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大時代的豐碑

呂佛老是書畫雙棲的前輩書畫家,水墨繪畫更是他一生創作的主軸。而「禪意畫」與「文字畫」,則是他在傳統書法及山水畫之外的兩大創發。呂佛老早歲即仰慕徐霞客,平生喜愛遊覽,不僅中原大陸及臺灣之名山勝水,足跡殆遍。即便到了晚年,遊興依然不減,甚至還遠赴歐、美等洲,飽覽各國奇異風光,並皆有記遊及寫生之作傳世。早在大陸時期,三十幾歲,已有〈蜀道萬里圖〉長卷的創作。渡海來臺後,更將遊歷所得與胸中丘壑冶為一爐,先後繪成〈長城萬里圖〉、〈長江萬里圖〉、〈橫貫公路〉及〈黃河萬里圖〉四大長卷。這是呂氏遊遍奇峰異水的寫生草稿之結集,更是他一生山水畫創作的高峰。既為山川寫真,發人故國幽思,更蔚為時代的大觀,堪稱孤詣。此回紀念展時,四大長卷原本可有同堂並陳的機緣,卻因展場設備所限,兼以時間關係而未能盡以原作展出,不免遺憾。

呂佛老人格的偉大崇高,展現在三個方面,他不僅讓學生晚輩愛戴,還受到平輩同道的敬重,更受到前輩長者的贊嘆。呂老師平日教導我們,在技藝與學識之外,更加注重的是人品道德與器識。他認為,美只是一種形式,道德的真與善,才是人類存在的最高價值。呂師一生總是那麼勤勤懇懇,那麼實實在在,不曾耍弄什麼花招,更不與人爭名奪利,抱道遊藝,淡泊自甘。他對於自己的嗜好,沒有一樣不是敬慎從事的;而他的居家言語、寫信、待客、訪友,一舉一動,乃至於任何生活上的細節,也沒有不懇切周到的。不管與他交往的人是多麼卑下,不管他所面對的事物是何等的渺小,不變的是那份謙和敬謹,他從不會稍有怠慢或忽視,他永遠讓人感到被尊重。

呂佛老一生嚴以自律,人格磊落。他的同鄉好友劉延濤先生,當代目為清流,在呂氏「橫貫公路卷」後的題跋中說:「呂佛庭兄,余畏友也。其才之美,學之醇,律己之嚴,與人之厚,皆余之所未逮。」其操守之見重於時輩,於此可見一斑。

民國四十三年除夕,佛老到日月潭度歲,隔天在涵碧樓繪成「龍湖(誥案:指日月潭)泛舟圖」,不久便送到故宮博物院請求老友美術史學家莊嚴先生題跋。慕老才一展卷,便大為驚喜,援筆題道:「半僧龍湖泛舟圖,余乍見之,即曰『何其酷似元人(畫)耶?』蓋未嘗斤斤規模某家筆法,若不經意而沖澹靜雅,正與古人意味相投,遂能超脫象外,不落窠臼,允稱合作。」嘆賞倍至。

已故藝壇宗師張大千先生對呂佛老也非常賞識,早在民國三十三年,大千先生從敦煌臨摹古畫回到四川,在青城山上清宮休養,佛老在四川辦完勞軍畫展,剛好也到青城山養靜兩個月,兩人因而結識,也很投緣,佛老利用機會常向大千先生請益。後來佛老在成都開畫展,大千先生不但主動為他寫了好幾封介紹函。佛老談起此事,總是感激萬分,引為知音。民國六十五年秋間,呂佛老應邀至歷史博物館參加合作「七慈圖」,出席畫家尚有張大千、黃君璧、馬壽華、劉延濤、高逸鴻、林玉山、姚夢谷等人。大千先生乘間對佛老說:「二十年前在臺中黃冠宇(名金鰲,時任臺中師範校長)處看到老兄所畫山水,印象至深,真文人畫也。」後來,人物畫家江錦祥在呂佛老的推介下向大千先生請益時,提到呂佛老,大千先生還曾當面對江氏說:「呂先生真是文人畫的最後一筆了。」民國六十三年,呂佛老的禪意畫在省立博物館首度發表時,大千當時已從巴西回國,不但蒞臨現場仔細觀賞,還訂購了一幅畫,讓佛老受寵若驚。

呂佛老不僅擅長書、畫及詩詞創作,亦精通禪學義理,並深入研究書畫史與繪畫理論。當時自大陸渡海來臺的各界菁英,群聚此蕞爾小島,文化密度之高,創開千古奇局。呂佛老平日所交接者,除書畫界之一流前輩外,在學術界如姚夢谷、虞君質(藝評家)、莊嚴、李霖燦(藝術史論學者)、董作賓(考古學家兼甲骨學權威)、錢穆(國學家)、李炳南(淨土宗長老)等,平日時有往來,常互相切磋學問與道業,且有深厚的交誼,足覘其學殖之既廣且厚。著有《中國畫史評傳》、《石濤大師評傳》、《中國繪畫思想》、《文字畫研究》、《新一元論》、《新數論》、《憶夢錄》、《蜀道萬里記》、《美歐遊蹤》、《中國十大名都》、《臺灣漫遊記》、《澳紐與巴里島之遊》及《江山萬里樓詩集》等專書三十餘種行世。

呂佛老平生讀書研學、藝術創作乃至施教接物,無不精誠篤實,且淡泊謙退,行事低調。其不爭一時而爭千秋的襟度,迥異凡流。近現代以來,很少有書畫藝術家能像佛老這樣人品一流,且在專業創作的豐碩業績之外,同時又有如此質地精良的學術理論著作,真不愧是一座「大時代的豐碑」。雖云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只是呂佛老一生為人恬淡謙退,且長期居住在遠離首善之地的臺灣中部,其豐碩的學術著述及藝術創作成果,並未受到時人客觀公平的評價。此回百歲冥誕,除了舉辦「近代書畫藝術發展回顧」國際學術研討會,分別從各個不同的角度論述其人格、學術及藝術之造詣外,同時也在國父紀念館中山畫廊策畫了一場「呂故教授佛庭先生百歲冥誕書畫紀念展」,彙集作品並依年代順序陳列展出,較為全面呈現其各個時期的創作風貌。今得母校臺中教育大學及校友總會之贊助支持,輯成此冊,庶幾堪發潛德幽光於萬一,是所至願。

(《呂故教授佛庭先生百歲冥誕書畫紀念展專集》,國立臺中教育大學,二○一一年七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