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高柏堅帶著一張撲克臉進入電梯,正要關上電梯門的那瞬間,他聽見佐樂輕快的高跟鞋聲,他心中的警鈴登時大作!他說的是到他研究室,不是此時,也不是在電梯裡!他還沒結束他的思考迴路,密閉空間會導致他們距離太近,氣味鼻息都會干擾他!

高柏堅假裝沒看到的猛戳關門鍵。但不幸的是,佐樂已從容趕上這班電梯,裙擺還險些被門夾到。

「你幹嘛關那麼快?小學生啊?」佐樂皺眉不解。

「我沒看到妳。」高柏堅拿出手機低頭拼命滑,掩飾自己忙著思考的焦慮。

「找我什麼事?」電梯門一關,佐樂已經掛上專業的微笑問。

「到辦公室再說。」

「進來這個電梯後,就是辦公室的範圍了。你直接說吧!」

佐樂有一項神奇的能力,能讓她適時切換心情工作,無論她遇到了什麼鳥事、使她情緒瀕臨崩潰邊緣,只要她一搭上管理學院電梯,關上電梯門的那一刻起,公就是公,私就是私,不留給她失控的餘地。

「我需要做制約談判心理實驗,幫我找一百個實驗對象每人每小時一百元。」高柏堅隨口捏造了一個工作要求,一邊暗暗觀察佐樂全身上下的細節。

頭髮不油,洗了。髮型、捲度卻一如往常。

香水味,不一樣了。

襯衫也換了,沒有硬塞進包包裡的皺摺。

「知道了。制約模式的問題是什麼?」佐樂一邊速記高柏堅的要求,提出反問。

高跟鞋也換了。要去別人家過夜,不可能帶著整髮器、香水、高跟鞋、熨斗……太離奇了,高柏堅忖著。

「高老師?」佐樂見高柏堅出神,輕喚:「你的問題核心是什麼?」

問題核心?問題這麼明顯還用他親口解釋?所有的證據都顯示,她是從自己的家來上班的,沒有在別人家過夜的蛛絲馬跡,這跟他的推理完全矛盾,他的問題當然是--

「妳上週末在做什麼?」高柏堅無意的脫口。

「啊?」佐樂一愣,這是什麼沒頭沒腦的邏輯。

「呃……」高柏堅這才回神,發現自己壓根忘了什麼實驗設計,還把內心對她的好奇講出口。Damn!他竟然連一趟電梯的時間都撐不住,讓她進來一起搭電梯果然是錯誤的決定。

佐樂忖了忖,即使對心理學一竅不通,但看高柏堅慌張的模樣,也大致看懂了高柏堅在想什麼:比起前面的工作請求,最後那句話才是高柏堅真正的請求。

現在倒關心起她的私生活了?難道這就是心理學家獨特的療傷方式?

「我想起來了,你上禮拜五下班後是不是有打給我?」佐樂興味頗豐地看著他的反應:「有什麼急事嗎?還是就是這個實驗設計?」

「我一想到什麼事要做就沒辦法壓在心裡。」高柏堅睜大銳利的雙眼觀察她的反應:「打擾到妳的休息時間了嗎?還是那時妳正在約會?」

約會?佐樂腦海閃過穆佑文的臉,以及那晚,極其微妙的精神交流,不禁覺得很有意思。畢竟,她已經很久沒有約這種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卻不踰矩的會。

「我想,我的私生活不足以解決高老師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吧。」有那麼一瞬間,佐樂的嘴角勾起、眼睛瞇得正彎。而這一幕恰巧被高柏堅盡收眼底,他毫不猶豫地判讀出這個情緒,怎一個春心蕩漾了得。

愛說笑,他最迫切解決的問題當然是她啊!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妞自以為微不足道,但那小小的問題可是他這週末完全無法思考、專注的元兇!

「我只是擔心妳。」高柏堅脫口。

擔心什麼啊?佐樂簡直啼笑皆非,上週末搞成這樣,她才擔心他好不好。

話甫出口,高柏堅即刻被自己過重的用字給嚇出一身雞皮疙瘩,急急忙忙解釋:「我意思是,現在有很多新聞事件都是從盲目約會來的,妳沒回電話,我當然會覺得有點不對勁,不過??看妳今天春風得意的,應該是不用擔心,畢竟妳可能是被那台Lexus帶回他的住處共渡一個甜蜜週末。」

七樓到,門開。

佐樂卻沒有如往常,優雅地跨出電梯。登時,她在腦海中飛快反芻高柏堅的喋喋不休,終於,她察覺哪裡不對勁了!

「你跟蹤我?」她顫抖著,整張臉垮了下來。

「我??」高柏堅想說我沒有跟蹤妳,我是用追蹤訊號。不過他再不諳人情世故也知道,再笨的狗嘴即使吐不出象牙,也不該老實把狗牙排出。

佐樂努力讓自己保持平靜,「你記不記得我警告過你什麼?」

警告?高柏堅還沒意識到事態嚴重,只覺得佐樂反應過度。在他個人的定義裡,研究助理的職責不就是「幫他研究」以及「被他研究」嗎?他要不是對這女孩的說謊行為這麼感興趣,早就把他開除了。這女人有必要如此小題大作嗎?

「我再問你一次,星期五晚上你是不是跟蹤我?」她抱持一絲期望追問。多希望這些話只是出於心理學家無聊的小劇場。又如果,他真的做了這麼變態的事,好歹也該道個歉,她也許還可考慮緩刑。

「這不是跟蹤,只是循線追蹤。」然而,高柏堅卻只是一再強辯,也沒有否認,如此舔不知恥的惡劣態度,只令佐樂又跌落更深的失望中。

「你要跟我裝傻也無所謂,因為我已經警告過你了。」佐樂氣呼呼地把高柏堅推出電梯,自己卻留在裡面,按下1樓按鈕,對高柏堅撂話:「謝謝你帶給我這麼美好的工作回憶。七樓到了直走右轉謝謝。對了,那個實驗設計恕我無法幫上忙,因為從今天起,我不幹了。」

被攆出電梯的高柏堅還一頭霧水,佐樂已經關上電梯門,揚長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