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序言|我們將步向何方?



  歡迎來到《與孩子積極合作,一起變更好:發現內在衝突,培育正向人格特質,創造親子平衡關係》。我很高興您能閱讀這本書,因為這表示您很重視孩子的養育,而且希望自己能夠做好。這是好事——做為父母應該做到什麼、應該藉由什麼途徑達成任務,這些正是您必須為孩子思考的事情。如果您正因為這些事情而感到有些手足無措,也是完全能理解的。這年頭充斥著各種教養小孩的建議,內容卻相互牴觸,實在難以辨明孰對孰錯、孰輕孰重、孰先孰後,而當孩子無法符合期望時,父母又該如何反應?

  就讓我們從孩子發展過程中最重要的一環說起吧:他必須了解他自己,包括他的技能、偏好、信仰、價值觀、個性、目標與人生方向,並對這些特質感到自在,進而追求、實踐一個適合自己的人生。做為父母,您的任務也很類似:您也必須了解您的孩子,並包容他的特質,進而幫他活出適合他自己的人生。當然,您也會希望能擁有影響力,您希望您能用您的經驗、智慧與價值判斷來幫助孩子,讓他們能應付現實世界在學業、社交與行為上對他們的期盼。

  在擁有影響力與幫助孩子活出自己之間,要取得平衡是很難的,許多親子衝突都是因為失去平衡而產生。這本書所講的教養方法,主張相互合作,不懲罰、不對立,這樣的方法能幫助您維持平衡,並保持溝通順暢。

  不過,就像書名所暗示的,這本書的目標其實有兩個。沒錯,您當然希望與孩子維持良好關係,同時希望孩子能應付現實世界的要求與期望;但是,除此之外,您還希望自己的教養方式能培育出正面的人性特質。我們人類,既可以無私奉獻,也可以卑鄙無恥;我們的直覺,會讓我們興起惻隱之心與合作之意,但也會帶領我們直至麻木、衝突與毀滅的境地。我們有同理心,有誠實、協作與合作的能力,我們了解自己的行為會如何影響他人,我們能換位思考、能不經衝突就解決矛盾,這些都是現實世界所要求的特質;但若無細心栽培與鼓勵,這些特質便難以出現。這本書所講的教養方法,也會幫助您達成這項任務。

  就像許多其他父母一樣,為了日常瑣事忙碌不堪的同時,您也許也覺得做一個堅守原則的父母實在困難重重。當您整天都忙著關心孩子的衛生健康、家庭作業、合唱團、運動、活動、邀約、朋友、汽車共乘、大學入學考試成績與大學申請,很容易就會忘記要著眼於大局。但堅守原則絕對是值得努力的目標,這不僅僅是為了您與孩子之間的關係,更是因為孩子需要養成最好的直覺與反應,才能應付我們這個物種與我們這個世界所面臨的挑戰。提升生存能力,從教養孩子開始。

  現在,讓我簡單說說我自己。我是兩個孩子的爸爸,他們都已是青少年,所以關於教養過程中的跌宕起伏,我確實有些第一手的經驗。在我的人生中,這是最有趣又最令人自慚的一段經歷。我同時也是一名臨床心理師,有超過二十五年的資歷,專長是孩童的社會、情緒與行為問題。我在各種場域中治療過上千名孩童,包括家庭、學校、精神科住院中心、養護機構與監獄。我在心理學方面的訓練與經驗,是否幫助我教養自己的孩子呢?也許吧,但就像其他父母一樣,我也必須了解我的孩子、發掘他們的特質,才能找出辦法。在這過程中,我也同樣得不斷調整自己,因為孩子成長的腳步不會停歇,並會一直為我帶來改變。

  在我的第一本書《家有火爆小浪子》(The Explosive Child)之中,我曾提出一種方法,能用來教養有行為問題的孩子。這個方法現在被稱作「積極合作教養法」(Collaborative & Proactive Solutions),可以幫助照顧者不再執著於修正孩子的行為,而能與孩子一同找出造成問題行為的源頭。在這本書中,你會看到許多關於這個方法的內容,因為對於行為與問題較為「正常」的孩子來說,這個方法也是一樣有效。是的,「正常」孩童與普遍認為有問題的孩子之間,其實並沒有太大的差別。有些孩子確實比別人更暴力或情緒不穩;有些很愛講話,有些則很安靜或完全不說話;有些孩子有幸出生於較好的環境,有些則一路較為顛簸;有些孩子與親生父母同住,有些則與單親、繼父母、養父母、寄養父母或祖父母同住;有些孩子在學業上遇到許多瓶頸,有些則在交友時面臨困難,還有些孩子因為藥物、電玩或社交媒體成癮而掙扎;有些孩子有遠大的抱負,有些則對於未來一點概念也沒有。

  然而,這些孩子都有一樣的需求:在大人的期望與孩子的技能、偏好、信仰、價值觀、個性、目標、人生方向之間,能夠取得平衡的父母或照顧者。這樣的父母或照顧者,能為日常生活帶來平衡、能與孩子一起解決影響生活的問題、能養育出最適合生存的人性直覺。

  在這整本書之中,性別會以交替的形式出現,因為這本書跟男孩、女孩都有所關聯。要是不斷出現「他或她」的寫法,我擔心對讀者來說太過累贅,但我又不想只使用一種性別。在創造這本書中的角色時,我參考了許多實際認識或共事過的孩子與家長,所以這些角色是揉合不同案例的背景創造出來的。這本書中也有一些小故事,用來解釋我想講的主題或方法。當然,在這些角色或故事中,我非常希望您能看見您自己或您的孩子。

  對有些讀者來說,這本書的內容或許頗為熟悉,但對於其他的讀者可能是全新的概念。您也許會讀到一些您目前並不認同的想法,書中所使用的方法可能也有些陌生,但請讓這些想法稍稍滲透您的大腦,並給這些方法一個機會。在多試個幾次之後,這些想法很有可能就會在您身上開花結果。



羅斯‧格林

於緬因州波特蘭





第三章 改變舊有習慣

相信孩子做得到,他們就能做得更好!



  如果想要糾正孩子的問題,一般人會怎麼做?讓我們來細數一下方法吧!但在我們這麼做之前,我們先來想想這些方法背後的思維模式。

  當孩子難以達成我們的期望時,許多大人都會有相同的迷思:只要夠努力,什麼都有可能。而以此為基礎,另一個迷思也隨之而生:如果我的孩子無法達成期望,那一定是因為他沒有動機去努力達成它。以及:我的孩子無法達成我的期望,表示我是個糟糕的父母。

  因為這些迷思,大人在孩子難以達成期望時,往往會規勸或強迫他們付出更多努力,但對於加強內在協調性來說,這麼做是一點用也沒有。讓我們來看看規勸與強迫指的是什麼樣的情況:



提醒孩子他沒有達成某項特定期望。

  父母:山姆,看到你這學期的數學成績,我很擔心,你真的必須考得更好才行。

  提醒孩子您對他的期望,並讓他知道自己的弱點,這當然沒什麼錯,有些孩子確實會因此加倍努力或加倍專注,使成績有所進步。但對於多數孩子來說,只有提醒並沒有什麼用。道理很簡單,如果您時常重複提醒孩子同一件事,那提醒便不再有其效用,所以請不要指望額外的提醒(包括抱怨與糾纏)會有成效。那麼,也許山姆只是不明白把數學考好的重要性罷了──



跟孩子解釋達成期望的重要性。

  這個方法是用來向孩子傳達您的智慧與經驗。

  父母:山姆,跟上數學進度是很重要的,你現在所學的東西就是下個學期的基礎。

  山姆:我知道。

  他知道?如果他早就知道,再解釋一次也於事無補。那麼,也許他需要有人推一把──



推孩子一把(堅持要孩子達成期望)。

  父母:你下次必須考得更好。

  山姆:我知道。我有在試,但這真的很難。

  當孩子難以達成期望時,父母最常用的一種方法便是展現強硬的堅持。展現的形式有很多,「數到三」就是其中一種。有些孩子偶爾確實會對強硬的堅持有所反應,但大多數都不然。事實上,在有些孩子身上,還會出現不良的效果。當孩子因為強硬的堅持(如數數字)而開始出現行為上的問題時,我們就會知道情況不對了。當山姆說數學很困難時,我們也很有可能會忽略山姆給的暗示,因為我們太希望自己的期望能夠達成。那麼,也許他需要一些動力──



幫孩子打氣。

  父母:加油!我知道你做得到!你真的很聰明!

  人人都喜歡熱忱與樂觀,有時抱持熱忱與樂觀的確很有幫助。然而,許多時候並非如此,因為若想要找出山姆數學成績低落的真正原因,熱忱與樂觀或許並無助益。



打擊孩子。

  父母:我的天,這真是越來越荒謬了!我不知道我還能怎麼做才能讓你學好數學。我知道你做得到,以前你就做得很好。好好振作!

  山姆偶爾在數學上的良好表現,如今成為山姆應該一直表現良好的證據。山姆常常都有數學上的困難,這是很明顯的事實,既然如此,我們又為何要期望他能常常、輕易解決數學問題呢?現在,先讓我們繼續看下去。或許,這是您出手接管的時候──



幫孩子解決問題。

  父母:你放學後要留在學校,這樣丹吉洛老師才能給你課後輔導。

  山姆:我已經找她課後輔導過了!她一點幫助也沒有!

  強迫孩子接受大人的解決方式,或許看起來是非常合理的做法,也是很常用的一種方法。然而,強加的解決方式,就像亂槍打鳥,因為我們還是不知道山姆在數學上遇到的困難是什麼。如果您想要的是持久、有效的方法,您最好先知道您的目標是什麼。

  不過,在此我們先假設山姆同意他父母的做法。幾個月後,新的成績單出爐,讓我們來聽聽他們說了什麼:

  父母:山姆,你的數學還是考不好。

  山姆:我知道,因為我還是不懂。

  看來父母的方法並沒有效果,但這還稱不上是場悲劇。您很快就會發現,這可能是有跡可循的,因為單方面的解決辦法總是有很高的慘敗率。那麼,接下來是什麼?



結果一:獎賞。

  父母:如果這個學期你的數學成績進步到B,我們就買給你一直很想要的電動遊戲,如何?那個遊戲叫什麼?

  山姆:刺客教條?

  父母:你覺得怎麼樣?

  山姆:我一直都很想要刺客教條!

  山姆當然很想要那個電動遊戲,但我們還是完全不知道他在數學上的困難是什麼。像這樣極具吸引力的誘因,確實可能暫時提升表現,但您更有可能會發現──也許您亦有過親身經驗──這麼做並不能長久地解決問題。那麼,現在該怎麼辦呢?這麼嘛,您還有另一個選項──



結果二:懲罰。

  父母:山姆,為了幫你考好數學,我能做的都做了!你不想要丹吉洛老師幫忙,所以我試著自己幫你。我甚至願意在你成績進步時幫你買電動遊戲,但什麼都沒用。這個學期,要是你的數學成績還是沒有達到B,我就要把你所有的電動遊戲都沒收。

  山姆:這不公平!

  懲罰,就如同獎賞,有暫時提升表現的潛能,但大多數的效果都不長久,還可能會大大增加您與孩子發生衝突的機會。當孩子無法達成期望時,很多家長會下意識馬上懲罰孩子,好像他們沒有其他選擇一樣。



  當然,前述的很多方法都可能以更嚴厲的形式呈現,例如大聲喊叫、脅迫、訓斥,甚至加上蔑視。這些父母以為只要提升管教的強度,孩子就更容易接收到他們想傳達的訊息。當您開始在管教中添加這些成分,不僅會使您風度盡失,您也會更容易失去您的孩子。

  失去我的孩子?我這麼做都是為了他好。

  也許吧,但如果真是為了他好,或許「聆聽」應該要多於「教訓」才是。而且──這點一定要好好說明白──您的訊息早就傳達給孩子了:山姆知道父母希望他把數學考好,對於這點他早就已心知肚明。

  但是,不是都說「愛之深,責之切」嗎?

  會把「愛之深,責之切」掛在嘴上的父母,大多都把重點放在「責之切」,而非「愛之深」的部分。愛,當然是很美妙的,但卻不能解決問題。

  許多父母堅守這些常見的方法多年,不斷堅持要孩子達成某些期望。他們覺得自己束手無策,所以不斷賦予特權又奪走特權。他們懲罰孩子、摑打孩子,說自己別無他法。

  這些方法常常都是無效的,甚至會產生反效果。理由很簡單,如果我們錯認山姆的低落成績是不夠努力的結果,那麼無論用什麼方法來督促他付出更多努力,都不會有成效,只會讓事情變得更糟而已。事實上,山姆自己也對低落的數學成績感到挫敗;倘若他早已放棄希望,又何必對自己的成績感到不開心、又何必繼續嘗試?所以,當問題不是出在動機,您卻添加了誘因,孩子會感到更深的挫敗。除此之外,由於山姆已經知道自己拿不到獎賞,還很可能會受到處罰,所以他其實會感到很不安,除非他早已被矯枉過正、處罰過度,使他習慣麻木地隨波逐流,無論是自然而然發生的事件,或是大人強加在他身上的後果,都不再對他造成影響。有些受到過度懲罰的孩子,會堅決地向大人證明,不管處罰得多兇,都不會對他有所影響。

  此外,在這些方法中,多數都企圖利用權力來迫使孩子達成期望。然而,權力與強迫,會產生最糟糕的人格特質,不論是在孩子(例如您的孩子)或大人(例如您自己)身上皆然。更糟的是,如果您的孩子擁有某些特質──或他有樣學樣──又或他無法穩定達成您強加給他的期望──那麼,他便很可能會利用他手上的任何權力來回應你的權力,進而造成所謂「權力鬥爭」的後果。權力鬥爭的首要目標便是分出勝負──換句話說,不是贏就是輸。在現實中,沒人能真正贏得權力鬥爭,雖然看似有一方佔得優勢,但那也只是一時罷了。無論佔優勢的是您或您的孩子──有時孩子確實可能會佔上風──這一切都是毫無意義的。

  毫無意義?

  沒錯,毫無意義。儘管權力就是權力鬥爭中的籌碼、是專制王國的貨幣,但至少以長期而言,權力完全解決不了問題。在合作王國之中,權力派不上用場,您必須使用其他貨幣,如資訊與合作。

  資訊?

  資訊非常重要。如果我們不再假定山姆在數學上的困難源自於不夠努力、沒有動機──如果我們能將山姆低落的成績視為內在對立的徵兆,因為山姆的個人特質(包括他的技能)無法符合數學課上的要求與期望──那麼,我們便能明白為何提醒、鼓勵、保證、解釋、堅持、糾纏、施壓、蔑視、獎勵、懲罰、訓斥與大吼大叫都毫無用處。無論施加了多少權力,只要我們沒得到所需的資訊(山姆在數學上究竟遇到什麼困難?),問題便不會有解決的一天。

  那麼,所謂的合作呢?

  合作也同樣重要。大人通常都會試著為孩子做些什麼來解決問題,但事實上,要是能像夥伴一樣,與孩子一起解決問題,效果會好上許多。

  最後,強迫式的管教方法時常會導致一個結果:孩子向自身以外找尋做正確的事的動力。您並不希望孩子向外探尋,您希望他們能向內探索。要是您將自己的價值觀強加於孩子身上,這些價值觀便很容易被孩子拒之千里。所謂的影響力,指的是協助孩子探索他們自己的價值觀,同時也內化一些屬於您的價值觀,以改善內在對立。幫助孩子專注於心中的指南針(心聲),比幫助孩子做對的事更有效。正因如此,懲罰是種干擾,讓孩子無法好好聽見自己的心聲,反而時常對懲罰他們的人發脾氣,或一心只想著「別被抓到就好」。

凄家長會客室凄



問:我做為孩子的父母,難道不該對他的未來發展負責嗎?

答:就像您在前面讀到的,您的孩子出生在這世上時,並不是一張白紙;從出生那一刻起,他就是一個有著自己特質的人,這表示您對他未來發展的掌控力其實並不如您所想像的大。好好處理好手上的牌、施展真正的影響力,並用對您與孩子最好的方式來解決內在對立,這些才是您要負責的範疇。



問:所以在教養的過程中,大人完全不該強迫孩子嗎?

答:真正的問題在於,您是否需要強迫孩子?計分表、特殊獎勵、特殊懲罰、暫停自由時間、禁足等方法所導致的後果──我通常都稱為不自然或人為的後果──這些後果只會帶來兩種可能:讓孩子知道他沒有達成期望(在您打算告訴他的時候,他可能就已經知道了),以及給予孩子達成期望的誘因(如果只要孩子做得到,他們就能做得很好,那麼他們其實早就擁有動機)。如果他們在達成期望的過程中遇到阻礙,那麼您勢必得找出原因,然而這些資訊並無法藉由強迫的手段取得。事實上,強迫的手段會讓您更難獲取資訊,因為當孩子怕您生氣或擔心被處罰,他們有時便會閉口不言。

  除了不自然的後果之外,還有其他類型的後果,自然的後果便是其一,如成績低落、尷尬窘迫、未入選喜歡的球隊等皆屬此類,這些後果通常效力強大、極具說服力且無從躲避。奇怪的是,這些極具效力與說服力的自然後果分明擺在眼前,反映孩子遭遇的困難,但許多家長卻仍然迷信強迫的手段。您的孩子需要從您身上得到的,不是強迫,而是別的東西。



問:如果不用強迫的手段的話,我覺得孩子無法了解我想說的話。

答:如果您想告訴孩子的,是關於您對他無法達成期望的擔憂,而且您真的很希望這些擔憂能被聽見、問題得到解決,那麼其實還有其他方法可以幫助您完成這個任務。在下一章,我們就會談到這個方法。



問:難道孩子不該立即嘗到行為帶來的後果嗎?

答:我們時常被教導要立即管教孩子,這樣孩子才會清楚明白他的行為與行為造成的影響之間的關聯。但這種做法會導致兩種失誤:(一)專注於孩子的行為,而非導致該行為的內在對立;(二)匆忙做出判斷與行動。強迫的手段無法解決內在對立,而若想要處理內在對立,最好要主動出擊,而不是迫在眉睫時才匆忙出手。無論後果是否應該立即顯現,強迫的手段在多數情況下都是不必要的,而且通常會帶來反效果。



問:所以當孩子做了我希望他做的事時(例如家事),我不該獎勵他嗎?

答:如果您想要教導他為家庭做出貢獻的重要性、如果您想讓他了解做正確的事情不等於會得到獎勵,您就不該獎勵他。還有,當他在做家事時遇到困難,如果您想要知道是什麼阻礙了他,那您也不該獎勵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