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內文摘錄)



  聖戰2000的其他留言指向威脅的來源。打電話到節目裡的瘋子觀眾找到了我的e-mail地址,每小時寄一封威脅信給我。顯然地球上容不下我和我的同類。他要消滅我們。那些影響我的人、能讓我得到內心平靜的人(他用大寫字母打這個詞彙還加引號),也會受到制裁。他拷貝了我在網站上公布的所有人名,宣告他會每週殺一個人直到我逮到他的好消息。

  凌晨三點十六分發出的訊息是來告知他的成就。

  「一好球!我槍擊了蘇海爾.阿爾金,這個沒出櫃的同志在大眾面前誇耀你和你的同類,彷彿你們是什麼熱門商品。很快我會有更多新消息給你!」

  我看著他的話感到一陣胃痛。真是一天的美好開始。我直接衝進浴室。出來的時候,剩下的咖啡已經冷了。

  我仍穿著浴袍,坐回電腦前。我的胃在低吼,但我的好奇心壓倒了我的飢餓。首先,我用傳統的駭客方法嘗試找出他的位址,他的連線電腦。這瘋子挺聰明的。他每次都用不同的電腦,從不同的區域上線。顯然,他是利用網咖。換成我就會這麼做:不留痕跡的最佳方法。訊息是由Yahoo、Hotmail、Freemail之類的服務商發出,可以不提供任何個人資料就輕易製造一個帳號。

  「現在來看看你有沒有膽子找到『內心的平靜』。」他說。他說我是「安寧的敵人」,我不認為我算得上。「是你和你的同類擾亂了安寧。」

  我開始頭痛。我看著名單;這是我多采多姿的生活中真實的名冊。在我的網站上,除了我在電視上提過名字的人,還列舉了我不認識的人,只是仰慕或很推崇的人。他不是單純地把名單複製貼上,而是真的檢查過再一個一個挑選出他認定適合的目標人名。

  我的網站其實是紀念奧黛莉赫本的。裡面有她的照片、傳記、作品清單,簡單說,關於她的一切。約翰.普瑞特也被明顯標榜為理想男人。除了這兩人,當然還有我的靈氣師父古爾.塔梅;我的合氣道教練,太極大師瑟梅特.奇里斯;我的愛心泉源與生活樂趣,撒迦利亞「澎澎」居妮;還有全國唯一的催眠治療師,NLP(註:神經語言學設定)專家賽姆.葉格諾魯,因為他堅持我才放上去的。從他威脅信中的名單看來,我的敵手刻意排除了紐約的殯葬師,我的化妝師父阿貝托.馬裘雷和我的個人成長導師威爾.舒茲等外國人。

  我查看追蹤我網站訪客的程式。有些我認識;但大多數情況下都有數十個匿名位址。倘若想從頭到尾掃瞄這些人,追蹤他們,就足以讓人瘋掉。



/////



聖戰2000在他的聊天室裡沒有回應,我決定打電話給他。我確信我想到的他都想過了,甚至做了超出我已經做的事。他母親不會接的專線響個不停。他可能在洗澡或上廁所。我寄給他標示「緊急緊急緊急」,內容「打電話給我」的訊息 ,關掉了電腦。

我忽然發現為什麼今天上午一直感覺空虛:沒有音樂!樓下的遜咖費迪還沒開始大聲放他的音樂。他或許是多事的鄰居,但他並不粗魯。去年他搬來時我跟他吵過一架,這就夠了。除非他先聽見我家傳出噪音,否則不會播放驚天動地的搖滾樂。

寂靜對我沒有幫助。我趕快伸手到韓德爾的架子上拿出阿塔利亞聖樂。巴洛克音樂之美像陽光填滿了我家。艾瑪.科克比的天籟之音,瓊.蘇莎蘭的夜鶯女高音,小艾雷.瓊斯令人寒毛悚立的男童高音一起搭配著安東尼.羅夫.強森的男高音;太完美了。指揮克里斯多夫.霍格伍,發起正統樂器運動的人,再次創造了堪稱古典音樂里程碑的錄音。

有這群天使陪伴,現在我可以坐下來思考,開始擬計畫了。

如果這瘋子是認真的,我是說,如果他真的是槍擊蘇海爾.阿爾金的人,那我們麻煩大了。因為蘇海爾.阿爾金把徹底探討禁忌當成他的使命,當然有可能是其他被惹毛的人開槍,那麼這個神經病就是冒名頂替的。

當蘇海爾.阿爾金這種媒體眼中的大咖挨槍,警方一定會積極尋找嫌犯。

我接起電話時以為是聖戰2000,但不是;是澎澎。

「唉唷我的天,親愛的…你無法想像我看著你感到多麼驕傲。你講得跟我一樣流利。剛才我又看了一遍錄影,相信我,一個瑕疵都找不到。」

「唉唷,別誇張了。」我說,「例如,燈光完全不對。每當我轉頭就看得到脖子上的老化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