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 以結婚為前提的試婚

 

「世事難料」這句話是真的。

日本交換留學畢業後,回到台灣的我進入職場工作還學貸。原以為兩人之間的感情能不受距離影響,卻忽略面對景物依舊人事全非的阿桃,心裡會是如此難受,最終他提出了分手。

分開的那一年,我們斷了聯繫,原以為緣分就這樣結束,阿桃的爸媽(後稱桃爸、桃媽)卻對我說:「當不了媳婦沒關係,我們家早已把妳當作女兒看待,在台灣找更好的對象吧!」這番話讓我深深感動,他們的好我一直銘記在心,不僅每個月寄來小禮物為我加油打氣,桃媽更是經常傳電子郵件來關懷問候,一整年的台灣生活,沒了阿桃,卻多了在日本的溫暖家人。

「人算不如天算」這句話也是真的。

一年後的某天,一如往常上班工作時,收到了桃媽突如其來的委託,阿桃即將要到台灣交換留學半年(日本的上下學期與台灣剛好相反,加上阿桃休學一年,所以雖然我們年紀相同,但我畢業時他還在辛苦與課業搏鬥中),希望我能以朋友的身分,有空時多照看他一下。不可思議的是,阿桃選擇就讀的學校竟是我的大學母校「建國科大」,當下心裡五味雜陳卻又帶著一絲喜悅,實在矛盾。

阿桃來台灣那半年,我每天上班工作,能關心他的時間有限,沒想到我媽阿雲捨不得他孤伶伶的樣子,每個週末都邀他來家裡,為他烹煮大魚大肉當自己的孩子餵養;阿桃也很識相地總把料理吃光光,在那半年,足足胖了十公斤(好像離題了)。

因為相處時間變多,我們談了許多關於分開失聯的這一年內,各自發生的事,漸漸地找回了當初對彼此的熟悉感。在留學結束前他對我說,希望能再給他一次機會。

「這就是緣分」的聲音,在我心頭縈繞久久不散,掙扎許久之後,我願意再給他一次機會,也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打算就這樣跟著他一起回日本生活時,阿雲竟跳出來反對。雖然她總是對阿桃惜命命(台語),但媽媽就是捨不得女兒離得這麼遠,便每天在我耳邊碎念:「妳怎麼不找個有錢人嫁一嫁就好了?近一點也好啊!」只是,媽媽請妳告訴我,這世界上哪有那麼多有錢人可以嫁啊!

總之那段時間,阿雲用盡各種方式,卻始終無法動搖我想為愛追隨去日本的心意。抗爭到最後,只好對她撂下狠話:「與其要我嫁給不知道在哪裡的有錢人,倒不如讓我先試試看跟阿桃一起生活,假使一年之後發現彼此不適合,那我就回來。」阿雲拗不過我,便不吭聲地答應了。

家庭革命成功,我立即辦妥日本打工度假的手續。幾個月後,再度回到日本,回到阿桃身邊。

原以為到日本生活之後就是完美結局,卻沒想到阿桃應徵上一家非常傳統的公司,每天從清晨到半夜的上班時間、前輩老鳥制度以及公司守舊的文化,讓他備感壓力。

當時的我,對未來生活還沒有想法,在台灣工作一兩年的積蓄,在繳付完學貸後也已身無分文,凡事都需要依靠阿桃。看到他工作這麼辛苦,我暗自在心裡決定:「一定要靠自己來支持阿桃,即使再怎麼難撐,也要撐下去,給我媽看,也給自己一個挑戰。」為了賭一口氣,來到日本與阿桃愛相隨的酸甜苦辣奮鬥史就這麼展開了。

豆芽菜生活

剛進入試婚生活的我們,經濟基礎尚不穩定,身為社會新鮮人的阿桃,早上五六點就得去公司上班,回到家都已經晚上十一點多。當時覺得自己應該要先照顧家裡,學著怎麼煮飯,把所有事情安頓好,把這一年的時間當作是「花嫁修業」(日語中的「婚前新娘特訓」)。

但是阿桃上班的時間實在太長,我一個人在家的時間很多,總是不停思考自己到底能夠為家裡多做點什麼。為了節省開銷,先是把家附近的超市特價時段都熟記在心,每天逛超市變成最大的娛樂消遣,若還能搶到紅色標籤的特價商品,就會高興上一整天。

日本超市裡通常都有特價區,擺放在那邊的商品可能賞味期限比較短,或者不是那麼漂亮完整,但價格便宜很多,有時還會出現半價以下的折扣。

我的個性比較隨性,集點卡與特價品這些東西完全不放心上,但認識阿桃之後,發現集點卡簡直就是他的命,還會為了買到最優惠的商品而連跑三間超市瘋狂比價。

看他這樣,讓總不經意地在心裡嘀咕「你都把人生浪費在這種小事上」。可是一起生活久了,為了要平衡家計支出,不知不覺地,我竟也變得斤斤計較,甚至比阿桃還更會精打細算。(笑)

有次運氣真得太好,讓我搶到只要日幣九元的豆芽菜(折合當時台幣約二至三元),與日幣二十七元的杏鮑菇(約台幣七至八元),重點是它們還挺新鮮的,讓人一度懷疑店員是不是貼錯標籤,但怕搶輸其他專職主婦歐巴桑,還是先拚了再說。

當天晚餐就用搶到的戰利品,連同家裡剩下的肉片,搭配燒肉醬隨意炒一炒,一餐只要約台幣十元就能輕鬆打發阿桃,真是太划算啦。

在經濟最拮据時,阿桃曾對我說:「生活如果難過,我們就多吃點豆芽菜,便宜又營養,一樣還是可以活得很好,如果將來多了孩子的陪伴,就一起過著豆芽菜生活吧!」他的樂觀,總能把辛苦的生活變得沒有那麼難捱,就像豆芽菜,不需要太多照顧,依舊可以堅強地活得很好。

務實不浪漫的愛

阿桃是個很遲鈍的人,不太在意別人的眼光,人生字典中更是沒有「浪漫」兩個字,他所給我的都是很務實、很實際的東西。

開始一起生活的某天,送他出門上班後,門鎖一關上,門板後方夾了很多便條紙的留言板也應聲掉落。我一邊碎念一邊整理的同時,發現留言板紙條的最下層有張紙寫著:「今天也要為了我最棒的女朋友好好加油」。

這是我們還沒共同生活時,他每天出門前對自己的加油打氣。

想到他每天早出晚歸,公司上班壓力如此大,突然覺得好心疼。經常抱怨他不懂女孩的心,不會花言巧語,卻不知道原來在他心中,竟把我看得這麼重要。

想起那些一起走過的喜怒哀樂,害我差點把玄關哭成游泳池。

擦乾眼淚後,我也在那紙張上寫下回覆的話:「最最喜歡的桃太郎,工作辛苦了。每一天我都超超超喜歡你,每一秒我都超超超想見你。一直都支持著你喔Go!Go!」。

隔天, 送他出門上班時,我們同時看到了這張紙條,再同時轉頭看著對方,一起笑了。

 

■ 在吉本興業,見到大明星

 

日本知名搞笑藝人公司「吉本興業」,除了是一家超過百年歷史的大型影視傳播公司之外,在搞笑藝人的培訓經營上特別為人所知,在台灣也有著一定的知名度。

二○一五年春季,繼Hapinaha(ハピナハ)之後,吉本興業又在沖繩推出一個劇場型娛樂表演的鬼怪屋「沖繩笑笑鬼屋」,那是一座全新風格的娛樂設施,全部由搞笑藝人出演,秉持吉本興業表演的一貫風格,讓大家在體驗完「緊張」、「恐怖」後,再帶給大家「歡笑」和「感動」。

這個超級可愛的笑笑鬼屋,因為想推廣給更多台灣的旅客,於是特別邀請了台灣藝人史丹利、可愛部落客小草,還有我,三位台灣代表來體驗。這次吉本興業的邀約,可說是開啟我以「部落客」的身分,在日本開始進行更多取材工作的開始,對我而言意義重大。

因為粉絲專頁的經營方式,受到現在負責幫我接案子的經紀人Nancy的關注。Nancy本來在吉本興業工作,笑笑鬼屋剛開幕後,她便來信問我有沒有興趣去「體驗」一下。那時候的我,傻呼呼的什麼都不懂,跟阿桃討論後,他也感到不可置信,先是拒絕。沒想到Nancy並沒有立刻放棄,到最後我想,好吧,不然去試試看也好,反正吉本興業很大,應該不會騙人才是。

親眼見到日本藝人

在半信半疑的心情下,我來到吉本興業在沖繩的辦公室,工作人員直接帶我們勇闖藝人休息室,更沒想到他們竟找來台日混血的日本搞笑藝人渡邊直美來跟我們合照。每次跟阿桃在電視上看到她都覺得超有喜感,現在竟然可以見到本人,我應該是在作夢吧!

還記得大學時代跟阿桃一起看搞笑藝人在電視上表演時,可能因為當時日文程度不好,加上因為文化背景不同,覺得日本跟台灣的笑點不太一樣,所以就算阿桃笑得東倒西歪,我總是只能乾笑傻笑或呆笑。

在日本生活幾年後,竟莫名的喜歡上他們那種看似無厘頭卻有深深涵義的搞笑表演,跟著阿桃一起愈看愈有趣,兩人也因此多了更多話題。每次看電視看到失態大笑時,我都很讚嘆,吉本興業的搞笑藝人,真的帶給我們無限的幸福啊!

我跟阿桃還曾經特地衝到大阪的吉本,想要去看他們現場的表演,可惜卻都搶不到票。懷著多次遺憾的我,託這次到沖繩工作的福,竟然能比阿桃早一步看到搞笑藝人,讓阿桃羨慕到不行。

開啟「部落客」的工作之路

結束跟吉本興業的合作後,不只因為看到搞笑藝人而興奮多日,收獲更多的是在那次合作後,認識了很多在日本努力生活的台灣人,跟他們比起來,覺得自己實在看得太少、懂得太少。

後來笑笑鬼屋的體驗文貼出來之後,台灣朋友對我寫的那篇分享文章的反應還不錯,很多人來信說,他們也想要去玩一玩。那時我才知道,原來自己在網路上,有著一份小小的影響力。

從那次之後,漸漸有一些日本地方政府觀光單位的邀約,我都抱著新奇的心去感受。一直到現在,在每一次的體驗工作中,總是提醒著自己,要帶著初衷,將感受到的感動與回憶,透過文字,把日本可愛的地方與文化傳達給大家,就像是第一次我去參加吉本興業「笑笑鬼屋」給我的體驗那樣。

胎胎不哭了

每次在外地工作,靠自己找路、找住宿,加上在家陪伴阿桃的時間瞬間減半,阿桃從一開始的不習慣到現在的體諒,他的家人與我台灣的家人也都是大力支持,這些是我獨自在外打拚時,心理上最大的靠山。

有一回到福島工作,阿桃的叔公叔母就住在那邊,上了年紀的他們,一大清早特地來工作現場探班,只為了替我加油打氣。帶著他們兩位老人家特地買來的葡萄,自己回到飯店時,一邊吃,一邊心暖鼻酸。

剛來日本時,什麼都不懂,凡事都得依賴阿桃,總覺得對他很抱歉。「為了生存,讓自己在日本變得更強更獨立,才是對他最好的報答,所以我只能努力。」這是在我開始到處接工作,一個人外宿很累時會對自己的信心喊話,所以不允許自己碰到困難就哭哭啼啼,堅強才能讓所有愛我的家人及關心我的大家放心。

也許自己對突如其來的忙碌生活還有許多不適應,但是我相信,這就是人生好玩的地方。阿桃是在天國的爸爸為我選的,而現在這段新的旅程,我相信他一定也會繼續守護著我們。

 

■ 阿雲的日本初體驗

 

話說,阿桃因為貸款買了一台中古車,擄獲了丈母娘阿雲的心,甚至連親戚朋友們那一關都因此通過,我終於可以嫁了。我們在日本要辦簡單婚禮儀式時,阿雲跟妹妹第一次來到日本,就借住阿桃老家。

媽媽妹妹與阿桃的家人是第一次接觸,雙方既緊張又興奮,只能用「雞同鴨講」四個字來形容。可愛的是,桃爸買了八個小蛋糕,手繪一張連連看的大圖,規定大家先不能挑口味,得用連連看的方式,連到哪一條線就選終點畫的蛋糕種類,讓大家玩得不亦樂乎,就算是簡單的小蛋糕也吃得開開心心。

或許正因為語言不通,所以就沒有「溝通」上的問題,雖是初次見面,但似乎雙方對彼此的印象都很好。

其實,我遺傳到媽媽,兩人個性都很急,不,應該說簡直一模一樣。過去在台灣,我們住在一起時老是吵架,而現在因為嫁到日本,能回台灣一趟不容易,但只要住在一起超過三天,還是吵架。(苦笑)

結婚後,雖然阿桃經常惹我生氣或害我白眼翻不停,但我卻很感謝有這麼一位天兵丈夫,因為他給了我跟媽媽一個重新認識彼此的機會。

以前阿雲對我的關心是緊迫沉重的,因為她得身兼父職,也因為她太愛我跟妹妹,把彼此都壓得喘不過氣……但她卻不得不這樣做。

這幾年來才明白,原來距離教會了我們,只要將過多的愛與思念,變成一句簡單的關心,彼此學會放手,用祝福代替操心,對我們雙方都好。

看著婆婆,重新學會跟媽媽相處

在日本生活了這麼多年後,我常常覺得,講日文的我,是另一個自己。

在不同的國家,使用不同的語言,身處在不同民情,也許該說,是在那樣的環境下,我找到了一套屬於自己的生存方式;而一回到故鄉台灣,就又能無違和地馬上回到最原始的自己。這兩者並沒有衝突,兩個都是我。

婚後雖然沒有跟公婆小姑同住,但每次相聚時,因為文化、生活習慣的不同,阿桃家人也很包容我。久了之後,他們也將我當自己人,一些剛認識時的客氣禮節,也都因距離變近而不再那麼拘謹。

某次婆婆(桃媽)叫大家吃飯時,我因為身體不適而說了「不餓」,她直接回:「是因為我做的菜不好吃嗎?」無心的一句話,讓我緊張了一下。戰戰兢兢地想說:「自己是不是說錯話了,該怎麼辦?」甚至在心裡擱了好幾天,總是覺得不安。

換作是媽媽講的,我大概就不會理她,甚至連回話都不會。

可是婆婆這樣一說,卻讓我想破頭:「婆婆生氣了嗎?她到底在想什麼?我該怎麼做?」看著日本婆婆,想起多年來自己對媽媽的放肆任性,慢慢了解該如何去對待媽媽。

婆婆跟媽媽他們對愛的表現也不一樣,媽媽比較直接,當她(擅自)覺得妳會冷的時候,一定會一直念念念到妳把衣服穿上才會停止;但婆婆就不同,她會直接遞一個暖暖包給妳,同樣都是擔心孩子感冒,但雙方表現卻大不同。

吃飯的習慣也很不一樣,在台灣時,因為家裡從早到晚都在外面擺攤工作,經常回到家已經很晚,吃外食對我們而言,早就習以為常。在日本卻是完全不同的場景。

第一次到阿桃家,加上我共有六個人,一餐吃下來,整個洗碗槽滿滿都是碟子,只有桃媽一個人收拾兼洗碗,其他的人都坐在客廳前一邊看電視、一邊刷牙。沒錯,早晚他們都喜歡在客廳刷牙,一邊講話,一邊看電視,最後都是媽媽在清理。那一瞬間我覺得「當日本人的媽媽好可憐喔!」(一邊刷牙一邊到處跑,在日本應該只有阿桃家人會做的事)

此外,一般日本人搭電車或其他交通工具,都是禁止講電話的,因為他們認為這樣會給別人帶來麻煩。日本,真的是一個很怕給他人添麻煩、很在意別人眼光的國家。

一開始不太習慣,覺得這樣活得很累、很拘謹,連在公共場合也不能開心大笑、大聲說話。偶爾回來台灣,聽到有人在車上講電話都覺得有點違和,甚至對於自己邊走邊吃,都感到不可思議,但不得不說,心裡竟莫名有種「解放了」的開心感。

不知不覺,在日本生活,習慣也漸漸地被同化。就像是「不化妝不出門」的例子,明明以前在台灣不化妝一樣也到處跑,但在日本沒化妝出門卻有種說不出的罪惡感。(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