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摘文



【變成媽媽為女性的身體帶來什麼變化?】



金教授讓興趣盎然的我看了一張圖像。三D的立體大腦圖像上,有些地方標示了顏色。

「這些標示顏色的地方,都是生產後肥大的部位喔。」

此研究發現,女性在生產後,大腦內部至少有三十個部位會肥大。

「我們可以認為,肥大就表示該部位所掌控的能力增強了。」

來舉幾個例子。



顳上迴:對嬰兒的哭聲變得敏感。

島葉:感覺嬰兒可愛,想守護嬰兒的情緒增強。

前額葉皮質區:感受育兒的喜悅。

運動區:決策、行動力的提升。

視丘:從哭聲、動作等讀取嬰兒情緒的能力提升。



金教授說明媽媽們的大腦圖像後興奮地說:

「女性成為媽媽後,就連大腦都會產生變化呢。變化所帶來的能力提升,全都是育兒需要的能力。正因為大腦產生這些變化,媽媽才能完成育兒這一大任務。媽媽們很厲害吧!」



媽媽的超能力──光憑哭聲就能猜中哪個是自己的小孩



我們在拜訪金教授的一個月前,對於媽媽的某種能力進行了實驗。

那是在長崎大學醫學部篠原一之教授的協助下,進行的「媽媽是否能光憑哭聲猜中哪個是我的小孩」的實驗。



在醫學部內部約25坪空間的會議室裡,我們聚集了帶著三個月大嬰兒的十個媽媽。媽媽坐在椅子上,前方幾公尺有屏障,看不到裡面。嬰兒從別的房間被輪流帶到屏障後面,傳出哭泣聲。媽媽聽得到哭聲,但看不到嬰兒。實驗中請媽媽聽哭聲,若覺得是自己的小孩,就寫上編號將牌子舉起,中途可以更改答案。



常聽說,母親憑哭聲就能認出自己小孩,我們想調查這個說法究竟是否屬實……

別著「1號」牌子的寶寶,在屏障後方開始哭了。

聽到哭聲,一個媽媽馬上就舉牌。

彷彿在和周圍宣告「這就是我的寶寶!」般,帶著自信的表情。



在我心想「媽媽果然很厲害」的瞬間,意外的事情發生──另一個媽媽也舉起了牌子。媽媽們彼此注視了一下,露出不安的表情,而堅信實驗能夠成功的我,也頓時掉進深淵。



接著,第二個寶寶哭泣。這次有兩個媽媽舉牌。其中一個,是剛才在第一個寶寶哭泣時也舉了牌的媽媽。我開始懷疑這個實驗到底會走向何處?然而,等著我們的,卻是戲劇化的展開。



隨著新的寶寶不斷登場,舉過牌的媽媽更改了答案,並以充滿自信的表情舉起號碼牌。最後,十個媽媽選擇的寶寶號碼都沒有重複,起初看來惴惴不安的媽媽,不知不覺間表情也變成了充滿自信。



接下來對答案。竟然十個媽媽都選中了自己的小孩。



我們所採訪的丹佛大學金教授,查出了這股奇妙感覺的真相。讓媽媽聽自己寶寶的哭聲,跟別的寶寶的哭聲,調查兩者的腦內反應。金教授將調查結果投放在螢幕上,展示給我們看。



「左邊是媽媽聽到他人的小孩哭泣時的腦,右邊是聽到自己的小孩哭泣時的腦。」

金教授所指的影像,是腦部斷層的黑白影像,反應強烈的區塊另以顏色顯示。



當聽到其他小孩哭聲的時候,媽媽的腦內產生反應的部位只有一小部分,而面對自己小孩哭泣的情況,反應的部位則明顯變多,還有多處呈現紅色的強烈反應……「哭聲,是嬰兒能對媽媽發送的唯一訊號,有時也是在告知危險。聽到嬰兒哭聲,媽媽的腦感受到愛情和悲傷的情緒,促使她立刻飛奔到寶寶身邊。就是這樣的運作,讓寶寶受到媽媽的保護。」



「為母則強」這句話背後,有著這樣的大腦結構因素。



【夜哭的理由來自胎兒期!】



舉例來說,例如嬰兒夜哭的對應方式。有本書上寫著「夜哭是因為肚子餓,要馬上餵奶」,而另一本書上卻寫「夜哭基本上是嬰兒在鬧脾氣,放著不管也是一種方式」。許多的育兒書,都是根據個人經驗法則來寫,然而育兒因人而異,育兒書也就跟著五花八門。但我的眼中,似乎能浮現第一次育兒的媽媽們的無助身影,她們被這種氾濫的情報包圍,不知道什麼才是正確的育兒方式、該如何選擇情報。



科學,原本就是發現能讓人類幸福的真理的學問,若能用科學觀點來解讀育兒,就可能為所有的媽媽提供共通的有效情報。當眼前出現這個巨大目標,我頓時感到充滿了幹勁。



胎兒時期的睡眠方式



首先,折磨著剛開始育兒的媽媽們的「夜哭」,為什麼會發生?

九州大學環境發達醫學中心的諸偎誠一副教授為我們揭曉這個理由。

採訪組在九州大學醫院婦產科候診室,被一群大腹便便的媽媽包圍。我們謹慎地等待著,諸偎副教授叫我們進了診間,在微暗的診間床上,可以看到明亮的螢幕,還有被螢幕照亮的一個孕婦。他替我們找到了願意配合採訪的孕婦。



「請仔細看這個螢幕。」

話說完,諸偎副教授將器材按在懷孕6個月的孕婦肚子上,螢幕上顯示出彩色的立體圖像。仔細一看,是人的形狀。



「這是在媽媽體內的胎兒。看,他在吸手指!現在他在打哈欠呢!」



螢幕中的胎兒忙碌地活動著,圖像十分精細,就連胎兒表情的變化都看得到。一下打哈欠、一下微笑……

我對於6個月大的胎兒如此活躍感到驚訝,能夠如此詳細捕捉胎兒的動作,要拜立體畫面中連動作都能拍下的4D超音波裝置所賜。



尋找嬰兒夜哭的原因,為什麼要談起胎兒研究呢?因為,嬰兒夜哭的原因,必須追溯到胎兒時期。



諸偎副教授關注的重點,是胎兒的眼睛的變化。當胎兒進入深層睡眠時,眼睛不會動;眼睛在動的話,不是清醒著,就表示處於淺層睡眠狀態。這時,如果瞳孔是打開的,就是清醒的證明。借由對於眼睛的觀察,可以了解到胎兒在媽媽肚子裡處於怎樣的睡眠狀態。



大略來說,胎兒重複著約30~40分鐘的淺層睡眠和深層睡眠,淺層睡眠期間,會睜開眼睛數次。這和成人白天清醒、晚上睡覺的睡眠規律有極大的差別。



肚子裡的時間不分晝夜,胎兒的睡眠是很零碎的,也就是會醒來好幾次。在蒐集胎兒睡眠規律的過程中,諸偎副教授察覺了一件事:比起白天,胎兒在晚上更容易醒來。如果是晝夜不分的環境的話,白天和晚上醒來的次數應該差不多才對,為什麼晚上會更容易醒來呢?這一定有什麼意義。他所找到的答案,是對母體的影響。



正如之前的圖像觀察中了解的,胎兒在清醒期間會活動身體、打哈欠,活動量增加,因此也需要許多氧氣。胎兒所用的氧氣的來源,是透過媽媽的血液傳輸。換句話說,胎兒是藉由消耗媽媽體內氧氣而活著。白日屬於母體的活動時間,消耗了較多的氧氣,然後,到了晚上媽媽睡著了,氧氣的消耗量才降低。於是,胎兒在母體氧氣消耗量降低的夜晚會醒來,利用氧氣活動。



胎兒在晚上經常醒來的獨特睡眠機制,是為了降低媽媽的負擔。

然而,令人悲傷的是,這個機制在產後卻造成了媽媽的負擔。胎兒的睡眠周期在出生後會持續數個月。寶寶晚上經常醒來的習性,造成了夜哭,折磨著媽媽。



不過,夜哭的情況會隨著寶寶的成長逐漸消失。嬰兒在4、5個月大的時候,會開始發展出和大人相同規律的睡眠習慣。

夜哭,是嬰兒胎兒時期「為了不造成媽媽的負擔所形成的睡眠機制」留下的影響。了解這點,媽媽們的心情是不是稍微輕鬆了一點呢?



【長出媽媽腦的老婆vs.無法長成媽媽腦的老公】



我們請研究母親大腦的理化學研究院的黑田公美教授,為我們分析龍也先生、仁美小姐夫婦的心跳實驗結果。幾天後,黑田教授向我們發表結果。



看到午餐中仁美小姐的腦不斷在活動、龍也先生的腦毫無反應的圖像,二人也嚇了一跳。尤其是龍也先生感覺很沮喪。



黑田教授給了兩人這樣的建議:



「這不是代表爸爸做得不好。本來媽媽這種生物,對孩子的反應就比較快,但爸爸不會有這些變化。小孩出生後媽媽身上產生的身體變化,在爸爸身上並沒有發生。與其說是爸爸不好,不如說是媽媽改變了。不過,對孩子的反應不同的人在一起,也有有利的時候。



比如當孩子生病或受傷,有些媽媽會第一時間敏感地產生反應,變得驚慌失措,這時身邊有能沉著面對、作判斷的人比較好。夫妻間角色不同是好的。」……



儘管每個家庭、每對夫婦的情況不同,但這樣的相互理解,或許能成為解決夫婦間的不滿、問題的關鍵。





媽媽的放鬆時間



心跳實驗,還讓我們得到另一個意外的副產品,那就是「讓太太放鬆的訣竅」。



從仁美小姐的心跳可以知道,她一整天幾乎都處於壓力狀態。不過,正因為如此,她能放鬆的時間也很明顯地呈現在數據上。一共有4段時間,其中3段是在餵母乳的時候,這和與孩子接觸大量分泌了催產素有關。



靠在椅子上、和孩子親密接觸度過一段悠閒時間,也許這是在沒有假期可言的重度勞動育兒工作中,相當療癒的時光。

不過,在3次餵奶中,仁美小姐有1次的放鬆狀態受到了阻礙。



那就是姐姐來妨礙餵奶中的媽媽的時候。當時,龍也先生正在幫太太洗碗,沒事做的女兒想要得到媽媽的注意,妨礙了餵奶。看到這個情形,黑田教授給爸爸這樣的建議:



「為了守護媽媽重要的放鬆時間、也為了不讓較大的孩子感到寂寞,媽媽餵奶的時候爸爸最好能陪孩子一起玩。」



接著,我們最關注的,就是那唯一一段不是因為餵奶而感到放鬆的時間。那是當實驗快結束,仁美小姐坐在椅子上,龍也先生在陪孩子們玩的時候。



仁美小姐那時在和龍也先生商量小孩的事,討論內容是:平日爸爸回家晚的時候,該怎麼讓兩個孩子洗澡會比較有效率。對於仁美小姐的提議,龍也先生回答她:



「嗯,聽起來不錯啊。那就這樣試看看吧。」



當時,龍也先生是看著仁美小姐的臉認真地回答。看到這幕,黑田教授告訴我們,透過「對話」讓帶小孩的媽媽能夠放鬆,也是爸爸的重要工作。





我們常聽到女性抱怨:跟老公講話都被當成耳邊風,對方只會用大道理來回應。而另一方面,男性們則反駁:老婆總是一直講一些沒有結論的話題,他們一回話還會惹對方生氣。



女人進化到可以與他人共同育兒,因此發展出優秀的溝通能力、共鳴能力。「漫無目的聊天」是為了養小孩與共同養育對象建立良好關係、加深羈絆的工具。即使男性覺得那沒有意義,但聊一些瑣碎小事、彼此說笑、產生共鳴,正是女人為了育兒培養出的能力。



不過,現代媽媽帶小孩的時候並沒有商量對象。獨處的時候,她們腦中不停地打轉著孩子的事,我帶孩子的方式正確嗎?我做的這些能讓孩子更好嗎?媽媽鎮日都在摸索各種可能性,而那自然會招來龐大的壓力,令人備感煩躁。



面對成了媽媽的妻子,丈夫們首先能做的事是什麼呢?

就是靠近。雖然是微不足道的行為,卻是能治癒媽媽的疲憊的最佳禮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