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陰 影

在生活中,只要我們尚未失去熱情和活力、只要我們仍然渴望揭開人生的謎底,無論這渴望是時時縈繞在心頭,還是間或閃現在腦海,每個人都難免會經歷這樣的時刻:回首往昔,我們既不唏噓感慨,也不穿鑿附會捏造出傳奇經歷聊以自慰,只是細細盤點那些逝去的歲月,追問自己:究竟哪些事情給我們留下了最真切、最清晰、最強烈的印象?在這個時刻,我們會翻檢瑣碎蕪雜的回憶,極力辨認出那些意味深遠的往事,反省自己:在人生的哪個環節中,

我們原本可以換一種處事方式?哪些才是生活的重點?哪些在我們的心靈深處留下了不朽的印記?以及哪些曾經深深地傷害了我們?

人生之所以看似撲朔迷離,其根本,在於我們不能預先安排自己的命運。即便身在其時其境,也無法判斷真正的歡樂、真正的危險、真正的憂傷,究竟會發生於何處。很多事情,曾充盈我們的心靈、曾點燃我們的希望、曾成為我們的奮鬥目標、曾激起我們無比強烈的渴望。而隨著歲月的流逝,它們的顏色逐漸褪去,化為我們內心最微小、最空洞的幻影。就像我們翻書時偶然看到曾經夾在書頁裡的花,如今早已枯萎得面目全非。而對於當初摘作這朵花,是為了紀念怎樣一個不平凡的、令人內心激盪的時刻,我們卻已茫然無從追憶了。

僅靠別人的指點,不可能獲得任何真知。唯有付出相對的代價,我們才能真正醒悟人生的道理。比方說,一個孩子即將踏上人生的險途,做父母的,一個憂心忡忡,另一個淚水漣漣。他們會給予很多忠告,但此時的孩子無法理解,也不在意。他表面上在聽父母講話,可眼睛卻盯著地毯,心裡琢磨著:「那個藍色的東西,造型真奇特,地毯的圖案裡到處都有這個東西,它到底是鳥,還是花?喔,這肯定是一隻落在樹枝上的鳥!」盼著父母的這頓嘮叨趕

緊結束,他又瞧了瞧父親手上的傷疤,想起家人告訴過他,那是父親小時候在黃瓜架上受的傷。很久以後,直到這個孩子真的犯了錯誤,也嘗到了苦楚,這才想起父母曾經的忠告和提醒。可這時,他還是會納悶:當初父母怎麼不把話說得更明白些呢?

人生向來如此。就算我們都曾讀過恰爾德‧羅蘭的故事(出自英國著名詩人白朗寧的長篇敘事詩《羅蘭公子》),可如果眼前出現一座與故事裡一模一樣的陰森塔樓,我們仍將看不出其中的危險。必須像恰爾德‧羅蘭那樣,親自進去走一遭,品嘗一下落入陷阱的痛苦滋

味,我們才會醒悟,才會想起其實早有人警告過我們,此地暗藏兇險。

喬治‧麥克唐納德(George MacDonald,1824-1905,蘇格蘭作家、詩人、基督教牧師,代表作:《莉莉斯》、《幻想家》、《公主與哥布林》等)寫過一本離奇而美妙的書-《夢幻

集》。其中一個小故事,給我留下的印象頗深:



有個男孩在一座被施了魔法的森林裡遊蕩,人們告訴他不要靠近食人怪的房子。他的嚮導,一個陰沉的年輕人,把他帶到岔路口。儘管嚮導對其中的一條路感到疑慮不安,男孩卻仍然選擇了這條路。

就在不久前,他曾被樹妖迷惑,被騙取了真情。雖然這件事使他的心情不再像剛出發時那樣歡樂了,但他後來畢竟從樹妖那裡逃了出來,並覺得自己已經從中汲取了教訓。

最終,他還是來到了林間空地裡的矮房子前,看到房子裡有個老太婆正在讀一本古老的書。他走了進去,仔細察看屋子裡的陳設。儘管別人的警告還在耳畔迴響,可他卻控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打開了牆角壁櫥的門。起初,他以為那只是個黑漆漆的壁櫥。

但是門開之後,他大吃一驚,裡面竟有一條幽深的通道,通往很遠的地方,通道的另一端,正處於繁星閃爍的夜晚。

接著,一個人影,似乎剛剛穿越一個遙遠的距離,轉過牆角,放慢速度朝他走來。他來不及關上門,只好站在一旁,讓路給那個人影。那個人影從他面前經過,悄無聲息地繞到他的身後。很快的,他明白過來,那是他自己的影子,映在地板上,停在他的腳邊。他問剛才是怎麼回事?

那個老太婆回答說:「你找到了自己的影子,很多人都跟你一樣,也曾找到他們自己的影子。」

那個老太婆本來一直低著頭看書,現在說完這句話之後,便抬起頭看著他。他發現老太婆滿嘴都是白森森的獠牙,終於明白了這是個什麼地方,急忙跌跌撞撞地逃出來,而那個黑色的影子,便緊緊地跟著他。

從那以後,他經歷了好長一段憂傷的日子。在那段日子裡,他的身後總是拖著一個令他痛苦不堪的影子。



很多人的經歷,都可以用這則小故事來描述,而且再貼切不過了。這些人也曾迷惘,在遇到誘惑時放棄了最珍貴的東西,比如,純潔的心靈。他們獲得了暫時的滿足,但是很快就發現,有個陰影緊緊跟隨著自己,無論流下多少悔恨的淚水、忍受多少心靈的折磨,都無法驅散這個陰影。或許,只有隨著時間的流逝,心靈的傷口才能逐漸癒合;只有新的目標和忙碌的工作,才能驅散這個陰影。但是即便如此,這個陰影也未必一定能夠消除,哪怕已經走到生命的盡頭。

但如果總是被這個陰影壓抑著不能自拔,人就毫無尊嚴可言了。再怎麼說,這不過就是個陰影罷了。或許我們在初次遭遇這個陰影時,毫無抵抗的能力,或許我們將忍受漫長而屈辱的日子,但這並不意味著我們將永遠成為它的俘虜。我們絕對不能因為陰影的存在而虛度光陰、身心委靡。因為我們至少確信一件事,那就是在戰勝陰影之前,我們別無選擇,只能竭盡全力與之搏鬥,而且越早拿起你的劍,你就能越早迎來光明。

我們還必須懂得,能幫助我們走出困境的人,只有我們自己。別人能做的,只有同情和安慰,他們撫慰的,是我們受傷的虛榮心,告訴我們眼前的危險與災難,其實並沒有看上去的那麼嚴重,還說我們犯下的錯誤,並非無可彌補;但是他們誰也不能真正做到讓我們不再身陷險境、心無懊悔。他們的安慰,不能成為我們不敢正視困境的藉口。他們頂多不過是在鼓勵我們重新振作起來罷了。

但是我們不能指望改變命運的法則。而且我剛剛說過,我們無法預見將來的危險、這就是命運的法則之一。無論那些過來人怎樣繪聲繪色地描述這些危險,無論那些愛我們的人怎樣急切地警告我們,我們都無法逃避這個宿命。因為,錯誤與困境是人生中最寶貴的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