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前言

以「禪修法」紓解僵硬的身體與心靈

本書解說的是消除來自身體與心裡的壓力,讓人每天過得舒暢的方法,只要閱讀本書,你也能調整自己的身體與心靈,有效消除煩躁與不安。

這個方法就是「禪修法」,但內容絕非要你坐禪修行,或像修行僧一樣非得遵守嚴格戒律,過著自律的生活不可。
具體來說,是要幫助你學會安定的「姿勢」與「呼吸」。
如此一來,就能將五感琢磨到發亮。
之後再充分利用這五感,仔細感受身體的「感覺」。
屆時原本占據你腦裡的各種擔心事、焦急、不安、鬱悶心情,自然能獲得舒緩,也能逐漸調整心靈而冷靜下來。
只要理解並實踐「禪修法」,就能去除來自身體與心靈的各種「苦」,逐漸安定下來以得到幸福。

大家好,我是作者藤井,是服務於曹洞宗的禪宗僧侶。
曹洞宗是鎌倉時代到中國去留學的道元禪師,將禪法帶回日本做為佛法傳教基礎的宗派,我則是生長於曹洞宗寺的家庭裡,大學畢業後在禪寺修行,之後成為僧侶。
提到「禪」,你會想到什麼?
是不是覺得禪就是佛教,既古板又很難懂呢?還是聯想到以坐禪為主的修行生活,覺得既枯燥乏味又戒律嚴格?
不可否認,禪修確實存在許多嚴格作法,看似很乏味。我剛開始修行時,拚命去記作法的程序,好幾次都很想放棄,不明白做這些事有什麼意義。
但隨著累積的修行生活,我開始察覺原本這些讓我覺得煩躁的作法,其實是能調整身體與心靈的最佳也最簡單的方法。
於是我的心境產生了變化,開始對痛苦的修行生活感到舒暢。

這些作法並非很特別的東西,例如脫下鞋子時,一定要擺放整齊,這其實是很理所當然的行為,一點也不難做到,但只要我們在趕時間,就很容易忽略這個動作。
不忽略這些應有行為的就是禪修法。不論時間有多趕,只要脫下鞋子,一定要轉過身來將鞋子擺好,而且不只是擺放整齊而已,必須同時意識那是自己一連串行為中的一個,仔細地做好這個動作。
如此一來,你就會發現很不可思議地,原本慌張的心情似乎稍微平靜了下來。
因為將意識放在仔細擺好鞋子這個行為時,那一瞬間精神會專注在擺放鞋子這件事情上,讓其他雜念無法進入腦裡,所以能重新設定原本很急、很焦慮的自己。

只是調整鞋子的擺放位置,就能調整心靈,這就是作法的力量。
平常為讓自己焦急的心平靜下來,會刻意對自己說「別急」、「冷靜點」,但這種方法通常不太有效。
而且愈是將意識放在這件事情上,反而愈會增加焦急與緊張,往往得到反效果。
心是肉眼看不到的東西,也沒有具體的形狀,所以很難應付。
想調整心靈,就不能將意識放在心這個東西上,要像擺放鞋子的行為一樣,將意識貫注在自己當時的身體動作上,才能順利達到目的。
調整姿勢與呼吸,也能得到相同的效果。

我透過修行生活學會禪修的作法,大大減少無謂的思考與行動,以及迷惘的情形,因此清楚看出自己真正需要的是什麼。
從起床後到上床睡覺為止,過著遵循禪修法的生活,每一個瞬間都是調整自己的好機會,這就是日本曹洞宗開宗以來,持續超過750年的「修行」機制。
本書將傳達如何利用這種「禪修法」來調整身體與心靈。

我同時也是一名整復師。
為什麼僧侶要當整復師?常有人這麼問我,理由雖然很多,包含小時候閃到腰的經驗,但若要用一句話來說明,那就是我希望能更貼近受身體苦痛折磨的人,所以去上專業學校並考取證照,除了當僧侶外,同時幫助有緣人調整身體。
在學習如何當整復師的過程中,我同樣有了各種「察覺」。
提到整復師,許多人可能以為就是專門幫人推拿整骨,以矯正身體歪曲情形的人,但其實並非如此。
整復的基礎在於「傾聽身體的聲音」,所以必須徹底掌握身體的感覺,以瞭解自己目前的身心狀態,進而激發出自然治癒力來,這才是整復術的原有面貌,整復師只是居中幫人一把的人。
整復時這種感受身體感覺的過程,與坐禪很像,兩者都很重視呼吸,但相對於整復會藉由將意識放在呼吸的行為上,來傾聽身體的聲音,坐禪時會觀察呼吸的情形,並透過耳朵傾聽身體的感覺,來察覺「活在現在這一刻」的自己。
整復架構於「身心一如」的東洋醫學思維上,而「身心一如」同樣源自佛教的思想,顯示兩者同樣都認為身體與心靈並非各自分開的存在,而是一體的存在。

學會整復的思考與技法後,我確信這和「禪修法」相通,因此設計了一套比坐禪更容易實踐,卻與坐禪一樣能調整身體與心靈的簡單運動法。
我將這套運動法取名為「禪修身體療法」,不只在寺裡指導僧侶們實踐,也到各企業行號和外國人團體等各種單位去,舉辦講座及工作坊。
本書同樣會介紹這個「禪修身體療法」。

道元禪師將坐禪稱為「安樂法門」,因為坐禪原本的目的,就是要讓人進入安樂的狀態裡。
務必透過「禪修法」與「禪修身體療法」,幫助自己得到舒暢與安定的身體及心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