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天下大亂
明弒貪,暗起義――王二巧激民心
明朝萬曆年間,以朱明王朝為代表的封建統治已經走向了極度腐朽的邊緣。朝政的腐敗直接殃及了基層農民的生活,加上連年天災,顆粒無收。朝廷不但不撥款救濟,反而變本加厲地徵收賦稅,致使農民被迫放棄田地,舉起義旗,向腐朽的明王朝發動衝擊。然而,統治階級所代表的正是社會上層盤根錯節的反動勢力,它們自身已經無法擺脫社會危機。從萬曆年間起,各地的農民多次舉起義旗,向腐朽的明王朝發動衝擊。從萬曆後期到天啟年間,整個中國的天空已經烏雲密佈,不時發出隱隱的悶雷聲。那些中小規模的地區性農民起義,就像一陣陣刺目的閃電,不僅揭開了籠罩大地的黑暗,更有力地預示著一場大規模的暴風雨就要來臨了。
天啟七年,陝西澄城縣爆發的農民起義,正式拉開了明末農民戰爭的序幕。
澄城在當時是一個十分貧窮的縣,境內大部分是山谷。土地貧瘠,良田很少。本地農民由於負擔不了政府的沉重賦稅,逃亡的人很多,丟下大片土地沒有人耕種。但是仍有不少外縣農民遷移而來,開墾田地。天啟以後,由於政府的壓榨越來越嚴重,加上連年的天災,人口的流失量又變得大了。在這種情形下,明政府不但不設法救濟,反而更進一步地逼錢納糧。髓乾血盡的農民被逼得走投無路,感到與其束手斃命於杖下,不如揭竿而求生。
二月二十五日,澄城知縣張斗耀正坐在公堂之上收取賦稅納糧,前來納糧農民多半兩手空空。張斗耀大怒,立刻將農民武力圈了起來,說道:「賦稅乃是農民最基本的義務,如今你們卻空手而來,是在戲弄本官麼!」
有一農民站出來說道:「大人息怒,您有所不知,近年天災不斷,土地大旱,顆粒無收,我們連溫飽都成問題了,哪有糧食給您交啊?」
張斗耀馬上板起臉痛斥他道:「這和本官沒關係,沒有糧食納稅,就是違抗軍令,依據大明律例違抗納稅者斬!」
農民還想分辯,幾個衙役已經把他拉了出來,一頓拳打腳踢,送入了大牢。
張斗耀回頭又問其他農民道:「本官開個先例是想警告你們,抗稅的後果就是死罪一條。如果有誰不服可以再試試,看是你們的嘴硬,還是律法嚴明!」
澄城有一個村民叫王二,自幼習武,身高體壯,能搬起磨盤行走數里而氣不喘。王二在城中也是小有名氣的人物,他憑著一身武藝為不少貧苦的村民抱打不平。時間久了,村民們一遇到事就來找王二商量,王二也樂於幫忙。其實他早就對這種生活充滿怨言了,怨言歸怨言,一旦真的召集農民反的話,有可能一出頭就要被斬殺掉,他把這個想法強壓在了心裡,他在等一個機會,現在這個機會已經浮出水面了。
王二正在屋內發悶,這時突然聽見外面傳來一陣熙攘吵鬧的聲音。王二疑惑正待開門去看,一個哭啼的聲音突然從門外響了起來。那聲音哭訴道:「王大俠,您得給我們做主啊,這日子沒法過了,這樣一直持續下去,還不死得好……」
王二聽得清楚,心知必定是出事了。把門打開,看見十來個村民跪在院子裡。王二有些慌亂,急忙說道:「鄉親們如何要這樣,趕快起來。」
領頭的一個人是村裡賣肉的屠夫,雖說是屠夫,但已經很長時間沒殺過牲口了,村民們連頓飽飯都吃上不上,哪還有能力養牲口,更別提吃肉了。屠夫一邊抹眼淚一邊說道:「王大俠,張斗耀逼糧納稅,有村民站出來分辯就被關入了大牢,準備問斬。王大俠,您知道,如今天旱連年,村民們連自己的溫飽問題都解決不了,哪裡還有糧食獻給朝廷!您一定要幫村民們出出這口惡氣。」屠夫指著旁邊一直哭泣的婦人說道:「她一家老小五六口,全憑她丈夫一人擔著,現在她的丈夫生死未卜,被押在大牢,隨時都會被問斬,那樣他們一家便真的無法生活下去了。」屠夫的話剛說完,那婦人已是泣不成聲了。
此時王二的心中已經被憤怒填滿了,他萬萬沒有想到官府壓榨村民竟然壓榨到了這個程度。那個決定開始在他腦中欲動,他把屠夫和幾個身強力壯的村民叫進了房間裡,讓其他村民先回去了。
關上房門,王二沉聲說道:「承蒙鄉親們這麼信任我,其實我心中一直就有一個打算,只不過覺得時機不太成熟,不敢輕易下決定。」他轉身說道:「在場的人在村中應該都是能說句話的人,今天我把這個決定告訴諸位,希望諸位給個看法。」
「我們哪有什麼看法,您有什麼打算就說吧。」屠夫說道。
王二沉默了片刻,才又說道:「明廷朝綱腐敗,已經到了無可挽回的地步,農民們處在水深火熱之中,他們置之不理,甚至還在變著法壓榨。已經有不少地方的農民舉起義旗了,但都以失敗告終。我一直在想,如果我們仿照他們那樣去做,很有可能會重蹈覆轍。所以我決定……」他停頓了一下,看著眾人接著說道:「決定等個機會,張斗耀動用武力徵收賦稅,已經讓農民們痛心疾首,恨不得將他碎屍萬段,我們可以利用這一點來把農民的情緒帶動起來。」
有個人問道:「怎麼個帶動法?」
王二說道:「目前明廷已經無法再為天下百姓謀取幸福了,這是不爭的事實。但是讓農民們去和勢力龐大的明廷對抗的話,肯定會引起噓聲一片,兩者相做比較,是天與地的差別。所以我一直在想,如果想做通這一步,找個突破口是必需的。張斗耀正好給我們製造了鑽進去的機會,我們表面的口號是『打倒張斗耀』,真實的目的是推翻明廷。這好比就是一個坎,農民們跳過這個坎,那些先前所謂的擔心應該就一掃而光了,這是起義勝與敗最關鍵的一點。」
屠夫點頭說道:「我明白了,您是擔心鄉親們懼怕明廷的實力,而不敢公然和朝廷對抗。而利用張斗耀事件,則可以很巧妙地擺脫束縛在鄉親們心裡的繩索。在打倒張斗耀的以後,再憑著銳氣去和朝廷對抗。」



「因為先前也曾有過不少起義的農民,但都以失敗而告終,所以在他們心裡肯定就認為和朝廷對抗的結果就是自取滅亡。打消農民這樣的恐懼心理,唯一的方法就是把目標放得短一些,然後循序漸進,在不自覺的情形下產生對抗朝廷的思想。」王二說道。
王二的話讓眾人眼前一亮,眾人都是血氣方剛的漢子,王二把情況分析得句句在理,在場的人沒有一個提出反駁意見的。
天已近中午,明亮的陽光從窗戶的縫隙裡擠了進來,斑斑點點的碎光在房間裡形成了一幅璀璨的圖案,彷彿在預示著什麼一樣。王二挺了挺身子說道:「古代曾有這樣一個傳聞,說是一個村子遭受了水寇的洗劫。村民們對氣勢洶洶的水寇懼怕不已,水寇雖然人手不多,但都是心狠手辣的角色。這時就有人站出來對村民們說:我曾去過水寇的巢穴,那裡的人沒有我們人多,沒有我們種莊稼漢子的身子硬朗強壯。所以鄉親們不用怕,只要我們有必勝的信心,駕船去把那些被劫掠的財產全都奪回來,是輕而易舉的事。村民們被這個人的話打動了,紛紛站了出來,躍躍欲試。結果水寇被打敗了,所有被劫掠的財產全都奪了回來。其實我想告訴諸位的事,如果有起義的想法,那就應該有起義的決心。村民們想不通,我們可以效仿這個故事的辦法引導他們想通。水寇其實並沒有像那個人說的那樣無能,他的話是要在出發之前給村民們吃一顆必勝金丹。如今我們便給村民們同樣吃一顆必勝金丹,拿挑事的張斗耀開刀。」
王二的話說得再明白不過,眾人在聽的同時也在不住點頭,有這麼一個先強信心的辦法,確實避免了不少棘手的問題。
次日,王二便召集農民在山上,舉起義旗,效仿張角的「蒼天已死,黃天當立」號召農民起義。農民情緒高漲,推舉王二為首領。王二命令所有人臉部用墨塗黑,高呼道:「張斗耀剝削農民於生死之中,如此下去像我們這樣被逼上梁山的農民還有很多,想活命,想不挨餓,就要把張斗耀一干腐敗之官剷除掉!」說著他又喊道:「誰敢殺張知縣。」
眾人齊聲回答道:「我敢殺!」聲音幾乎響徹了整個山野。
隨即王二率領了幾百農民從山上下來,直奔澄城縣衙。
浩浩蕩蕩的起義隊伍將縣衙圍了個水泄不通,守門的衙役嚇得跑到內堂告知張斗耀,張斗耀嚇得藏了起來。王二帶頭闖了進去,亂刀砍死了幾個衙役,其餘衙役四散而逃。王二抓住一個衙役問道:「張斗耀呢?」
衙役「唬」得說不出話來,顫著手朝內堂指了指。
王二帶領眾人衝進內堂,把藏起來的張斗耀搜了出來,拉入了公堂。
王二端坐在高堂之上,使勁拍了一下醒木喝道:「台下所跪何人?」
張斗耀早已嚇得靈魂幾乎出竅,好半天才顫聲說道:「本官乃是澄城縣令張斗耀。」
「好一個澄城縣令張斗耀,你可知罪?」
「我勸你們還是收手吧,放過我,我肯定不去追究,上報朝廷。如果你們非要這樣鬧下去,被朝廷誅伐那是遲早的事!」張斗耀儘量平穩自己的恐懼感,想用話震懾王二。
「呸!少跟我來這一套,你這個欺下瞞上的貪官,我們這般辛苦得點微不足道的糧食,卻都收到你的口袋裡去了,朝廷還不知道。你知道那點糧食是什麼,那是我們的命!如今天災連年,田地大旱,顆粒無收,我們連最起碼的一頓飽飯都沒有,你卻花天酒地。像你這樣的官不要也罷,如今我們來就是替天行道的,為朝廷剷除掉你這貪官!」
「你這是血口噴人,想造反哪!」張斗耀喊道。
「對,造反,為人民的生活造反,為了所有貧困人不被餓死造反。你們說這樣的造反值麼!」王二朝眾人大喊。
「值,殺死這個剝削人民的狗官,殺死他!」眾人喊聲響徹公堂,情緒被帶動起來。
王二揮了一下手,眾人會意,有的拿刀,有的拿棍子和鋤頭,把張斗耀圍了起來。
之後,王二把張斗耀的屍體掛在了街頭的旗杆上示眾,前來觀看的人有很多,高呼王二的名字。
朝廷聽說此事,馬上派巡撫帶兵鎮壓。王家為免遭株連,遷往蔣家河居住。而這時全國各地興起的義軍也紛紛亮起了義旗,各地的農民、饑軍紛紛響應,一場轟轟烈烈席捲全國的燎原大火就這樣被點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