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找過以下的關鍵字

尚無搜尋紀錄

頂果.欽哲仁波切在他一生中,曾到過北美三次。在1987年的第三次旅程中,他主持了持明邱揚.創巴仁波切的荼毘大典,然後在三個主要的金剛法界(Vajradhatu)中心:佛蒙特州的噶瑪秋林(Karme Chöling)、科羅拉多州波德市的噶瑪宗(Karma Dzong)、和加拿大新斯科細亞省哈立法克斯市(Halifax, Nova Scotia)的噶瑪宗等地,傳授了一系列的佛法課程。在這些研討課程的金剛乘部分,欽哲仁波切闡述了最高法乘的修行精要。在噶瑪秋林,他教授了前行法,做為他自己伏藏法教《自生蓮花心髓》(Rangjung Pema Nyingthik)前行法的核心說明;在波德市,他主要著重在金剛乘修行的有相面向,以中陰法教為輔,並聚焦在儀軌修行的關鍵要點上,特別以金剛薩埵儀軌為參照。這些開示出版為《淨相》(Pure Appearance)一書(2016年由香巴拉出版社發行)。

在哈立法克斯,欽哲仁波切強調金剛乘修行的無相面向,聚焦在且卻(trekchö)的修行上、「立斷」以臻至本淨。他以《椎擊三要》根本頌和巴楚仁波切的釋論為基礎而教授。《椎擊三要》是極喜金剛(Prahevajra)、即噶拉.多傑(Garab Dorje) 圓寂後傳給文殊友 (Manjushrimitra)的教訣——這兩位是大圓滿最初的傳承持有者。在1987年6月25日到27日的這三次開示中,也就是本書的內容裡,欽哲仁波切描述了大圓滿的見、修、行。我們很榮幸能將欽哲仁波切的這些精華心要,獻給金剛法界的金剛乘僧團與其他人。

據說一切現象,從輪迴現象的蘊、界、處,到佛身和本智的涅槃現象,都應以名相和音聲來指稱。為了這麼做,有兩種名相:權和實。例如,稱某個東西是「柱子」或「瓶子」,是無法解釋的,這就是權,是沒有理由的。另一方面,有些名相指稱了確切的含意。這第二類的例子,如遍知隆欽‧冉江、持明吉美‧林巴、和吉美‧嘉威‧紐古的名字等,指出了大圓滿見、修、行的意義。在此,意義被表達出來且文字也傳達了意義——分別指大圓滿的法教和上師——永不離於大圓滿的本質。假如法教與上師是相關的,那麼當上師是具德的,教義也必然是真實的;假如上師不是具德的,法教也不會是真實的。當上師與法教兩者都是真實時,表達出來的內容是以上師的名相為基礎,且所表達出來的、這些名相,也就包含了大圓滿的見、修、行。

假如吾人了知所指稱的意義,就叫做融合音義的了知,先是透過聽聞法教來增長。何謂融合音義的了知?舉例來說,聽到「隆欽‧冉江」這些字詞的聲音時,能夠直接指出大圓滿見的意義。當這些意義被指出時,就叫做融合音義的了知。假如吾人沒有這種指認的能力,心並沒有凝聚而只是從耳朵聽到了字的發音,這些文字的意義並沒有在心中落實。為了要透過融合音義來直指了知,才教導了大圓滿的見、修、行。在此的指稱是以《椎擊三要》的口訣來完成的。

那這三要又是什麼?「見」、「修」和「行」。那以這三要來「椎擊」的含意是什麼?假如吾人想要殺了某個人,用某個武器擊中他的心臟,這個人就活不過一個小時,馬上就會死去。這三要所擊中的要點又是什麼?猶如存於芥子裡的油,我們所有人、所有眾生,都具有佛性。雖然佛性俱在,但我們卻認不出來,因為我們的心被妄念所遮蔽。做為見、修、行的果,當我們終於認出了這些妄念,就能在一瞬間去除這些妄念。有朝一日,眾生能夠轉化成佛——這就是大圓滿的究竟見、修、行。這種轉化的力量就被稱為「椎擊」。