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一章 一場陰謀

良久,寧洛終於緩緩地睜開了眼睛,瞬間清醒,眸中滿是驚慌和不知所措!

人就在自己懷裡,這麼真實的觸碰,並不是夢。

昨夜的一切他隱隱都記得的,記得最清楚的就是那碗藥了!

曾經的運籌帷幄,曾經的波瀾不驚,曾經的臨危不懼。

統統就在這清醒的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盡是敗給了這個安靜沉睡著的女子。

頭一回這麼不知所措,不知道如何是好。

該怎麼做!

該怎麼說?

突然叩門聲傳來了,幾聲輕扣便停了。

隨即傳來的卻是他再熟悉不過的聲音了,竟然是血影!

「寧洛,起了嗎?」

本就是慌,此時更是無措,若用狼狽二字來形容怕也並不貼切了。

慌得不知道怎麼回答,想動卻又不敢亂動,怕擾醒了懷裡的人。

如何是好啊!

叩門聲再次傳來:「寧洛,起了嗎?怎麼傷了?傷得重嗎?」

還是沒敢開口,似乎只能裝睡了,只是看著懷裡的漣俏,眉頭緊緊鎖著,也似乎只能先這麼看著她了。

整個腦袋亂成了一團,寧洛啊寧洛,你也有如此輕易就馬失前蹄的時候啊!

門外血影已經在短榻上坐了下來,七魔、七煞在一邊侯著,雲容端來了茶水。

血影也不打算再擾他,先問題了七魔、七煞其他事情了。

小小的廳堂裡,一群人都在等著。

血影問了好些事情,玉邪皆如實回答,包括寧洛的傷。

時間很快就過去了,只是寧洛屋裡仍舊沒有動靜。

魅離終於是忍不住開了口,道:「今兒個寧洛是怎麼了,睡那麼沉,都什麼時候了還不起來。」

「他最近太累了,身子骨又不好,讓他多睡會兒吧!」司徒忍急急說道,似乎這個時候才良心發現了,這樣子對寧洛是不是太不道義了,怎麼說還是先把影引開。

「讓他睡一會兒吧!把那大夫叫來。」血影淡淡說道。

「是。」魅離低聲應答,瞪了司徒忍一眼這才離去。

眾人就這麼等著,誰都著急,都篤定房裡的人鐵定是醒了,卻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竟是這麼安安靜靜的。

唯有血影不急,詳細地詢問著那大夫寧洛的身體狀況……

※※※

玄鐵靈城。

淩司夜亦是耐性地聽著大夫的交待,如何熬藥,如何調養,以及孕婦會出現的一些反應。

好一會兒,都悉心瞭解清楚了,這才讓大夫離去,讓伶幽跟著去抓藥。

內屋暖閣裡,白素正倚躺在貴妃榻上,手裡把玩拼湊著那十一枚菱形玄鐵。

見淩司夜進來,白素急急問道:「大夫說什麼了?這胎動正常嗎?」

太過於頻繁的胎動,甚至會讓她生疼,即便完全不瞭解這事兒的人都會怕的,當然要問個清楚。

「還不能確定是否是正常的反應,以後留意頻率。」淩司夜認真說道,大手已經很自然地輕輕放在白素那大肚子上,一臉的認真,也不知道感受著什麼。

「你幹嘛呢?」白素納悶地問道。

「大夫說了,正常的胎動是每日早中晚各一次,每次三回,每回大概隔一盞茶的時間,有的胎動很弱,根本感受不到,現在都中午了,該動了。」淩司夜認真說道。白素卻是忍不住撲哧一聲笑了出來,這傢夥是不是變傻了,真是一臉傻樣。

「有那麼多講究嗎?」笑著問,只是淩司夜仍舊認真著,並不理睬她,逕自說道:「若是超出這頻率就不正常了,妳以後留心著時間。」

白素剛要開口,卻突然一驚,這孩子還真動了。

淩司夜亦是察覺到,連忙湊了過去,側耳貼著,唇畔不知不覺已經勾起了弧度來:「還真動了。」

只是白素卻緩緩蹙起了眉頭來,似乎明白了什麼。

不過一、兩下,這孩子便又安份了,留給白素的不過是瞬間的驚喜,並沒有疼痛。

「這次會疼嗎?」淩司夜問道。

白素搖了搖頭,一臉的凝重。

「怎麼了?」淩司夜又急了,這幾日都這麼小心翼翼地伺候著,白素有時候還真會刻意刁難,戲耍他,若是平日裡早不知道又大吵大鬧多少回了,這一次他難得耐性十足。

「之前那會疼的,好像不是胎動……和這很不一樣……」白素怯怯說道。

「什麼!」淩司夜一下子站了起來。

「哎呀!我也不知道,反正感覺和這次很不一樣,好像這次才是胎動,我第一次發現……」白素仍舊是怯怯地,看淩司夜一眼。

「妳這母親怎麼當的?」淩司夜終於爆發了。

這話是白素先前怒吼他的:「你這父親怎麼當的!」

終於有機會吼回去了!

「我是第一次懷孕,我怎麼知道那麼多,先前的感覺不一樣,就像是這孩子很興奮一樣,好像也不怎麼像是踢我……」白素顯然沒了平日裡的氣焰了,是自己大意了,一直跟血影在奔波著,跟大鐵匠較量,若是這胎動不明顯,也不怎麼感受地到的。她感受到的究竟是什麼啊!

「有妳這麼當娘的嗎?」淩司夜忍不住白了她一眼,轉身朝外頭喊道:「來人啊!去把那大夫再請過來!」

白素盯著自己的大肚子看,一句話不吭,先前那夢境不自覺浮現出腦海。

這孩子會盜術,而且替他們解決了第六大鐵匠,甚至把他們夫人二人帶到他的夢境裡去。

對她這個當娘的,可以按照常理來要求。

而對於這五個月大的小傢夥,真不能按常理來理解。

當初在龍脈,不也是這傢夥救了她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