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精準道出牛津學子的精神 / 陳宏一

本書勾起我三十年前(一九八七)的往事,當完成泌尿外科專科訓練,也在臨床服務了若干年獲升主任後,自感在這領域上仍嫌不足,異想天開寫信去英國幾所學校申請進修博士學位,沒想到居然被接受了。懵懂考慮之下,選擇的這所號稱全英最好的大學──牛津大學也改變了我的人生。後來了解老師選擇我,是因我個人已有基本專業及數年的臨床經驗。

整個研究團隊是University Department of Pharmacology,由邱吉爾醫院臨床泌尿科主任John Smith 及基礎藥理學教授 Alison Brading領導,除了英國人外還有加拿大、紐西蘭及日本人,專研有關泌尿道生理、藥理及失禁方面問題。

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剛入學時老師Alison 問我要學什麼?我很尷尬地回答說我一點想法都沒有,她親切地說牛津是學術很自由的學校,你想了解什麼就去做什麼,就是先Know-what(事實知識)、再Know-why(原理知識)、再Know-how(技能知識)。

當然日後入境隨俗看幾位學長所做的實驗及研究,自己自然就進入狀況,融入了研究團隊,知道自己要研究的領域與方向。

三年中沒有什麼必修學分或上課,獨特的tutorial(個人指導)教學讓我很有自信心,總之去做就對了。

博士特稱DPhil,如《牛津的100個靈魂訊息:與未來的自己立下約定》中所言,披星戴月面對孤獨的實驗、受苦的勇氣、失敗的煩惱、思考、期待及後來成功的喜悅,彷彿歷歷在目。

這本書的確道盡世界頂尖的牛津大學其自由研究風氣及其特有的教學方法。

(本文作者為長榮大學健康科學院院長)



來自牛津大學傳統的薰陶 / 陳惟華


牛津大學是世界最古老的英文大學,不過在牛津城內並沒有一棟名為牛津大學的建築或牌樓,而是由座落在牛津各處的三十多所學院組成。有趣的是,不少學院的古牆上裝飾著各種表情的怪獸(gargoyle)人面石雕,正如書中所寫的,怪獸的不同表情象徵著牛津的一種傳統信念,代表師生們從困難的苦惱中反覆思考,直到找出新的知識或新發現而展露歡喜笑顏。

牛津除了像其他大學一樣需要通過大學的學系錄取之外,還要另外申請學院,一定要被一所學院接受之後,才能正式入學成為牛津大學的學生。也就是說牛津大學的學生,必須同時擁有某學系的學生和某學院成員的兩種身份。學院內提供師生們屬於自己階層的交流俱樂部,並且供應學院成員的三餐,只要事前預定,便可以享受素食或無豬肉的特別餐點,非常尊重學院中師生個人的飲食主張。

學院會為每位學生分派一位導師,不但給予學生課業的指導和討論,而且也重視社交互動和生活輔導。個人在牛津求學時,曾有一段請求更換指導教授的難忘經歷,試想在諸位名師眾目睽睽之下,有哪位老師願意冒犯同儕、收留這位學生呢?其困難可想而知。結果透過學院的導師不辭辛勞地多方協調,才得以如願以償。這充分展現了「以學生為中心」,敞開心胸的牛津教育精髓。這種個人指導(tutorial)是牛津獨有的教育方式,造就了二十六位的英國首相,就連美國柯林頓前總統也曾獲取獎學金,到牛津留學一年。

在牛津大學求學四年, 閒暇時與幾位好友相約去撐船(punting),漫遊蜿蜒的泰晤士河上游,看到美麗的景致,就隨興靠岸一遊,撐累了就坐在岸邊的酒館(pub)聊天小酌。很多靈感或構想,都在這樣放鬆的自然氛圍下靈光乍現。

《牛津的100個靈魂訊息:與未來的自己立下約定》一書,將有助於讀者重新改造自我,相信對於確立人生觀也會有所助益。

(本文作者為英國牛津大學神經學博士、愛家自然診所院長、三軍總醫院基隆分院首任院長)


身心靈的真善美 / 羅時鴻


身為牛津大學校友及海外合聘教授,非常高與及榮幸能受邀為此本大作《牛津的100個靈魂訊息:與未來的自己立下約定》寫推薦序。快速看完此書後,為沒有拒絕邀稿而慶幸,更誠心推薦給所有讀者大眾──相信也祝福各位閱後法喜充滿、身心靈躍升。

雖畢業已近二十年,但牛津大學在學生涯的那種興奮、期待、榮耀及使命感仍深刻腦海。尤其牛津充分讓莘莘學子們浸潤在如入寶山尋寶般的學習樂趣及「尋覓花朵的人,將找到花朵;喜愛雜草的人,將找到雜草」的自由信念,更是令人永難忘懷。

此種自由學術、研究之風也因此孕育出二十七位諾貝爾獎得主、四名圖靈獎得主及多國領袖與政治要員。此種氛圍的營造更值得我們教育界的掌舵者深思。

牛津大學之所以能夠成為世界頂尖學府且孕育出眾多傑出校友,作者歸因於「信念」、「學習」、「勇氣」、「對話」、「決斷」、「愛情」、「命運」七大核心精神所引領出之不同面向的靈魂訊息。而不約而同地,這和我近二十年來,向學子們所共勉的「知識」、「智慧」、「愛心」及「健康」四大核心有著異曲同工之妙。第一堂課,我一定和學子們分享牛津大學流行的座右銘:

Why Study?

The more I study, the more I know. The more I know, themore I forget. The more I forget, the less I know. So whystudy?

希望學子們了解「活用知識、知行合一」的重要。更強調「愛心」及「健康」的原則,要學子們以尊重生命的愛心大前提下,來追求學術及研究的頂尖,進而完成利人、利已、利全人類、利全宇宙的健康觀。

最後,也以獨鍾的牛津大學校徽來和讀者分享校徽圖示給我的一些強烈靈魂訊息。最中心及重要的是書本的那段拉丁文:DOMINUS ILLUMINATIO MEA(上帝照亮我的路),提醒著我在學術、研究及處世過程中,先找到及永遠記得本性、佛性或天國,因為誠如聖經上所說的:「先找到內在的天國,然後一切都可以成真」或佛經上所說的:「佛性無所不能。」如此才能本立而道生;學術風的「書本」標誌則提醒著我學海無涯,要以虛懷若谷的謙卑心來永保求知的熱誠初心,進而更上一層樓;獨特的「三冠王」標誌則提醒著我在身、心、靈三方面要都要追求真、善、美的發展。

(本文作者為衛福部中華藥典藥理組編修委員、英國牛津大學臨床醫學系合聘教授、國防醫學院藥理學科及研究所教授兼主任暨所長)


牛津的教授們採行「以學生為中心」的教育,他們並非教導學生背誦知識及反覆練習,而是確實面對學生,互相注視對方,敞開心胸,以發掘學生們卓越的才能及隱而未現的素質。

牛津教育的核心,簡單說就是「仔細思考,迅速行動」。

在日本不只學校教育如此,即使踏入社會之後,還是有一股凡事要求「趕快給個答案」的風氣。這好像一生不斷在接受「考試教育」,陷入「已經有現成答案」、「正確解答只有一個」的迷思,但現實社會中有無數「必須自己解出答案」或「答案有好幾個」的問題,一旦碰到,就有如撞牆,完全不知如何採取行動。

在牛津,比起「迅速提出解答」,導出答案的「過程(process)」更受重視。這個「過程」正是「思考力」及「思考習慣」的展現。所謂「欲速則不達」。表面看來像是繞遠路,但是採取經過深思而決定的方法,才真正能迅速達到目的。

而且「仔細思考」與「迅速行動」兩者同時進行。「左思右想卻不行動」,將無法抵達目的地。也非「仔細思考之後再採取行動」。迅速採取「行動」是必要的。而本書中也提到,英國人具有「邊走邊思考」的國民性。



或許,讀者諸君都這麼想吧。

「牛津的學生個個頭腦聰明,擁有優秀的才能,像我這樣的普通人怎麼可能做到。」但是,那樣想就大錯特錯。

任何人都可以提升自己的才能,邁向成功的人生境界。而成敗關鍵,只不過在於是否了解那微小的「學習訣竅」而已。此一「學習訣竅」在很多方面其實只有「些微差異」,但累積起來,就成為具有關鍵的「重大差別」。掌握訣竅,你就可以成為博學多才的人。

我們很容易就把「分數」或「學歷」當成教育的目標,但是教育真正的意義在於促成受教者才能的培育。那個人的人生因而獲致何等幸福與豐富,才是真正應該衡量的目標。

本書當中,我將自己在牛津透過親身體驗而留下深刻印象的學習心得,分為「信念」、「學習」、「勇氣」、「對話」、「決斷」、「愛情」、「命運」等日常行為,甚至可說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七大類別,毫不保留地寫出來。我想傳達的自我開發方法,具備哲學的觀點及具體的作法,應該可符合當今這個時代的需求吧。

每個單元最後,我會介紹一則切中該牛津教誨核心的世界名言。我希望大家都能了解,牛津所教導的是普世的真理,不只存在於牛津出身的人或英國人,也存在於世界上所有成就豐功偉業的人們信念中。

本書從哪個單元開始讀都可以。讀了本書,就能掌握牛津教導與學習的訣竅,必然能重新改造自我。

本書若能對各位讀者確立人生觀有所助益,我將感到萬分榮幸。

岡田昭人
牛津。

英國最古老的大學城,又被稱作「夢塔之城(city of dreaming spires)」。組成大學城的學院、圖書館、教堂等哥德式建築,整體充滿協調感,時至今日仍然散發著中世紀時代的氛圍。來自世界各國頂尖的教授及優秀的學生聚集於此,追逐夢想,而獨特的「學問殿堂」就在漫長的歷史與傳統中形成。

說來可能令人驚訝,事實上並沒有名為「牛津大學」的建築物存在。正如「整座城都是大學」這句話所述,「牛津大學(以下簡稱為牛津)」其實是大大小小,分布各處,超過三十個「學院(獨立的校舍)」的總稱。

牛津大學是英語圈歷史最悠久的大學,也是公認世界上最頂尖的學術機構。迄今為止,培養出眾多的學者、政治家、財經界人士等。

例如,包括柴契爾夫人(Margaret Hilda Thatcher)及湯尼布萊爾(Tony Blair)在內,共有二十六位英國首相出身於此大學。還有影響現代社會極深的歷史學者及哲學家,像是被稱為經濟學之父的亞當史密斯(Adam Smith)、著有《巨靈論》(Leviathan)的哲學家霍布斯(Thomas Hobbes)等人。其他還包括著有《愛麗絲夢遊仙境》的路易斯卡羅(Lewis Carroll)、《魔戒》(The Lord of Rings)的托爾金(J.R.R. Tolkien)等知名作家。主演「豆豆先生」的喜劇演員羅溫艾金森(Rowan Atkinson)也是牛津的畢業生。

我曾在牛津教育學研究所攻讀比較國際教育學。當時,這個研究所裡只有我一位日本人。我和英國人,以及來自法國、德國、墨西哥、中國、辛巴威、沙烏地阿拉伯等各國的學生,針對世界各國的教育狀況切磋討論,得到許多寶貴的學習經驗。

我認為,「個人指導(tutorial)」課程的存在,是牛津崇高的學術水準得以歷久不衰的主要原因。學生們每週都可以跟自己的指導教授以一對一(或是一名教授對二、三名學生)方式,接受一小時的指導。



個人指導是牛津獨有的教育方式。教授提示每週的課題,學生針對指定課題閱讀大量書籍與資料,撰寫小論文後,再去接受個人指導。針對教授嚴厲的質問,學生拚命陳述自己的意見或反論,有時雙方甚至針鋒相對到白熱化的程度。透過這樣的經驗(訓練)累積,教導者與學習者之間締結了「學習的羈絆」,甚而培育出真摯追求學問的態度。

我剛開始在牛津上課時,直覺上就知道自己將會發生重大改變。因為我感覺到,我們並不單單只是獲得知識,還能在生活的各種層面實踐那些學到的知識。活用牛津課堂上所學,形塑了我對人生的信念與思想、勇氣與決斷力。

我現在在日本的大學任教有注意到一件事 : 那就是,學生們完成九年義務教育,接著在高中3年拚命念書,然後進入大學,但是,儘管耗費那麼長時間,理應具備的重要知識、態度,以及哲學,卻完全欠缺。

原因出在當今日本,教育的目標變成只為「應付考試」。所以,在學校接受的教育大多枯燥無味,既激不起興趣,也不會帶來學習的感動。

還有,我自己原來在日本的時候並不喜歡「念書」,高中及大學時代成績絕對說不上優秀。回想起來,對我而言,在日本所受的教育完全沒有魅力可言。

英語「education」的語源是「引出」的意思。教育原本的意義在於「無論什麼樣的人都擁有優秀的能力。把那份能力引導出來,培育一個能獨立思考採取行動的傑出人才」,全體牛津人都深受這種想法影響。



【內文試閱】

BELIEF

信念之章



01信念當中必有原點存在



一個人的信念當中,必然有他的「原點」存在。「信念」不像洋蔥那樣,把皮一層層剝開之後,什麼也沒留下來。所謂「原點」,確確實實存在心中,是驅使一個人秉持信念生存下去的原動力。

法國哲學家巴斯卡(B. Pascal)有句名言「人是會思想的蘆葦」。他說,「人是微不足道的生物,有如生長在原野裡的雜草『蘆葦』般脆弱,卻因為懂得『思考』,而成為超越廣大宇宙的存在」。放棄「思考」這個「原點」,漫無目標或計畫,渾渾噩噩度日,就無法體會生而為人的喜悅。

那麼,應該如何掌握被稱為「思考」的「原點」呢?

牛津的哲學及倫理、宗教學等課堂上,一直很嚴肅地探討「信念」的課題。

在牛津的教誨裡,所謂信念,正是「生存本身」。按照下列步驟,進行深入探討。

第一、首先意識到,我們都「活著」這個單純的事實。「自己是活生生的人,生存著」,這件事誰也無法否認。儘管「理所當然」,實際上認識起來卻相當困難。

第二、徹底理解到,「生存」這件事一點都不簡單。在盡情活出自己被賜予的人生旅程中,生活的不安、災難、疾病等種種困難,與我們同行。天底下沒有不辛苦的人生。

接下來,第三、「思考」如何才能克服人生種種困難。那就是作為人生當中心靈寄託的「原點」。

這是我主修的教育哲學第一堂課教授提出的題目。與來自全世界各國學生熱烈討論後我深有所感,開始反省自己是否具備那指引此生一路走來,以及未來人生方向的「原點」。

「信念」,即「生存這件事」,從掌握自己的「原點」開始。



──信念使人強大。疑惑使人麻木不仁。信念就是力量。

羅勃遜(Frederick Robertson,基督教會牧師)



02享受孤獨



大家認為「孤獨」的相反是什麼呢?

有人腦海中會浮現,並非單獨一人,而是與很多人「一起」的畫面;也有人會說,那是「幸福」、「安心」等精神上滿足的狀況。

在重視人際交流與溝通的現代社會中,總認為孤獨就是寂寞,非常辛苦,所以應該盡量避免。

孤獨令人害怕,並非因為「孤獨」本身,而是伴隨孤獨而來的種種所致。正如人害怕死亡一樣。比起「死亡」本身,害怕的是因死亡而帶來的悲傷、痛苦、絕望等。

以『異鄉人』一書聞名於世的法國作家卡謬(Albert Camus)說過「孤獨與群體極其相似,很難分辨」。獨自一人卻不覺得孤獨的,大有人在;也有人跟一大群人相處時,卻感到寂寞。

那麼,『孤獨』的反義詞到底是什麼呢?

在牛津,答案大概是「無」吧。所謂孤獨的狀態,乃是因為這世界上有人懷著那種感覺所致,若是那個人本身變成「無」,不復存在,那種狀態就會完全消失了。

我自己在牛津求學時代,愈思考教育問題,無力感愈深,因此常常陷入深沉的孤獨感當中。獨自一人煩惱真的很寂寞,但我也確實感受到,「正因如此,所以我現在活著啊」。我明白,孤獨感使我能坦然面對自己,完全不足為懼,它將成為「創造與發展必要的基礎」。

想要秉持信念生存下去的話,一定要與孤獨和平相處。

沒有信念的人,只有與他人攀附關係才能找到自我,討厭孤獨,總是企圖排解寂寞。那樣一來,變得只與自己中意的人來往,結果無法坦然面對自己。

懷有信念的人,懂得與他人保持適當距離,藉著獨自一人,觀照真正的自我。





--意志也是一種孤獨。

卡謬(Albert Camus,法國作家)



03 信念從苦惱當中產生



讓我們重新定義信念的意義。

所謂信念,就是「深信自己正確無誤的想法」,或「作為言行舉止基礎的態度」。

任誰都不可能從一開始就抱持著信念。為能熟練地駕駛船隻,必須學習各種必要的航海知識,並累積豐富的經驗,同樣地,為了抱持信念,也必須先學習再接受磨練。欠缺信念的人生,有如不帶地圖及指南針就到海上漂泊一樣。

牛津的教誨是,持有「信念」這件事,就跟持有「真正的目標」一樣。每個人都應該把抱持堅定的人生目標生存下去這件事,當成座右銘。

在牛津,大家每天都嚴謹地鑽研學問。學生們透過教授及同學之間的知性訓練,吸收廣博的知識,累積各式各樣的經驗。經由這種「反覆練習」,信念自然而然產生,成為繼續維持下去的習慣。

學院牆壁上有好幾個被稱為「怪獸」(gargoyle)的人面雕刻,象徵著大學漫長歷史中,眾人反覆體驗到的「苦惱」與「歡喜」。這些「怪獸」的排列方式有其傳統。排在前面的雕刻充滿「苦惱」的表情,隨後出現的才展露「歡喜」的笑容。

這種傳統的含義在於,信念從「苦惱」及「困難」中產生,接著那些信念又帶來新知識或新發現的「歡喜」及「笑顏」。

各位也一樣,不管念書也好,或工作也好,首先請面對自己的目標,經歷「苦惱」而落淚。然後,請努力把那種「苦惱」轉變成「歡喜」,展露笑容吧。

還有,請務必「察覺」前述過程反覆進行的重要性。因為這樣才能使自己置身「眼淚與笑容的交互作用」之中。

牛津的學生們都在「眼淚與笑容的交互作用」當中學習。人是否能持有信念,其差別可說就在於是否能「察覺」而已。

--一個人無論身懷多少知識,也不可能成為全知全能,但是比起完全不學習的人,差距有如天壤之別。

柏拉圖(Plato,古代希臘哲學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