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一、稻麥



稻為五穀之一。說起穀,古來就有三穀、五穀、六穀、九穀、百穀諸稱,如《格致總論》云:



穀,種之美者也。其為種也不一,考之前載,有言三穀者,粱稻菽是也;有言五穀者,麻黍稷麥菽是也;有言六穀者,稻黍稷粱麥?是也;有言九穀者,稷秫黍稻麻大小豆大小麥是也;有言百穀者,又包舉三穀各二十種者為六十,蔬果之實助穀各二十是也。



按:鄭玄註《周禮》謂三穀黍、稷、稻,五穀黍、稷、菽、麥、稻,與上述有異;又有四穀黍、稷、稻、麥。晉崔豹《古今注》又謂九穀黍、稷、稻、粱、三豆、二麥,亦與上述不同。蓋此種總稱,大抵為後人隨意掇合,原無定例可言。惟五穀中無稻,則實不可通,故當以鄭說為是。



稻字從禾從舀,舀象人在臼上治稻之義。種類殊多,但大別之則為粳糯兩種。再由此兩種分歧而出,據古籍所載約近百種,如明徐光啟《農政全書》云:



黃省曾《理生玉鏡》曰:稻之粒其白如霜,其性如水。《說文》謂之「稌」,沛國謂之「粳」。以黏者謂之「糯」,亦謂之「秫」;以不黏者謂之「?」,亦謂之「粳」。故氾勝之云:「三月而種?,四月而種秫。」然皆謂之稻也。《魯論》之「食夫稻」,粳也。《月令》之秫稻,糯也。糯無芒,粳有芒。粳之小者謂之「秈」,秈之熟也早,故曰「早稻」;粳之熟也晚,故曰「晚稻」。京口大稻謂之粳,小稻謂之秈。其粒細長而白,味甘而香,九月而熟,是謂稻之上品,曰「箭子」。其粒大而芒紅皮赤,五月而種,九月而熟,謂之「紅蓮」。其粒尖色紅而性硬,四月而種七月而熟,曰「金城稻」,是惟高仰之所種,松江謂之「赤米」,乃穀之下品。其粒長而色斑,五月而種九月而熟,松江謂之「勝紅蓮」。性硬而皮莖俱白,謂之「種稻」。其粒大色白,稈軟而有芒,謂之「雪裡揀」。其粒白無芒而稈矮,五月而種九月而熟,謂之「師姑?」,《湖州錄》云:「言其無芒也。」四明謂之「矮白」。其粒赤而稃芒白,五月初而種八月而熟,謂之「早白稻」,松江謂之「小白」,四明謂之「細白」。九月而熟謂之「晚白」,又謂「蘆花白」,松江謂之「大白」。其三月而種六月而熟,謂之「麥爭場」。其再蒔而晚熟者,謂之「烏口稻」。在松江色黑而能水與寒,又謂之「冷水結」,是謂稻之下品。其粒白而大,四月而種八月而熟,謂之「中秋稻」。在松江八月望而熟者,謂之「早中秋」,又謂之「閃西風」。其粒白而穀紫,五月而種九月而熟,謂之「紫芒稻」。其秀最易謂之「下馬看」,又謂之「三朝齊」,《湖州錄》云:「言其齊熟也。」其在松江粒小而性柔,有紅芒白芒之等,七月而熟曰「香?」。其粒小色斑,以三五十粒入他米數升炊之,芬芳馨美者,謂之「香子」,又謂之「香」。其粒長而釀酒倍多者,謂之「金釵糯」。其色白而性軟,五月而種十月而熟,曰「羊脂糯」。其芒長而穀多白斑,五月而種九月而熟,謂之「胭脂糯」,太平謂之「朱砂糯」。其白斑五月而種十月而熟,謂之「虎皮糯」,太平又云「厚稃紅」。黑斑而芒,其粒最長,白稃而有芒,四月而種七月而熟,謂之「趕陳糯」,太平謂之「趕不著」,亦謂之「秈糯」。其粒大而色白,四月而種九月而熟,謂之「矮糯」。其稃黃而米赤,已熟而稈微青,佈宜良田,四月而種九月而熟,謂之「青稈糯」。其粒大而色白芒長,而熟最早,其色易變,而釀酒最佳,謂之「蘆黃糯」,湖州謂之「泥裡變」,言其不待日之曬也。其粒圓白而稃黃,大暑可刈,其色難變,不宜於釀酒,謂之「秋風糯」,可以代粳而輸租,又謂之「瞞官糯」,松江謂之「冷粒糯」。其不耐風水,四月而種八月而熟,謂之「小娘糯」,譬閨女然也。其在湖州色烏而香者,謂之「烏香糯」。其稈挺不仆者,謂之「鐵梗糯」。芒如馬鬃而色赤者,謂之「赤馬鬃糯」。其粒小而色白,四月而種六月而熟,謂之「六十日稻」,又遲者謂之「八十日稻」,又遲者謂之「百日赤」。而毗陵小稻之種,亦有「六十日秈」「八十日秈」「百日秈」之品,而皆自占城來,實賴水旱而成實,作飯則差硬。宋氏使占城珍寶易之,以給於民者。在太平六十日秈謂之「拖犁歸」。有赤紅秈,有百日秈,俱白稃而無芒,或七月或八月而熟,其味白淡而紅甘。在閩無芒而粒細,有六十日可獲者,有百日可獲者,皆曰「占城稻」。其已刈而根復發苗再實者,謂之「再熟稻」,亦謂之「再撩」。其在湖州,一穗而三百餘粒者,謂之「三穗子」。



按:其中占城稻據宋羅願《爾雅翼》云:



今江浙間有稻粒稍細,耐水旱而成實早,作飯差硬,土人謂之「占城稻」,云始自占城國有此種。昔真宗聞其耐旱,遣以珍寶求其種,始植於後苑,後在處播之。按:《國朝會要》,大中祥符五年遣使福建取占城禾,分給江淮兩浙漕,並出種法,令擇民田之高者分給種之;則在前矣。



是始於占城國。占城在今越南,今又稱之為「洋秈」。惟如《農政全書》所說:



賈氏《齊民要術》著旱稻法頗詳,則中土舊有之,乃遠取諸占城者何也?賈故高陽太守,豈幽燕之地自昔有之,爾時南北隔絕,無從得邪?抑北魏時有之,後絕其種邪?今北土種者甚多,畿內種推平峪,山東推沂州,不啻新城粳稻矣。



則中國古時似也有此種的。惟江浙之間,實為真宗所移植,當無疑義。其實稻種之多,據現在農業家研究,至少在一千餘種,那真是洋洋大觀,非我們所能勝述了。



至於稻的原產地究在何方,這是各有各的說法,如近人原頌周《中國作物論》云:



稻英名芮斯(Rice),與梵語芮衣(Vrihi)相近,疑歐洲之稻始由印度傳入。惟稻之原產地究竟出於印度與否,尚未可知。有謂中國神農時已植稻者,然神農建都河洛,氣候嚴寒,不宜於稻耕種,稻似非始自神農;惟徵諸《史記.夏本紀》:「禹令益予眾庶稻,可種卑濕。」是稻為夏以前所有,確無疑義。抑又聞之,暹羅英名為Siam,音近粘秈,而不黏之稻曰粘曰秈,想是Siam音之轉,則謂粘稻發源暹羅,亦屬可信。因思《說文》言「沛國謂稻曰?」,疑吾國初植之稻為糯種,粘稻乃其後起歟?



此種推測,或較可信,蓋稻實為溫熱帶植物,不適於北方寒冷之地種植,今日如此,古時當亦不能例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