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二條通‧ 綠島小夜曲:留住光陰的日式小角落

從台北熱鬧的中山北路一段拐進巷弄,一棟咖啡色帶有京都風味的日式建築突然出現在眼前,門前青蔥的植物,把建築物襯托得更加玲瓏典雅,這裡就是二條通‧ 綠島小夜曲,一個試圖留住光陰的靜謐角落。

所謂的「二條通」,是日治時代的稱呼,即現在的中山北路一段33 巷,過去「一條通」到「十條通」是日本人的高級住宅區。二條通‧ 綠島小夜曲所在的1 號是整條巷子裡唯一保存的老房子,這裡最早的主人是日本攝影師佐佐木八二郎,他的攝影室就位於巷口,而這棟房子是他1925 年興建的自宅。日本撤離台灣之後,這裡曾經有很長一段時間作為警政單位宿舍使用,後來被政府收回,一度閒置,直到被鍾永男買下來,重新整理之後,才以現在的面貌呈現在大家眼前。

一開始,鍾永男只想以此作為自己的辦公室,跟更多人分享這棟老房子。他把一樓規劃為咖啡館,二樓為建築師事務所,看似關聯不大的兩個空間卻在老房子裡碰撞出不一樣的火花。鍾永男說:「有了咖啡館之後,業主都會來這裡開會,我也省了很多時間和車費,每天也會有很多人上樓來東看西看,習慣了之後覺得這樣也好,可以讓我認識新的朋友,反過來對業務也是有幫助的。」

老屋整修中的新思考

因為一直以來都在幫政府修復歷史建築,鍾永男接觸老房子已經有很多年了,也因此累積了對老房子不一樣的想法和感受。將老房子恢復到原本的樣貌對他來說駕輕就熟,重要的是如何在整修的過程中加入新的思考,「現代人用老空間,一定要有自己的想法,老房子再利用不能老是停留在過去,不能一味地追求老舊,應該要有創新,和這個時代的東西做結合。」私有老宅因為沒有古蹟相關的法規限制,在空間的處理上有更大的自由度,這就給了設計師很大的發揮空間。

「老房子就是這樣,拆開來才發現問題在哪裡,只能一邊調查一邊拆,一邊做一邊修。」整修這間老房子花了將近四個月的時間,因為老房子有太多未知的情況,沒辦法按照建築師一貫的設計程序處理。

老房子再利用的過程中,因為功能發生變化,格局相應地也要做出調整,改進房子的第一步先做拆除的工作,以前作為宿舍使用,空間裡隔出很多小間,經營咖啡館和事務所卻不適合這樣瑣碎的劃分,於是打掉局部牆面,使得空間連貫通透。為了讓營業空間的整體性更強,鍾永男將樓梯移到靠近門的位置,同時拿掉下面的斜板,這樣看起來更加輕巧。除此之外,入口處加出來一小塊空間作為玄關,原本二樓臨街面只有一個小花台,這樣處理之後二樓也就有了露台,樹影斑駁,微風拂面,得以享受這份與自然、與建築對話的閒適。

原本低矮昏暗的中庭,拆掉塑料波紋板,加上升高的玻璃頂罩,讓光線透進來,解決了長形街屋採光不足的問題。擺上幾個盆栽,將綠意引入到室內,同時,來到這裡的人可以透過頭頂的玻璃看到屋頂傳統式樣的瓦片,以及老屋後方的殘牆,營造出視覺上的豐富層次。

木頭樑柱因為白蟻啃食,已經腐朽不堪,經過一番評估,鍾永男決定賦予老房子第二套結構系統,增加鋼骨結構以輔助木結構承重,一方面解決了結構問題,另一方面也節約了經費。幸運的是二樓屋架情況還算完好,整修後完整保留,塗上油漆打上燈光以突顯老房子的結構之美。

藏於老屋中的現代風

房子內部改好之後,接下來是外部的整理。首先拆掉圍牆,換上較為低矮的木頭隔柵,減少街道和老房子在視線交流上的阻礙。整修前,老房子外觀為了方便防水而用鐵皮包著,拆開後雨淋板外牆顯露出來,於破敗中透露著一股滄桑的美感,得以想像其過去的風華,但木頭實在不堪繼續使用,不得已全部按照舊的工法換新。

走進二條通‧ 綠島小夜曲,乍看之下,內部裝潢非常現代,沒有想像中的那種破敗和歷史的痕跡,仔細觀察,就會發現設計師藏了很多巧思在裡面。「舊的部分被我全部保留下來了,我只是用一層新的皮把它遮起來。」一樓咖啡館的側牆,以凹凸虛實的處理手法,覆蓋在老房子原來的牆面上,走近之後,才發現木頭隔柵後面牆壁本來的面貌,配合燈光設計,成為老房子的驚喜之處。同樣的手法在中庭後方包廂內也能看到,只不過這一間的木隔柵設計在天花板上,透過它可以看到上方的屋架和屋面,有種新舊並存的小趣味。

一間老房子的影響力能有多大?對面開餐廳的老先生看到二條通‧ 綠島小夜曲整修之後,也重新整理了自己的門面。慢慢地,巷子裡也開始有了其他特色小店的經營,整個氛圍慢慢發生改變,這是鍾永男一開始沒有預料到的,但是與街坊鄰居的互動讓他感到欣慰,至少證明自己做了一件對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