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一章 貝貝的小天使

自從心愛的小狗棉花糖死掉之後,貝貝心裡難過極了。

媽媽發現貝貝每天起床都無精打采,老是垂頭嘆氣;吃早餐時,爸爸說笑話逗她,貝貝也是有一搭沒一搭地回應、擠不出一絲笑容。

媽媽知道她心情不好,就花心思安慰她,還買了貝貝最愛的巧克力霜淇淋給她,但是貝貝吃了一口就吃不下。

「唉,我想念迷你貝。」

貝貝一臉傷心地趴在桌上,盼望著去天堂的棉花糖會回來看她,就像平日一樣,突然從她腳邊鑽出,用細細小小的聲音叫她。

爸爸媽媽都很擔憂心情低落的貝貝,可是也沒什麼好辦法。

平時爸爸在回家的路上總會經過一間玩具店,櫥窗裡都是各式各樣美麗的娃娃。這天他想起貝貝愁眉苦臉的表情,念頭一轉,也許買個娃娃給貝貝,她就會忘記消失的棉花糖?於是,他特地和媽媽到玩具店挑了一個漂亮的日本娃娃回家。

夫妻二人小心翼翼的把這個叫「里子」的娃娃放在女兒床頭,希望她能夠喜歡。

沒想到貝貝不領情,早上爸爸前腳一踏出門,里子娃娃隨即被丟到房間角落。

媽媽看見了被貝貝扔到角落的里子娃娃,就知道貝貝仍是不高興,等爸爸回家後,就跟爸爸討論,二人猜想貝貝應該還是想要小狗,但又擔心女兒再次經歷失去小狗的痛苦。

這次,他們乾脆挑了一隻電子狗給貝貝。

可是貝貝只懷念棉花糖,她記得棉花糖會把溼溼的鼻子湊來她腳邊東聞西嗅,還會用小舌頭使勁的舔她的臉頰;冬天抱著棉花糖時,她都要忍一忍口水,不然總想舔一口懷裡那團蓬鬆柔軟的溫暖棉花糖。

其中,貝貝最想念的,是只要她一吹口哨,棉花糖就會豎起耳朵、邁開四隻小肥腿跑過來,亦步亦趨地跟著,像個忠心耿耿的小衛兵,常把貝貝逗得樂不可支、呵呵大笑。

所以,她一看見被放在床上的電子狗,內心吶喊著:活生生的棉花糖怎麼能被冷冰冰的電子狗取代啊!我只想要我的棉花糖啊!

貝貝更加不開心了,連包裝都還沒拆呢,隨手就將電子狗塞進床底下,直到媽媽年底大掃除,才從貝貝床下把它「撈」出來。媽媽想,既然貝貝沒在玩,就將電子狗原封不動捐給教會。

教會統籌物資後,把電子狗分配到同光育幼院。



「同光育幼院」像個小型社會,裡面的小朋友來自四面八方,大家都是因為各式各樣的原因才會進育幼院——有人是因為爸媽過世得早,或是家裡發生變故而被政府安置在這裡,對自己爸媽或家中的事情大多還有記憶;有人則是從小就被丟在育幼院裡,育幼院就等於是他的家。

阿器也不例外,他在年紀很小的時候就來了,只記得來育幼院之後的生活,對於爸媽的模樣,卻一點印象也沒有。

今年是阿器來育幼院的第七年。

瘦巴巴的阿器個子很小,因此常在人群裡被自動忽略,每當育幼院老師發送文具、玩具時,他也老是因為動作慢半拍、怎麼擠都擠不到老師面前而領不到東西,以至於進來這麼久,始終沒增加什麼用品。

偶爾,他也羨慕高個子,總覺得如果人高的話,別人就會比較怕你,說起話也大聲多了。不過羨慕歸羨慕,他知道自己膽子小,只好安慰自己:要乖一點。

聖誕節前夕,育幼院按照往年習慣,讓孩子依序抽出聖誕禮物,有新書包、新鉛筆盒、新玩偶、新衣服等等東西。每個人從月初就在討論今年有哪些大獎,大家盼呀盼地,終於等到聖誕夜的抽獎時間。

沒想到,破天荒了呀!

沒沒無聞的阿器,今年竟然抽中超級大獎——電子狗!

瞬間,全場目光都聚集在阿器身上,大家都沒想到,幸運之星會降臨在最不起眼的人頭上!

阿器頭暈腦脹、心跳如擂鼓,方才他一眼就相中禮物堆裡那隻電子狗,電子狗也像是朝著自己看,但現在,那個玩具是他的了?

真是令他不敢相信!

瘦小的阿器三步併作兩步的穿越人群,往前一把抱住他的電子狗。多美妙啊!生平第一次,他迎向四面八方羨慕的眼光,不禁飄飄然,甚至覺得自己似乎也長高了些。

阿器想到很久以前看過的一部外國電影——男主角被改造成訓練有素的機器人,還被交付秘密任務,最後竟然發現自己意外的拯救了早已遺忘的家人。

當時,為了跟男主角一樣厲害,阿器整個月都在偷偷練習連環翻觔斗。

這會兒,阿器不知怎的又想起電影情節,直到身旁同年齡的大元使力推了一把,他才回神。

阿器決定,給電子狗取個和電影主角一樣厲害的名字:「金剛」。

大家圍著阿器,好奇金剛有哪些裝備和功能。

讀五年級的阿綠,把說明書打開來唸:「新一代的電子狗裝載聲控晶片,裝好電池、拍手啟動,它就會朝向音源奔跑,還能變形組合成飛行器。」

「這麼酷?!」阿器立刻興沖沖的朝金剛拍手。沒想到,才剛裝上電池的電子狗卻沒反應。

其他人一旁瞎猜:

「會不會只能朝頭的方向拍?」

「還是要在頭的前方拍?」

「是不是要離遠一點拍?」

阿器換好幾個角度拍手,金剛仍舊一動也不動。他著急了,使勁的拍手,還把金剛拿起來搖搖看,但無論怎麼試,即使雙手都拍紅了,金剛依然絲毫不動,空洞無神的眼睛呆望前方。

圍觀的人紛紛開始討論——

「故障了嗎?」

「難道是瑕疵品?」

「可是盒子才剛打開來啊,不可能是壞掉的吧。」

故障是可能的,畢竟總有人愛把育幼院當垃圾回收站,只要是不想要的玩具或衣服,不管是不是還能用,都一股腦地捐給育幼院。只是這隻電子狗的外盒嶄新,完全不像二手貨。

阿綠翻看說明書背面:「過保固期了,真可惜!」

「什麼『金剛』,我看是『金假』。」阿楠撇嘴。

阿楠是育幼院裡的老大,育幼院裡沒人敢招惹個頭高壯、拳頭有力的他。阿楠和他的小弟一群人,向來把阿器當空氣,這時故意冒出幾句幸災樂禍風涼話。

「衰神就是衰神,再棒的禮物都會壞掉。」旁邊小凱補一槍。

「『金假』跟『衰神』!哈哈哈~」阿楠狂笑不止。

在阿楠的狂笑聲中,對金剛感興趣的孩子默默四散,阿器也默默把金剛收起來。

自此,阿楠他們老遠就朝阿器叫「衰神」,他們覺得跟「金假」配起來剛好。



但是不管阿楠他們怎麼叫,阿器還是很寶貝金剛。

每天,阿器都會把金剛小心的從外盒裡拿出來,用心擦拭,讓金剛維持一塵不染,臉上的神情就像戰士擦拭自己的武器一樣認真。

阿器也經常翻看說明書對照金剛的組裝零件,想找出故障所在,看看能不能修好,最後當他發現只是內部齒輪接觸不良,所以才不會動的時候,他真開心極了!

阿器決定存錢修好金剛。

為了存錢,尤其是在經過最喜歡的車輪餅攤前時,他一想到金剛能跑能走,還能整天陪著自己玩,阿器寧可吞著口水,癟著咕嚕叫的肚子快快走過,偷偷在心裡和最喜歡的奶油口味說掰掰。除了省下買零食的零用錢,阿器也幫忙院區清理草坪換工讀費。

這天,他依舊認真埋頭除草,不知不覺就到了傍晚。

阿器抬手擦擦額頭上閃亮的汗珠,正準備收拾工具回去吃飯,不遠一陣大笑聲,吸引了他的注意。

不遠處,阿楠和小凱用尼龍繩套住金剛的脖子,拖著它在草地上飛奔,金剛身體兩側都沾滿了泥巴和枯樹葉。

「金假要飛嘍!」小凱大笑著,說完拉住繩子,準備把金剛向上拋。

阿器當場全身血液都衝上來,不禁握緊拳頭,大叫:「還給我!」

一旁的小威看見阿器,還吆喝道:「衰神阿器來嘍!」

阿楠更慫恿著:「快快快!小凱你快丟!」

仗著人多,小凱也大聲說:「稀罕吶?還不就是一隻壞掉的假狗!」

豈有此理!阿器使勁衝過來,朝小凱撲過去,用力搶回金剛,連帶著一股猛勁把小凱撞倒。

一旁的阿楠雙手扠腰,等著看好戲,院裡其他孩子都站得遠遠的,誰也不敢靠過來,深怕被捲入這場紛爭。

小凱氣炸了!他一爬起來,就掄拳朝阿器猛揮一記。

阿器右眼一陣鈍痛,忽然覺得自己眼前發黑,還帶著天旋地轉的感覺,可是他仍然一手緊抱心愛的金剛,抬起左手臂死死擋著小凱接連不斷的揮拳。

「搞什麼?!都住手!」

正好育幼院的幾個老師在不遠處講話,看到這邊二個小孩打了起來,老師們緊急合力將氣急敗壞、瘋狂大叫的小凱給拖走。

這時,大夥兒才發現阿器右眼腫成黑輪,左眼也布滿血絲,他卻用力的死瞪向小凱,看這模樣,好似他還不認輸,只想撲過去將小凱撕成碎片。

平時最照顧阿器的許老師,只好將阿器帶去宿舍冰敷眼睛,順便讓他冷靜冷靜。

一路上,阿器還死抱著金剛,深怕有人又來搶。敷了二十分鐘後,許老師叫他去吃飯,但他說什麼也不去,寧願餓肚子待在宿舍裡。

趁著其他人都在吃飯,阿器拿出自己唯一一件還算新的棉質T-shirt,一邊仔細幫金剛擦拭,一邊說:「對不起!金剛,我沒有保護你……」

阿器一次次擦拭,好似這麼做就能去除被小凱造成的刮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