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一章 幕府末年,面對歐美,日本是如何守住了自己的獨立?

井上勝生



被看作「半開化」的江戶日本



進入二十一世紀以後,歷史學發生的很大變化,就是擺脫了歐美中心史觀,將以前被置於邊緣區域的亞洲、非洲、拉丁美洲作為中心,來重新開始撰寫歷史。文化圈的配置圖,正迎來了全球性的大變動。原本世界上的資本主義和帝國主義的產業體系,就是依靠亞洲、非洲和拉丁美洲地區的豐富資源和龐大的市場而繁榮起來的。因此,出現了以亞洲、非洲為中心的大的波瀾,也是很自然的事情。



歐美的歷史,就是強者的歷史。日本在進入近代以後迅速地脫離了亞洲,在文化上變成了一個歐美式的國家。就是所謂的「脫亞入歐」。以歐美為中心的視角,日本恐怕比其他亞洲國家要強烈得多。



我有時候會感覺到,我自己也沒有從日本的角度來觀察日本打開國門的歷史。我們有必要將視角移到亞洲這一邊,從歐美的對面一側的視角,來深入細緻地觀察一下歷史。我們已經習慣了將歐美看作是正面。如果從它的反面來深入仔細地觀察一下的話,就會看到,在歷史的大屏幕上,亞洲各地的人們,還有江戶幕府末期的日本人,會以富有個性的充滿魅力的姿態顯現出來。



我想從江戶日本的立足點來觀察幕府末年至維新時期的日本打開國門的歷史進程,通過這一方式來試著說明上述這一視角的重要性。



我就以佩里艦隊來到日本第一天深夜發生的事情作為素材來說明一下吧。一八五三年(嘉永六年)六月三日,佩里率領的四艘艦隊在浦賀海面下錨停泊,開啟了江戶日本打開國門歷史的大幕。



深夜,在浦賀上空,自西南方向的低空,出現了一個「拖著一個紅色的楔形尾巴的藍色球形」的巨大流星,在佩里艦隊的上方,「發出了藍色的火光猶如燃燒般地」在艦艇內反射出閃光,呈一直線地向江戶方向快速飄移過去。從值班士官那裡獲知了此事的佩里,在日記中這樣記述道:(《佩里遠征日記》)



……於是,我向上帝祈禱,希望我們眼下的努力,能夠不經流血便可獲得成功。其努力的目的,就是把這個特別的半野蠻國家的人民納入到文明國家的大家庭裡來。



佩里祈願上帝保佑他們能夠打開日本的國門。「特別的半野蠻的國家的人民」,指的就是江戶日本。用現在的歷史用語來表達的話,就是「一半還未開化」的日本。「文明國家的大家庭」,就是那些歐美基督教國家。當時的江戶日本,還沒有進入到這一大家庭中。歐美是將江戶日本排斥在這一大家庭之外的。文明,正是以歐美為中心的「歐美的世界」。



炮艦外交



佩里帶來了美國總統致將軍的信函。我們來讀一下這封信函吧。(據《橫濱市史》第二卷的譯文,一九五九年)



……合眾國的憲法及其他各項法律,禁止干涉其他國家的宗教性和政治性的事務。我特別命令佩里準將,不可在貴國領土上發生任何有害和平的行為。……日本也是一個富裕豐饒的國家,生產著眾多富有價值的物資。貴國人民精通這樣的生產技術。我熱切期望,兩國間互相通商,日本和合眾國共享利益。



我知道,貴國政府原有的法律規定,除了中國人和荷蘭人之外不允許與其他國家進行貿易。但是,要根據世界形勢的變化和新政府的形成,與時俱進,制定新的法律,這才是明智的做法。……我認為,倘若陛下能夠更改舊法,允許兩國間的自由貿易,將會給兩國帶來極大的利益。



總統在信函的開頭稱將軍為「呈日本皇帝陛下」。他把日本看作是一個「帝國」,並讚揚日本「是一個富裕豐饒的國家」。在上述所引用的總統的信函中,就兩次出現了「日本」,在這裡完全看不到佩里日記中所記述的「半野蠻的」國家這種負面的形象。與此相對,其實在佩里從合眾國港口啟程時,國務院下達給他的一般命令(總體性的訓令)中,是將日本定位為「半開化的弱小國民」的。



我們需要對此進行仔細的閱讀。總統在信函中述及了美國的憲法和法律,並命令佩里準將,「不可在貴國領土上發生任何有害和平的行為。」這是不是事實呢?

在國務院的一般命令中,總統是不具有「宣戰權」的(合眾國的宣戰權在議會),因此佩里的任務是「具有和平性質」的。但是另一方面,為了預防不測,佩里被授予了「廣泛的自由裁量權」。上面指示佩里,率領強大的艦隊,「將艦隊開到最佳的地點」,然後與對方展開交涉。因此,佩里在江戶灣的實際的作戰行動,是非常強硬的。根據日本方面的態度,也很有可能採用戰爭的方式。



在《佩里提督日本遠征記》中,佩里記述道,他已決定對日本政府採取「堅決的態度」。這一態度,要求一個文明國家對別的文明國家應該採取符合禮節的行為。到達日本的第一天,當日本方面表示礙難在江戶灣上展開談判時,佩里發表了如下的強硬發言。這段話引自幕府留下的國門開放的外交記錄中的《對話錄》(對原文中一部分漢文式的表述進行了改寫。為便於現代人閱讀,對原文的部分標點作了改動。下同)。



乘坐反舟上岸,要求﹝日本的高官﹞立即﹝將總統的信函﹞交給將軍。



所謂「反舟」,就是帶有大炮的小型炮艦。上岸之後,就立即遞交了總統的信函。這就是所謂的炮艦外交。如果幕府回答說不接收的話,江戶灣上就可能發生武力衝突了。到了第二天日本方面也沒有作出答覆,佩里就反覆表示,「現在只能採取如此行動了」,或者直接進發到江戶城去,或者採取「我們認為應該採取的」行動了。此後,為了催促日本方面做出答覆,佩里艦隊不顧日本方面的制止,徑直開進了江戶灣的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