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楚紅正在忙著清理房間要給力正住,力正也很貼心的在一旁幫忙搬重的東西。
「家裡有個年輕的男孩子就是好,不像你潤發叔,每次叫他搬個東西,一下就喊他腰閃到了,真麻煩……」
力正從楚紅手中接過沈重的箱子,要把東西搬出去時,撞見了站在門口的少曦,兩人都是一頓。
原本忙著擦桌子的楚紅,見少曦愣在那裡,趕緊喊她幫忙。
「妳站那邊看什麼?快來幫忙啊,以後力正就住妳隔壁……還有這些東西都是妳堆在這裡的,妳搬回去妳房間,真沒女孩子款,東西都亂塞亂放……」
少曦覺得在力正面前被罵很糗,嘟著嘴生悶氣,但顏力正卻不以為意,搬著東西逕自越過少曦往外面走去。
少曦見力正走出去,趕緊趁機走到楚紅身邊,小聲說:「媽,妳不要一直唸好不好……我自己收……」
少曦開始動手將一旁櫃子上的雜物全都收進箱子裡,而楚紅像是突然想到什麼似的,停下動作,趁力正不在,在少曦身邊小聲叮嚀著:「妳這小孩個性我很清楚,妳不是第一天白目,所以有些事情還是要跟妳講在前面,妳不要去犯……」
「妳說什麼啦,哪有人罵自己小孩白目的?」少曦出聲抗議,楚紅卻不理。
「妳聽我說,力正他小時候,爸媽就意外過世,這件事妳知道吧?」
「你們不是說車禍?」
「對,在那之後力正都是他舅舅在照顧,他個性比較孤僻安靜一點,啊妳吼,不要在他面前亂講話。他剛回台灣沒有什麼朋友,妳有機會就跟人家多聊聊,多照顧人家,聽到沒有?」
「知道了啦!」
「好啦,知道就好。剩下這裡都妳的東西,妳自己收。」
楚紅說完要離開時,力正剛好拿著行李箱走進來了。楚紅順口向他交代:「阿姨已經幫你清過一遍,換新床單了,啊你看有什麼缺的,再跟我……少曦講,讓少曦幫你,我先出去了。」
楚紅臨走前還刻意瞄了少曦一眼,露出一抹曖昧的笑容後才離去。
楚紅走離開後,力正看向少曦,發現少曦正看著他,被抓包的少曦趕緊背過身,若無其事假裝在收東西。
力正自顧自的打開行李箱開始整理他的東西,少曦在一旁偷偷觀察著他的每個動作。
顏力正打開的行李箱裡面,只有幾件衣服,裡頭的漱口杯、牙刷、筷子跟飲水杯等個人用品,也都只是簡單的素色,就像是個軍人的行李,好像隨時都能瀟灑離開那樣。
「你……你東西怎麼那麼少啊……?」
力正眼神冷淡地瞥了少曦一眼,隨後繼續低頭整理他的東西。
他非常仔細地將衣服分顏色掛好,並按比例顏色放好自己的隨身物品後,一轉頭,發現少曦又在偷看他。
沒料到會被抓包,少曦趕緊拿起裝有自己東西的箱子要走出去。顏力正見狀,也跟著到了門口。
少曦正要踏出門口時,突然止步,回頭揚起一抹青春亮麗的笑顏說:「嗨,我好像忘記跟你自我介紹,我叫鍾少曦,今年十七歲,讀高二……我爸媽說我跟你同年,但你好像大我一個月的樣子,聽說我們小時候見過,但我沒印象了,你呢?你還記得我嗎?」
力正看著少曦的笑臉沒有回話,少曦再接再厲,裝熟的問:「欸,你為什麼會想回來台灣唸書,在國外唸書不是比較厲害嗎?」
顏力正沒有正面回答,只是一雙眼冷睨著少曦。
兩人間的氣氛陷入一片尷尬,少曦不懂力正為什麼沉默不回應。
她正感到沮喪時忽然想通:「啊!我知道了,你是不是中文不太好?對嘛,你日本回來的,聽不懂我說什麼也正常啊!」少曦清清喉嚨,又繼續說:「挖達系挖……鍾少曦得私,Nice to meet you ……不對,這句是英文!靠……你為什麼回台灣唸書的日文要怎麼說……」
少曦抱頭苦惱著,這時力正逼近了少曦一步,少曦看著力正突然在眼前放大的帥氣臉龐,少女心大爆炸,一顆心噗咚噗咚狂跳著。
她下意識退了一步,力正又再逼近一步,她只得又退了一步……
「你……你想幹嘛……?」
就這樣你退我進,少曦不知不覺已退到力正的房門外,力正這才停下,伸手握住門把,看著少曦冷冷開口,「音樂關小聲一點,太吵。」
說完,力正就將門關上,少曦看著門,愣住了。
原來是自己誤會,以為顏力正要對她怎樣……
少曦當下惱羞成怒,對著力正的房門,舉起拳頭做出威脅著:「這我家欸,你還敢當著我的面甩我門,再有下次……」她突然變很小聲,俗辣得不敢讓力正聽到似的說:「再有下次,我就揍你!不信你試試!」
少曦悻悻然走回自己的房間,來到電腦前將音量調低一些。
「真的很奇怪耶他,好心跟他打招呼,跩什麼跩啊?」
少曦將音樂轉為靜音之後,又掩蓋不住內心好奇,靠近牆邊,附耳偷聽力正在房間裡幹嘛,完全忘了要探聽敵情前得先把自己的房間門關上。
「他在幹嘛?怎麼靜悄悄……?」
少曦納悶著隔壁怎麼寂靜無聲,左耳聽不見要換右耳繼續接力偷聽,沒想到一轉頭,就看到顏力正搬著紙箱就站在她房間門口……!
他神情冷冽地望著少曦,原本面帶微笑的少曦尷尬收起笑容,故作鎮定,順著原本的姿勢開始跪在床上做起手撐牆,一腳抬高做翹臀動作……
「十二、十三、十四、十五……」少曦非常刻意的裝作吃力的模樣,每做一個動作,就大喊一個數字,隨即起身,又非常誇張地揮汗。
「噢,好累噢……流好多汗噢……」
少曦蹩腳地演著戲,期待能夠這樣蒙混過關,沒想到力正半瞇著眸,開口質問:「妳在偷聽?」
少曦聞言,一臉心虛。
「誰……誰在偷聽啊?你以為你是誰啊?我、我、我沒事偷聽你幹嘛?我是因為剛吃飽,想要做點運動,瘦瘦大腿,不行嗎?」
少曦說完撇過頭,不看力正,繼續做著運動。
「二十三、二十四、二十五……」
「剛才只數到十五。」力正提醒她。
「我知道,不要糾正我!我愛怎麼數就怎麼數!」少曦惱羞成怒,越做越大力,越喊越大聲。「三十七、三十八、三十九、四十!」
顏力正懶得理會,將裝有少曦東西的箱子放在她房間的櫃子上後,便轉身離去。
力正走後,少曦癱軟跪坐在地上,知道自己又出糗了。



「鍾少曦……妳剛剛到底在幹嘛啊?怎麼會被他看到妳偷聽啦!真是糗死了、糗死了……」少曦拿著換洗衣物走出房間,一邊暗暗責怪自己。
她來到浴室前,準備要開門洗澡,發現門是鎖著的,頗為不耐地敲門:「是拔還是媽啊?快一點!我要洗澡啦!」
洗好澡的顏力正拉開門,少曦原本高舉,正在敲門的手頓時停在半空中。
她看著頭髮濕濡的顏力正,髮上晶瑩的水珠優雅地落下滑過他的喉結,力正裸著上半身,露出精壯結實的胸膛,與她的距離好近好近,她心跳加快,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借過。」顏力正看著眼前一臉愣住的少曦,氣定神閒地說。
少曦聞言,趕緊回神,有些慌張地退到一旁,緊靠著牆,把頭撇到一旁,不敢看力正。
顏力正逕自從少曦面前經過,少曦摒住呼吸,不自覺用眼角餘光瞄著裸上半身的力正,直到他回到房間,將門關上的那一刻,少曦終於恢復正常呼吸,但臉上紅潮仍未退去。
「幹嘛這樣突然出現啦?是想嚇死誰啊?」
少曦找回理智後,走進浴室,一個好聞且特別的味道撲鼻而來。
「不過……他到底用什麼牌子的洗髮精啊,味道怎麼這麼香……?」她嗅了嗅空氣中的味道,腦海中又回到剛才的畫面,溼髮的顏力正,裸著上半身,與自己距離很近的樣子……
她想著想著,竟有些出神忘我,理智回籠後又開始責罵自己:「鍾少曦,妳在幹嘛啊?天啊!妳也太像變態了吧!」
就在這時,正好也要洗澡的潤發,圍了一條與粗曠外表非常不搭的粉紅連身浴巾,頭上戴著粉紅色浴帽,手裡拿著換洗衣物來到浴室前。
「少曦?妳是洗好還是還沒洗?站在那邊幹什麼?」
少曦像是怕被爸爸察覺到自己少女心爆發似,趕緊衝出浴室,快步衝回房間。
「你先洗啦,我先出去跑個步,回來再洗!」
完全搞不清楚狀況的潤發看著少曦回房,一臉納悶地歪了一下頭,然後也沒想太多,繼續哼著歌走進浴室。



「都怪那傢伙,害我整晚沒睡好……」鍾少曦剛起床,坐在馬桶上,睡眼惺忪的邊刷牙邊大號。
少曦說完,眉頭一緊,隨著噗通一聲後,臉上即流露出輕鬆自在的表情。
她轉身要拿衛生紙的時候,廁所的門忽然打開,只見力正拿著牙刷毛巾站在廁所門口……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廁所有人。我過幾分鐘後再來。」力正說完,神色鎮定地關門離開。
鍾少曦知道形象已然完全破滅,雙眼無神地癱坐在馬桶上,嘴裡沾滿白沫的牙刷順勢掉落在地。



「敵不動我不動,沒錯!鍾少曦,裝沒事就對了,就算他開口問妳剛才的事情,妳也一定要否認到底……」
少曦做好心理建設後,換好制服來到餐廳,力正一臉淡定的在吃早飯,她故作無事狀地坐在他對面的位置。
「早啊……吃早餐啊?」少曦為了掩飾自己的尷尬,刻意擠出微笑問著。
力正沒有理會少曦,低頭拿起公筷,夾菜至面前的盤子後,放下公筷,再用自己的筷子夾到自己碗裡配著稀飯吃,完全不把少曦看在眼裡。
「欸……你為什麼要用兩雙筷子?這麼麻煩,又不是在外面吃飯……」
誰知力正突然停下動作,看向少曦說:「以後請妳使用廁所時,記得把門關好並鎖上。」
少曦表情再度化為石塊,笑容完全僵住。
「是……我知道了。」
少曦鬱悶地狠狠咬了自己的筷子後,開始伸手夾菜。顏力正又頓然放下碗筷,直接站起來。
「你幹嘛啊?」少曦看著他不解問著。
「看到別人把沾了自己口水的筷子,再拿去夾菜,我會覺得有點不舒服。」
「不舒服?等一下……你是在暗示我這樣讓你覺得很噁心嗎?」
「是妳自己說的,我沒這樣說。」
力正說完轉身要走,少曦生氣地站了起來,還想再說些什麼的時候,楚紅穿著冶艷的走了過來。
「欸?力正,你吃飽啦?」
「吃飽了,謝謝阿姨,妳做的菜非常好吃,我好久沒吃到這麼好吃的早餐了。」力正露出微笑,非常有禮貌地回應楚紅。
少曦聽了,完全傻眼地看向顏力正。
這男人,上一秒說她讓人不舒服,下一秒立刻裝乖寶寶,根本就是雙面人嘛!
楚紅被力正稱讚,笑得合不攏嘴。「唉呦!呵呵……你喜歡吃,阿姨以後多做給你吃。」
「謝謝阿姨,我先去洗碗。」
楚紅看著力正離開的背影,忍不住讚嘆:「唉,真的是很有禮貌,吃完還會自己洗碗。」
「紅妹,妳準備好了沒?」潤發也換好衣服走到客廳,雖然是很正式的西裝,但被潤發穿得還是很像角頭老大。
「你看勒?」楚紅用台語回答,還不忘搔首弄姿搖擺了一下。
「唉呦~這是叨位來的仙女,那ㄟ安內水翹翹啦~」潤發看著楚紅,驚嘆連連。
少曦看著兩人一大早就放閃,一臉作噁。
「你們兩個幹嘛一大早穿成這樣?是要去哪裡啊?」
「啊就去妳學校喬代誌啊!」
「蛤?」



眾多學生紛紛聚到走廊上,像是在看熱鬧似擠來擠去。因為潤發跟楚紅二人出現在校園裡,就像是黑道大哥帶著情婦,而少曦則跟穿著便服的力正走在兩人後頭。
「哇,鍾哥的老爸跟傳說中的一樣,是黑道大哥耶,看起來真的好壞好邪惡噢!」戴著黑框眼鏡的男同學忍不住小聲說。
「鍾哥在這樣的家庭長大,也難怪會是個狠角色。」一名身材壯碩的同學也加入討論。
「不過鍾哥旁邊那個男生是誰啊?超帥的,該不會是鍾哥的哥哥吧?」女同學則是把目光全都放在顏力正身上。
「聽我說聽我說聽我說~少曦絕對沒有哥哥,按照我的推論,我覺得比較有可能是少曦把人家打傷,那個男的是特地來學校告狀!」
如蘋插入圍觀的同學中跟大家解釋,小宇也跟著她一起來湊熱鬧。
「不可能,我從沒看過有人被鍾哥修理後,還能這樣走路!」小宇反駁。
如蘋瞪了小宇一眼,用力拍了小宇胸口:「內傷啦,不懂裝懂!」
面對眾人的圍觀,少曦低著頭跟在父母後面走,沒多久,她便停下腳步,指著前面說:「學務處就在前面,你們自己去,我先回班上上課了。」
少曦說完,趕緊越過三人離開,小宇跟如蘋見少曦脫離了爸媽,跟幾位同學圍上前向她追問。
「少曦、少曦,剛剛妳旁邊那個男生是誰啊?」
「妳爸旁邊那個是妳媽嗎?還是妳爸的情婦啊?」
少曦猶豫著不知該怎麼回答,剛好不遠處的潤發停下腳步,回頭摘下墨鏡看向這邊,並且大喊少曦的名字。
少曦身旁所有同學被嚇到回頭,不敢出聲。
「少曦!便所在叨位?」
「學務處旁邊就有了啦!」
潤發聞言,回頭繼續前進。知道潤發只是要問廁所在哪兒,同學們一同鬆了口氣。
「嚇到差點閃尿……」小宇撫著心口說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