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CHAPTER 1 一切都是比較出來的



多年來,大衛.米勒班(David Miliband)一直是英國未來首相的熱門人選,然而情勢卻在一夕間翻盤,眼看即將接掌英國的政治明星,甚至無法忍受繼續待在母國……

大衛2000年代初期在政壇崛起,擔任過布朗首相(Gordon Brown)內閣的外交大臣等數個重要職位,循著正統政治之路一路往上爬。布朗2010年辭去工黨黨魁時,眾人看好大衛是接班人,大衛也的確隔天就宣布參選,十五名國會議員表態支持,呼聲極高。

然而就在兩天後,黨魁選舉出現震撼彈,大衛的弟弟艾德.米勒班(Ed Miliband)也宣布參選。

黨魁候選人必須贏得絕對多數的支持才能成為新領袖,工黨經過四輪投票後,終於出現取得過半支持的候選人。大衛在第一輪的投票,以37.78%的支持率,勝過弟弟艾德的34.33%。第二輪投票時,再度以38.89%的支持率,勝過弟弟的37.47%。接著第三輪又以42.72%打敗弟弟的42.26%。

大衛在前三輪投票都勝過弟弟,然而差距越來越小,到了最後的第四輪投票,情勢逆轉,艾德勝出,以50.65%的支持率,打敗大衛的49.35%。

艾德.米勒班以些微之差,成為新任工黨黨魁。大衛後來繼續在國會任職兩年,不過如他自己所言:「令人不舒服的無窮比較,讓人難以在職業生涯中繼續努力。」2013年4月,大衛離開自己的國家,定居紐約市,遠離弟弟。

我們可以理解為什麼以些微之差落敗,那麼令人難以釋懷。輸的人會忍不住想,要是當初再多那麼一點點,一切就不一樣了。然而,為什麼以些微之差輸給自己的弟弟,更是特別難以忍受?

答案要從「社會比較」下手。「社會比較」是指我們靠著和身旁的人做比較,得知自己的表現。人是社會性動物,天生就會對比自己與他人,兄弟姐妹、鄰居、朋友、辦公室同仁、中學好友、大學室友,統統都是我們比較的對象。

依據情境的不同,「社會比較」有時鼓勵我們以更有效的方式合作,有時刺激我們競爭,有時甚至讓我們和大衛.米勒班一樣,乾脆退出。為什麼會這樣?原因和「社會比較」幾個關鍵概念有關:

首先,我們逃脫不了「社會比較」。

別忘了,我們身處不穩定又動態的社會,「社會比較」讓我們知道自己當下身處何方,我們靠著和其他人做比較,了解自己目前的表現,也因此我們永遠在尋找「社會比較」資訊。這就是為什麼七億人每天登入臉書,除了分享資訊,上臉書其實也是在看跟朋友比較起來,自己每一件事是贏了還是輸了──誰先結婚?誰工作很順利?誰度過最美好的假期?

第二個關鍵概念是,「社會比較」有「向上」與「向下」兩種方向。

別人表現勝過我們,我們敬佩他們,這是向上比較。別人比我們差,我們則產生優越感,則是向下比較。我們究竟是向上還是向下比較,深深影響著我們的生活滿意度與動機。敬佩(向上比較)讓我們自覺不如人,但也激勵我們奮發向上。貶抑他人(向下比較)則令我們開心,但也可能造成自大。換句話說,「社會比較」可能刺激我們奮發向上,卻鬱鬱寡歡,也可能讓我們表現不佳,卻自我感覺良好。人生要成功的話,我們得抓到平衡,要有自信,但也得鼓勵自己拿出優秀表現。

第三個關鍵概念是,我們可能因為「社會比較」的緣故,太想要贏,也因此會想作弊、想挖敵人的牆角,甚至為了打敗對手而做出一些瘋狂的事。

諷刺的是,我們合作最密切的人,也是我們最常拿來和自己做比較的人。我們常拿自己和朋友比,但一比之後,朋友可能變敵人。後文會解釋該如何有效運用「社會比較」,在合作與競爭之間找到正確平衡。



◤生氣的猴子與令人憤慨的社會比較



「比較」是很危險的事,因為人天生忍不住會比較。埃默里大學的弗郎斯.德瓦爾(Frans de Waal)用僧帽猴做過一項巧妙研究,他訓練猴子用石頭當貨幣,和實驗人員交換食物。交換過程如下:實驗人員攤開空著的手,猴子將一塊石頭放在實驗人員手上,接著實驗人員給猴子一片黃瓜。

一塊石頭換一片黃瓜公平嗎?對這個實驗的猴子來說,公平,只要其他猴子也拿到一樣的東西就可以。只有一隻猴子的時候,用石頭換到黃瓜會吃得很開心,願意一換再換。然而,德瓦爾還實驗了另一種情境:讓兩隻籠子相鄰的猴子一起和實驗人員交換食物。籠子A的猴子和平日一樣,用石頭換到黃瓜,但籠子B的猴子卻換到香甜多汁的葡萄。猴子和人類一樣,覺得葡萄比黃瓜有價值──事實上,猴子覺得葡萄比黃瓜珍貴多了!

和平日一樣拿到黃瓜的猴子發現不公平之後,該怎麼說呢,牠們抓狂了。看到鄰居拿到好東西的猴子,不但不再為了黃瓜「付」石頭,還拒絕接受黃瓜,甚至把黃瓜丟回給實驗人員。在某次實驗,一隻猴子先是拿到黃瓜,接著又看到鄰居付了一樣的「價格」卻拿到葡萄,一下子把黃瓜丟在籠子地板上,還跑到籠子深處生悶氣。隔壁的猴子手伸進牠的籠子,一把抓住黃瓜,開心地同時吃起葡萄與黃瓜。這個實驗顯示,我們人類演化上的祖先在評估結果時,不是單獨評估,而是用「比較」的方式評估。

吃黃瓜的猴子在乎比較後的結果,人類也一樣。我們天生就會競爭的直覺在商業世界十分明顯,以美國航空為例,美航在2003年面臨破產,管理團隊為了拯救公司,請工會讓很大一步。歷經困難重重的談判後,美航說服工會,員工每年減薪18億美元,包括機師減薪6.6億,技師與地勤人員減薪6.2億,空服員減薪3.4億。

工會接受了公司提出的條件,選擇合作……直到聽說了新消息。

工會同意讓步沒幾天,美航遞交給證券交易委員會的10-K年報細節曝光。工會發現,美航為了留住四十五名高階主管,只要他們留到2005年,就能領到高額留才獎金。

想像一下,你是美航機師,工會領袖才剛說服你放棄6.6億薪水,然而一天後,你卻發現多名主管可以拿到留才獎金,而且有的人一拿就是160萬美元!

工會得到可以比較的資訊後,又改為競爭,不再合作,取消讓步,還開除談判負責人。美航工會和僧帽猴一樣,原本以為自己得到公平交易,直到發現別人拿到更好的東西。

美航的管理團隊不了解「社會比較」的力量。我們忙著留住資深經理,或是僱用搶手的青年才俊時,常忽略我們所做的事會造成「社會比較」。因此,雇用新員工、和客戶做生意、協商房屋價格,或是決定要幫哪個孩子買哪件衣服時,必須考慮「社會比較」強大到會影響人們的態度、行為與觀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