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一、秀才不起床.能知天下事

什麼樣的人看雜聞秀?

電視公司是依據這個視聽人種的data製作節目。



在日本,每個電視台每天早上、中午或下午都有長達二個小時的雜聞秀。看這節目的觀眾,老實說,並非菁英層,因為在社會第一線活躍的人,那個時間不在家。

日本的一個特徵是:「上班大國」。人人上班,上班族立國。

無論任何身份、出身,學校畢業後一定上班。受過社會洗禮後方才被承認是個社會人。「我家有錢、不上班才顯示名媛、公子身份」這是農業時代「工作就是吃苦」的落伍觀念。皇太子妃雅子婚前是外交部職員,安倍首相是神戶製鋼職員,妻子昭惠是電通廣告;石原伸晃大臣(石原慎太郎之子)是NTV電台記者,小淵優子前大臣(前首相之女)是TBS電台記者。並且大家一律從基層作起,無一例外。

即使有家業的子弟也都先要出社會上班,這叫「丁稚奉公」受社會訓練後才回來接班。因為日本的精髓是在於企業的精神文化(在書中可以看到),不進入社會實際互動是學習不到的。光是唸四年大學並不了解日本之髓。

「上班族立國」的意思是,因為人人上班,所以人材不零散,都歸屬在大、小社會組織內。日本之所以在戰後能夠快速復興成為經濟大國,也是因為這整齊的大齒輪、小齒輪的密切契合使社會得到均衡與制度化的發展。



因此,去掉菁英層,白天在家的大都是:主婦、退休者、高齡者、學生和自由業,這是雜聞秀節目的對象。

雜聞秀是現在每一家電視台的高收視率與財源的大樑柱。觀眾雖然不是社會第一線頂尖的知識份子,但是他們都有消費能力,有投票權。

一提到「日本的電視」絕大多數的人只想到日劇,或是泡湯美食片。這是個誤解。日本的電視節目是分三大領域①娛樂性:日劇、綜藝②寫實紀錄片③資訊性:新聞、雜聞秀。

其中的娛樂性節目因較無國界,所以易外銷,所以當我採訪TBS雜聞秀的製作人時,他也很訝異,這麼家庭化(domestic),純給日本國內觀眾看的節目我竟以它為主題。但是要真正認識一個國家要看最普通的人平常最常看什麼電視內容

本書的目的就在於相比台灣國人每天看的是什麼樣的電視?

相信讀者看了書中介紹的日本節目後也一定會想看那些節目,因為台灣的知性水準不亞於日本,那些內容完全可以消化,也符合我們的水準,而為什麼我們要忍受電視低能的現狀?我們是可以改變的,但要如何改變?

核電廠底下是不是活斷層?早先鴻海和夏普的合作是那裡有困難?要漲電費之前,電力公司自己作了多少成本削減的努力?那個漲幅的根據何在?西洋占星專家說今年射手座的運氣如何?今日特惠一千圓吃到飽是哪家餐廳?酒駕是連他喝酒的店家也有罪?雞蛋要怎麼選好吃的?川普總統退出TPP會如何影響貿易?發胖的原因是因為體內的一種荷爾蒙?巴拿馬文件上不付國內稅金的富人逃的稅總額在台灣可以作什麼樣的建設?油鍋著火延燒了一百多戶人家,但是依法不必賠償,為什麼?10T為什麼被稱為史上最大的IT革命?和生活什麼關係?今年哪家百貨公司的福袋最豪華?(提到專有名詞,就是NCC禁止的「商業置入節目」的問題,會在第六章來討論)

從難以理解的政策到日常生活資訊,台灣和日本面對同樣的議題時,日本透過電視讓大眾了解事實到什麼程度?而台灣電視為什麼做不到那種程度?

不知道這些事實,國民損失什麼?當電視這個重要公器沒有發揮國民「知的權利」和「知識的泉源」的社會就是低能。這種情況下,國民損失什麼?

如果國民無從插手的話,筆者不會寫這本書,從日本電視的成長的例子可以看到,電視水準的高、低和它的存、滅實在是決定於你手中選台的遙控器。

電波、媒體的主人是國民。台灣要成為一個公民社會,首先要好好的整頓我們的第四權,不能再低能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