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人為什麼會背叛朋友?因為人格特質?嫉妒?憤怒?報復?這些都是可能原因。但朋友關係中會發生背叛,還有其他必須考慮的因素,包括當繼續做朋友的希望落空時,想要報復的慾望;或者是自尊低落、無法面對改變――這些只是幾種朋友關係發生背叛的可能原因。有些原因會比較容易察覺、應對,甚至可以扭轉。

 

試著了解背叛

朋友關係中,什麼時候比較容易發生背叛或傷害對方的情況?關係進展得太快、沒有足夠的訊息交流,或是共同經歷過的情況還不夠多、關係還沒有經受過考驗,都可能讓你一開始就錯看這個朋友。

既然友誼通常都是有相似背景、價值觀的人,彼此建立的關係,所以背叛或傷害也較常見於地位、能力或價值觀差異很大的朋友身上。也許是因為一方對另一方 (或其伴侶、戀人)有愛慕之意;也許雙方都想要同一件東西,但只有一方能得到,例如,因為升遷或工作而導致的朋友背叛。

千萬記住,如果你和朋友的價值觀不同,那麼朋友認為是正面的舉動,就算是為了幫助你,也有可能被你視為傷害、背叛。琳達‧ 崔普似乎就是這麼認為的。她和舊識莫妮卡‧ 陸文斯基的關係,稱得上是二十世紀最有名的朋友背叛案例。

一九九七年,琳達‧ 崔普錄下她與莫妮卡‧ 陸文斯基在電話上聊天的內容,因為她認為自

己的舉動符合朋友與國家的最大利益。陸文斯基在電話上,詳細描述她和當時的總統比爾‧ 柯林頓的男女關係。在雜誌刊登出來的專訪內容中,崔普對訪問她的記者解釋,她對自己背叛朋友的看法:

 

你這樣說出去,難道不算是背叛了朋友嗎?

我沒有背叛莫妮卡‧ 陸文斯基。我認為不論發生什麼事,總好過被那個手段冷酷的總統虐待。說出真相,可以讓她不再執迷不悟。此外,莫妮卡也不在意隱私,她已經跟十四個人說過了。

 

專訪最後,記者問琳達‧ 崔普:

如果有人問:「你晚上怎麼睡得著時?」,你怎麼回答?

我睡得很好。我照鏡子的時候完全沒有問題。我對自己的所作所為完全不後悔。再來一次,我還是會做一樣的事,只是會更快更好。

 

報復與鬥氣

背叛可能是因為感到被人辜負,因此說了或做了某件你和朋友都認為無益於增進友誼的事情。如果朋友間有一方覺得被錯待,或真的有錯待之事,背叛就可能出於報復的動機而發生,成為某種形式的「以牙還牙」。這也印證了「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道理。如果你想避免背叛,就不要背叛。如果你不想被人說壞話,就不要說別人壞話。

關鍵在於,朋友關係中是否有尚未解決的衝突,導致有人需要透過背叛達到報復的目的?如果這是背叛朋友的動機,你可能無法阻止背叛的發生;但如果想挽救這段友誼,可能要考慮採取本書第五章的建議。

當然,我們會對朋友滿懷憤怒,可能有無數原因,包括嫉妒、眼紅、過度競爭、沮喪與生氣,一旦處理不好,就可能變成憤怒。

誠然,這樣的觀點太過簡化,必須輔以適當告誡:就算你做得無懈可擊,表現得可圈可點,朋友仍可能會有出於報復或怨懟的行為。

背叛、背棄,或傷害朋友的動機,多數時候都出自於個人的背景。雖然你可能無法改變朋友對你的行為,不過了解這些行為,至少能讓你有比較充分的準備,應付背叛或傷害帶來的驚嚇、否認、憤怒,甚至希望報復或反擊的情緒。

雖然約翰‧ 阿莫德奧(John Amodeo)博士在《愛與背叛》(Love and Betrayal)一書中,認為戀人比朋友更常成為報復的根本原因,他的見解仍可以用來解釋朋友間會發生背叛的可能原因:

當我們無力影響他人對我們的關心、看重或認同時,憤怒和報復是常見的反應。我們把這種憤怒當成工具,企圖用以控制他人、要求他們重視我們。如果遭到冷落,報復行動可以保證我們的存在總會被他人察覺,例如盡可能讓那個不知感恩的伴侶日子難過。如果我們不能讓對方對我們有愛,但可以讓對方對我們有別的情緒,例如痛苦或難過。透過撕除他/她的價值和尊嚴,我們的前任就會和我們吃一樣的苦頭。就算這不是我們想要的影響力,但我們知道自己仍有影響力。雖然這種方式效益很短又扭曲,至少我們重掌局勢,覺得自己很重要。

 

嫉妒與眼紅

儘管少有人願意承認,但嫉妒是破壞性或負面朋友關係背後一個重要的因素,而且多數朋友關係中,或多或少都有嫉妒。嫉妒到什麼程度算過度?朋友關係中的嫉妒,尤其是破壞性或負面朋友關係中的嫉妒,是怎麼形成的?如果朋友嫉妒你的成就,他/她還算是朋友嗎?你可以採取哪些行動,或是可以怎樣趁勢而為,將朋友關係中的嫉妒降到最低?

儘管朋友嫉妒你、你嫉妒朋友,也不必因此自動摒棄你們的朋友關係。就算是非常親密的朋友,有時候也會嫉妒。很少嫉妒彼此,其實說明了你們視彼此為朋友,而不是「其他任何人」。就像某公司的人資主任說:「大家務必要了解,不管人們多關心你或喜歡你,每個人都會有憤怒、嫉妒的感受。你一定要認清,這是他們的問題,不是你的問題。」

想想嫉妒之情從何而來、朋友生活中的哪個部分讓你嫉妒,並試著了解,這些嫉妒的情緒是和你的朋友有關,而不是友誼。

儘管很困難,但請記住,嫉妒和你無關。嫉妒是因為你的成功或成就,在別人心中激起必須要讓你難過的念頭。還有人可能因為你而覺得不滿足、受到威脅,因此很可悲地做了唯一能報復你的事情:批評你、疏遠你、吝於讚美、忽視你,或貶低你的成就,企圖讓你對自己覺得不滿,就像他/她對自己覺得不滿一樣。

你不能改變朋友出於嫉妒或眼紅而對你產生的憤怒。如果只是普通朋友,你還是處理自己的情緒,不要正面回應的好。正面回應可能有副作用,激起報復的慾望。

如果對象是密友或摯友,就值得花時間和力氣正面應對,以化解對方的熊熊妒火,你可以和朋友對話,談談某個特定情境中發生的事情。例如,你可以告訴對方,當你分享加薪或得獎的消息時,對方不是忽略你說的話,就是表現得並不如你預期的那麼熱情。

希望這能幫助朋友討論自己的感受。也許他/她會回說:「我當然為你高興,但這也讓我思索,我自己的人生中到底有什麼成就?」進行這樣的對話,好處就是你的走運以及朋友對此感到的不滿,不再是「我槓上你」的衝突狀態。如果放著不管,衝突可能升高為火力全開的大吵,或甚至更糟的情況,彼此不相往來,原本的朋友漸行漸遠,最後終於友誼結束。

討論這種情形,或許可以協助朋友改變態度和行為;讓潛意識的情緒變成有意識的感受,使雙方可以一起審視、分析、學習,並試著改變這種行為模式。但如果你對朋友說:「你就是嫉

妒。」對方就會回答說:「你別開玩笑了!」你無法強迫一個還沒有準備好的人檢視自己的潛意識行為。否認是強大的防禦機制。你必須決定是否能忽略朋友的嫉妒,繼續維持友誼,因為這和你無關,尤其如果只是暫時性現象時更應該如此。

二十五歲的黛兒選擇忽視終生好友的嫉妒。黛兒和她的摯友一起長大,她形容兩人「情同姊妹」說:「我們從不讓︹她的嫉妒︺影響我們的關係。」她的摯友到底做了什麼?「她總是對我約會的對象口出惡評。」「但事後又會向我道歉,承認她只是嫉妒而已。」

也許是因為朋友能承認自己嫉妒,也許是因為黛兒願意原諒別人的個性,或是兩種因素都有

關,使這段摯友情誼能持續長存。黛兒說:「我學會忽視她的缺點,只看她的優點。這就是為什麼我們二十五年來都是摯友的原因。」

嫉妒有多常見?我在最近一次朋友關係的調查中發現,回答「普通朋友、密友或摯友是否曾

嫉妒你?」的一百三十六人中 (受訪者共一百八十人),八十五人 (62%)的回答是肯定的,五十一人 (38%)回答「沒有」。回答「有」的人當中,五十六人提供了他們覺得朋友會嫉妒的原因。這些原因大致上可以分為四類:

• 嫉妒自己擁有某些物質或很實際的東西,例如金錢、工作成就、婚姻狀態,或有餘裕旅行。(二十二人)

•嫉妒自己擁有其他人際關係或與其他人 (戀人或其他朋友)相處。(十六人)

•嫉妒別人認為自己比朋友更具吸引力;其中三人的理由與體重有關。(九人)

• 嫉妒自己的人格特質,例如能輕鬆地與人往來、具備天賦、或擁有「善於社交、友善的」個性。(九人)

 

這四類導致朋友嫉妒的原因說明得很清楚,朋友關係中的嫉妒之情,常是因為其中一方覺得自己不如另一方,或者是其中一方擁有另一方想要的東西――不論這樣的觀感是否與事實相去甚遠。

 

憤怒

嫉妒、眼紅與憤怒密不可分。在時常導致朋友背叛的強烈情緒背後,就是憤怒:朋友中的一方因為另外一方的緣故,自覺被貶低,因此感到憤怒,雖然另一方可能沒做錯什麼事。感到憤怒的人,通常是沒有將情緒引導回自身,將憤怒轉為正面的行動、從而引發成長與改變,反倒將憤怒投射到朋友身上。你有可能是讓朋友感到嫉妒、眼紅、餘怒難息的那個人,也可能是對朋友感到憤怒的那個人。

我為本書所分析的一百八十份調查中,有三十份是長篇問卷,共有一百零四題。其中很有趣的一題是問:「你對朋友做過最差勁的事情是什麼?」看完三十位受訪者提供的答案之後,我覺得好像可以感受到他們鬆了一口氣,因為終於可以在保密的情況下,分享他們曾經對朋友做過的不公不義之事。藉由回覆問題,他們有機會坦白自己曾做過哪些對朋友不友善的舉動,導致他們多年來一直耿耿於懷。以下是「你對朋友做過最差勁的事情是什麼?」這個問題的一些回覆:

• 「我明知道過量還吃一大堆藥 (這樣講算客氣了),害他都不知道我明天會不會醒過來。」(四十六歲,女性,媽媽)

• 「與他有好感的女生調情。」(二十八歲,男性,卡車司機)

• 「在公開場合嘲笑他們。」(四十二歲,已婚,老師)

 

回答「你對朋友做過最差勁的事情是什麼?」是一種值得參考的練習,讓你比較了解自己對朋友感受到的怒氣,以及朋友對你感受到的怒氣。

評估你感受到的是否構成友誼中的傷害,也是非常重要的。即使你容忍的傷害行為,其實只是表現憤怒的不當方式,也很少有人知道如何直截了當地表達怒意。相反地,我們「被教導」要避免、排除、嚥下、否認、投射,以及忽視憤怒。如果我們不說出:「我很生氣,」不掌控自己的怒火,和惹我們生氣的人一起化解憤怒,就會發生背叛、傷害。然後,背叛或傷害行為就成了怒氣的替代品。這樣仍然不是直接表達怒意,只是取代而已。

為什麼有人會避免表達憤怒?因為他/她害怕一旦顯露怒意,其他人就會消失、逃開、拒絕自己,不想再和自己在一起。諷刺的是,做出出於憤怒的背叛或傷害行為,因而導致的拒絕,正是一開始大部分人最害怕、不願意表現憤怒的原因。

我們如何脫離這種無盡的循環?如同心理醫師西奧多‧ 艾薩克‧ 魯賓(Theodore Isaac Rubin)在《別讓生氣誤了事》(The Angry Book)中鼓勵讀者,坦然面對憤怒的情緒和話語,是健康、正面的行為。魯賓醫師在最後一章分享了一○三個自問自答的問題,幫助讀者自己檢視憤怒,讓人更了解這種強大但常被誤解的情緒。以下是其中一個問題:

你是否知道,最大的危機,就是毫無所覺、或對自身所覺毫無所知?接受憤怒,等於接受感覺,等於知道自己是誰、扮演什麼角色。

然而,如果是別人生你的氣呢?憤怒讓我們覺得不舒服,立即的反應就覺得怒氣是針對我們個人而來。但在這之前,我們必須先自問:朋友是真的在生我的氣,還是其實是生別人的氣,只是遷怒於我?不幸的是,當有人對我們發脾氣時,我們不會想到要冷靜、仔細地釐清憤怒真正的源頭,而是急於還以顏色,常導致大吵、互相叫罵、口出惡言、(比較溫和的回應是)掛電話,或轉頭走人,甚至從此絕交。

不論是別人對自己的憤怒,還是自己對別人的憤怒,都很少有人了解如何處理憤怒。否認憤怒的情緒,並試著從造成憤怒感覺的關係中脫身,只是治標不治本,沒有觸及問題的根源。不要把憤怒和表達憤怒的人混為一談,試著聆聽憤怒背後的涵義,而不要只注意排山倒海般的恐怖情緒,你就會得到不論就短期或長期而言,對自己、對你的各種關係都有益處的訊息。

因此,如果有人衝著你發脾氣,請自問以下的問題,衡量怎樣回答才理想:

1這股怒意是師出有名的嗎?

2這股怒意是針對我的嗎?還是朋友其實另有生氣的對象,我只是代罪羔羊而已?

3這是我能夠應付的偶發性或慣常性行為嗎?

4我可以幫助朋友冷靜下來,讓彼此以比較冷靜的心態面對朋友的憤怒嗎?

5是否需要其他人介入,幫助我們處理朋友憤怒的原因?

6如果我覺得朋友只是在發洩,而選擇忽略這種情形,對我們的友誼或我自己,是有幫助,還是沒有幫助?

 

當朋友之間有一方發火,或假設有一方生氣時,你和朋友怎麼應對,對於你們的友誼有多牢靠,是一項極為關鍵的預測參考,就像你和朋友在發生衝突時會如何應對,也是一項可以預測你們友誼堅固程度的指標。

 

漸行漸遠

• 「我有位老友。最近我發現我們漸行漸遠,跟以前已經不一樣了。我們不再是朋友了――我們當初為什麼會想成為朋友?」

• 「我們在兩家孩子都還在學走路的時候就認識了。她的婚姻當時就不順遂,最後終於離婚;而我的婚姻雖然不算美滿,還是維持了下來。我和她交情很深,曾經幫助她度過離婚的難關。這段朋友關係最後因為三件事情而告終。我覺得我必須做選擇,是要對她以及她(扭曲)的認知維持忠誠,還是對他(我的丈夫)維持忠誠。我選擇了我的先生。我們的友誼維持了十年。」

 

長久的友誼,只要沒有任何一方感受到維持友誼的壓力,朋友關係往往都能維持數年或數十年。結束友誼時感受到的痛苦與潛藏的絕望,比維持友誼需要的努力更強烈。但是世事難料,也許發生了什麼事情,迫使朋友中的一方或雙方都想好好審視這段友誼,並下定決心要挽救或斷開。

有趣的是,即使多數對長年友誼抱有疑問的人,知道他們當初為何成為朋友,但還是會百思不解,他們的友誼為何、如何能維持得如此長久。不過,漸行漸遠絕對是友誼轉淡、甚至消逝的合理原因。友誼不需要戲劇性或「正式的」句點。你可能希望它逐漸消逝,但在心裡又明確知道,你必須結束這段朋友關係。為什麼當朋友漸行漸遠時,盡可能降低這段友誼的影響或甚至結束這段友誼,會如此重要?

首先,除非你能夠放手,放棄這段日漸淺薄的友誼、朋友關係,否則不太可能打開心房,接受新的朋友,重新建立親密友誼。一年只有這麼多週、這麼多天、這麼多小時;如果你把時間和精力都耗在漸行漸遠的朋友身上,你自己要從哪裡獲得友情的滋潤?你怎麼會有時間顧及真正需要、想要的朋友呢?

這個觀念非常重要,因為沒有任何規定限制生命中只能有幾個親密朋友。每個人也會有各別的差異。例如,有些雙薪家庭的父母,可以在工作和家庭間游刃有餘,還有時間培養嗜好、維持友誼,但其他人可能覺得照顧小孩就夠累了,更別提還要顧及工作、友誼與其他興趣。同樣地,有些人可以應付五個、十個、甚至十五個密友或摯友,有些人可能只能應付一到兩個。如果你只能應付一兩個親密朋友,而兩人都已經和你疏遠,你就必須做些努力,空出自己的時間和付出情感。

第二,背叛或傷害較容易發生在逐漸疏遠的密友或摯友間,而不是在仍然互有聯繫、互相關心的朋友之間。表面上,任何事都可能導致背叛或傷害,唯獨離棄朋友應該不會演變成背叛。但是,日漸疏離可能正是使朋友憤怒的原因,因為對方會感到這股拉力是無可逆轉、無法停止的。背叛會為整個情況畫下戲劇性的句點。想要避免背叛或傷害的方法之一,就是不要在朋友或以前朋友的情緒上火上加油。漸行漸遠可能是背叛的序曲,就算背叛是不智的――一旦兩人間的友誼成為過去式,你的朋友不再受到朋友關係的羈絆,連帶也不需善盡朋友的保密義務,就可能把他/她本來會為你保守的祕密說出去。就像我們常說「嘴大壞事」,一旦情分日疏使保密的使命感變淡,就可能導致背叛或傷害。

要降低因為友誼轉淡而導致背叛的可能性,就不要讓對方有被拒絕的感覺――當朋友關係不如以往那麼親密時,有時候會讓人覺得被拒絕。最好的是你的朋友可以用其他朋友取代你的位置,讓你朋友覺得有連結、覺得被確認是某人的朋友,這樣你們之間就不需要背叛或戲劇性的結局。如果你希望讓友誼自然消逝,要用圓滑的外交手腕處理。避免跟其他人喋喋不休地談論你的朋友、你們的友誼,因為這些話最後可能會傳回朋友耳中;再怎麼溫和的評論都可能傷害人家,甚至因為你談論這段朋友關係,使對方覺得你背叛了自己。

要拉開距離、讓友誼變淡,是有技巧的,巧妙地讓你的朋友「得到暗示」,而不覺得滿懷怨懟或難堪。不過,如果你覺得漸行漸遠的情形,仍然還有轉圜的餘地,可以試著與朋友重新建立連結,看看若在這段友誼中投入更多時間與情感,是否能重新建立你們曾有的關係。

要怎麼知道這段朋友關係正逐漸變得疏遠?大多數時候都要靠直覺。今天許多人都忙得沒時間打電話、小聚一下,甚至寫簡訊或email,所以也許這不是一個準確的條件。朋友間的溝通品質,也許是評估朋友關係是否仍然親密,或是你們正在逐漸疏遠、情誼逐漸變淡的最佳方法。想想你們是否從朋友關係建立一開始,就會分享私密的事情或祕密 (對某些人而言可能不是,因為他們不會與任何人分享祕密,尤其是近親以外的陌生人)。另外,也可以觀察其中一方、或是兩方,是否最近總是會帶第三或第四個朋友一起出現,減少了原本雙方單獨相處的親密感與時間。

如果疏遠只是單方面的作為,尤其如果一方想讓關係逐漸變淡,另一方卻想讓關係維持在以前曾有過的親密程度上時,就會很痛苦。朋友關係如此珍貴又脆弱,就是因為朋友關係要成立並持續,必須雙方都同意;但只要一方抽身,關係就結束了。

當然,你完全可以讓這段友誼逐漸消逝。正面衝突既無建設性,也不是雙方樂見的。當面質問你為什麼要結束朋友關係,或是朋友為什麼想離開你,更可能導致傷害。其實只要不回朋友的電話 (或是當朋友不回你電話時,你就知道對方在暗示些什麼),或許就是最好的方式,處理已經淡漠、無可挽回的友誼。

 

自尊低落

你的自尊如何造成負面或具破壞性的朋友關係?雖然一般而言,自尊越高,越不會牽扯進具破壞性的朋友關係,但兩者之間並不是簡單的因果關係。較高的自尊也會讓你在一段還算正面朋友關係當中,就算偶爾出現破壞性或傷害性的時期能耐心等待,讓你不至於因為暫時性的不如意,就反應過度,致使你說出或做出不可挽回的事情。

如果朋友的自尊低落,他/她可能會自覺不配交朋友,且有意無意間,說出疏遠你的話或做出疏遠你的行為。不幸的是,某些低自尊的朋友,可能會讓你經歷這些對朋友關係的「測試」,強迫你「證明」你的友誼。

要喜歡自己選擇的朋友,首先必須喜歡自己。如果一個人自尊低、自我價值低,連自己都看不起,也很有可能因為朋友與自己交往而看不起朋友。這樣的話,低自尊就會對自己和朋友都造成問題。

自尊低落的人還可能會把朋友的問題當成自己的問題。反過來說,他們可能拒絕諸事不順(或諸事順遂)的朋友,因為朋友的處境使他們不自在。相對地,有強健自尊的人,會認為朋友的優缺點、成就、失敗,都是朋友自己的事,而非反映任何其他人的價值。

正面、健康、長久維持的友誼,有助於提升一個人的自尊。自尊低落可能使某些人破壞、逃

避朋友關係,進一步導致自我價值低落。

 

接受暗示

雖然大家都知道,約會、追求是擇定終生伴侶的篩選過程,但有些人可能沒注意到,決定是否要與某人交朋友或繼續做朋友,也與擇偶的選擇歷程相似。有些被認定是傷害的行為,可能其實是當事人正絕望地試圖結束一段朋友關係;可能當事人一開始就不想要這段關係,或是認為這段關係不應該再繼續下去。

友誼的珍貴之處、強大之處,在於它扮演的是選擇性的角色。你可以決定不想要繼續與某人做朋友,這位某人也可以做一樣的決定,這都是正常的。大多數情況中,不會有法律、道德或經濟上的原因,迫使你必須繼續某段朋友關係。然而,情感的投資,尤其是投注在密友或摯友關係中的情感,可能與情侶關係中的一樣強烈,甚至更長久。因此結束友誼和結束戀情一樣讓人心碎,尤其是當被拋棄的一方事先沒有察覺任何徵兆,或是這段友誼似乎結束得「不明不白」時,更是如此。

友誼畫上句點,可以有許多原因。但拒絕接受暗示、理解友誼已經岌岌可危,或是其中一方想要結束關係,都可能刺激朋友採取更激烈的手段,以更戲劇性的方式結束朋友關係。

如果你接受暗示,或是朋友接受了你的暗示,讓你得以放緩友誼變淡的步調,避免戲劇性的傷害發生,也許日後得以在事過境遷、個性改變,或變成熟之後,重續朋友的關係:也許你變得有較多的時間了,朋友的小孩都長大了,正需要朋友;或是你們經過歲月的洗禮,個性都改變了,變得比較合得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