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果實冥想



我不想活在一些交錯的

密佈的甜味裡



讀著剖開成兩半的

語言,對稱而完美得令我驚嚇



我不想住進你們的結構

我要決定自己的味道



你們不要種植我

我是飄浮,無所適從



■樹的倒立



不能行走的

就練習倒立



世界,可以在一個定點

完全改觀,你說著



你哭著,你是一些字

你是不能行走的原料



就練習倒立的視訊

世界不可以推倒你



在一個定點,全都相反

飛翔的,埋入底下



你看到自己的部分往上飄落

你哭著,你吶喊著



■友誼論



朋友是─被發現的

潛入不被發現的裡面



寂靜的時候,就探出來

好像玩物目錄裡

過期的罪惡



但是,隱藏朋友是

快樂的,可以在半夜裡

一起分泌黏稠的情愫



然後哼著一首二重唱的歌

聲音像是被切裂的兩半

再併合時,傷痕上下交錯



這樣也能唱完,分岔著的不安

也很想笑,很想哭

痛的,潛入不痛的裡面

回到寂靜,輕輕劃掉

一些離去的名字

卸下過期的罪惡



以及一些註釋,隱藏在

不被註釋的玩物裡面



■靈魂被政府的身體凌虐



物都有靈魂,生而自由遷移。漸漸聚合

成為緊密的群體,相濡互染,並呼喚著

母親的名字緩緩如流在我底層最溫暖的暗語

出生後的我,是多麼的透明



在我的透明裡看見遠方的風景。在我的

透明裡看見遠方的政府。在我的透明裡

看見遠方的憂懼。後來,我失去的

透明,是一種靈魂



一種住在我們所建構的政府裡的,何其弱小

漸漸被欺矇,被壓榨。漸漸變成灰暗的

模糊的,熄滅成小時候跟著貧困跑走的志願

而我沒有哭。而我沒有把話語撕裂



我沒有,就是沒有還以暴力。還以最痛的

影像證據。還以最苦的愛。我沒有

對抗的能力。我沒有找到我的靈魂

清洗,以及繫上一個號碼



成為消逝的同行者

湧動如綿延千里的隊伍

成為善。成為惡。成為命。成為唯一的行走

折返我的遷移方向



回到,或回不到透明。我都被籠罩,被支離,被邊緣

我不掙扎,我靜坐,我平躺,我懸掛,我漂流

找到,或找不到的一顆瞻望,已成為

我(向著政府)終生鬱卒的方式



■歲月沉沒



歲月不就是載著我

往一座□□而去嗎



而去之前,未和媽媽說話

未和爸爸擁抱。我是兒子

背後是我弟弟我妹妹及我動物

我動物是我養的靜物

繪在極遠極小的禁食區裡

除了光影沒有聲息

他們還小,不能一起

而去。而去之後

他們消匿

我卻在搭乘

如漂浮,流淌

幽明之間



不知誰駕駛了歲月

往一座□□而去

那些靜物繼續禁食

黑色中繫著黃色

某事不結束

某事在旋繞

某事離我愈來愈近

實際上我已遠赴

放逐生命

而去。換一個時空

我是另一種歲數

爸爸是我兒

媽媽是我女

我弟我妹是我兄我姊

我動物悲傷

我養不起靜物



靜物悄悄傳來寂靜

寂靜在動,要

變成龐然的動物

只是過程很痛

有一種瞬間

叫做腫脹

有一種瞬間

叫做迸裂

都是時間的形態

復活無以名狀

動物漸漸傳遞行動

漸漸包圍

明天過後



歲月沉沒。百年眺望

未能抵達而封存的一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