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噶瑪噶舉傳承最重要的修法

金剛乘各種傳統中有無數的上師相應法的儀軌與修持,但這部《四座上師相應法》為最上乘。金剛乘中,「圓滿次第」被視為是特別深奧的修持。但是即使你能多劫無誤地修持圓滿次第,絲毫不散亂、不過問任何世事,或即使你能夠正確地修持千萬個本尊與其壇城的生起次第,也比不上僅僅觀修自己上師的一座法。僅僅向上師噶瑪巴祈請,只念誦一句「噶瑪巴千諾」,也勝過念誦億萬遍任何本尊的咒語。這是無可爭議的事實,這在金剛乘所有純正的密續中都有清楚的教授。因此,這部《四座上師相應法》自第八世噶瑪巴米覺多傑撰寫完成後,便成為歷代噶瑪噶舉傳統中廣泛的修持。



例如跟隨著噶瑪巴移動的營地,有「世間之莊嚴」美譽的「嘎千大營地」的時代,與嘎千大營地有關的若干禪修學院如揚內祖如(Yangne Zuru)和嘎千大營地本身的學院,以及各種遊歷四方的營地,這部上師相應法都是團體共修,以及個人在各自營帳內修持的法門。白天三座法,晚上三座法,每天一共六座法,大家都以熱切積極的心來修持這部法。



各位可能猜想那些在自己帳棚內修法的人,尤其是在一大清早或是深夜的那座法或許會偷懶睡覺,但在敲鑼後,戒律師會巡邏營地,查看誰在修法、誰在睡覺。如果一、兩個僧人被發現沒有修法而在睡覺的話,他們就會受到懲罰。但不用擔心,他們應該不會受到體罰,而是很可能會被訓斥一頓,提醒他們修這部法的利益,或可能有極端的情況,就是罰他們連續修法幾天而不給食物。



恰美仁波切之所以岔開主題,談論這部法的修持歷史,目的便是讓我們了解到這部《四座上師相應法》——這樣一部簡單扼要的修持,其實是我們噶瑪噶舉傳承內主要且最重要的修法。



現在我們來思維一下,在修持這部法時,你是向誰祈請。向豬、狗祈請,是不會讓你成佛的,或即使在僧眾之中,有這樣那樣的僧人,但是沒有一個人像噶瑪巴。噶瑪巴是位完全超乎一切的上師,他無須向你說服他的偉大,也無須表現或是假裝他的偉大。他是一位上師,而且是為了當我們的上師而來到這個世界。關於這點,米覺多傑自己曾說:「各位要知道,上師要有真才實學,不能造假。他必須是位上師,而且是為了當上師而來到這個世界,就像我的上師桑傑年巴(Sangye Nyenpa)仁波切一樣。」



這部法是藉由第八世噶瑪巴米覺多傑對自己的上師桑傑年巴仁波切的憶念而親自寫下的法本,所以可以將它視為是同時對第八世噶瑪巴米覺多傑及其上師桑傑年巴仁波切的上師相應法。當你看到法本的內容時,尤其可以看出這一點。



噶瑪巴曾經獲得釋迦牟尼佛的授記,而且歷代噶瑪巴的名號都是由蓮花生大士親自賜予。從第一世噶瑪巴杜松虔巴,一直到現今的第十七世噶瑪巴,他們的本質都是觀世音菩薩,這點絕對不會錯。



特別一提,噶瑪巴除了自己之外,不受其他任何人的認證。每一世的噶瑪巴在圓寂之前,都會留下一封預言信,明確陳述自己下一次轉世的情況。為此,噶瑪巴殊勝的化身,通常會在紮瑞塔(Tsarita)的一個神聖白湖旁閉關,將自己轉世的意向調整與本尊一致。在得到本尊與空行母的授記後,噶瑪巴則會參考這些內容而做出轉世的決定。



因為噶瑪巴的關係,這個傳承確實與眾不同。因此,教導說:一旦真的進入這個傳承,成為這個傳承的一份子,亦即自認是噶舉人,自己的上師是噶瑪巴,即使不能如理地修持正法,也沒有多做其他特別的修法,只是想著自己是噶瑪巴的弟子,晚上睡覺時,頭朝著噶瑪巴的方向躺臥,就算這就是你能夠做到的最好修持,事實上你已經成就了某件了不起的事情。即使你無法效法噶舉祖師,當個山間之子,以霧為衣,以天為冠,以霜為靴,不顧飲食、衣服,遺世苦修——即使你無法追隨他們的腳步,僅僅是做為這個傳承的一份子,也算是件了不起的成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