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我可以問,你相信愛情嗎?」這是一位讀者曾傳訊問過我的問題。不知道這會不會有點奇怪,但我的答案是: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愛情也不相信友情,因為感情並不是拿來相信的。所謂的相信,意思是你必須先有明確的概念,並且深信不疑它就是這樣的。如:相信太陽會東升西落,你必須先定義出何謂太陽,東與西的概念又是什麼,並且不懷疑的深信這件事就會這麼運作。然而,感情哪有這回事呢?即使我們用的詞彙是共同的,好比「愛」好了,請問什麼是愛?可引聖經:愛是不嫉妒,愛是不自誇,不張狂,不作害羞的事、可放張老人緊緊牽手的照片指這就是愛、可精簡概念:什麼都要計較,卻也什麼都願意原諒、可用一句話:你吃,媽不愛吃、可說個故事:曾有位小女孩回,愛就是當你牙齒掉了,但你依然不害怕微笑,因為你知道你的朋友依然會愛你,即使你缺少了一小部份也一樣、可舉自身例:是突然聽懂了幾首以前只認為好聽的歌。有無數種方法來描述愛這個概念;從不同的視角切入,便能得出截然不同的結論。

易言之,人的情感並不存在客觀真理,所有的相信也都只是相信其一種可能性,從一種角度所得出來的結果。然而有趣的是:人與人之間的情感也存在著共通性,我們可以為彼此感同身受,甚至將自己帶入進去對方的故事情節之中。別人的故事,別人所走過的路,也同樣能給我們啟發,給身處在類似處境中的自己前進的力量。 我喜歡稱自己為「擺渡人」,是因為擺渡人其實也是個特別的角色。在船上的乘客目光直視彼岸、直視遙遠的前方時,我的角色卻是正背對目的地,划著槳向身後前進;能做的只有凝視著對方的眼睛,從他的瞳孔中看到他想前往的彼岸。白話說:我能做的就是傾聽,讓對方去說他的故事。而所謂的傾聽,實際上是不能參雜太多自我的,因為若自我多了,若已經有一套相信的概念,便等同已戴上有色眼鏡,不再能從一行行文字的訴說中,找到他什麼是他想要、需要、必要的蛛絲馬跡。唯有先放棄自己,願意先從對方的瞳孔中看到其所反映的世界,才有真正幫到對方,安慰對方,給對方前進力量的可能性。

不過,我終究僅是一個人,能傾聽的人數是極其有限的。若將我的訊息夾比喻成渡口,這個渡口長久以來等候的人數都遠遠超過我有辦法乘載的數量。因此我必須寫文章,將想法、將故事、將觀點傳播出去。唯有如此,才能將概念化為有溫度的文字,賦予這件事實際的意義。

說來奇妙,這一切的開端大約是從2009年起,當時在雅虎知識家上回答有關清大的升學問題,而後問清大就順便回了交大……最後不斷演變,就什麼問題都回了。直至2013年起,將升學建議在FB上分享,首次開始得到了些許矚目,各類學生問題越回越多,也不再僅限於升學,愛情、友情、校園、成長相關,什麼都回覆。2016年,以順手的心情正式開始經營IG帳號,轉眼便一路走到了今天,反而情感求助成了主流,得到的反饋也遠超乎自己原本的想像。

這本的作者掛名是我,可我並不認為我擁有這一切,我僅是介質、是名擺渡人,將許多故事形諸成這本書。裏頭的文字該是屬於所有類似處境、所有正需要、正徬徨、正害怕,屬於所有願意讀的每一個你們。因為有你們,這本書才有意義,也因為有你們,我的存在才具有意義。

深願,透過些許文字的分享,能予你戔戔溫暖,靜靜伴你從煢孑寒冬,走到煙花婉娩。
我不喜歡你了,不要再躲我了,好嗎?

芹,是位自然組女孩,從高中起,身旁的男生就遠多於女。不過這完全沒帶來半點困擾,因為講真的,相對於女生,芹還比較適應如何與男生相處。和男生打鬧、打球、打電動、傳漫畫、互嘴等等皆一點問題都沒,大概只差男生分享A片不會找她了。是位標準若男生開黃腔,她可以開一個更黃回去的女孩。總之,在這種男女比懸殊的環境下,芹反而如魚得水,有一大群很不錯的兄弟。

在同班的這幫兄弟中,有一個男生名叫維,和芹是幾近相反的存在。倒不是說有多像女生,不過相比其他男生而言,確實比較文靜。一副細框眼鏡,永遠燙平整齊且扎好的制服,課業也還不錯,是標準努力型模範生。有趣的是,芹與維這兩個看似相反存在,本來應該不太合的男女孩,竟成了比誰都要好的朋友。中間沒什麼很特別的轉折故事。

可要我說,就當事後諸葛的角度吧,我認為這是種必然,原因無他:維真的能懂芹。芹的個性很真,也很講義氣
,只要認定是朋友,就能不藏私的完全接納對方,並用心對待,到一個程度,經常站在對方的角度思考到忘記自己。明明睏的不得了,也會硬撐著聽失戀的朋友哀怨,哪怕自己一次戀愛經驗都沒有;明明做事很辛苦,可在沒人要出來時,也仍會願意咬牙扛下責任,盡可能做到最好。唯一不真的,大概是個人的憂鬱情緒,她不喜歡表達,非到極其信任的人身旁,是不可能看到她眼淚的。芹,霸道,會毫不客氣的兇人;可實則會看場合,也只對她認為夠熟,可以展現這面的朋友兇。芹,愛面子,絕對不容許自己被公開損,你敢損我我加倍損回去,卻實則很害怕背地攻擊,一句謠傳都會很難過。芹,沒毅力,做事經常三分鐘熱度,一下想做a一下想做b,但對於屬於自己的責任,肯定用心做到底。

這些維全懂,若說:芹像強風,維就似小草―能屈能伸,看起來優柔寡斷了一點,下決定前要想很久,可在背後隱藏的卻是無比的細心,沒有接近百分百的信心,索性乾脆不做,出手就非要得不可。大概,這世上真有一物克一物吧!維,體貼、細心―能知道芹的堅強不過是倔強的偽裝、能知道何時該主動安慰芹―從不誤判、能知道如何在對的場合說對的話,可以打打鬧鬧,也可以突然說出幾句溫暖的貼心話,徹底收服了芹。從升高三暑假開始,兩人越來越曖昧。

時光荏苒,黑板上的倒數轉瞬就全歸了零,維與芹都表現得不錯。雙雙分別上了某兩間在隔壁,成天吵吵鬧鬧,卻又離不開彼此,相愛相殺的理工大學,芹去的還是男女比更懸殊,文組科系都不在本校區的那間。

「怎麼樣呀,總錦標都在我們這,買摩斯還有打折耶,要不要考慮趕緊來換個陣營?」芹俏皮的吐吐舌,開玩笑挖苦維。
「可我們有女生。」維,不甘示弱 。
「什麼話,我不是女的喔!」
「妳是喔?」
「乾!你去死」

上大學後,兩人走更近了,大概只差臨門一腳告白的近。直到,維被一位不同系的學姊追為止;學姊是位優秀的女孩,不只是卷姊,還是某舞蹈類社團的成員,待學弟妹半分架子沒有,人緣極佳。和維是在地區校友會中認識的,來自同鄉的芹也很快知道了這件事 。


「唉呦,看不出來你這麼厲害,吃學姊耶哇塞!」
「不好笑。」
「怎麼樣,要不要我幫你追學姊呀?」
「妳認真....要幫我追學姊嗎?」維的語氣突然一變。
「認真啊,我們多好的朋友,跟我客氣什麼?」
這句,是芹此生最後悔的一句話。騎虎難下,芹真的給維出謀劃策,還參與眾人搓和兩人的行動,即使心裡始終有種說不出的酸,兩個人的關係在此後漸漸變了,維不再常主動約芹,也不再常找芹講心底話,對於芹找自己求助,會回應,可始終給人感覺隔了層紗,曖昧消失地無影無蹤 。

「他和學姊後來真的在一起了。」芹,自述時說 。
「好奇怪啊,明明是我支持的,可知道他們正式在一起的那天,我躲去湖畔偷哭了好久。」 .
「他對我也徹底變了,冷冰冰的,我一點都不知道該怎麼辦?」 .
「可能我根本就是個膽小鬼吧。」 .
「只能眼睜睜的看他越走越遠,直到我們完全陌生為止。」

芹大學四年都沒再談過戀愛,也沒再喜歡過誰。前陣子,維準備要結婚了,對象就是那位學姊,高中一群兄弟全都去替維慶祝,芹也去了。喝開了,聊起當年,維對芹說:
「當初,我真的喜歡過妳,甚至已經打算要告白。」
「可就在妳說要幫我追學姊時,瞬間感覺心都碎了」
「看到妳也在起鬨的那群人中,腦袋一片空白,絕望至極。」
「我好想衝過去質問妳,那我們呢?我們算什麼?」

然而後來,維卻也是漸漸真心喜歡上了學姊,並誠實讓學姊知道。學姊表示尊重,可開出條件,如果兩人要在一起,她無法接受他與芹感情那麼好。

維,選擇了學姊。

兩個什麼都能說的人,到頭來,卻只有我喜歡你,講不出口。
「搞半天,我的幸福,是我自己送掉的呀」芹,苦笑。

「我不喜歡你了,真的。不要再愛理不理,不要再無言尷尬,不要再躲我了,好嗎?
有句話說,祝你們幸福是假的,僅有祝你幸福是真的。不,我就連祝你們幸福都是真的,我真心希望你們能永遠,真心希望踏上紅毯的你們能幸福,但這種蠢事,這輩子再也不幹了。

下次,若還能有下次,我會毫不猶豫―用搶的。

失戀階段

失戀要花多少時間走出來?這是很多人的問題,可卻也是最難回答的問題。若要比喻,失戀這件事就像生病,每個人體質不同,遭遇的病毒不同,即使相似症狀,也有很多種相異的可能。因此,要回答這問題,只能以常見的階段作為區分。至於每個階段需要花多少時間,階段與階段之間要卡多久,這完全因人、也因具體故事情況而異。畢竟,失戀實則是一段非常長的過程。有些情侶哪怕還在一起,之間卻早沒有愛,也有些情侶是被外力強硬拆散的,或直到最後才發現自己被拋棄,這些變因都會導致走出的速度有所落差。

1.拒絕承認

這通常發生在被拋棄(提分手的一方,也可能是在心裡被拋棄的)、外力因素,總之感情非如預期結束的情況下。在這階段對於對方的愛一般尚存,即使理智可能不允許,清楚知道對方很糟糕、不值得,或已經不可能,然情感上卻尚沒有真正接受這個事實。

具體特徵包括:會下意識想為對方做什麼事,而後才突然想起不能做了、經常性夢到對方、少了早晚安習慣極度不習慣、心裡覺得空空的少了些什麼。嚴重點的,仍會替對方找藉口,他會不會也沒這麼糟糕?我是不是還是需要他?他也許真的有什麼困難?其實我們也沒這麼不可能吧,問題搞不好能解決呀。

這階段是初期階段,往往還沒有真正體悟到痛,如:初喝下一杯濃酒,正微醺。

醒腦的話:若問題是不能解決的,你無可奈何;若問題是可解決的還走到這步,那也代表你們有無法解決的問題。一個會選擇冷暴力、離去的人,他怎樣都會離去。
裝睡的人叫不醒,想走的人也永遠不可能真正拉得住。

2.無助憤怒

這也可以是失戀第一期,主因在於前期對很多情侶而言,在交往期間發現對方冷落時,就已經經歷過了,正式分手反而是從這期才真正開始。這尤其是對愛較深,在感情末端做出非常多努力嘗試逆轉的人,會有加倍的感受。會憤恨為什麼我付出這麼多你卻沒努力、明明是你先追我,是你承諾過的卻沒遵守。

具體特徵包括:無力與憤怒並存。會想要怨天怨地,怨他這麼糟糕卻劈腿的很幸福、怨他竟然把我們合照刪得這麼迅速、怨他怎麼可以這麼坦然退追蹤、怨為什麼自己這麼慘他卻沒事。乃至到一個程度,連身邊環境都怨:怨都是考試害我們分手、父母老師幹嘛管這麼多、某朋友挑撥離間、上次約會誰沒做什麼事就好、男生都下半身思考、女生全是水性楊花。一方面認為不公平,一方面知道又知道自己對此無能為力而更加憤恨。

醒腦的話:感情結束後最好的報復,就是你自己重新活得比他好。去要求報應、去怨恨、去忌妒都毫無意義,本質上反映了你還在乎著他,你想要他後悔。最終折磨到的永遠是──你自己。

3.自我檢討

憤怒漸漸過去後,會開始找各種理由去詮釋這段感情為什麼會發展成如今的結果。一幕幕去回想曾發生過的情節,希冀能從中找出蛛絲馬跡,反省自己是不是也有什麼做錯的地方,若能改變某項當初的選擇,是不是就不會走到如今的這個結果?情況嚴重的,會放下自尊去哀求挽回,去承諾我願意去改掉某些缺點,改掉某些你不喜歡的地方,我有好好檢討反省過了,這些問題我不會再犯,所以回來好不好?

具體特徵包括:若哀求未果,或自尊不允許去哀求。看到對方貼文會覺得刺痛、閃避遇到對方的可能性、盡可能避談有關於對方的一切,但還是忍不住去察看對方的狀態,想知道對方的現況。有時甚至會把對話紀錄、過往合照拿來重看,想知道感情到底死在了哪裡、是不是早有跡象,或者,就純粹悼念。

醒腦的話:你一定有錯,感情之中誰都不會是完美的,要挑錯誤不管誰都能挑的出來。問題是:對於愛你的人而言,這些缺點都能是優點,直到有天他不愛你了,自信變驕傲、謙虛變自卑、體諒變沒主見、關心變不獨立,就連你呼吸都是一種錯。並非是愛你的人就要無條件包容,可至少是會想辦法與你解決,絕非果斷直接離去。一個決定離去的人,那個當下就是認為他沒有你會更好,挽回這種感情也僅會分分合合,無法長久幸福。

4.萬念俱灰
已經漸漸接受徹底不可能的客觀事實了,經常性深陷在憂鬱無助的狀態中。通常而言,又可以分成兩種表現:第一,會把所有都推開,不斷嘗試表現著自己沒事,自己很好,已經完全走出來了;第二,則是完全相反的會找人訴說悲傷,直接外顯的表現出絕望。

具體特徵包括:時好時壞,早上起床時放了,吃早餐時放不下了、刷牙的時候放了,漱口的時候放不下了、踏出門口看到明媚陽光時放了、走進建築後突然又放不下了。反反覆覆在想通與想不通之間,不斷自我質疑,一下陷回去,一下又拼命掙扎要起來。對感情產生巨大的不安全感,覺得自己不配被愛、抑或不會被愛,大概一輩子不會走出來了。哪怕身旁也出現其他人選,一點都不遜於上一個,可就再無法輕易全然信任了。部分是因為剛經歷過背叛、失望,和上一個這樣做的人也沒好結果,更大一部分也是還沒準備好自己,心中對方留有的影子尚為完全清除,自然無法再重新接納一個人走進來。理智上明白他再好,可情感上卻依然遲遲難以被打動。

醒腦的話:大部分感情初期都是類似的,進程、發展、套路皆然,所以很容易產生一定會得到相同結果的結論。然而,不同人始終是不同人,拿上一任的錯去埋怨未來的可能很沒道理。倒不是說急著要接受,可已經到了能觀察一下的階段。若沒有更好的人也無所謂,去找個目標奮鬥,把安全感及生活重心從對方,重新轉移到自己的身上。一個有明確目標前進、有生活壓力、有抱負夢想、有責任承擔的人,基本沒太多時間去傷春悲秋。一個過得幸福充實的人,談何絕望?

5.真正接受
已經完全坦然接受結果了,接受他不在乎自己、接受他已消失在生命裡、接受他就是一段過去。當然,聽到熟悉的歌曲、舊地重遊有回憶的街道、瞥見長相類似的人等等,心中仍會有種淡淡的遺憾或惆悵。可,也就是淡淡的,心中微酸一下,並不會再帶來其餘太多的情緒。

具體特徵包括:生活完全回歸正軌,和失戀前幾乎別無二致,該吃吃、該睡睡、該玩玩,頂多剩偶爾微微的難過。也開始慢慢回復對於人的信任,失戀這件事幾乎拋諸到腦後,就算再次提起也能說的好似在講的不是自己的故事,可以用客觀中立的角度去重述,也不再避諱談起。可能還是不大喜歡和對方見面,覺得有些尷尬,可至少已不是憤怒、悲傷、無助的情緒,他就是過去了。

醒腦的話:沒有任何人非要另個人不可,這世上也不存在客觀上唯一對的人這種事,你和成千上萬人都可以是對的人,也都可以是錯的人。對錯與否是靠相處積累出來的,許多時候甚至決定於相遇的時機點,無法強求而來。原來,沒有他,你也能過得很好。
之所以整理這些階段,是想給失戀的人一點力量。實際上,失戀沒有這麼可怕,難過情緒也永遠不會到無法處理的程度。你所經歷過的一切,多數人也都曾走過,頂多就是程度上的落差而已,這都極其正常。如同:考試考差、游泳嗆水、騎車跌倒等,痛歸痛,拍拍屁股再站起來也就沒事了。因此真正重要的,是你要從一段已經結束的感情之中學到些功課,下次別再愛上只說說皮毛的人、別再沒給充分觀察期就在一起、別再什麼都憑感覺認定,只要你有學到功課,這段苦難就都不算白費。深願以上分享能對仍在失戀苦海之中的人有所助益,以上。

3.還會回來的,才是你的

一個不在乎你的人收到訊,通常都是亮起螢幕,滑開通知瞥一眼,發現名字是你,就連點都不想點進去了,按下全部清除,將手機訊息欄清空,再順手開了靜音,避免繼續叮咚很煩。接著就把手機反過來放下,做自己的事,直等到晚上,閒著也是閒著時,才會順手回句:「抱歉,剛在忙。」

之所以提這個,是因為實在太多人有類似問題。到底對方有沒有喜歡我,到底我之於對方重要嗎云云?直白告訴你:如果一個人會讓你產生這種類似疑惑,94.87%是不那麼重要啦。你說不會有誤會嗎?說不定他真的在忙呀?
有可能的,但才偶爾發生幾次,你根本不會來找人求助,會來就是頻率太高阿。看字就知道了,忙跟忘,不過心字部放哪裡的差異。忙從來都是相對概念,一個不喜歡的人來找,就是在耍廢也會說忙。一個有好感的人來,真在開重要的會議都仍會快速回一下,起碼告知一聲。

別誤會,我一點都不覺得這意味著是情人、要好的朋友,就非得做到回很快。那給人壓力很大,會逼走人的。哪怕再重要的人,你也不可能是他的唯一,他勢必得在特定時候讓其他事物高過你,否則怎活?因此當好到一個程度後,真正的穩定的感情,該是傳完訊後,你半點不會忐忑不安,你知道他沒回肯定有原因。

找彼此,是沒有任何壓力存在的。感情到這程度,你其實能坦然接受他暫時性把其他事物置於你之上,不論那事物是什麼,因為你肯定他會回來,肯定你之於他在心裡仍有位置,所以他去忙他的也沒關係。發現重點所在了嗎?會有類似困擾,問題點肯定出在你自己身上,是你把他看太重。

1.不是他不重視你,是你太重視他
2.他真的完全不重視你

總言之,都根源於你們的關係不對等,你需要他,但他不那麼需要你。花時間去猜測他的想法,阿他這樣到底還在乎不在乎我,他是不是不愛我了嗚嗚嗚,半點價值都沒有。就算他有在乎,你在乎超過他給的太多,感情還是會崩潰,你該思考的是為什麼他不若你需要他那般需要你?這當中出了什麼問題?

是你投入速度太快,他追不上?要不要緩一些,慢慢培養感情?
是他人生有很多目標,你不過是其一?那你在這段關係中可以接受嗎?
是他的承諾本來就是說說,為你做點皮毛而已,本來就不那麼在乎,你被騙了?

你得明白,本來無論何種情感都強迫不來,更不是你努力做什麼就有用。就像推銷電話阿,人家領一點薪水來打電話也很辛苦,大家還不是說掛就掛,Whoscall亮起警告就封鎖了,接都不屑接。

對於不想要的人,你的付出就僅是煩而已

人與人之間的感情講究的是互相,是你以松花釀酒予我,我以春水煎茶回你,而不是硬要拿著過去的付出,強逼著你應該要做到某些事。

別傻了,沒有真實的在乎,哪怕結婚都是沒用的。

放手吧!
讓他當他自己,用沒被干擾,最真實的狀態對你。
放手後還會回來的,才是真正屬於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