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我喜歡這樣努力的自己〉



沒有誰的人生是一直盡如人意的,

如果真有,我也不希望那是我所經歷的人生。





之前在一次跟朋友的聊天中,我說過這樣一段話:「其實我一直在等,不是等我獲得榮譽,被所有人讚揚的那一天,而是在等,等我將一切歸零,必須重新開始的那一天。」



人是一種喜歡生活在慣性裡的動物,在沒有受到劇烈衝擊的時候,人是很難完成一次由內而外的改變的。我們生命中所有的那些大大小小的失敗和考驗,都是在扮演這樣的一個角色。它們突然出現,在我們最沒有防備或者幾近成功的時候,將我們撞離原本的生活軌道,給我們一個機會去真正地審視自己、看清自己。它顛覆我們原有的生活模式,讓我們變得和從前不一樣,讓我們擁有一個更加豐富的靈魂。



我們每個人就是在不斷的起起落落之間,才變得越發強大的。

而人生就是一個,不斷打破又不斷重塑的過程。

有些人享受那種浴火重生,有些人卻認為那是場折磨人的酷刑。



我們害怕失敗,不是怕自己不能承受那個結果,而是怕自己過去的努力都化作泡影。我們會在那一瞬間特別計較得失,不明白為什麼是自己要承受這樣的考驗。殊不知,際上每個人都要經歷人生的起伏,只是有些人習慣放大苦難,而另外的一些人習慣借力前行、逆流而上。



我們陷在一個錯誤的觀念裡,自顧自地以為失敗就是一段努力的不被認可,但其實,那恰恰是個開始。誰都有重新開始的能力,只要你想。但不是誰都有重新開始的信心,因為懼怕重蹈覆轍、悲劇重演。真正可怕的不是當下這一次的失敗,而是我們擔心「萬一下次還是同樣的結果,那該怎麼辦」。



困難並不是一種讓我們一蹶不振的東西,它真正的用意是讓我們換一次血,完成一次自我尋找,然後獲得重生。它會帶給我們全新的蛻變,摒棄掉曾經不堪的那部分自己,給我們一次徹底的思考。再次出發的,會是一個我們更喜歡的也更認真的自己。



我期待那一天,比期待成功還更多一點。



不管我們走到哪裡,取得了怎樣的成就,都不代表我們的能力和水準達到了一個怎樣的高度,只說明,我們才剛剛上路。任何時候去談成敗,都為時過早。誰都有可能異軍突起,誰都有可能就此覆滅。重要的是,我們怎樣活過,用什麼樣的姿態活著。



我們永遠無法逃避挫折和失敗,相反,我們應該接納它們,像迎接付出之後的回報那樣。因為是它們讓我們不再軟弱和膽怯,給了我們的人生回彈的力量,是它們讓我們變成了後來的那個被自己看得起的自己。



在我們的人生中,在這條不斷向前行走的路上,沒有人知道自己的極限在哪裡,不逼自己一把,我們就很難發現自己可以做到多少。



常常會聽人這樣抱怨:努力又有什麼用?這個世界是為那些含著金湯匙出生的人準備的。像我們這種沒有背景、沒有人脈、沒有錢和權的人,是沒有翻身機會的。



不是這樣的,這個世界不是替那些坐享其成,或者怨天尤人的人準備的,是替那些不懼怕折騰的人準備的。



張藝興說:「努力不一定有用,但是不努力一定沒用,而努力永遠都要比不努力有用。」



在我的成長過程中,我很少聽人誇我聰明,誇我勇敢,我聽到過最多的一個誇獎我的詞語是「努力」。以前不懂事的時候,我是不太喜歡這種誇獎的,我覺得「漂亮」、「有才華」這樣的詞才是人人都愛聽的肯定。可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喜歡上了別人對我的這種評價,而我也更加感謝這兩個字。在我心裡,這是我的父母在給了我善良和真誠之外,最重要的一個品格。



因為我沒有擁有很多東西,所以我只能更努力地朝前走,去感受一個更加快樂而不負此生的人生。







〈只要最後是你,晚點也沒關係〉



我們都一樣,誰不是翻山越嶺去相愛。

只要最後那個人是你,那我再等多久都可以。





我是一個悲觀主義者,對任何事情都抱著最壞的打算,但只有一件事情,我深信不疑──我們一定都會遇到一個人,他愛你如生命。

就算受過再多感情的傷,對於這一點,我也毫不懷疑。

我希望,你也一樣。



他永遠值得我們為之等待。讓我們知道,從前所有一個人挨過的艱難,不過是為了遇見那個對的人,而真愛無論到什麼時候,都不算太晚。



我們都一樣,誰不是翻山越嶺去相愛。

只要最後那個人是你,那我再等多久都可以。



我算得上是一個思想比較早熟的人,也並不排斥在學生時代談一場戀愛。我總覺得兩個人相互喜歡能讓彼此變得更好,一個人到兩個人,對於生命狀態會有更多元而豐富的理解,能夠給雙方更堅實的力量向著共同的目標努力。雖然我沒有在大學之前談過戀愛,沒有經歷大人們口中應該被打壓的「早戀」,但說實話,我的內心是遺憾的。我遺憾的不是沒有和當年暗戀的人談一場戀愛,而是,我錯過了一段人生,一段獨屬那個年紀的、在後來的時日裡永遠無法體會到的愛情。



如果有一天,我有了自己的孩子,我會在他青春期的時候告訴他:「我允許你在人生的任何階段喜歡一個人,也會為你被人喜歡而感到高興。但有一點你要明白,那就是,無論在什麼時候你都要有能力為自己所做的選擇和你的一切行為承擔後果,你必須知道什麼能做,什麼是一定不可以做的。我希望不管何時,你都能在愛情裡保持善意和真誠,為對方也為自己。你可以悲傷,可以哭泣,你也會感受到愛情的快樂和甜蜜,但所有的這些,都是你自己的。我能做的,就是與你分享。」



人這一生中大概會遇到約兩千九百二十萬人,兩個人相愛的機率是零點零零零零四九。我難以想像這個相遇數字的龐大,也難以想像這個相愛數字的渺小。更難以想像,今天不經意從我們身邊走過的那個人,可能此生都不會有再次相見的機會。我曾經寫過一句話:「再見」的意思不是「再也不見」而是「再難相見」。不是不想、不是不能,而是,有些人錯過就錯過了,沒有重新再來的機會。難過也好,遺憾也罷,這就是我們的人生,就是芸芸眾生中我們每個人都在經歷的各自的生活。



所以,喜歡一個人這本身就是一件極為不易的事情,茫茫人海裡的暗自心動,還有什麼比這更美好的呢。



喜歡和年歲無關,我從不認為年輕的愛情就應該被人們貼上「草率」和「不負責任」的標籤,我反而覺得,越年輕的時候愛情越可靠,雖然沒錢沒房沒車沒事業沒未來,但起碼,那時的心動和愛意都是真的。相比我們所追求的豐腴的物質生活,相比我們越來越多對於這個世界的貪婪,那種不摻和任何雜質的單純的互生好感,才是我所聽過見過的最珍貴的東西。



在我們年紀還小的時候,我們聽不懂大人們口中的許多道理,甚至不屑於聽那些道理。我們覺得他們所說的那套成年人的理論都是不對的,都是騙人的,可是後來也長成大人的我們終於知道,他們說的其實都是我們必須要面對的現實和人生,只是小時候的我們總是更願意自顧自地沉浸在自己世界的價值觀念裡。



「等你長大了,你就知道這個世界的殘酷了;等你長大了,你就知道你有多單純了;等你長大了,你就知道我們所處的這個時代是多麼複雜和不近人情了。」我們聽了太多這樣的話,卻很少有人跟我們說生命本身所被賦予的美好和人性本來的善意。我們處處提防,時時繃緊神經生怕傷及自己,但這並不是我們真正想要和相信的人生啊。



我們總說不想長大,不是因為我們不想承擔生活的重擔,而是我們還不想和那個什麼都不懂但卻活得最通透的年紀說再見。我們相信愛,相信真善美,相信這個星球上的所有存在都是為了讓我們的生命更加充滿意義。



而這些也就是我所說的為什麼未來我不會去阻攔我的孩子在他還不夠成熟的時候去喜歡別人,去戀愛,去淋漓盡致地體會人生。因為等到有一天我們變得足夠成熟的時候,變得懂得權衡利弊分析得失的時候,我們就會發現自己同時失去了生命中另外一種特別寶貴的東西──勇氣。

但我,不想失去它,我知道,你也一樣。



相比「在最不懂愛的年紀,遇到了想愛一生的人」,「那年明明互相歡喜,卻不曾在一起過」會更讓我遺憾和心痛。

所以不管我們正處在怎樣的人生階段,我都希望,我們能永遠保持對於生命的熱忱、對於生活的熱愛、對愛情最乾淨純粹的期待,和對探索未知人生的勇氣與好奇。



人的一生會經歷太多場相遇、重逢和離散。

「生活就像是一個巨大的停車場,我們每個人身邊的位置都只有那麼多,有的人要進來,就有人不得不離開。就這樣兜兜轉轉過去很久之後才發現,有很多人,即使曾經朝夕相處、把酒言歡、不分你我,卻還是在某次不經意的再見之後,就真的無法再見。」這是人生的無奈,也是它的玄妙所在。來不及思考,來不及阻擋,甚至來不及道別,當舊人要走,那新人必定已經走在來的路上。



我們都不能難過太久,我們必須心懷感恩地像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繼續努力生活。因為人生最令人著迷的地方就在於,你永遠不知道今天會發生什麼,會遇見怎樣的人,會和哪些故人重逢,又和誰告別說了再見。



你還記得曾經你喜歡過的、喜歡過你的、陪伴在你身邊的那些人嗎?

如今,他們還在你身邊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