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一章 龍龍回歸

夕陽的最後一抹餘暉消失在天際,無盡的黑暗終於正式降臨。

一道神秘的黑影竄至白府庭院的房頂,藉著微弱的月色向下打探了一圈,直到確定所在目標的院子前空無一人,才踩著極輕的腳步,悄無聲息的落到院子內。

順著窗口望去,室內燭光搖曳,昏暗的光線中,依稀勾勒出一個嬌小瘦弱的身影。門外的黑衣男子屏著呼吸盯了片刻,在仔細確定房間裡那個小娃娃就是自己此行要尋找的獵物時,眸底驀地迸出一抹勢在必得的光芒。

他突然揮起手臂,動用內力隔空揮熄了房間裡的燭火,在整個院落瞬間陷入黑暗中時,他一腳踹開門板破門而入。

想在白麒楓眼皮子底下抓人的確很有難度,但經過他幾日暗中觀察,白府這個西跨院雖然住著一個年紀不大的小娃娃,但守在這裡的家丁婢女卻是少之又少。

他不知道那孩子身上究竟隱藏著怎樣不為人知的密秘,只知道這個被當朝白元帥當成義子來養的小孩來頭十分神秘。

據他安插在白府的眼線所報,當日白麒楓明明身陷險境,已無回天之術,沒想到那小孩子進房片刻,就在無形之中改變了白麒楓的命數。

如果這孩子真有起死回生之能,那麼主子打娘胎中帶來的怪疾,說不定可以利用這神秘的孩子來助其恢復痊癒。

想到這裡,做為主子身邊武功最高、辦事能力最強、也是最值得主子信任的心腹的他,在踹開房門之後的第一個想法,就是以最快的速度抓到那個小孩子,並在白府家丁發現狀況趕過來之前,神不知鬼不覺的逃出這裡。

可當房門被踹開的那一刻,本應該陷入一片黑暗之中的房間,居然被一團金光所籠罩。

那黑衣人定睛一看,忍不住被眼前所看到的一切給嚇到了。

只見那個盤腿坐在蒲團兒上的小娃娃兩隻手掌心朝上放在膝蓋處,他的週身就像是被鍍了一層金,散發著耀眼明亮的光芒。

最讓黑衣人感到吃驚的就是,那孩子的額前竟隱隱長了兩隻角,他神情一怔,猛然間想到了一種動物--龍!

當這個意識在腦海中形成之時,他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寒顫,難道他是在做夢?

與此同時,那閉著眼眸的小娃娃突然睜開雙眼,頓時,兩道金光直直的向他這邊射了過來。

黑衣人一驚,還沒等他搞清狀況,那兩束金光就像是被賦予了生命力一般,直接切中他的胸口,突如其來的劇痛讓他瞬間癱軟倒在。

黑衣人不敢置信的瞪著對方,就在黑衣人失聲驚叫的那一刻,猛地向他飛了過來,「嗖」地穿過他的身體,直奔夜空飛去。

再瞧那黑衣人,已經口吐鮮血,徹底死絕了。

他雙瞳暴突,即使斷了氣息,眼底仍殘留著極度的驚恐。

同一時刻,在隔壁院子裡,藉著燭光正看書的墨雲卿只覺得已經失去光明的左眼,猛然傳來一陣讓她無法忍受的刺痛。

緊接著,一道金光在面前閃過,她的左眼就像有吸附力一般,硬生生將那縷刺眼奪目的金光吸到了左瞳之內。

手中捧著的書本應聲落下,她捂著仍舊刺痛不已的左眼失聲驚道:「龍龍,是不是你回來了?」

耳邊傳來龍龍急切的聲音:「剛剛有陌生人闖到我房裡,害得我在修練的過程中發生了意外,我好像在失手之時,不小心的把那個人給殺了……」

「啊?有人夜闖白府?」

「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我現在好像沒辦法控制自己的身體了。」

墨雲卿一驚:「控制不了身體是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我出不去了……」

沒等他解釋完,喉間就發出一聲怪叫。墨雲卿急忙道:「又怎麼了?」

「我不知道,好像有一種奇怪的力量一直在拉扯著我,啊……」

伴隨著這聲尖叫,龍龍就像是墜入了萬仗深淵中,當她試著叫喊對方名字的時候,回應她的,卻是一片無聲的死寂。

定睛一瞧,失去視覺的左眼再一次重現光明。

這時,房門被人用力推開,闖進來的是神色慌張的白麒楓,他一進門便道:「雲卿,妳沒事吧?」

踏進房門的那一刻,他竟捕捉到對方的左眼散發著一圈淡淡的金色光芒。

「妳的眼睛……」

只見那光芒在她的左眼徘徊片刻,慢慢消失無蹤,而她的眼睛,也恢復了正常人的模樣,彷彿剛剛所發生的一切,只不過就是一場夢。

墨雲卿忙將剛剛發生的情況對白麒楓說了一遍。

當她提起龍龍說自己好像殺了人的時候,白麒楓道:「沒錯,巡府的家丁的確在西跨院龍龍的房門口,發現了一具身穿黑衣的屍體。他們說龍龍不見了,我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擔心妳也發生意外,所以急忙趕過來。龍龍現在情況怎麼樣?」

「還不清楚,他突然與我又合為一體,說是在修練的時候受人驚擾發生了意外。還說,那個闖進他房裡的人,好像要對他行不利之舉。」

白麒楓皺眉:「好端端的,他們抓一個奶娃娃做什麼?」

未等墨雲卿開口,兩人突然彼此互看了對方一眼,同時道:「莫非,他們要抓龍龍,是與之前發生在奉陽的那起幼童失蹤案有關?」

白麒楓又道:「上次秦玥見我的時候曾說過,傅淩天還有一個弟弟名叫傅淩雲,兩人是同父異母的兄弟,據說那傅淩雲自幼體弱多病,尋了不少江湖名醫始終不見效果。有人在私底下傳聞,說那傅淩雲患的病十分罕見,需要生吃人的心臟才能賴以活命。錢富生與傅淩天是親表兄弟,如果他在奉陽抓的那些孩子真的是給傅淩雲治病,這個解釋也未嘗說不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