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專業能力:你不可能從無知中創新,你必須具有一定的專業能力──或者說是知識──只不過,達到什麼程度才算是基本知識?這些知識什麼時候派得上用場?什麼才是取得知識的最佳途徑?這些重要問題將在後文詳述。創造性思考能力:培育真正夠格的創新者,傳授知識和知識本身都只能算是基本條件而不是充分條件,你還要具有艾默伯稱之為「創造性的思考能力」──根據本書,IDEO的布朗,以及戴爾、葛瑞格森和克里斯汀生三人的定義,意指讓你提出正確的問題、善用人脈網路、仔細觀察、從他人視角出發的同理心、協調團隊群策群力並勇於嘗試。最後,你還需要提供適當的動機。



這一點讓艾默伯的研究成果變得相當有趣──甚至可以說是突破性的創見!她相信適當的動機遠比專業能力和技能來得重要,她解釋道:「專業能力跟創造性思考能力可以說是基本功──也可以視為創新者的先決條件,不過第三項因素──適當的動機──才是影響人們實際作為的關鍵因素。」艾默伯還區分外在(extrinsic)與內在(intrinsic)兩種不同的動機如下:



各種不同形式的動機對創造力會帶來不一樣的影響,基本上可以將之區分成兩種形式,即外在與內在動機,而後者又比前者重要多了。……外在動機來自於別人──不論動機的本質是棍棒還是胡蘿蔔。如果某個科學家的頂頭上司答應在她完成凝血劑研究案後頒發獎勵金,或者威脅她一旦搞砸的話就會被炒魷魚,她一定會願意設法順利完成這項研究案。……金錢報酬雖然不必然是斲傷人們創造力的動機,但是在多數情況下也不會帶來正面效果,尤其是讓人因此感覺到被買通或是被挾持的時後;更重要的是金錢本身不會讓員工對自己的工作感到熱情。



反倒是熱情跟興趣──一個人對於完成某些事情的內在渴望──才是更重要的內在動機。以剛才那位科學家為例,進行凝血劑研究可以是出於她本身對醫治血友病的高度興趣,或者她把研究工作當成對自我的挑戰,還是她想要解決一個前人無法克服的問題等,這些都屬於內在動機的一種。當人們感受到自身興趣、滿足感或者是工作本身的挑戰性是鞭策自己的主要動機時──而不是來自於外部的壓力時,他們將被激發出最大的創造力。



那麼,什麼才是適當的內在動機?我們又該如何善用之?難道它只是艾默伯提到的「熱情跟興趣」而已嗎?我可不這麼想。身為一位教育工作者的研究成果,再加上身為人父的經驗談,我認為適當的內在動機建立在另外三個互動因素上:冒險遊戲(play)、發揮熱情(passion)並懷有抱負(purpose)。父母親、學校老師、職場前輩以及各行各業的雇主們有無鼓勵這些因素──以及,鼓勵到什麼程度──將大幅改變年輕創新者的人生。



冒險遊戲



研究結果顯示人類天生就有探索、實驗、想像不同可能性──簡單講,就是創新──的渴望,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心理學教授、《搖籃裡的科學家》(Scientist in the Crib)與《寶寶也是哲學家》(The Philosophical Baby)兩書的作者,發表過多篇論文並被國際公認是兒童學習發展研究領域翹楚的高普尼克(Alison Gopnik)近來彙整許多認知科學家的研究成果後指出「這些成果顯示嬰兒跟幼童知道的、觀察到的、探索過的、想像得出與學會的事情超乎我們成年人所能夠想像」,她說:



我們發現就算是幼童也都已經有能力考量不同的可能,而且還會區分可能的情況跟現實狀況,甚至是根據其中的差異改變自己所處環境。他們能夠想像未來各種不同的走勢,因此有進行規劃的能力。他們可以想像過去能夠有什麼不一樣的發展,並比較各種不同可能的機率;更讓人感到不可思議的是,他們可以建立一個完全基於想像的世界,當中充滿狂野的幻想跟炫目的誇飾。



傳統上認為知識與想像、科學與幻想之間有著極大差異──甚至根本水火不容,不過現在的想法……卻認為孩子們學會認識世界的能力正是讓他們能夠改變世界──實現一個新世界──的同一種能力,也是讓他們去想像另一個不可能存在世界的能力。孩子們會在腦海中制訂出虛擬世界的專屬理論、空間概念與運作模式,所謂專屬理論讓孩子們必須正視不同於現實的新可能,因而讓他們徜徉在想像的世界中。



孩子們到底是如何學會這種技能的呢?簡單來講,就是透過冒險遊戲。



猜猜看,佩奇(Larry Page)跟布林(Sergey Brin)兩位Google的創辦人、亞馬遜創辦人兼執行長貝佐斯(Jeff Bezos)、維基百科創辦人威爾斯(Jimmy Wales)、知名廚師兼暢銷作家蔡爾德(Julia Child)以及饒舌天王兼時尚達人的吹牛老爹庫姆斯(Sean “P. Diddy” Combs),這些名人有什麼共通點?之前提到葛瑞格森等人的研究揭露這些最會創新的名人有一個讓人吃驚的共通點:他們都就讀過蒙特梭利體系下的學校,一種透過遊戲學習成長的教育方式。針對遊戲對小孩成長重要性的研究持續了好幾十年,上個世紀蒙特梭利(Maria Montessori)、維谷斯基(Lev Vygotsky)、皮亞傑(Jean Piaget)等人針對兒童如何透過遊戲學習進行一項深具突破性的研究,之後蒙特梭利女士把她對於遊戲重要性的研究成果整合在自己開辦的學校課程中,如今世界各地都看得到蒙特梭利學校的蹤影。



不只是嬰兒或兒童會透過遊戲學習,麻省理工學院校友、現職為全球知名MIT媒體實驗室講師的邦森(Joost Bonsen)也提到該校著名的惡作劇傳統。



「創新是人類的核心本能」,邦森告訴我,「人類是好奇又貪玩的生物,直到我們一點一滴把它搾出體外為止。就以麻省理工學院的惡作劇傳統為例:上鎖的活板門是唯一的出入口,要如何通過它把一輛警車拉到十五層樓高的大圓頂上?(這是MIT學生最經典的惡作劇之一)這是一項難以想像的工程成就,學生們得先打造一輛警車,接著掩人耳目地運到大圓頂底下──接下來才是真正的挑戰,既要想辦法把車子送到圓頂上再平安下來,過程中還不能被人發現,在這些工作之外,學生們要能摸熟學校的警衛系統聲東擊西。把這些工作匯聚起來是個系統性的大工程,必須要有優秀的領導跟團隊合作才能完事。」



「這些惡作劇強化了MIT享受創意快感的校風」,邦森補充道,「用有限的預算跟時間克服充滿挑戰性的環境,這是值得被歌頌讚揚的事蹟,學生們不會期待校方的許可,甚至不在乎因此遭到責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