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摘文〕

客戶漸漸拓展

以綜合回收業為目標的我,又從塑膠開始擴大範圍。能做到這一點,是因為父親在我進公司之前,就先去取得了有關產業廢棄物處理的各種執照。

通常我們若是有想要的東西,就是花錢去買。但是廢棄物處理業的特徵卻是同時從客戶那裡收取金錢與物品。因此,也有不少惡質的業者只是把錢收進口袋,卻不好好處理,非法丟棄這些東西。於是,為了排除這些業者,從九○年代起,法規就變得愈來愈嚴格。

在這樣的過程中,父親看出將來有可能沒有執照就無法收取廢棄物,總有一天想擴大業務時可能會對公司有幫助,於是連與廢五金業沒有直接相關的產業廢棄物處理執照,也都開始積極地去取得。

這是父親的慧眼。甚至,產業廢棄物裡有廢木材、廢金屬、廢纖維、廢塑膠等,約有十八種,Nakadai取得了許多的執照,這些廢棄物幾乎全部都能處理。產業廢棄物的執照取得相當嚴格而且麻煩;在業界,也有不少公司只取得限定的某些執照在做事。

如此一來,若只有廢木材的處理執照,就無法收取木材與金屬的複合材料,必須告訴客戶「木材上不能附著金屬,如果要處分廢木材,就請把金屬取下」,請客戶自己去做分類解體的額外作業。

然而像Nakadai這樣,擁有廢木材與廢金屬的兩種處理執照,就可以直接收取木材與金屬並存的複合材料,在我們公司就可以解體,分別處理廢木材與廢金屬,所以就能對客戶說「直接交給我們就好」。對客戶來說,負擔愈少當然愈好。所以很必然地,以後就會都交給我們Nakadai處理了。

我想要讓大部分廢棄物的處理發揮到最大極限,到已經與我們簽下分類後的塑膠或金屬回收契約的顧客那裡時,還會另外準備箱子用來放置其他無法分類的產業廢棄物,請他們放進去。在沒有分類的狀況下,由於Nakadai幾乎擁有所有的處理執照,因此我們都可以帶回來處理。

「跟Nakadai交易的話,廢棄物放置場就會很乾淨」,我們獲得了這樣的評價,業務就愈來愈好做了。

但是,其他的業者也不可能就在旁邊乾瞪眼。也一定會有許多業者會跟在Nakadai後面,都去取得過去沒有的廢棄物處理執照。這樣一來,Nakadai早晚會失去優勢。

通常,一般人都會這麼想吧。但是事情並沒有這樣發展。因為Nakadai從我祖父那一代,就一直運用金屬類解體、分類的技術和知識來回收處理產業廢棄物。這並非一朝一夕可以習得的技術。甚至,就如我先前所述,廢棄物的處理執照不是那麼容易取得。

例如,若是想取得廢木材的處理執照,雖然是去跟縣政府的廢棄物對策課窗口申請,但是必須在當下具體說明,可以處理多少廢木材以及處理的方法。

然後,假設用廢木材粉碎機一天粉碎二十噸的木材,就必須出示將它作為再生能源燃料販售的藍圖。接著,也會要求你提供再生能源購買者發行的買賣證明書。

還有,還必須提供粉碎機發出的聲音或震動程度,粉塵會飛到多遠的數據資料。即便你提出的數據資料控制在標準值以下,還會再給你「工廠場址旁邊有民家,雖然距離粉碎機有○○公尺,但是木屑或許會飛出去打破窗玻璃,因此請提出對策」這種非常細微的指示。

還有,二十噸的木材是三台大型卡車的量。廢木材會經過什麼樣的路徑進入工廠,這也是必考題。這路徑途中如果會經過幼稚園或小學,就不會得到認可。會要求你提出充分的安全對策,或是變更路徑。

這樣經過數次的一來一往,在機械設置後還會檢查有沒有按圖設置,並與周邊居民確認你們的環保對策是否真的有發揮功能,然後才終於會發下執照。

像這樣,有許多的門檻,從提出業務計畫到行政許可發下來,順利的話要一年,長的話則要兩年的時間。有這樣的背景存在,所以他們無法輕易從事與Nakadai相同的業務。









從量轉移到質

產業廢棄物事業的處理方式,真的是這樣做就可以了嗎?

其實在我發現過度倚賴A公司,Nakadai的經營將會很危險之前,我心裡就已經有這樣的想法了。

以現狀來看,唯一能提升收益的方法,就是增加收集的產業廢棄物量。也就是我會變得期望社會上一直有廢棄物產生。

當然,我一點也不想住在一個這樣的社會。

或者說,如果自己也認為能收集到最多的廢棄物把公司壯大,還能夠抬頭挺胸地對自己的孩子說「爸爸的公司因為收集了很多的垃圾,所以變得很大」的話,那就別猶豫。更坦白地說,我是一面工作,一面自己自問自答:「廢棄物處理業是能對孩子自豪的行業嗎?」

而且,雖然我也對客戶提案「一起來減少廢棄物吧」,但是實際上廢棄物若是減少,我現在的業界也沒有存在的必要了。

每天都帶著這樣的矛盾心情去經營事業,絕對不能說是健全的狀態。

那麼,該如何才能解除這個矛盾呢?

我想到的解決方法是這樣。



將事業的主軸由量轉為質。

不是增加產業廢棄物的量,而是以提高品質的方式來確保收益。如此一來,可以解除面臨的的矛盾,也可以謀求公司經營更健全。

但是即使有了一個模糊的想法,還是不知道具體應該怎麼做。於是,我在此時暫時回到初心,打算從頭開始,重新學習企業經營的基礎,於是便來到中小企業大學校求教。

這裡是由獨立行政法人中小企業基礎強化機構在營運的,一個為了讓大家學習中小企業經營方法與技術的學校。

由一些曾經在大型製造商工作現場擔任負責人的人,或是擁有中小企業診斷師資格的人來擔任講師,他們會解說企業的案例或是進行團隊合作,但是並不只是講座。裡面的內容也包括了要把在課堂上學到的Toyota的改善活動,實際上拿到自己公司內實施,並且在取得數據資料後,看看有多少效果,或者是能否發現經營上的課題在哪裡等等。

我在那裡八個月的研修期間,好幾次將Toyota改善活動中的QC※拿到公司裡去實施。不過先說結論,雖然它對於現場的工作改善非常有用,但是再怎麼持續進行,我想要的,未來Nakadai的商業模式要變化為「由量到質」的答案,仍然無法從中找到。

改變工廠的機械配置,在人的動線上多下工夫,確實能夠提升廢棄物處理的效率。但是大量收集廢棄物,這個讓我感覺奇怪的生意前提依然沒有改變。

不過,就算跟講師們提到這些,他們也完全不能理解。他們認為收集許多東西,然後將它們分類、解體、處理之後賣出,這就是回收處理業者。所以要擴大這個事業,除了提高回收的效率之外,沒有別的了。

即便這麼說,若我還是不肯罷休的話,對方就會訝異不解地說:「中台先生你究竟想做什麼?」

原來所謂的經營專家,也無法回答我的問題啊……我一度感到十分絕望,但很快地,我又湧上期待,覺得這可能是一個很大的生意機會。

就連過去曾經指導過許多企業的講師,都只能停留在增加廢棄物的量,提高效率的這種既定的經營模式中,無法跨出來;那麼相反地,如果我能建構出將主軸轉移為質而非量的商業模式的話,那麼其中很可能藏著能形成重大商機的可能性。

如此一來,我就更加堅持要自己去找到答案。

我下定決心之後,就開始把一些腦海裡浮現的,自己覺得滿意的,綜合回收業樣貌相關的各種字句都寫在筆記本上。



※QC活動

在同一個職場內,以小組分飾進行的自發性品質管理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