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一章:沒有聯準會時期的美國

在所有試圖發展商業和工業的地方都要以銀行信貸作為重要支持;……荷蘭、英國強國都是銀行業興盛的國家,充分說明了這一點,而美國是幾乎不產金銀的國家,因此,建立銀行殊為重要。

——漢密爾頓

一、瀕臨破產的聯邦政府催生出央行

提及美元不得不提及一個人,他就是亞歷山大‧漢密爾頓,他是美國的開國元勳之一、憲法的起草人之一。不過,他更為著名的是作為一位金融專家的存在,以及作為美國第一任財政部長的功績。2006年,漢密爾頓被美國的權威期刊《大西洋月刊》評為影響美國的100位人物第五名。

當然只要見過美元就一定見過他,因為最新版10美元紙幣正面就是亞歷山大‧漢密爾頓,後人習慣將他稱為「美國金融之父」。

經過獨立戰爭,美國終於告別了被殖民的暗淡時光,不過,新生的聯邦政府日子並不好過,一方面,戰爭過後聯邦債務累累,另一方面,大陸會議①沒有徵稅權,只有建議權。種種跡象顯示,聯邦政府最缺的就是「錢」。

顯然,利用向各州收稅來緩解財務壓力根本無法實現,混亂的貨幣體制,給本來就慘澹的財政狀況雪上加霜。當時大陸券、金銀、各個國家的貨幣均可在美國隨意流通,各種貨幣間的比價起伏不定,比如,大陸券與金銀比價波動一日之內可達20%。

經濟上的積弊日盛,導致政局的不穩定,新生的聯邦政府危在旦夕。

1789年,漢密爾頓臨危受命,成為華盛頓的第一任財政部長。他向國會提交了關於《公共信用報告》的議案,目的只有兩個:一是仿效英格蘭銀行成立美國的中央銀行,並授予央行20年特許證發行美元;二是由聯邦政府統一美國國債市場。

漢密爾頓的議案,首先就遭到國務卿傑佛遜的否定,他認為「銀行法的目的不過是為了使一夥騙子發財,使國家中誠實和勤勞的人受損」。不外乎,傑佛遜的主要支持者來自南部諸州,這些莊園主大多依靠貸款來發展生產,因此對銀行並無好感。傑佛遜的反對讓漢密爾頓的議案通過率大大降低。

漢密爾頓不得已作出了妥協。當時,紐約作為臨時首都最有可能成為美利堅的永久都城,而華盛頓、傑佛遜和詹姆斯‧麥迪遜都熱切期望合眾國的永久首都遷入維吉尼亞州。假若紐約州能夠配合,則大事可成。最終,漢密爾頓以此作為交換,讓漢密爾頓銀行法案獲得通過。之後,華盛頓總統立刻簽署使之成為法律,隨後總統又批准成立了美利堅合眾國銀行。在往後的日子裏,人們更習慣於將其稱為「美國第一銀行」,它的職責與世界其他各國的央行基本一致,股本1000萬美元,其中聯邦政府股份200萬。

換言之,第一銀行主要靠向市場發行股票來募集資金。1791年7月4日,美國第一銀行股票上市交易。這成了獨立日送給國民最好的「禮物」,所有人都爭相購買第一銀行的股票。當時的報紙這樣描述這個獨立日:「一些為拯救公眾自由甘願在戰爭中犧牲、拋棄家財的人驚奇地被放置一旁,大家都投入了這令人詫異和意想不到的事情上了。」

股票發行不到一個月,美國第一銀行的股價就突破發行價25美元,一路飆升到325美元。與瘋狂的股價相伴而生,市場上也滋生出各種各樣的傳言:第一銀行即將收購紐約銀行、紐約百萬銀行即將和紐約銀行合併,幾乎所有的銀行股價都在狂飆。

雖然漢密爾頓有意打造美國證券市場,但對於這種火爆局面他並沒料想到。

二、華爾街上的梧桐樹引來無數「金鳳凰」

17世紀20年代,紐約的曼哈頓隸屬於荷蘭殖民者,他們給這個新的領地取了一個名字——新阿姆斯特丹。當時,這些荷蘭的開拓者精於商業運作,且具備非常先進的商業觀。顯然,紐約這一世界上少有的深水良港被他們認為是實現商業夢想的最佳領地,他們在這裏建立起貿易中心,賺到了數不勝數的金錢財富。

這個巨大的商業蛋糕,很容易引起周圍其他強者的垂涎,於是,新阿姆斯特丹的首席長官彼得‧斯度文森時刻警惕著周圍的情況。他注意到新阿姆斯特丹三面環海,只有北面和新英格蘭相連接,彼得‧斯度文森預測一旦與其發起紛爭,新英格蘭的軍隊很可能會從北面的陸地上發起攻擊。因此,他認為,在北面修建高牆工事勢在必行。

實際上,斯度文森的預測完全失策,當時英國人的海軍已經非常強大,沒必要繞個彎子來實施登陸作戰,最終,憑藉強大的海上武力,英國人打垮了荷蘭人,從此新阿姆斯特丹改名為「紐約」,英文意思是「新約克」。之所以叫「新約克」,是因為英國人把新阿姆斯特丹作為一份生日禮物,送給了當時英國約克郡的公爵詹姆士。

斯度文森修建的高牆沒有派上用場,32年後,這裏被重新規劃。一群測量人員沿著這排木牆畫下了白線,打算在這裏建設街道並給這條還不存在的街道取了名字——WallStreet(華爾街)。此後,華爾街雖然經歷了風風雨雨,卻一直默默無聞,直到100多年後,即1792年5月17日,它才被賦予了新的含義和使命。

隨著美國證券市場的火爆,一批經紀人開始租用固定交易場所交易股票。1792年5月17日,24家股票經紀人在華爾街68號的一棵梧桐樹下簽訂了一份協議,史稱《梧桐樹協議》①,約定每日在梧桐樹下聚會從事證券交易,並制定了交易傭金的最低標準及其他交易條款。這也是紐約證券交易所的開端,1792年5月17日這一天也因而被認為是紐約證券交易所的誕生日。

人們認為《梧桐樹協議》是美國金融業排除政府影響並進行行業自律的開始。

1817年3月8日,華爾街現代老闆俱樂部聯盟會員,又在梧桐樹協議的基礎上草擬出了《紐約證券和交易管理處條例》。1863年,紐約證券和交易管理處正式更名為紐約證券交易所。在1865年的一個雷雨交加的夜晚,這棵梧桐樹被天雷擊中死去,不過,由它而生的紐約證券交易卻興盛下去,「梧桐樹」也成為了一個永恆的代稱和符號,直到今天,《經濟學人》的金融專欄仍名為「梧桐樹專欄」。

更為深遠的影響是,自2008年全球金融風暴以來,《梧桐樹協議》中的「聯盟與合作」規則,仍被世界各國視為應對危機的不二法則。

三、死於「傑佛遜主義①」的美國第一、第二銀行

獨立戰爭後,聯邦政府為了籌集資金,於1775年5月10日在麻薩諸塞州舉行會談,並於6月22日批准發行了總價值為200萬美元的一種可兌換西班牙銀元的紙幣,稱為大陸幣。但不久便出現了偽鈔,導致它的價值大打折扣,人們甚至將不值錢的東西稱為「還不如一個大陸幣」。除大陸會議授權發行的票據之外,還有各殖民地單獨發行的票據。顯而易見,多頭發行、缺乏管理的後果就是,票據交易混亂不堪、通貨膨脹以及金銀退出流通領域。

為了制止並緩解這種局面,1785年,美國國會通過一項決議,宣布美利堅合眾國的貨幣單位為「美元」,而且美元的劃分必須遵循十進位原則。先前已瞭解到法國十進位優勢的湯瑪斯‧傑佛遜堅持要求加入這一條款。1786年8月,國會再次通過一項決議,規定1美元的1/100為1美分,1/10為1角。以格令計,金銀比率為1:15.253。

美元出世後最迫切的就是發行。1792年,美利堅合眾國銀行,即美國第一銀行開業,它的重要職責之一就是發行美元。作為當時最大的金融機構,美國第一銀行也是唯一允許跨州運營的銀行,美國財政部的帳戶就設在該銀行。

雖然作為央行的功能還不健全,但是它也逐漸形成了地方壟斷權,比如,對於未按規定向它支付一定數量黃金或白銀的銀行,第一銀行有權拒絕接收它們的票據,以此來維持貨幣存量和貴金屬供應之間的關係。

這種權威性令各地方銀行感到不悅。

1810年,眼看美國第一銀行為期20年的特許證即將到期,卻受到其他金融機構的嫌棄,它們抱怨美國第一銀行在拒收非鑄幣支付的銀行票據方面缺乏警惕,容易受政治人物或其股東中銀行投資者的影響。

尤其是傑佛遜,他更是將第一銀行的存在視為是一種錯誤。他表示,第一銀行帶來的只有瘋狂、貪婪、混亂,漢密爾頓不過是在為一群賭徒撐腰……因此,傑佛遜不惜揪出憲法這根「大棒」,喝止了國會為第一銀行發放許可證的行為,最終,美國第一銀行收攤關門。

在這過程中,傑佛遜主義發揮了決定性的作用。

不過,對於經濟來說,這顯然不是明智之舉,由於解除了各州立銀行在發行票據方面的限制,之後幾年,它們大肆發行紙幣,貸款業務一片興盛,這直接導致通貨膨脹以及不可避免的大崩潰。1816年,愈發不可收拾的通貨緊縮,促使國會反省自己之前的做法,他們立即要求麥迪遜總統重建美利堅合眾國銀行,它被稱為美國第二銀行,其許可證同樣為期20年。

第二銀行與華爾街的親密關係有增無減,其除了威脅州立銀行,就是貸款給股票炒家,甚至直接參與股票炒作。在第二銀行的助推下,華爾街證券市場又迎來一次大牛市,在這一波牛市中,運河概念股被炒得火熱。這期間,渾水摸魚者、欺騙者大行其道,打著修運河的旗號,卻幹著與運河毫不相干的勾當。

時任第二銀行行長的比德爾自認在銀行特許證到期前,拿到延長期限的特許權應該問題不大。不過,他忽略了時任總統的安德魯‧傑克森身為一個田納西州人,始終堅持著日益過時的傑佛遜農業共和國理想這個問題。在他眼中,美國第二銀行直接打造出了一個以銀行家和工業家組成的精英圈子,這直接導致美國東北部地區超越南部和西部地區。因此,傑克遜總統果斷否決了國會延長第二銀行特許權的提議,理由是:第二銀行將國家財力集中於一個機構,將貸款集中於東部工商業涉嫌違憲。

1836年3月,美國第二銀行走上了與第一銀行相同的命運,以關門告終。此後的幾十年,美國再也沒有出現過中央銀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