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疼痛的知覺〉/洪曉嫻
 
蝴蝶
 
我在背上紋了一隻蝴蝶。手掌那麼大的一隻,為了紀念一位戀人。在分手多年以後,我始終牽掛的一位戀人,當時我想要把她的一些部分銘刻在我的身上,我選擇了我曾經寫過給她的蝴蝶,剛好她也給我畫過蝴蝶,我便拿著那隻被遺下的蝴蝶,給紋身師為我紋上。
紋在背上,就可以背著她繼續我的日子。
紋的時候,毫不知覺疼痛。我以為會很痛,但原來不。連紋身師都問,為什麼你不痛。我喜歡等待一切的傷口癒合,破損過後,會結痂,會長出新肉,過程會痛會很癢,然後就會好。待好的時候,便是一幅美麗的畫。
就像我們人生裡所經歷過的萬事。
直到後來,我才知道,原來背著的意思,是不曾離開,然後離開了的人,會以她的方式,再次回到我的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