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第三幕 憤怒與愛







憤怒是一股向上湧升的能量



憤怒是個極大的題目,可以寫本書來仔細討論,瓊安就曾經寫過《好好出口氣》(Anger, Boundaries and Safety)來討論憤怒。憤怒是表面上的感受,通常在憤怒的底層,會找到其他的感受,可能是悲傷、恐懼、受傷、害怕被拋棄等。人會憤怒,通常是因為事情的發展沒能符合原先的預期,或是跟他的價值觀不合。

我們會害怕正在憤怒的人,是因為在記憶中,憤怒經常是與暴力連結在一起的,所以我們會認為憤怒的情緒也是非常可怕的。遇到會讓自己憤怒的狀況,不是逃開就是否認。壓抑的結果,那股巨大的能量不是對外爆發傷到他人,就是一次又一次地向內射傷自己。

其實憤怒時的身體症狀與興奮時很類似,都會心跳加快、血脈賁張、肌肉緊繃,腦子無法清明的思考。人在憤怒時好像要跟他人拚命一般,正是激發了他的爬蟲腦,以為自己在生死之間掙扎吧!

所以要經常清理自己的情緒,認清會讓自己一下子火冒三丈的情況,到底是發生什麼事,釐清之後再決定值不值得發火。通常做這種練習的學員在經過深呼吸、暫停一下後,都可能決定不發火了,因為不值得!

我小時候學到的是,絕不在人前生氣,因為那是沒教養的。於是遇到可能會生氣的事,我總是合理化一切,好讓自己馬上轉移目標。但長期累積的結果,就是會因為很小的事就氣到不行,而對方則是感到莫名其妙。有時候是不表達自己的憤怒,就用各種奇怪的藉口去指責對方,或是懲罰自己或他人。

學會覺察並對自己更了解後,我逐漸明白憤怒不可怕,可怕的是在帶著憤怒的情緒時所引發的暴力─不論是語言或肢體。

課堂上學員們最喜歡一起用健康、有界限的方式,在他人的見證下,以不傷自己也不傷他人的方式,釋放憤怒的能量。



Loving 是行動,不是言語也不能交換



至於愛,那更是重要的學習。小時候我們認為被愛的方式就是受到無微不至照顧;長大以後,也以為愛一個人就是要好好照顧他──用自己認為對的方式。卻忘記了每個人在意的事情是不一樣的。愛,需要對話,也需要更新,愛是行動。

我們是根據過去的經驗,模仿身邊大人的行為,學會什麼是愛。因為大人可能會說:「你不乖,我就不愛你。」或是:「你不照著我的安排去做,我就不愛你。」流行歌曲中常會聽到:「你愛我沒有我愛你多」或是:「我是那麼愛你,所以你也要一樣地愛我。因此我們常常以為愛是可以秤量的,是可以用來交換的東西。

不過,愛其實是一種感受,是流動的,是無法秤量的。我們可以重新學習,愛人要以對方為中心,不求回報也不能強迫。

我們常常忽略了愛一個人的同時,也可能會不愛他的某些行為。又愛又恨是可能的!以前愛這個人,現在不愛了,也是絕對有可能的。抓住一個明明已經不再愛自己的人,極力想要挽回,往往徒勞無功。真希望在針對青少年的教育中,可以加強以尊重與愛為前提的生命教育。如果人不以占有另一個人為目標,而能珍惜當緣分來時能共處一段時間,緣分盡時能善了,學會珍惜、學會放下,明白人在脆弱時會受傷,但也有能力找到痊癒的方法,接受生命的實相而不耽溺在浪漫的想像中,絕對可以避免許多悲劇的產生。

在工作坊時,我最喜歡帶學員做的練習,是讓他們兩人一組,互相提問。這些問題包含:他人對你做什麼或說什麼,你會認為自己是被愛的?當你愛一個人,你會做什麼或說什麼,讓他認為你是愛他的?

我會給每個人將近十分鐘來回答問題,過程中經常有人會因感動或傷感而流淚。因為分享的對象常是陌生人,沒有任何恩怨情仇,又都是在心靈非常敞開的狀態,做完這個練習,他們通常會非常感謝對方。大家多半會意識到自己在愛情中的模式,同時又能看到彼此是如此的不同。







03青少年危機

陳怡安在《人生七大危機》提到的第三個危機,是青春期危機,分為四個段落:

第一段先談青春期的生理現象,十三到十九歲的青少年身體發育期,經常會跟他人比較而產生自卑感,最大的挑戰是要接納完全不一樣的自己,性機能的蓬勃發展也需要調適。

第二段談的是青春期的心理現象,包含理想與幻想混淆、自卑與自大不分,是個認同的尷尬期,不滿現實、對抗權威、經常處於衝動的狀態,被情與性所困擾。

第三段談的是青春期的心理需求,他們會需要可分享祕密的友伴,擁有自己的祕密而不想被干涉,渴望被認同又希望自己是獨特的,需要他人的支持,也需要冒險,藉此發洩精力。

最後談到回應青少年的方法。大人要先調整好自己的心態,允許青少年做自己想做的事,但要先訂定契約,學會用提問的方式來跟孩子講理溝通。重視孩子的感受世界,特別是在孩子被視為叛逆時,其背後的實相為何?還要認識與接納孩子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