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鐵絲通電〉
 
簡陋的圍欄,一張佈告:小心通電
鐵絲上的刺說著忽冷忽熱的笑話
 
牧場牛隻們打量你的身軀肉
默默估算市場行情價
 
〈微軀之火〉
 
雨聲到大傾國毀城
追究的人心再也無處攀登
 
世態的洪水泯沒晝夜
直到微軀之火追憶起打火石
 
〈「雙聯詩」設想〉
 
黃遵憲首倡、梁啟超正式提出的「詩界革命」鼓勵詩風維新,立足舊形式(傳統詩體),注入新精神(新思想、新意境),滌除擬古舊習回應時代變革。胡適、陳獨秀倡導的「文學革命」設想一種白話詩,與古典詩歌傳統斷然告別,追求新形式(白話語體、自由詩體)、新內容(當代世界、個人經驗),符合現代性思潮,具備國民文學/寫實文學/社會文學特徵的詩。

黃粱設想一種新詩,不削足適履,不自斷源頭,不盲從演化論式的文學進化觀,傳統文化與現代資源兼容並蓄,主體性沛然自足。不同於橫向移植的現代主義新詩,也迥異於落實「言文一致」的全口語書寫模式;我的新詩之夢奠基於漢語的語言文化土壤,傳承古典詩歌的藝術精神。

漢語本色之美有三層面相:語言本體層(字與詞組的美學質感、音色形象)、語言性情層(語感語調的文化積澱、人性情感)、語言意義層(句與句群之現象模塑、意義求索)。現代詩、口語詩皆側重語義外拓,強調話語新裁,語言的溝通與銘記功能被置於優位,輕忽語言的心靈表情和字串的音樂性,難以涵融書面漢語典雅邃深的蘊藉之美。

我夢想的新詩完備漢語本色:語言文化層面,將書面語、口頭語有機編織,不分文言、白話以當代生活感思綜理「漢字」;沉澱急切的語言意識,重建文字的美感知覺。藝術精神層面,重啟語言的傾聽與召喚功能,探索詩的無限心智;以寫意造境、抒情敘事為兩翼,著墨現實諷諭也不忘心靈淬煉。詩歌體裁層面,自由體詩歌與結構體詩歌等量齊觀,放懷節度之間細心拿捏。我關注新詩的座標定位與文化考掘,對詩的文化基礎、歷史脈絡、審美價值、文體想像,進行了長年思議與創作實踐。

「雙聯詩」設想,必遵循以上的思路才能瞭然;「雙聯詩」實乃後設想,是個人四十年來沉浸於「詩/思想」生活的自然成果。
雙聯詩為(準)基礎詩體,由兩組聯句構成,格式:雙行體二節,結構定型,韻律、語詞非定型;以聯句為基本詩意單元,上下句的情境關係、意義關係非定向設計,上下聯的情境關係、意義關係也是如此。

它吸納「絕句」複雜的微妙修辭、多層次知覺/情境律動、虛實疊用結構等精粹,但藉由「空行」的虛體之用,使四行的結構詩學、空間詩學、聲音詩學產生更大可塑性。「雙峰並峙」:視域峰湧對話叢錯,「空行峽谷」:語氣停頓韻律轉折。上下聯語境/語義連動增殖,意念/鏡象互根互涉,詩意重心瞬息流變,詩意迴響激起無窮波瀾。

雙聯詩演練,是新詩寫作的基本功架,個人詩學的基礎抽象練習;本性節奏、想像動能循序照應,也是雕塑語言風格,建築詩歌文化大廈的礎石。
我的雙聯詩審美理想,句式骨力剛勁,字詞神采飛揚,結構虛實推盪,語言動靜相和,音色醇厚餘韻綿長。雋永之此在,活在當下的倥侗一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