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一章 回津南侯府

蘇芷櫻回到自己屋裡看著丫鬟收拾東西,大約半個時辰,周兆宣帶著四個丫鬟過來了。

這些丫鬟年紀都不小,看起來都是二十歲左右,個個英眉朗目,走路的姿勢和別的丫鬟都不一樣,帶著虎虎的生氣。

過來給蘇芷櫻行禮,四個丫鬟各自說了自己叫什麼,一個叫二丫,一個叫小憨,一個叫妞妞……

蘇芷櫻聽著名字都想笑,問她們換個名字好不好,幾個丫鬟倒是都答應,蘇芷櫻便給她們重新起了名字。

茯苓、麥冬、蓮子、梔子。

周兆宣叫丫鬟們進去幫著收拾,伸手拉了蘇芷櫻一下,示意她出來。

蘇芷櫻跟著出來,在屋簷下周兆宣輕聲道:還有十個侍衛跟著去,就在外院好了……

話沒說完,蘇芷櫻已經震驚得睜大眼睛道:十個?完全用不了這麼多,你身邊才幾個人,再說府裡我母親留下的人也不少……

周兆宣笑著輕聲道:不用擔心我,我從漠北帶回來的人不少,就算是沒有侍衛身份的,也都是會功夫的好手。叫侍衛跟著妳,倒不是別的,他們都有官銜,關鍵時候能夠嚇唬嚇唬人。

蘇芷櫻眨著眼睛也不知道怎麼推辭了,周兆宣想得太周到了,回去了可能真的需要這種能嚇唬人的。

妳若是有外面的事,或者緊急一些的事情,他們都可以辦。不要推辭,回府之後也要小心些。郭氏若是知道了議親的事情,必定不會輕易的什麼事也不做,對妳的逼迫手段必定會更多,妳要小心應對。

蘇芷櫻於是點了點頭道:好……那我就不推辭了。

一定要小心。周兆宣又道。

蘇芷櫻笑了,道:知道了,你放心,我沒那麼……嬌弱,也不是太笨,她算計不到我。

周兆宣很想歎氣的,郭氏又豈是簡單只算計的那種人?看她的樣子,什麼耍潑耍狠的手段都用得出來。

看著她白皙如雪的帶著笑靨的嬌容,周兆宣管不住自己手的想要撫摸上去。他真的歎了口氣,嘟囔了一句道:成親的事情……我要加快。

蘇芷櫻臉有些發燒,抿著嘴笑。現在的她,已經沒有了才知道要和周兆宣議親的時候的迷茫,反倒有一絲悄然的心動。

周兆宣終於沒忍住,修長的指尖輕輕的撫摸了一下她的臉頰,手指下那柔軟稚嫩的觸感,溫熱暈紅的好似胭脂散開了,叫他怦然心動,不能自已。

當天蘇芷櫻和老太太回到了津南侯府。

出門也就兩個來月,蘇芷櫻卻好像不認識津南侯府了一樣。進門的時候,守門的婆子臉上那難看的笑容,不自然的神情,全都讓蘇芷櫻心中警覺。如今府裡,大部份都是郭氏的人。

老太太臉色更難看,下了車扶著蘇芷櫻的手,仰著頭直直往裡走,無論是誰行禮恭聲叫老太太回來了都不理。

蘇芷櫻扭頭看了一眼冷嬤嬤,然後就看見冷嬤嬤身邊站的廖嬤嬤,她笑著跟廖嬤嬤點點頭。在恭親王府的時候,冷嬤嬤便問是不是把莊子上和鋪子上的人全都叫回來?

蘇芷櫻只叫自己原本的四個丫鬟和她們的嬤嬤們回來,外院原本的小廝管家,就還是在莊子和鋪子上幫忙,已經熟悉了,就好好學。周兆宣那邊還又給了自己四個丫鬟和十個侍衛,完全夠了。

進了內院,就看見夏荷、冬雪都在,冬雪早已經能走能跳,跑著過來叫道:姑娘!

蘇芷櫻抿著嘴笑著點點頭,扶著老太太往裡走,又輕聲道:祖母,您住哪裡?照孫女的意思,您別去禪院住著了,反倒是正經回您之前住的院子,免得有人覺著咱們示弱。

老太太想了想,搖頭道:我還是去禪院。

她沒解釋,不過蘇芷櫻心裡也有數,老太太依然是不想馬上和郭氏正面杠起來。

說起來老太太能陪蘇芷櫻回來,已經很不錯了。也是因為要在周兆宣那邊有個交代,不可能也說不過去讓蘇芷櫻一個人回來。

蘇芷櫻其實也完全沒有依仗老太太什麼的心思,既然回來了,一切都全靠自己了。

送老太太回到了禪院,又叫人張羅了一下,蘇芷櫻便回到了自己原本住的院子。

進了院門還沒覺著什麼不對,等進了屋,就發現屋裡空空如也,除了一張床幾張桌椅之外,但凡是看得過去的裝飾物、擺設甚至一些花梨木的家什,竟然全都被拿走了!

冬雪已經跟過來告狀道:奴婢們一回來就看見了,咱們這裡所有屋裡所有的擺設,全都沒了!簡直就和過了賊一樣!

蘇芷櫻道:她們都回來了嗎?全都叫來。

冬雪答應了一聲就跑出去了,秋文、春香拉著夏荷認識一下麥冬、蓮子她們幾個丫鬟。一會兒,冷嬤嬤、廖嬤嬤和幾個大婆子,帶著四五個管家娘子全都來了。

這些都是蘇芷櫻母親掌家的時候的管家婆子、管家娘子等等,不願意去郭氏那邊掉價拜碼頭的。

府裡大部份的下人如今已經明確的分成了兩派,原本就站在蘇芷櫻這邊的,臨走那一場架也參與了的,直接這一次跟著蘇芷櫻走了的。

就餘下了幾個圓滑一點的,也是因為牽絆走不了的,但是心還是靠蘇芷櫻這邊的。

這一點蘇芷櫻比老太太強,老太太之前沒掌中饋,手裡沒人,郭氏鬧翻天的時候,她就沒有一點辦法。

丫鬟們也過來了,大家在屋裡站了一地,蘇芷櫻道:這一次出門,好些事情妳們也知道了,我已經定了親,以後做事就不用那麼束手束腳了。

大家忙躬身齊聲道:恭喜大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