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RIESLING PASSION
A many-voiced anthem
對麗絲玲葡萄酒的熱愛
一首多重奏的禮讚

漢斯.均特.施瓦茲(Hans-Günther Schwarz), 釀酒師
麗絲玲葡萄是大自然贈與我們的禮物,它奇妙影響了葡萄酒文化的發展。麗絲玲葡萄酒可以使飲酒人「瞬間著迷」,亦是「愛好自然的靈魂」的象徵。葡萄香味、水果風味、酸度和土壤礦物完美的融合出這獨一無二的味覺饗宴。飲酒的樂趣在這一層意義上更加深刻且極具挑戰。

哈荷德.裕瑟爾(Harald Rüssel), 聖爾奔旅館複合式餐廳(Landhaus St. Urban),德國青年餐飲協會成員Jeunes Restaurateurs Deutschland
我之所以那麼喜歡用麗絲玲葡萄酒下廚有很多因素:我們的聖爾奔旅館複合式餐廳(Landhaus St. Urban)坐落在摩賽爾河的谷地,還有我的妻子出身自麗絲玲葡萄莊園世家,但最主要的原因是麗絲玲葡萄酒具有與廚房料理完美結合的特性。因為麗絲玲葡萄酒的酸度以及干味能緩和料理的尖銳度,透過這樣的層次性,能夠延長食物風味在舌頭和上顎的餘韻。只要稍微注意食材的選擇搭配,麗絲玲葡萄酒幾乎可以是所有料理的好搭檔。

星野和夫(Kazuo Hoshino), 葡萄酒商,東京
對我來說,麗絲玲葡萄酒就像是一位交響樂團的首席,即使他能完美的演奏樂器,他還是需要一位指揮家。釀酒師就如同指揮家,如果他能夠正確配置每個風味分子,那麼他的麗絲玲葡萄酒便能駕馭酸度並與之巧妙結合。而這細緻的酸度表現會隨著時間推移越加有趣,且極具特性。麗絲玲葡萄酒具有迷人的表現張力,這樣的表現力會隨著氣候、土壤、葡萄採收時間以及釀酒師的釀造方法而改變。在日本,麗絲玲葡萄酒被視為最好的白葡萄品種。不過對日本消費者而言,找到合適的葡萄酒口味並不容易。卡塔酒(Charta)、經典酒(Classic)、特選酒(Selection)、特級酒(Größes Gewächs)……等等,實在有太多的標示了。這是德國葡萄酒最大的一個問題。

約瑟夫.舒勒博士(Dr. Josef Schuller),葡萄酒大師(MW),湖斯特葡萄酒學院(Weinakademie Rust),奧地利
麗絲玲葡萄是世界上最珍貴且最大宗的白葡萄品種。沒有任何一種葡萄品種能像麗絲玲一樣充分施展葡萄酒的魔力:酒的特性、它的產地、國家、土壤特質、氣候、年份,簡而言之就是風土特色。我們無法在其他葡萄品種身上找到如同品嘗麗絲玲葡萄酒時的感受。年輕的麗絲玲葡萄酒清爽而活潑,成熟的麗絲玲則極具個性和豐富度。截至目前為止,歐洲傳統的涼爽麗絲玲葡萄產區可以驕傲的向外競爭者揚言:你們根本太嫩了。但是新世界麗絲玲種植區的崛起則顯示了,這場釀製一級白酒的聖戰正進行地如火如荼。

珍西斯.羅賓遜(Jancis Robinson),葡萄酒大師(MW),倫敦
麗絲玲是全世界最好的白酒葡萄。

米歇爾.貝當(Michel Bettane),葡萄酒專欄記者,法國
很久以來我就認定麗絲玲葡萄是所有白葡萄品種中最高雅的。它那優雅的氣度不僅存在果實中,也同樣展現在釀出的葡萄酒。而我一直驚豔於麗絲玲果樹散發的傲氣以及它紋路細緻的果實。我這麼看重麗絲玲葡萄酒主要有兩個原因:一是它無與倫比地呈現出最細膩的風土特色,二是它不用為了提升風味使用新的木桶釀造。麗絲玲葡萄既能釀出干型也能釀出甜型的葡萄酒,這些酒無疑都是世界上最頂尖的葡萄酒。關於麗絲玲葡萄酒今日終於重新贏回它在這世界上應有的地位,我由衷感到開心。

彼得.加戈(Peter Gago),葡萄酒公司南方企業(Southcorp)經營人,澳大利亞
麗絲玲葡萄酒使釀酒師和葡萄酒愛好者心醉神迷。它用它的優雅與純潔無瑕誘惑我們,但它的複雜度與張力十足的層次感同樣令人著迷。麗絲玲體現的是一種熱情,這樣的熱情滋養自葡萄本身的天分,因為它能精準將獨特的風土因素與年份變化傳達出來。所有葡萄品種中或許再沒有任何品種能更精確地捕捉地點與時間的特色。麗絲玲葡萄就像是水晶球,人們可以從中閱讀實情、閱讀當下的葡萄園與年份。

泰瑞.泰斯(Terry Theise),葡萄酒貿易商,美國
麗絲玲是很奇妙的葡萄品種,因為它如此渾然天成──只要在適合的地區栽種它的話,它自己就可以生長得很完美。和其他的葡萄品種相反,麗絲玲不需要整形手術也不需要濃妝豔抹。它比其他任何一種葡萄還了解腳下的這塊土地,並忠實詮釋土壤的特質。它不需要任何的特別照料,它抗拒過多的無用科技設備。依法自然就是種植麗絲玲葡萄的準則,在這裡大自然說了算。相反的,在酒窖裡則是「越簡單越好」。麗絲玲葡萄耐寒,即使秋天的氣候已經轉為濕冷,它仍舊持續成熟。麗絲玲葡萄酒就好似辛勤了一整天後,返家路上的美麗黃昏。

馬庫斯.戴爾.莫內構(Markus Del Monego),葡萄酒大師(MW),1998年侍酒師世界冠軍
麗絲玲葡萄酒是如此迷人。在寒冷的氣候範圍它具有近乎無限的潛能,而在比較溫暖的地帶它則能變身為口味單純的飲品。麗絲玲是與時俱進的。因為麗絲玲葡萄酒細緻中又帶點清爽生脆的酸度、張力十足的果香和美妙融合其中的礦物風味,使得它在世界各地成為最佳的廚房伴侶。麗絲玲是不可取代的。正因為如此,我在葡萄酒之旅中總是攜帶一瓶麗絲玲葡萄酒在行李箱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