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一章 郭氏母女

蘇芷櫻站在後花園的亭子裡看雪景兒。

她身上穿著一件青碧色錦緞交領長襖,洗得有些發白,外面罩了一件銀白底色翠紋斗篷,也是半舊。

雖然穿得有些寒酸,北風呼呼的刮著,站在這裡也有點冷,不過蘇芷櫻心情還是不錯。前面是後山,小山坡上面幾棵梅樹開花了,從這裡看過去,一片白皚皚中有點點殷紅,煞是好看。

大姐,怎麼心情這麼好在這裡賞梅?耳邊突然傳來清脆的聲音。

蘇芷櫻頓時心一沉,側目看了一眼,果然,盈盈婷婷走過來兩個年輕姑娘,正是自己的二妹蘇婉玉,三妹蘇婉清,身後跟著好幾個穿紅戴綠的丫鬟。

蘇婉玉穿著件嶄新的石榴紅緙金絲雲錦緞扣身襖,下頭一件胭脂紅點赤金線緞子襖裙,外面披了一件大紅刻絲鑲灰鼠皮的斗篷,丹鳳眼一挑,渾身的妖嬈嫵媚,唇邊帶著一絲笑,輕飄飄地,不知道是說活潑好,還是說輕浮好,真真是和她的母親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剛剛說話的也是她。

挑著眉拉著蘇婉清過來,伸出纖纖玉指指著蘇婉清的髮髻上一支金鑲玉蝶銀步搖,道:大姐,妳快看看婉清頭上的這個金步搖,可還看的入眼?

三妹蘇婉清一副怯生生的樣子,小心的看著蘇芷櫻。

蘇芷櫻淡淡的看了一眼,淡淡地道:好看。

她冷淡的回答顯然叫二妹蘇婉玉不太滿意,她笑吟吟的將蘇婉清的手拿起來,將袖子翻起來一些,挑眉看著蘇芷櫻道:大姐,這可是一套呢,才從南邊送過來的,妳看如何?她刻意的將南邊兩個字咬重了些。

蘇芷櫻看著那略瘦的手腕上一對金鑲玉的手鐲子,半天了才抬眼看蘇婉玉。

蘇婉玉眉梢、眼角、嘴角全都挑著,擺明著一副挑事的樣子。

蘇芷櫻冷冷地道:妳說的南邊,可是我舅舅家?

妳舅舅家?

蘇婉玉頓時聲調拔高了不少,又尖又細好像發現了什麼天大震驚的事情一樣道:咱們的舅家在京城,在這裡!可笑,真真可笑。蘇芷櫻,妳到底知不知道什麼是禮義廉恥?什麼是大戶人家的尊重規矩?妳母親已經死了!現在的津南侯夫人是我母親!

她一張嘴,蘇芷櫻就明白過來了,蘇婉玉分明是特意過來找自己的麻煩的。

蘇婉玉大喘了一口氣接著繼續尖叫道:我母親的娘家在京城,這裡才是妳的舅家!不識好歹的東西,成天拉著個臉給誰看呢?妳母親死了我母親還沒死呢!我母親是這個侯府的夫人,是大太太!

她伸手想揪起來蘇芷櫻的棉襖道:妳穿成這樣是給誰看呢?明知道今天有客人來……

蘇芷櫻一伸手就把她的手抓住了,用力一扭將她反剪了雙手在背後,冷冷地道:所以妳就是故意來找碴是吧?

蘇婉玉完全沒料到她竟然敢還手,大吃一驚的尖叫了一聲,因為太意外了因此更加的憤怒,暴跳如雷!

無奈蘇芷櫻一隻手反剪了她雙手,一手掐住她的後脖子直接把她給抵在了亭柱上,蘇婉玉根本就動彈不得。

三小姐蘇婉清都嚇呆了,簡直都不認識的看著自己的大姐。

蘇婉玉的丫鬟慌忙的想要上前,蘇芷櫻的丫鬟春香馬上橫眉立目的給擋住了,秋文伸手就把那丫鬟推了一把。

幾個丫鬟推推搡搡的,只敢嘴說亂罵質問兩句,卻到底不敢動手。

蘇芷櫻控制著不斷掙扎的蘇婉玉,冷冷地道:蘇婉玉,妳好歹也十四五歲的人了,難道連飯香屁臭都分不出來?平常府裡人縱嬌慣妳一些,也是給妳做小姐的臉面尊重,妳竟愈發的張狂輕浮起來了!我母親是父親的原配,就算是去世了,也是太太。妳母親就算是從小妾的位置上扶正了,也是續弦,過年過節的,給我母親牌位磕頭,行的可是妾室的禮!

小妾兩個字顯然是刺激到了蘇婉玉,再加上臉被抵在柱子上,嬌嫩的皮膚被粗糙的柱子蹭著,還不知道破沒破皮呢。

蘇婉玉幾乎使出了吃奶的力氣暴跳著,掙扎著,破口大?道:混帳,混帳……玩意兒!妳們……還不給我上……

越是亂罵,蘇芷櫻手上的勁越大,蘇婉玉覺著臉上的顴骨都要擠碎了,痛得眼淚都下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