和我幾乎在同一時期發現,而得此名。

「彗星獵捕手」在全球共有數萬多人,我們這些人之所以一直目不轉睛地凝望著宇宙,純粹是因為發現新彗星,並讓自己藉由彗星青史留名,能為我們帶來無比的喜悅。

如同我在「前言」所述,三十九歲時,我重新發現「斯威夫特-塔特爾彗星(109P/ Swift-Tuttle)」,甚至獲得了將小行星命名為「KIUCHI」的機會。

宇宙中存在著以我的名字命名的彗星和小行星!對一個業餘天文家而言,這是至高無上的喜悅。

或許我應該就此滿足。然而,二十二歲所經歷的那場不可思議的瀕死經驗,卻在我面對著這片遼闊的宇宙時,變得愈來愈鮮明,讓我再也無法將那段經歷埋藏在心中。

體驗死後世界並再次復活,這件事是否存在著某種意義?我是否被賦予了某種使命?我一邊這麼想,一邊開始一點一滴地向人談起自己的瀕死經驗。

而進一步促使我這麼做的,是五十五歲發生在中國的第二次瀕死經驗。那段經驗成了決定性的關鍵。

在那之前,我雖然也有向極少數人,提起那神奇的體驗,但經歷兩次瀕死經驗之後,才讓我得到了龐大的見識。這使我確信,我的使命就是向世人分享這些經驗。
內文試閱:
第一章
死後世界究竟是什麼樣子
~最初的瀕死經驗

愈是面對這片浩瀚宇宙,愈是喚醒那段不可思議的經驗

我自幼愛好科學。出於我對宇宙和科學的興趣,我從小學就開始觀星。而長大成人後,加入航空自衛隊,從事航空相關工作,也是因為當時懷抱著飛向太空的夢想。

將這樣的我一百八十度大大改變的,是二十二歲經歷的那一場瀕死經驗。

然而,那次的經驗玄之又玄,已超出常識所能理解的範圍,所以長久以來我不曾向任何人提起。

長年來我保持沉默,將那段經驗當成秘密,塵封在心底。可是,親身經歷過的那個不可思議的世界,不但沒有隨著歲月流逝而逐漸淡忘,反倒因歲月的累積而愈來愈無法否定其存在。

隨後,我開始深入研究天文學,透過自學學習天體觀測。三十五歲首次發現「Cernis-木內-中村彗星(C/1990 E1 Cernis-Kiuchi-Nakamura)」,三十六歲又發現「土屋-木內彗星(C/1990 N1 Tsuchiya-Kiuchi)」,至今共二度發現新彗星,成為世上小有名氣的「彗星獵捕手」。

「彗星獵捕手」是指,以發現新彗星為人生志向,持續不斷觀測宇宙天體的人。

發現新彗星,既得不到獎金,也得不到崇高的地位,不過唯一的特權,就是彗星會以最早發現者的名字來命名。

我首次發現的「Cernis-木內-中村彗星」,是在十分相近的時間帶裡,由立陶宛的Cernis先生、日本三重縣的中村先生以及我同時發現。

「土屋-木內彗星」,則是由土屋先生和我幾乎在同一時期發現,而得此名。

「彗星獵捕手」在全球共有數萬多人,我們這些人之所以一直目不轉睛地凝望著宇宙,純粹是因為發現新彗星,並讓自己藉由彗星青史留名,能為我們帶來無比的喜悅。

如同我在「前言」所述,三十九歲時,我重新發現「斯威夫特-塔特爾彗星(109P/ Swift-Tuttle)」,甚至獲得了將小行星命名為「KIUCHI」的機會。

宇宙中存在著以我的名字命名的彗星和小行星!對一個業餘天文家而言,這是至高無上的喜悅。

或許我應該就此滿足。然而,二十二歲所經歷的那場不可思議的瀕死經驗,卻在我面對著這片遼闊的宇宙時,變得愈來愈鮮明,讓我再也無法將那段經歷埋藏在心中。

體驗死後世界並再次復活,這件事是否存在著某種意義?我是否被賦予了某種使命?我一邊這麼想,一邊開始一點一滴地向人談起自己的瀕死經驗。

而進一步促使我這麼做的,是五十五歲發生在中國的第二次瀕死經驗。那段經驗成了決定性的關鍵。

在那之前,我雖然也有向極少數人,提起那神奇的體驗,但經歷兩次瀕死經驗之後,才讓我得到了龐大的見識。這使我確信,我的使命就是向世人分享這些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