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一章暗藏

私底下仔細的推敲一番,四奶奶的靈閣一天賺的銀子就比梁家的收成還多,怎麼會惦記府內的事?

還是自己這些人奴才命奴才心,把四奶奶想的狹隘了!

這都要怪薑婆子,若不是她在那裡把四奶奶說的居心叵測,她倆怎麼會稀裡糊塗的犯大錯呢?還是老老實實的幹好自己的活兒,吃好自己的飯,這才是最主要的!

而採買婆子忐忑了幾日仍沒等到四奶奶後續的手段,心裡的那一根弦也鬆懈幾分。一切恢復平靜……而唯獨不平靜的,卻是煙玉。因為這件事的確是她鼓動的,更是按照嫣兒小姐的吩咐做的。

她萬沒想到,嫣兒小姐不知何時與梁家大奶奶的身邊人有了瓜葛,她得到的消息正是聽府中大奶奶的丫鬟傳來的……

事情安排的完美,可那薑婆子卻在最關鍵的時候掉了鏈子,反而和採買管事吵了起來!

事情籌畫的再完美也會出現差錯,差錯便是嫣兒小姐高估了梁家的這幾個管事嬤嬤吧?

不知道嫣兒小姐知道了這件事情,會不會與自己想的一樣呢?

徐若瑾這幾日根本沒有理睬煙玉。

只讓煙玉每天在身邊端茶倒水,偶爾讓她去福雅苑問問夫人現在的狀況怎麼樣,除此之外,沒有其餘的活計。

可徐若瑾越是這般淡定,煙玉越不能安心……

但徐若瑾這些日子根本沒有心思去搭理煙玉如何想,每天晚間聽順哥兒傳回的消息,再讓他與姜三夫人聯絡後續的事情如何處理就已經焦頭爛額了!

她真沒想到,自己借著砸醉茗樓一事,請姜三夫人出面清理守在中林縣的多雙眼睛,居然會查出這麼多人!

宮中的眼線自不必說,大奶奶娘家的人也不必提,除此之外還有嚴家人,有忠勇侯府的人,有澶州王府的人,居然還有那夜微瀾留下的人!

怎麼著?梁家不是破敗了嗎?

居然還都在緊緊的盯著,難道外派的人都不需要吃喝拉撒不用花銀子的?

當然,宮中那位坐在皇位上自當是不必發愁銀子,他忌憚梁家動向也有理由,可其他的人呢?各個都沒安什麼好心思,特別是那個夜微瀾,恐怕也沒有什麼好心思,這股火兒實在是憋的太難受了!

只可惜自己沒有梁霄那麼魁梧強壯的身體,否則見了夜微瀾,一定要狠狠的給一拳!只是……梁霄此時又在幹什麼呢?

婆婆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他應該知道,只是婆婆帶給他的傷,他能這麼快就撫平嗎?思念不僅僅是愛,但是愛就會有著強烈的思念。很想他,卻不知道那個死傢伙心裡想不想自己呢?

徐若瑾的念頭跑偏,讓正在等候她吩咐的順哥兒發了呆,怎麼四奶奶剛剛還氣憤的捶桌子摔碗,這會兒又嘴角掛了笑,眼神飄忽起來了?

順哥兒伸手在徐若瑾面前擺了擺,被春草狠狠的打了一巴掌,噓聲道:幹嘛呢?別打擾四奶奶!

順哥兒故意裝疼的捂著手,湊近春草小聲道:我這不是等四奶奶的回話呢嗎?

春草瞪他一眼,擰他耳朵一把,將聲音壓的更低道:看不出四奶奶在想什麼呢?一定是在想四爺,妳搗什麼亂,妳有急事?沒急事就老老實實的等著!

順哥兒捂著耳朵連連求饒,站直了身子才又賤兮兮的湊了春草身邊道:那妳心裡在想誰?

春草冷哼一聲,扭著身子便出了內間,只留順哥兒一個人在這裡罰站般的站著。

徐若瑾思忖半晌才緩回神,看到順哥兒還在眼巴巴的瞧著自己,才反應過來,還有事情要處理。

四爺給你來消息了嗎?她心裡念叨著那是個臭男人,可還是忍不住問一問他的下落。

順哥兒嘿嘿一笑,只感歎春草猜的太准了,道:四爺沒露面,但是傳給奴才個消息,說讓奴才告訴您,他一直都在陪著您。

徐若瑾面色一紅,斥道:沒正經的……再看到順哥兒齜牙咧嘴的嘻嘻壞笑,連他也沒放過道:你也是,不跟他學點兒正經的,在這裡偷笑什麼?快走!

呃,是。

不是啊四奶奶。順哥兒轉個身又轉回來,道:奴才等著聽您的吩咐呢?這下一步怎麼辦?繼續聽姜三夫人的消息嗎?

徐若瑾沉了片刻道:所有的人都趕出中林縣了嗎?

順哥兒回答的很認真道:大概差不多,至於是否有隱藏更深的,不敢保證。

那就繼續盯著,三天后我會與姜三夫人見面,而且這件事要讓全城的人都知道,就在醉茗樓。

徐若瑾擺弄著手指頭掐算著日子道:梁五應該也快給我傳回消息了……我要看看,那個始作俑者,到底是誰!

順哥兒點了頭,當即要出門去辦事。

院內傳來了紅杏的說話聲道:四奶奶,忠叔來了。

忠叔?徐若瑾親自走到門口,看到忠叔佝僂著身形快步而來,讓春草撩起了簾子,問話道:您親自來了?可是有什麼急事嗎?

老奴是來給四奶奶賠罪的。忠叔還未等走近徐若瑾,便是打算跪地行禮。

徐若瑾立即攙扶他道:您這是幹什麼?有什麼事不能好好說嗎?

忠叔手杵著拐杖,連連遁地,懊惱道:那個畜牲,都是那個畜牲,老奴親手殺了他,一定親手殺了他!

忠叔歇斯底里的怒火讓徐若瑾和順哥兒都驚住了!她看了看順哥兒,見順哥兒也在一臉發蒙的茫然,顯然他雖然跟忠叔走的近,但對這件事也一無所知。

不管怎麼說,忠叔都是梁家的老人了,無論從任何一個角度來講,徐若瑾從心裡都敬他幾分,無論他做錯了什麼事,亦或許想親手殺了誰,總不能真的受了忠叔的禮,而且也不能讓老人家真的氣的背過去。

有什麼事咱們都屋中說,您消消火,不管是誰惹著您了,您都不能往自己的身上撒氣,那豈不是中了別人的計?

徐若瑾這邊說著,那邊吩咐著楊桃沏茶道:去拿忠叔最喜歡的小種紅茶!

好?,奴婢這就去!楊桃應了話便跑去拿茶,忠叔一臉的愧色,抖了抖拐杖,卻根本邁不動步子!

忠叔,進去說吧。徐若瑾又請了一遍,忠叔顫抖著身子道:老奴真心沒臉進您這個門了,那個畜牲,那個畜牲實在是……老奴對不起四奶奶您,更對不起四爺啊!徐若瑾眉頭微蹙道:您說的是楊正?

忠叔沒尋思四奶奶居然猜到了,驚愕之餘點了點頭道:除了他,還能有誰!

徐若瑾雖然心底一緊,卻仍平息著心裡的怒意,側身讓忠叔進到屋裡道:不管是說誰,您都要進去坐著說,哪怕是您想親自砍了楊正,也得進屋歇著,等讓順哥兒把他帶來再說吧。

四奶奶您……忠叔本以為會挨上幾個白眼,卻沒想到四奶奶的心緒這般大度道:四奶奶我對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