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淺草 淺草浪花家

麻布十番的「浪花家」是一間門口隨時排著人龍的鯛魚燒專賣店,但其實淺草有另一間同樣叫做「浪花家」的店,據說這間店是向麻布的「浪花家」借名獨立的店。我原以為這間店也會大排長龍,所以特意一早就去,幸好還不需要排隊。

麻布十番只賣鯛魚燒,但淺草這間除了鯛魚燒,也賣各式各樣的菜色。我肚子有點餓,所以想吃點輕食,但是拿起菜單一看,才發現上面貼著「正餐只在秋季之後供應」的但書。真沒想到會是這樣。不管是肉醬烏龍麵、稻荷麻糬,這份菜單裡面有很多看起來很好吃的平價美食,我每一樣都好想吃,但也只能就此作罷。之所以會停止供應餐點,看來是因為點剉冰的人太多,忙不過來吧。最近也有剉冰風潮,而「淺草浪花家」似乎是超有人氣的剉冰店。其證據之一就是店裡大概只有十多個座位,但客人幾乎都是十幾歲到二十幾歲的年輕人。不懂哪間店屬於哪個風潮的我,居然就這樣闖了進來,還真是不好意思啊。

既然碰上這股風潮,我就順應地從剉冰菜單裡點了一個名字聽起來很美麗的「朝燒」。朝燒到底會是什麼樣的剉冰啊?聽到朝燒這兩個字,我最先想起的是夏季的山巒。黑夜將盡,天色將亮之前,天與地的分界、天空與山巒之間的界線會帶著淡淡的紅色,而這條紅色的界線會慢慢地拓寬,原本還留有昏暗夜色的天空慢慢地轉換成淡藍色,然後天空像是溶化般,漸漸轉為白色……。

過了一會兒端上來的「朝燒」比想像中接近天色將明的顏色。淡淡的紅色是以草莓糖漿以及煉乳表現,狀似小山的白色剉冰染有既像粉紅又像紅色的顏色。這真是美麗的配色。冰山的山頂則放了草莓與捏成半圓型的紅豆餡,看來這個應該是在比喻早晨初升的太陽吧。香草冰淇淋更接近這個意象,但這是食物,當然還是以味道為第一優先。

我小心翼翼地準備用湯匙挖這座像小山的剉冰。這可是吃剉冰的人都會緊張的時刻,因為沒有人希望發生雪崩的慘案。順利地挖了口剉冰放入嘴中之後,剉冰頓時輕柔地化開,接踵而來的草莓酸味恰到好處,煉乳的比例也堪稱絕妙。紅豆的甜度適中,與草莓異常對味。剉冰裡面也有紅豆,若要比喻的話,大概就是埋在雪底下的土壤吧。

我一邊吃著這道朝燒剉冰,一邊側眼觀察周圍的年輕人都點什麼,才發現山頂插著水果,而不是紅豆的塔狀剉冰紛紛端上桌。隔壁桌的是一群中國來的年輕人,在連拍幾張塔狀剉冰的照片之後,所有人共吃一碗冰。坐在斜後方的是兩個二十幾歲的女孩子,其中一人點的是宇治,另一位點的是剉冰塔(正式的名稱是「煉乳水果百匯」)。看來這道剉冰是這間店最受歡迎的甜點吧。

這間店大概有十多張小桌子配著圓椅子的座位,簡單到讓人覺得有點像是居酒屋,內部整體走亞洲風,洋溢著慵懶的氣氛。或許本來是直接對客人銷售鯛魚燒的店,所以大門總是開著,放任室外的空氣竄入店裡。

印度、印尼或馬來西亞的街角常可看到入口既沒門又沒牆壁的店家,一眼就能看到誰在裡面吃什麼算是常識,而這間店大概就是這個感覺。若是天氣炎熱,就只有年輕店員坐在圓椅子上等客人來,到了傍晚,下班的人紛紛在日光燈底下,熱熱鬧鬧地用餐,我覺得這種情景很有小鎮食堂的風味,我也很喜歡這種氣氛。淺草算是老街,不管是人還是店,內外的溫度沒什麼差異,在地感也很鮮明。下次很想在不是剉冰的季節來,品嘗一下平價美食。到了傍晚後,大門更是敞開,或許會更有亞洲風情。

走出店家時,翻了一下放在旁邊的雜誌,才發現這間剉冰名店的「浪花家」有登上雜誌。鯛魚燒好吃,剉冰也很美味,美妙的滋味果然能喚來人氣。店門前已排滿了人潮,但是,雖然都是大排長龍,這裡的可是剉冰的人龍。


西日暮里 花家

假日的日暮里一帶會被觀光客擠得水洩不通,但我居然忘記這回事了。與其說是忘記,我根本忘記日暮里位於谷中、根津、千駄木,俗稱「谷根千」這處觀光地的北端。所以在假日的白天晃到日暮里之後,才會被淹滿人行道的洶湧人潮嚇了一大跳。

即便人潮如蟻,會對站前粗鄙的甘味食堂有興趣的人應該不多這點,還是不難預測,當我站在兩間和睦相處的「花家」與「ADUMA家」的展示櫃前,猶豫地想著到底該先進去哪一間,而不斷地左右徘徊時,突然聽到有人說:「沒想到這種地方會有食堂」,之後觀光客就接二連三地來,沒多久就排成人龍。我居然在甘味食堂排隊,這還真是有生以來第一次。

等了十分鐘左右才得以入內的「花家」坐得超滿,整個店內超級熱鬧。雖然是以提供甜品為主的食堂,但是也供應啤酒、咖哩飯與定食,而且也提供餡蜜與剉冰這類甜點。老公跟我在排隊的時候,就一直盯著煎餃套餐。因為有煎餃,理所當然要點啤酒。過了一會兒,啤酒跟前菜的毛豆就來了。

格局狹長的店內以橙色為基色,內部裝潢很有昭和的復古氣氛。隔著走道擺在兩旁的餐桌大概有四十個座位吧,店裡由一瘦一胖的大嬸招呼,客人之多,害大嬸們忙得團團轉。

不管是這邊還是那邊的客人出聲,胖大嬸都會高喊「聽到了」,然後走過去。瘦大嬸則有可能已經忙到虛脫,光是要把餐點送到該去的餐桌就很吃力,但是胖大嬸不管再忙,也總是一副活力滿滿的樣子,用笑容殷勤地招呼每桌客人。

我們夫妻倆坐在可從入口一眼望到店內的收銀台旁邊,收銀台旁邊擺了一台霜淇淋機,只要有客人點霜淇淋餡蜜,大嬸就會拿著裝有餡蜜的容器走過來,然後注入霜淇淋。點的數量可不是一個兩個,而是可以裝滿一整盆的量。霜淇淋餡蜜是這麼受歡迎的甜點嗎?正值大嬸跟霜淇淋搏鬥的時候,又遇上來結帳的客人抱怨沒有帳單,但大嬸還是努力地保持冷靜,解決一切的事情。老公悄悄地說「大嬸不斷替自己加油耶」。

「不好意思,久等了!」跟著瘦大嬸這句話上桌的煎餃套餐裡,有像是帶著翅膀的超大顆煎餃,整個就是快掉到盤子外面的感覺。煎得焦焦的部分也很壯觀,光看就讓人食指大動。一口咬下後,外皮雖然略厚,但是裡頭的餡料超多。大概是為了包這麼多的內餡,所以才用這麼厚的皮吧!這煎餃很有口感,味道也很讚,不那麼明顯的蒜頭味也恰恰好,這絕對是足以令店家自豪的一道菜。想必很多愛吃煎餃的同好都知道這間店,有不少人是來外帶煎餃的。一盤五個,以丼飯的方式供應,今天雖然只是從老公的盤子挾來吃,但我已經在想下次來的時候,一定要空著肚子,否則恐怕會吃不完。

我毫無例外地點了餡蜜,但是餡蜜在煎餃之前就來了,啤酒跟餡蜜還真是奇妙的組合,想必廚房那頭一定是做好什麼就趕快先出什麼吧。餡蜜裡面有寒天之外,每種料的塊頭都很大,黑糖蜜也淋了很多,裡頭的水果則包含西瓜、奇異果、鳳梨、香蕉、蜜柑,整碗看來起很像味道的大融爐。這道餡蜜到底算是粗糙還是大而化之?總之感覺不到什麼特別的設計,也沒什麼時尚感。但我就是喜歡這點,這道餡蜜就是這麼合我意。

要是平日來的話,應該不會這麼多人,店裡的氣氛也應該更為沉靜吧。不過,假日能生意這麼好是非常棒的事。有很多客人是夫妻檔,也有全家一起光臨的客人,其他也有三五好友一起來的團隊客人,大家各自聊得很開心,臉上都掛著滿滿的笑容。只不過,我還是希望大嬸們的工作可以稍微輕鬆一點。


兩國 兩國國技堂

兩國是相撲小鎮,擁有一年舉辦數次相撲比賽的兩國國技館,所以整個小鎮有很多因相撲選手增色不少的名產、店家與廣告。舉凡房仲店的旗幟、餐廳的鐵門、煎餅或是毛巾,都有相撲選手的圖案。來到兩國,再次體認相撲真的是日本國技。兩國站站前的馬路有許多相撲選手的手掌銅像,連剛辭世不久的千代之富士關手掌銅像都有。我對相撲雖然不太熟悉,卻也是看著全盛時期的「Wolf」長大的世代,所以算是隱性的相撲迷(會有人不是Wolf的迷嗎?),不預期地看到這些手掌銅像之後,不由得對著年紀輕輕就辭世的大橫綱的小銅像獻上哀悼之意。

甜點店「國技堂」就位於這些手掌銅像林立的站前馬路。店名會是「國技堂」一點也不讓人意外,但連店面的標誌都是相撲選手。放眼全日本恐怕只有這裡拿相撲選手當甜點店的標誌。

這間店的一樓是甜點的賣場,一樓後面與二樓則是內用的地方,店員說了聲:「請上二樓」之後,我就往二樓上去,結果店員跟在我後面走上來,遞上開水後,說了聲「決定要點什麼之後,請叫我一聲」,然後又走下樓。這是一種體貼的放生吧。二樓的吧台座位是以隔板間隔,這在甜點店算是挺罕見,我覺得這種設計很棒,因為就算女性一個人來,也能放開心情用餐。

我悠哉地看了看菜單。除了有餡蜜、蜜豆、紅豆湯、糯米糰子這些經典甜點之外,餐點則有御雜煮(年糕湯)與碁子麵,我也注意到有西式的餐點,甚至還有白飯挾在咖哩與燴牛肉之間的綜合燴飯,算是「行家才知道的人氣餐點」,所以我決定點這道料理。至於甜點,我想了一下之後,看到有煎餅霜淇淋這一項,從附在旁邊的照片來看,應該是把碎煎餅拌入霜淇淋的甜點,所以與其叫做煎餅冰淇淋,叫成煎餅霜淇淋應該更適合,不過,現在之所以會是這個名稱,應該是為了順口吧。巧克力與煎餅的甜鹹組合其實意外地完美,而且碎碎的口感也很美妙,所以就決定點這道,看了看飲料的部分,眼光停留在紅豆餡咖啡上。

紅豆餡咖啡到底是什麼東西啊?從照片來看,就是在咖啡旁邊附上紅豆餡的飲料,但旁邊的說明卻寫著「請用紅豆餡代替砂糖拌入咖啡,品嘗獨特的風味」。沒想到紅豆餡不是咖啡的配料,而是要拌在咖啡裡面的啊。

看來「國技堂」很喜歡這種奇怪的扭倒技,有種在電視看相撲比賽轉播,選手在土俵旁邊使出沒看過的招式時,解說者用非常感動的聲音說:「這是○○招啊」的感覺,也是某種非正面攻擊的招式。不對,連這種招式都會,代表已經是能上場決勝負的關取。不過,紅豆餡咖啡(絕不是紅豆咖啡喔)實在是很強的絕招,不對,說是奇招吧。就連剛剛坐在旁邊的雙人組也驚嘆地說:「咦,什麼是紅豆餡咖啡啊」。

綜合燴飯的咖哩醬濃郁美味,煎餅霜淇淋的煎餅與其說是碎片,不如說是粉狀的,我希望能更有震憾力一些,但吸引我注意的還是紅豆餡咖啡。從樓下上來的店員像是再熟練不過地說了聲:「您點的紅豆餡咖啡」之後,就把咖啡放在桌上,轉頭走到樓下。既然點了,就挑戰看看吧。我用湯匙把一半的紅豆餡挖到杯子裡,然後試著先不攪拌直接喝。……其實比想像的好喝。咖啡的苦味與紅豆餡的甜味意外對味。比起嘩啦嘩啦的攪拌,從紅豆餡慢慢融出的隱約甜味更是迷人,一開始先加一點紅豆餡的這個方法,應該更能突顯咖啡的風味。加剩的紅豆餡直接吃才算合乎禮儀。

不過,這麼特別的菜色到底是怎麼誕生的呢?

某天,社長不小心讓紅豆餡掉到咖啡裡面,他覺得這樣倒掉很可惜,結果一喝卻發現意外地好喝,所以大喊:「太棒了,就把這道咖啡當成店裡的招牌吧!」儘管店員們紛紛對社長說:「咦?不會吧,社長勸您不要這麼做」,但是社長還是堅持「不,這道咖啡一定行得通!」社長心想與其爭辯不如讓大家試喝,而店員們試喝之後也異口同聲地說:「啊,社長,這說不定真的行得通!」此時社長又說:「對吧,你們這些傢伙可不行被既定印象綁住,什麼事都要挑戰看看才對。」說得店員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以上,純粹是我個人的想像。

走到樓下的甜點賣場後,看到霰餅裡包著紅豆餡的「紅豆霰餅」以及「有夠黏」的納豆御欠,其他還有很多跳脫常識,充滿獨創與挑戰精神的甜點。這果然跟相撲一樣,不斷往前推進的態度非常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