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一章 暗自著手

伏玉變成聾子的事很快就傳遍了王府上下。這裡世子妃再也坐不住,急匆匆的跑到這邊來。伏玉乖順的坐在榻上,奶娘正在給他餵飯。伏玉看上去很低落,世子妃心急如焚,喚了一聲道:玉哥兒!

然而伏玉並沒有聽見世子妃的呼喊,依舊在埋頭吃飯。

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會成這個樣子?世子妃淚流不止。

王妃走了進來,見了世子妃就有氣,怨恨道:現在他變成這個樣子妳滿意了?

母妃,您這話讓兒媳無地自容啊。

但凡妳多花點心思在玉哥兒的身上,他能成這個樣子?我看妳整天想的都是妳自己的事吧。從今天起,玉哥兒就養在我的房裡,與妳無關了。

世子妃看著一臉木木的伏玉,心痛不已。她上前將伏玉摟在懷裡,淚流不止。

伏玉伸手給世子妃擦淚,一邊擦一邊說道:母親,別哭,別哭。

玉哥兒,你答應我一聲好不好?然而伏玉根本就沒聽見世子妃說的是什麼,只是反復的給世子妃擦淚,反復的說著那句:母親別哭,別哭。

王妃把世子妃和伏玉完全阻斷了,她不讓世子妃再來探視伏玉。

承錦忙著找大夫來給伏玉看病,然而個個都搖頭,要嘛說不能治,要嘛說或許過一陣子就好了,這個一陣子也說不出具體的時間。可能是幾天,也可能是一輩子。晉陽的這些大夫看了個遍,終究沒有一個敢說能給伏玉治病,說試試看。

至於伏玉為何會突然耳聾,大多數的大夫都認為是大病的併發症。

承錦向來疼伏玉,前些日子在他身邊活潑愛笑的伏玉不見了。他發現這兩天伏玉連話也不大說了,很多時候都是呆呆的悶坐在那裡。原本圓潤的小臉,轉眼間就瘦了一圈。

母妃,再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要不我帶了玉哥兒出去走走,尋訪一下天下的名醫,或許遇著什麼高人他就有治了。

王妃憂心忡忡的看了一眼承錦,說道:你一個瘸子拖著個聾子算什麼話呢,這或許是天意。我讓人給這孩子算過一卦,說這是他的劫數,命中註定有這麼一劫。

母妃,不出去看看怎麼行。總不能讓玉哥兒一輩子都這樣吧。

此事重大,王妃並沒有立即答應下來。這些天讓她身心俱疲,不想再添別的事。

承錦從王妃的房裡出來的時候,只見伏玉一人呆呆的坐在丁香樹下,丫鬟守在旁邊。承錦拄著拐走了過去,到了伏玉跟前,他費力的蹲了下來,摟著伏玉小小的肩膀,滿是焦慮地說道:玉哥兒,就算是所有人放棄你,我都不會放棄你的。我一定會尋遍天下的名醫治好你的耳朵。我還等著你背詩給我聽呢。

伏玉看著他二叔的嘴巴一張一合的,卻一個字都聽不清,一臉的茫然。

跟前的丫鬟含淚道:二爺,您說的玉哥兒都聽不見啊。他已經不能回應您了。

承錦不甘心地說道:總有一天他會好的。

承錦慢悠悠的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閑鶴送上一封信來,並道:爺,這是陸姑娘讓人捎給您的。

承錦忙展開了信紙,他匆匆的看了下去。信上不過寥寥數語,陸琬第一句對那日的維護之情表示了感謝,隨即又說到了伏玉的病,陸琬的意思還想試一試。她依舊有兩分的把握能治好伏玉。

承錦看著這一列列秀雅的字跡漸漸的陷入了沉思裡,他該不該再相信她一回?

※※※

趙伏玉變成聾子的事很快就傳到了賀家。聞人氏親自去瞧過一回,就是程姨娘也打點了兩樣慰問的禮物讓人送去。

李曼雲正看英哥兒寫字,程姨娘在那邊算帳本。屋裡靜悄悄的一片,突然李曼雲笑道:那玉哥兒的病還真和姓陸的有關啊?

是這麼傳的。程姨娘頭也沒有抬。

李曼雲握嘴笑道:該,讓她輕狂,這下跌了跤吧。孫輩中王妃最喜歡玉哥兒了,如今玉哥兒成了聾子,那王妃還不得把姓陸的給殺了?

程姨娘眉頭也沒皺一下,輕鬆平常地說道:是啊,聽說當時王妃就想把她給宰了。聽說還是那個瘸子二爺給攔了一下。

李曼雲心中大快,笑道:報應不爽,報應不爽!

程姨娘納悶,心道,什麼時候這兩人結下了這麼重的樑子。不過這事出來後,或許陸琬在晉陽也呆不下去了,陸琬走了對她倒是件好事。

李曼雲終於坐不住了,起身搖著團扇道:我去海棠苑那邊看看。

程姨娘知道兒媳是過去看笑話的,她也沒有開口阻攔,只是說道:別急著落井下石,畢竟還住在一處,不好看。

李曼雲掩嘴笑道:母親,我知道的。說著搖搖擺擺的就出了這邊的院子。

剛走出這邊院子不久,就見王姨娘正站在那牆根下手裡拿著根藤條訓斥下人。李曼雲見狀便上去說道:喲,出了什麼事?值得我們王姨奶奶親自動手?

王姨娘與李曼雲不對付,撇撇嘴,冷著臉說道:我訓屋裡人,不與二奶奶相干吧?李曼雲道:這倒也是。姨奶奶好大的火氣,只是別傷了手,回頭又要請大夫瞧。她說著嗤笑一聲,又搖搖擺擺的往海棠苑而去。

當李曼雲趕到海棠苑的時候,並沒有看見預想中的愁雲慘霧。她剛剛跨進院門就聞見了一股熟悉的藥味。她走到陸琬熬藥的房裡站在門檻外,卻見陸琬和一個丫鬟正忙碌著。

自從那次英哥兒在這裡被燙傷後李曼雲再沒有踏進過海棠苑一步,她站在那裡,笑問了一句:陸妹妹忙著呢,誰病了?

陸琬見是李曼雲,頭抬了一下,淡然地說道:沒有誰生病,我做藥。

哦。

見陸琬一臉的冷漠,和平常沒什麼兩樣,不像是受了什麼天大的委屈。李曼雲本著看笑話的心態而來,也準備了一肚子奚落的話,此刻卻不知道該如何開口,訕訕然的站了一會兒,直到陸琬開了口問道:二奶奶有事啊?

有事?啊,沒,沒事。我順路過來看看陸妹妹。我聽人說王府裡的玉哥兒聾了,這事說和陸妹妹有關,所以過來看看。

陸琬平靜的應了一聲道:嗯。又接著去忙自己的活,根本不把李曼雲放在眼裡。

李曼雲站在了一會兒,見陸琬如此冷遇她,心裡有些憋火,遇上這樣的人李曼雲還真是沒有轍,站了一會兒就告辭了。

等到李曼雲走後,雨茗才問陸琬:二奶奶許久不上我們這裡了,突然來是做什麼?陸琬淡漠地說道:看笑話的。

雨茗訝然的吐了吐舌頭,什麼也沒說。

龍膽、梔子、當歸、青黛……數種藥加入了其中,只是少了一味蘆薈。

看著深棕色的藥汁倒入了瓷碗裡,藥汁還在冒著滾滾熱氣。陸琬悶坐在那裡看著這碗藥不由得蹙眉,就算她湊齊了藥又能怎樣?她連給伏玉治病的機會都沒有了。

雨茗瞧得出陸琬的灰心失意,忙溫言勸慰道:姑娘不必難過,這藥說不定總有用得上的時候。那玉哥兒的病也會好起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